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肉談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9-10 13:39:17 阅读人次:1425 回复数:3)

  

  
說實話,直到現在我還是在吃肉,只是吃的很少而已。每次吃肉的時候,我總是內心有些緊張,怕在未來某個世紀的某一天,我會被“缺席審判”。罪名是,“謀害,食用動物”。

  
人類還是在不會用火的時候就把肉食當作賴以維生的主要“菜譜”了,這個養成了几十万年的習慣,無疑給人類帶來了健康和強壯。換句話說,肉食曾經給人類的生存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它的代價是,為了人類這一種“高級”動物的生存,其他眾多的“低級”動物被送上了血淋淋的祭壇。

  
在人類自我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曾經有充分的理由食肉。為了我們的生存和繁衍,從前我們可以毫不留情,也別無選擇地吃掉其他的動物。但是,現在問題不同了,在人類文明、科技發展到今天的時候,我們已經有可能不靠屠殺吞食其他動物的生命,爾依然可以保證人類自身健康的新的飲食方法。這是一種習慣的改變,同時也是人類一次道德與良心的昇華。這就是數百年以後人類新文明的標准:物種的平等,生命的平等。像邊沁(JERMY BENTHAM 哲學家)說的那樣“每個(人)都算一個,沒有(人)多於一個。”

  
幸虧恐龍消亡在地球造山運動時期,留下了完整的屍骨。不然落到人類手里,不要被千刀萬剮,碎尸万斷?

  
熊貓吃的是竹子,不都長的胖胖乎乎得,誰見過哪只熊貓像猴子一樣幹瘦?馬只吃草,可都跑的比世界冠軍路易斯快。牛也是吃草,比力氣的話拳王阿里不一定是對手。所以,生命力的強弱不一定是由食肉不食肉,食肉多少來決定。恰恰相反,現代營養學的研究結果告訴我們,過多的食肉會影響人的健康。

  
人的習慣是可以改變的,不然,我們怎麼會從山頂洞中走出來,走進現在的摩天大廈。不然,我們怎麼會結束刀耕火種,把種子帶到太空上去培育。如果把我們現在的飲食習慣當作人類永遠要吃掉其他動物的的借口,這在道德的曆史演變過程中,將是不會被長期允許的。我們的習慣只能是解釋過去的一種理由,絕不可能是未來不變的法律。

  
如果韓國人吃狗、廣東人吃貓、日本人吃馬、新疆人吃驢,加上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在吃牛,只是用一句“飲食習慣”就可以解釋的通得話,那麼,非洲的有些部落直到二十世紀的五十年代還在吃他們俘獲的戰俘,不也是一種“習慣”嗎?我們為何義憤填膺,要聲討人家“野蠻”,“殘忍”。因為非洲以外的世界進步了,文明了?可能是的。

  
以次類推,數十年,數百年之後,當我們的子孫從未來的文物中看到我們現在的大型牲畜屠宰場,看到烤全羊、烤乳豬、“籠虎斗”,他們難道不會聲討我們“野蠻”,“殘忍”?如果是這樣的結局,我們現在對非洲的聲討,不是五十步“罵”百步嗎?

  
問題不在於我們吃哪一種動物,也不在於被我們吃掉的動物的智商高低,問題在於我們是不是要永遠荼炭生靈。

  
文明的進步,從總體的意義上說,也就是在不斷地改變著我們的習慣,這其中自然包含道德意識的反思與更新。

  
要知道,人類不是地球請來的上帝。恰恰相反的是,地球是人類賴以生存的上帝。“瘋牛病”和“口蹄疫”引起的恐懼,難道不是自然界給人類的一次警告,難道不是上帝給人類的一次懲罰。

  
我算過一筆不太准確,但也許有點說服力的帳:如果假設每人每天吃一百克肉,(這該是最保守的估計)一個月最少是三公斤,一年十二個月就是三十六公斤。現在的地球上最少有六十億人口,也就是說,從人的嘴里要吃進二十一億六千万公斤的肉食。假設平均一只雞是五公斤的話,我們要使四億兩千万只雞走上斷頭臺。假設平均一只羊是八十公斤的話,我們要使兩千六百二十五万只羊成為刀下之鬼。假設平均一口豬是三百公斤的話,我們要使七百二十万口豬淪為盤中之餐。 假設平均一頭牛是五百公斤的話,我們要使四百二十万頭牛死于非命。

