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人 鼠 “ 大 戰 ”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8-06 15:20:01 阅读人次:1532 回复数:4)

  

  
我家的房子老,在我搬來之前,已經有過好几代前任住戶了。這其中老鼠也是“老前輩”。當然,這些老鼠一定是“妻妾成群”,“兒孫滿堂”。

  
比起這些“老前輩”我們是“NEWCOMER”(新人)了,論資排輩的話,我們既要“敬老”,又要“愛幼”,可是我們真是“敬愛”不起來。說它們是我們的家庭成員吧,它們不是我養的,更不是我生的,我的外國人登錄證證明書上也沒它們的名字。說它們不是我們的家庭成員吧,它們又確實住在我家的地板底下與我們“非法同居”。也許應該視它們為我家的“地下家庭成員”或是“地下黨”,“在野黨”什么的。

  
我個人對于這些老鼠的存在基本上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能“和平共處”的話,也不想置它們于死地,大小也是條性命,誰活著都不容易。可是我太太就不一樣了,她沒有認真讀過几天書,卻總是在祈禱:“碩鼠碩鼠,無食我黍。”對這些“老前輩”她是“既恨的要死,又怕的要命。”死命地逼迫我對它們象希特勒對待猶太人那樣來個“徹底解決”。太太對老鼠的“狠毒”也是事出有因:要是老鼠們只是在我家住住,不付房租我們也不是太計較。可是老鼠們經常在太太的廚房里連“大吃大喝”帶“請客送禮”,從來沒有付過飯錢。偶而,老鼠們一時心血來潮,忘乎所以,居然還在二樓的天花板上“舉辦”大型舞會。氣的我太太七竅生煙又無可奈何。日子久了,我這位梨園五代傳人的太太同這些“無名鼠輩”結下了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有時它們也會“偷竊”香皂,不知它們是要充飢,還是要洗澡。也許日本的老鼠跟中國的“貪官”在生活上一樣“腐敗”奢侈,每周也要洗洗桑拿,泡泡溫泉,不知它們是不是也吃“花酒”?

  
老鼠,成了我們家庭內的最大危機。比第三者插足還來勢洶洶。有次我在國內出差,深更半夜接到太太從東京打來的國際電話,睡意朦朧中,我還以為是“三陪小姐”的搔擾,拿起話筒便說“今天不行,明天吧。”

  
“什么今天不行?”太太不解地問。

  
我听出是太太的聲音,嚇了一身冷汗,趕快改口說:“行,行,什么時候都行。”

  
太太“嚴令”我火速回家滅鼠,不然她就要離家出走。當然,她現在的姿色即使出走,短期之內也不一定有人會慷慨 “收容”,不過,那樣的話,我家的四條“犬子”可要成了沒人照料的“孤兒”了。万般無奈之下,第二天我真的回來了。

  
老鼠,成了我一塊久去不掉的心病。捕殺它們吧,有些於心不忍。熟視無睹吧,家里是“妻”犬不寧(我家沒有養雞,只有妻和愛犬)。在太太的壓力下,我決定對老鼠實施“嚴打”。我准備在它們“落網”後,把它們“流放”到我家附近的荒川上去。

  
这些老鼠來曆復雜,我也說不清它們的出身、性別、年齡,籍貫。簡而言之,它們“形跡可疑”,“身份不明”。我出國前又沒有在特工係統當過差,對付我家的老鼠,又沒有本事象安全部在八九年六‧四前後對付 “暴亂”的學生那樣:擁有可以“穩、準、狠”地“一網打儘”的刑偵能力和非凡勇氣。

  
在東西方冷戰結束後,我和老鼠的一場“攻防戰”開始了。我借用了老蔣在抗戰時期的明言:“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無論何人都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向太太頒布了“開戰宣言”。

  
首先,我來了個“大掃蕩”在家里翻箱倒櫃清查所有老鼠有可能藏身的地方,甚至連天花板都拆了,大有“千鈞一怒為紅顏”的意思,但是徒勞無功,一無所獲。可一躺下,老鼠們又來“偷襲”我們的衣物、食物、咬爛電視天線,電話線。可能是想“切斷”我們與外界的聯係。這些老鼠一定熟讀過「持久戰」懂得“敵進我退,敵疲我擾。”

  
我對老鼠的第一次“圍剿”失敗了。

  
我改用“重點進攻”的戰術,坐在家里守株待“鼠”。結果還真讓我空手套白狼,抓住了一只。這下了不得了,我太太把我看成是打鼠的英雄(可惜不是打虎的英雄),逢人便炫耀:“我家先生象武松單臂擒方臘一樣一只手掐死了一只老鼠!”

