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狗 狗,一 路 平 安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7-26 17:02:02 阅读人次:1638 回复数:12)

  

  
十月的北九州,秋高氣爽,天高雲淡。是個出遊的好日子。

  
七號是個周日,我決定陪國內來演出的几位朋友去郊外的山谷中洗溫泉,午飯過后,我們開車上了路。

  
離河內溫泉地不足兩公里的山路上一個彎道處,一只狗兒躺在水泥的路面上。

  
它的身邊站著一位不知所措的老太太。路的另一則,一輛「本田」面包車也停了下來,從車中下來帶著一對兒女的年輕夫婦。我馬上意識到是一場交通事故。我停下車走過去,想看看能幫點兒什么忙。

  
我和老太太(後來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把這狗狗抬到路邊山角下一片開闊地,定神仔細一看;這狗狗的狀況比我預料的要嚴重的多。它不是今天受的傷,而且在三五天之中曾二次受傷。眼見這一幕,愛狗如命的我,本來遊玩的情緒一下子都蕩然無存。我把同車的朋友送到溫泉地后,又掉頭回到了現場。

  
池田老太太,年輕的一對夫婦加上我,我們七手八腳地在山角下清理出一塊地方,鋪上半干的樹葉,又墊上一快塑料布讓狗狗側臥在上面。因為狗狗的多處傷口已經開始腐爛,招來了許多的蚊蠅。我順手折下一支小樹叉,用它來驅趕蚊蠅。那一對年輕的夫婦和兩個孩子,也學著我的樣子,一人手中拿著一根長滿葉子的樹叉,不停地在狗狗的四周扇動著,我的這項工作被他們及時地接替了。

  
和他們三言兩語交談下來,我發現在小動物急救的事情上,在這几個人里,我還要算“權威”人士了。這樣,我也當仁不讓,無形中成了“臨時搶救小組”的“組長”。大家在我的“指揮”下分分忙碌起來。池田老太太騎著她的摩託,一次次地去湖邊取水,以便我用於給狗狗的清洗。那年輕人的妻子徒步去找有電話的地方(在此地的山中手機受不到信號),試圖能找到警察或是附近的動物院。

  
雖然後來她的努力沒有結果,可她人已是滿頭大汗了。她的先生見她無功而返,覺得很沒面子,在一旁輕聲地埋怨著她:“真沒用!”我一邊手里忙著,一邊嘴里不斷地說:“她很盡力了,很盡力了。”

  
我給狗狗的嘴邊捧去一點點清水,它艱難地喝了几口。之後,它的目光轉向我,視線中滿含著求生的渴望。我在和狗狗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心被震憾了。求生,這是多麼了不起的意志!

  
我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制定出一個營救方案。順序應當是;先就地初步清洗傷口,再帶回駐地做一次徹底消毒(剃掉狗狗全身的毛),然後做外部傷口的縫合,喂抗生素。同時與動物醫院或市的動物管理中心取得聯係,爭取儘快能打上點滴,以維持狗狗的抵抗力,最好是能入院治療。

  
腹案有了,我馬上行動。一趟趟的取水清洗太浪費時間,池田老太太很快找到了下到湖邊的路口,我們和那一對年輕夫婦彼此道了再見,就去了湖邊。在湖邊清洗過后,我把狗狗抱上車。池田老太太臨別前流著眼淚一再囑咐我;“都拜託你了,如果它能活下來,請你一定把它帶回東京。”

  
我蹬上駕駛室發動起車子時,池田老太太又從口袋里拿出一万日圓,一定要我收下,說是給狗狗買點藥和食物。她解釋說:她本想收養下狗狗,可她家已有兩只狗狗,她的公婆都是年近九十的老人,又不太喜歡狗狗。所以就只能指望我了。我猶豫了片刻,還是把錢收下了。我不忍心拒絕一份善良的情意。我也知道,我收下的還有一份責任。

  
車子已經在山路上開出很遠,池田老太太還站在婆娑的竹林旁喊著;“拜託了……拜託了……”