  
這听起來有些嚇人,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我們人就是從成千上萬動物的流血死亡中來滿足自己過分奢侈的食欲!我們人,自認為是極其具備憐憫心腸的“高級”動物,可是,針對這一點,針對人類長期屠宰動物的曆史,十八世紀的人道主義作家奧立佛‧高爾斯密曾經不無諷刺地說:“他們憐憫,但他們吃他們憐憫的對象。”

  
我們都知道,把自己的幸福強加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把白人的幸福強加在黑人的痛苦之上,(種族歧視)在傑佛遜的“獨立宣言”中被否定了。把男人的幸福強加在女人的痛苦之上,(性別歧視)也早被視為陳規陋習。那麼,把人類的“口福”強加在其它動物的痛苦之上,(物種歧視)難道就道德合理了嗎?難道就良心無痛了嗎?我們一邊在飯桌上教育我們的孩子要愛護自然,愛護小動物。一邊又在大口大口地咀嚼着動物們的屍體。我們人的善良難道沒有在此大打折扣。我們難道可以自圓其說,我們的道德和法律的准繩是准確無誤,完好無缺的嗎。

  
站在過去的角度說,現在的人已經很人道了。而站在未來的角度說,現在的人極其不人道。如果我們將倒退向過去,我們今天的良知水准將是十全十美,無懈可擊的。問題是,我們面對的是未來,未來要求“人道”的改善和進化,只有“人道”的昇華,才有可能帶來“世道”的太平。這“世道”就是尊重自然的規律和法則,尊重生命。這“世道”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以前我們中國常說,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無產階級自己。套用同樣的邏輯,我想說,人類只有解放全體動物,才能最後解放人類自己。

  
從某種意義上講,宗教在保護動物這一點上,走在了其它文明的前列。

  
佛教為了提倡尊重生命有放生節。

  
伊斯蘭教起碼保護了豬。

  
猶太教中,狗被認為是上帝赐予亞當的兒子蓋音(CAIN)的護身符。

  
基督教對鴿子情有獨衷。

  
從這里,我們可以隱約看到人類在保護動物方面的某些努力。這不能不說是個好兆頭。看看我們什么時候才能把這些對動物零星點滴的“憐憫”充實成一種自覺的新道德,新法則。

  
不要小看我們對待動物的態度,這其中決定著人類文明進步的時間表。決定著人類未來的幸福與災禍。

  
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荀子說:“口能言者,身能行者,國器也。口不言者,身能行者,國寶也。口能言者,身不行者,國用也。”

  
我自知不成器,也夠不上寶。說出一點想法,希望人們能听一听,用一用。万一有人覺得我的想法有點道理,更希望有人一起到處去“侃侃”。為弱小的生命種群做點兒生存的“廣告”。

  
我自己呢,可能還會吃一些時候的肉,但,有一天我會告別肉食。因為我知道,在我們的唇齒之間,決定著物種的興亡,這其中也包括我們人類自己。

  


  




 回复[1]: 尤其过去人类自己在事物链里边还不觉的也许 离别钩 (2007-09-10 14:47:17)  
 
  但当我们自己借用自己所谓的文明

  
远离了事物链,成了一个观望者

  
可以任意让一个大我们数倍的生命妻离子散骨肉两界时候

  
甚至一个物种灭绝的时候

  
就开设反思了.与宗教无关

  
呵呵,

  
钩子也吃肉

  
嘿嘿,惭愧啊

 回复[2]:  赵晓群 (2007-09-11 09:50:28)  
 
  在我看,各种宗教只是对行为的规范。而人的思想最终应当是空间无限的。在没有依靠(也就没有束缚)的思辨中,找到我们人的未来。

 回复[3]: 严重支持 离别钩 (2007-09-11 13:32:37)  
 
  呵呵,离开人心,随你怎么庄严,

  
怎么有文化

  
也是摆设而已。

  
远离神秘神圣神学。

  
一切法都离不开外在条件的制约,

  
比如他就爱吃狗肉

  
也对

  
比如他不爱吃狗肉

  
也没错

  
尽人事而听天命就足够了

  
但千万别杀生,一杀生因果就远了

  
前段读了一句

  
挺好感觉

  
行善事,福虽未到,祸已远离

  
行恶念,祸虽为至,福已远离

  
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