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狗 兒 “ 亂 彈 ”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8-01 20:17:27 阅读人次:1425 回复数:3)

   

  
在清代,宮廷為了把典雅悠揚的昆曲與地方小戲區分開來,故把昆曲規劃在“雅部”,而把地方小戲編入另冊,曰“花部亂彈”。

  
我思忖著,我有那麼几編不登大雅,卻不遺余力地伸張“狗道”的“閑言碎語”,恐怕也會被文人墨客們視為奇談怪論,異端邪說。為了不引起公墳,我自己先對號入坐,凡言及“狗道”時,必定位在“亂彈”之列。

  
“狗道”開侃之前,先做這兩句說明。

  
人比狗聰明,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誰都知道,不用我說。比如,人都認錢,但沒有狗兒會數鈔票的紀錄。

  
有道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大概上帝在造人的時候,一時疏忽,沒把人的耳朵和鼻子設計好。這真讓人“千古成憾”。

  
人鼻子嗅覺的敏感度,比狗鼻子相差甚遠。狗兒可以憑借自己的鼻子找到地下几十米深的礦藏。人的話,只要你把他的房門關上,廚房里是蒸包子還是做米飯,他絕對不能靠鼻子判斷清楚。

  
人的聽覺能力比起狗兒也是望塵莫及。狗兒可以依靠耳朵預知地震,並營救主人死里逃生。這在世界各地已經多有記載,不算奇聞。可就我所知,古今中外還沒聽說在何年何月,什么時間,什么地方有一位丈夫深更半夜突然醒來,對熟睡的妻子說“老婆,我的耳朵听出要地震了,快跟我逃吧!”

  
從形狀看,人的鼻子和狗的鼻子沒有太大的美學上的差異。可在實用價值上,人的鼻子比起狗的鼻子那可真是“銀樣兒臘槍頭,中看不中用”了。

  
置于人耳和狗耳在外觀上的審美差異,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人看狗耳,有的立著,有的趴著,毛糊糊的“難蹬大雅”。狗看人耳,像倆個被劈開的貝殼,死板,僵硬,一片不毛之地,光禿禿的“有傷風化”。 人狗之間立場不同,自然也就結論不同了。(順便說一下,我是堅定地站在狗的立場上看人耳和狗耳的。)

  
眾所周知,狗兒眼睛的視力大不如人。這本該是人可引以為自豪的事。可偏偏世上又出了許多聰明人,他們腦子好、心眼靈、仗著“眼力”,會見風駛舵。把個好好的“視力”之眼,生生給變成了“勢力”之人。讓我這樣做同類的,即使和狗兒相比,也覺得自慚形穢。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一則關于狗是如何誕生的傳說。但自從印地安人信奉的神衹納蓋丘(Nagaicho)邁出周遊世界的第一步時起,就始終有一只狗朝夕伴隨著他。這似乎暗示出狗肩負的神聖使命。比起狗出現的傳說,人誕生的傳說就不那麼光彩,有點兒“底兒潮”了。誰都知道,根據「聖經」的說法,人是雅當和夏娃偷吃了禁果的產物。換句話說,人的出現似乎是一個錯誤的結果。

  
狗和人的夥伴關係,從伊拉克的考古發現中可以證實,至少已經持續了一万四千年之久。在這漫長的歲月里,狗總是忠實地跟隨,保護著人類。而人類卻並沒有善待這個忠義的夥伴。拿“寧叫天下人負狗,不叫狗負天下人”來形容人類對狗的心態,不能算言過其實。儘管狗從未背叛過它們認定的主人。

  
做為忠誠,勇敢的表率,狗兒或許是出現在世上最早期傳說里的生靈之一。

  
在非洲剛果的古老傳說里,狗本來是按照約定給人類從天神手里偷來火種。以換取和人類的永恒友誼。只是事成之後,背信棄義的人類把狗當成了驅使的聽差。

  
公元五世紀問世的「猶太法典」向人們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一只牧羊犬看一條毒蛇把毒液吐進一大碗牛奶中,這碗奶是牧羊犬的主人為自己和几個牧羊人準備充飢之用的。不知災難就在眼前的主人,正要心滿意足地享受這碗奶的時候,牧羊犬狂叫著,圍著這碗奶打轉轉,可惜這也未能引起它主人的警惕。當它的主人將要伸出手端起這碗奶的一剎那,牧羊犬急忙扑上去將這碗奶一飲而盡……伴隨著哀傷的氣氛,在人們的頌揚和祈禱聲中,忠勇的狗兒入土永眠了。于是,狗兒“舍己救人”的故事,便在牧羊犬死後世代流傳下來。