  
我感到我有使命在身。

  
我的醫藥知識太有限,現學也來不及了。我衝進藥店,買下所有我認為有用的藥品;外用創傷軟攪、消毒水、抗生素、消炎定、棉花球、鑷子、絲線、針。

  
三十分鍾消毒,換藥一次。兩個小時喂一次水或是牛奶,四個小時喂一次藥。狗狗的左肋骨後部,有一處二寸半長的傷口,我用了三個小時縫了十二針。無論如何我想從死神的手里奪回這狗狗的生命。我沒有把握,但我能獻出一份堅定的愛心。我希望這能感動上蒼。

  
這狗狗乖的很,它一定知道我在救它的命,它已經精疲力盡,可還是盡力配合我。它的兩只手(別人管他叫前爪)為了能支撐起身軀,在不停地顫抖,看著真讓人心酸……

  
經過一夜十几個小時的急救,狗狗的狀況基本安定,但絕對談不上安全。同時,我大致也能推斷得出,曾經在這狗狗身上發生的一切;它也曾有過溫暖的家,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主人用車子把它帶進山里,狠心遺棄了它。這時間不會超過二十天,它脖子上留下的很明顯的印記能證明這一點。就在它被遺棄的頭几日,因為回家心切,這狗狗在山路上被車子撞傷,劇烈的疼痛加上受驚,狗狗一頭扎進了山里。這山里野狗很多(基本上都是被人遺棄的),狗狗是“外來戶”,自然免不了又受了一番欺負。這樣,它又二次受傷 (它的身上頭上有很多處被爪子撓傷的血痕)。由于山里早晚溫差大,沒有吃喝,瘴氣重,加上蚊虫叮咬,狗狗的傷口很快開始化膿。萬般無奈之下,狗狗又重新回到了公路上,它也許是想去路邊的水庫喝口水,也許就是為了躺在公路上讓人能發現它,以便有一線獲救的希望……

  
就在這樣的時刻,狗狗被池田老太太看見,之後,是帶著一對兒女的年輕夫婦。之後,是我。

  
狗狗是有判斷能力的,它下山的舉動,證明它是在為生存而努力。

  
第二天我把狗狗放在車上去了工作現場,能帶的藥品都放進了車里,車子變成了臨時的流動醫院。

  
中午過後,終于和市的動物管理中心聯係上了。兩點多一點,他們的車子來接狗狗了。來的醫師叫利根,今天是日本的「體育日」,他本來該是在家休息,被市役所的值班員請了來。

  
狗狗真要走了,我心中矛盾的很。它的傷勢太重,在我身邊能活下來的希望太渺茫。可是,送出去又怕狗狗在彌留之際又誤以為被人再次拋棄。咬咬牙,狠狠心,我把狗狗從我的車上抱進了利根醫師的車里。這短短的七八米路,我走的好艱難……

  
利根醫師走后,我還是放心不下,借助我車內的衛星定位儀,又“尾隨跟蹤”了過去。

  
我第一次來到動物管理中心。在治療室里,狗狗剛剛打過點滴。看它的樣子實在不能讓人樂觀。利根醫師對我說:狗狗的體溫在下降,這不是好兆頭。我有些預感,怕這次是生離死別了。

  
第二天早上不到九點,利根醫師如約來了電話。我擔心了一夜的事情終于發生了,狗狗在兩個小時以前死去。

  
關掉手機,我呆呆地坐在車子里,一時我不知自己接下來該做些什么。本來我還想抽空去看看狗狗的。我的冰箱里放著為狗狗準備的罐頭,如今,狗狗再不能吃到它了……我不知要恨自己的無能,還是這狗狗放在誰的手里都不可能起死回生了。我的心忐忑不安……

  
我的一切努力都失敗了。比這更讓我難過的,是一個生命無端的消失。他活在這世上的時候,我可以斷定,他並沒有給誰帶來不快和不安。可是它確這樣悲慘地死去。常言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難道真的就僅僅成了一個美好的願望?

  
一個才四五歲的弱小生命,能有什么罪過?命運為何對它如此刻薄,如此無情。我真的很不理解。

  
可憐的狗狗雖然不會講話,但它一定會有感受。在它短短的生命中,人間都讓它感受了些什么?遺棄、孤獨、恐嚇,傷痛。這難道就是人間給它的全部“饋贈”?想到這里,我的心好痛,好痛!