  
在太太的誇獎中,我不殺生的“美名”蕩然無存了。我得承認,對于老鼠我是凶手。其實,那是因為我太緊張,用力過猛,“誤剎”了一只老鼠。因為這次“慘案”我真怕夜里做夢,死去的老鼠給我唱一出「李慧娘」中的“鬼怨”。

  
老鼠們受了點兒挫折,可還是象以往一樣囂張。我對老鼠的第二次“圍剿”失敗了。

  
和老鼠“較量”的屢戰屢敗,把我搞得惱羞成怒。我不再心慈手軟,超起榔頭,鉗子這些“重兵器”,在一個周日的早晨又一次和老鼠“開戰”。我在家中蹬高爬梯,上竄下跳,整整一天,我和老鼠殺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我累得氣喘虛虛,老鼠們沒損失一根豪毛,晚上它們又在天花板上“聯歡”,象是有意氣我。

  
我對老鼠的第三次“圍剿”失敗了。

  
失敗是成功他娘,我又開動腦筋想辦法。我想找朋友借只貓來充當“雇傭軍”,可是向人一打听,說是現在的日本貓,對抓老鼠這梉“老本行”早就膩味了,貓中十之八九都主動“下崗”。這樣借貓滅鼠也成了泡影。

  
我並不泄氣,又實施“化學戰”。從百貨店買回一疊強力沾鼠板,在家中擺開了“八卦陣”。兩天以後果然有只老鼠中計“羅網”。但是,戰果再也沒有擴大,“吃一欠,長一智。”的老鼠們,對我精心設置的“陷井”再也不越雷池一步。它們的“軍師”可能是個諸葛亮,識破了我的計策。雖然我“斬獲”了老鼠的三圓大將,但對“老鼠軍團”的“軍事實力”並未構成致命的打擊。和老鼠的“戰爭”依然曠日持久的延續著,我被拖得筋疲力儘,

  
我對老鼠的第四次“圍剿”又失敗了。

  
最後,我采納太太的“進言”,使用了高科技的“電子戰”。借鑒臺灣從美國進口戰艦的作法,向國外購買“先進武器”。我花了一万多日圓從通訊販賣上購來一只韓國產的超聲波驅鼠器,這東西真靈,自從“引進”了它,老鼠們便銷聲匿跡,好象不在我家“常駐”了,可它們有時還是要回來“串門”,可能也象我們人一樣“故土難移”吧。

  
我對老鼠的第五次“圍剿”算是基本成功了。這是“納諫如流”,相信科學的結果。哈哈!

  




 回复[1]: 哈哈!有点意思! 我是局长 (2007-08-06 15:38:55)  
 
  

 回复[2]: 呵呵 离别钩 (2007-08-19 16:19:51)  
 
  精彩

  
真是精彩

  
赵先生方便把那个机器的品牌说详细些吗

  
忒好了

  
呵呵

 回复[3]:  赵晓群 (2007-08-28 13:23:06)  
 
  对不起!那防属器的型号、牌子等,我已经忘记很久了。如果万一哪一天我脑子显灵,记忆复苏,我一定告诉您。回复也晚了,抱歉!

  
我的经验,在日本对待老鼠最有效的办法,是给左右日本邻居多介绍中华料理的烹饪技法,特别是那种油大的。这样,家家都油烟四起,老鼠也就去各家“化缘”去了。你再吃一周素食,效果更好。因为老鼠没有信佛的!

 回复[4]:  胖子 (2007-11-08 21:19:03)  
 
  呵呵

  
最近没见赵老师上来

  
请教下

  
不知道您说的是不是这个啊

  
http://www.rakuten.co.jp/bonbon/510911/655738/#644197

  
还是下边这种

  
呵呵

  
这个办法好,有不杀生,有解决问题

  
http://www.sankyo-shodoku.co.jp/service/srvc01_02.html

  
打扰了,呵呵

  
啥模样的啊,嘿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