  
在我看,這只牧羊犬的精神是“莫成替死”式的,行動是“黃繼光堵槍眼”式的。我為這只狗兒,為這種精神時時激動不已。

  
如果你說這個故事是愛狗的人因為自作多情而編造的神話。那么,希望你再能有一點耐心看完史學家約翰.莫特利(John Lathrop Motley)在「荷蘭共和的興起」一書中對狗的描述:“……要不是這只狗發出的警報,身負整個國家福祉的威廉王子,很可能在一周后就被處死。因此,威廉王子終其一生都在他的寢室里養著一只同種的狗。在威廉王子的雕像旁,也常常可以看到蹲臥在他腳邊的狗兒雕像。”

  
一只狗,幾乎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命運,這講起來似乎有點兒聳人聽聞了吧?請你再用眼睛追蹤下面這段用史實寫成的文字:

  
一五七二年,荷蘭為擺脫奴役,爭取獨立,與西班牙展開了激戰。威廉王子身先士卒,轉戰在前線。西班牙軍懂得“擒敵先擒王”的道理。他們精心策劃了一次夜襲,目的是要擒拿威廉王子。由驍勇的朱利恩.羅梅羅(Julien Romero)統領的六百名精兵,神不知,鬼不覺地,成功地殺死了數百名荷蘭士兵。之後,朱利恩.羅梅羅又帶領几十名親兵直搗威廉王子的營帳。這一切都發生在威廉王子和他的衛兵熟睡之後。在這千鈞一發之時,一直警惕地巡視著營帳四周的威廉王子的愛犬,狂叫著出現在了西班牙軍的面前。得到報警的威廉王子在最後一刻只身騎上了隨時待命的戰馬,揚鞭而去,死里逃生。並從此改寫了荷蘭的曆史。

  
可惜,人除了過分自信之外,並不承認其它動物的能力。因為人自認為自己是地球上的強者。這種強者意識,且不言給地球帶來的危害。它也是人與人之間争紛的禍根。

  
豈不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強弱也是相對而言。大象有時被老鼠搞得坐臥不寧,這几天,本.拉登把小布什愁得“才下眉頭,又上心頭。”這說明,強,不可能在所有的領域都常勝不敗。,弱,也不可能在全部的時空都沒有立身之地。

  
爭強好勝,也許命中注定是人和狗的共性。只是狗有分寸,知道“識勢務者為俊傑”,知道適可而止。人卻少了些自知之明,不知量力而行,而一味地貪得無厭。

  
人在想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地球上,可算是費儘心機,耗儘了能量。可惜很多事情的結果卻適得其反。六十年代,“向荒山要良田”的渴望,使“大寨”的旗幟應運而生。這一杆旗幟立起來的代價,是森林大面積被毀,自然綠色植被的生存紐帶被人為地破壞。現在我們知道,“大寨”的精神也許在特定的時代有特殊的“功效”。但模仿“大寨”的大規模行動,讓我們付出了慘重的,貽患無窮的代價。七十年代,我們在鎖閉的中國羨慕圍海造地的挪威。現在看來,向海洋爭奪地盤,不是人類擴大生存空間的理想手段。

  
人,再不該自行其是了。

  
子曰“三人行必有吾師”。每當我帶著我家的四個狗兒在河灘散步的時候,我總會不由地思索,人難道就不能向狗學點兒什么嗎?比如學點兒忠厚,學點兒誠實。

  
如果放下架子,仔細想想,其實我們兩條腿的人似乎有許多不如四條腿的狗的地方。

  




 回复[1]: 爱狗情怀 沙菲 (2007-08-01 22:45:53)  
 
  every dog has his day ...

  
赵先生如此这般爱狗情怀,可敬,讨教了。

  
最怕见的就是街上的流浪狗,好可怜。最不忍心看的是那追流浪狗打的情形,太残忍。如此的场面一瞥间,必定心惊肉跳想到若是自家的狗宝宝怎么办,不敢想象下去...

  

 回复[2]:  大明白 (2007-08-04 13:34:49)  
 
   为什么不说人是女娲娘娘造出来的呢?圣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回复[3]:  taya (2007-08-08 16:49:10)  
 
  我也没想到小猪的离开对我的打击竟然如此之大。太残酷了,虽然生老病死,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这一瞬间却带给了我们希望或是毁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