  
冒著紛紛細雨,在花店里買了兩束菊花,一束白,一束黃。又買了一對紅玫瑰和一個小花瓶。我傷心地第二次來到動物管理中心,在「動物慰安靈碑」前,我輕輕地把花獻上。我怕驚醒了剛剛睡去的狗狗。我又去問利根醫師,能不能讓我再看一眼狗狗。利根醫師講:狗狗已經放進了“太平間”,按規定不能看了。如果要祭奠,可以在明日火化后來。我很失望,可也沒有理由破壞人家的規矩。我只好又回到「動物慰安靈碑」前,合起手掌,心里默默地說:“狗狗,對不起。我沒能救得了你……”

  
這一夜,我又失眠了。眼前,仿佛總是看见狗狗欢蹦乱跳地向我跑来……

  
大概人人的美夢都難成真吧……

  
十一日的午後,狗狗火化后,當我第三次來到動物管理中心,已經不需要再找什么人,做什么事了。我只是來和狗狗告個別。雖然我們只有相處兩天的緣分,但是,這也是生命和生命的交流。我覺得我有理由要感謝這條不知名的狗狗,是它,又一次喚醒了我的一份愛心。是它,讓我結識了善良的池田老太太。是它,讓我知道,在世界的一個小角落,有一位忠于職守,任勞任怨的利根醫師……

  
狗狗,如果真有來生,那但願你的來生就生在天堂。也許,在上帝的身邊安全一點。千萬別再來人世間,人世間對于你來說,還太不公道,還太黑暗。

  
一條冥冥的不歸路上,狗狗阿,狗狗,我為你祈禱一路平安……

  




 回复[1]:  赵晓群 (2007-07-26 18:43:42)  
 
  海成兄:你能再教教我怎么挂写真吗(用文字形式)。我的不少写真再不拿出来“晒晒”都要长毛了。

  
另:看到有朋友在指点我的标点个符号。感谢!

  

 回复[2]:  anqier (2007-07-27 09:24:51)  
 
  刚来日本时,在仙台看到狗狗的墓碑和上边的文字感到很不理解,后来明白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读了你的文字感动中!

 回复[3]: 爱狗人的感动 赵海成 (2007-07-27 11:22:59)  
 
  爱狗人,视狗为自己的孩子。前不久我在呼伦贝尔出差时,帮我看家的朋友来电,说狗儿子得了严重的皮肤病,需要动手术。我叮嘱他,一切听医生的,不惜一切代价,采取最好的治疗方式。身在外地不能马上回来的我,那几天心神不定,梦里出现的都是狗。回北京后,我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狗儿子身上,每天带它去动物医院换药,带它去散步,在我的精心护理下,狗儿子的病大有好转。我真高兴!

 回复[4]:  小林 (2007-07-27 15:20:15)  
 
  记得张贤亮的小说里,宁夏女人管男人叫“狗狗”,男人称呼女人叫“肉肉”。

 回复[5]: 老赵的文集叫两京夜话 我是局长 (2007-07-27 17:35:25)  
 
  到现在上了4篇大作。有三篇是直接关于狗的。狗占有率75%。

  


  
还有一片配乐诗朗诵,瞅那伤感的小情调儿,估计也跟狗的生死离别有关。

  
如果是的话,狗的占有率就是100%了。

  


  
两京夜话(没闹清是哪两个京),都是狗的话题。

  
下一篇,还是狗?

  

 回复[6]:  亦夫 (2007-07-27 17:52:03)  
 
  宁夏的男女关系叫狗肉关系?

 回复[7]: 老赵的文集正在拜读中 陈某 (2007-07-27 18:24:35)  
 
   厚厚一大本啊。两京,可能是作者曾经生活在东京,现在生活在北京吧。

 回复[8]:  邓星 (2007-07-27 19:04:31)  
 
  狗的确是很可爱的,对人友善,又单纯。

 回复[9]: 哈哈! 我是局长 (2007-07-27 23:40:06)  
 
  狗肉关系!妙!

 回复[10]:  小林 (2007-07-28 07:31:07)  
 
  有关狗肉关系!不能描,越描越黑!嘻嘻!以后在亦夫兄的自留地里讨论。

  

 回复[11]: 我也是狗fan 大明白 (2007-07-29 15:30:57)  
 
  但是,我真是恨狗不像狗阿。特别是日本的狗根本没有了狗狗的本性,比人还娇气。

 回复[12]:  赵晓群 (2007-07-31 18:31:57)  
 
  两京指的是北京和东京。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