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尋 狗 記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7-23 13:09:05 阅读人次:1471 回复数:3)

    尋 狗 記

  
周末的深夜,一場意外的車禍使平靜的生活一下子亂了套。我和太太只受了點輕傷,萬幸沒留下“終身殘疾”。但是在國外,善後的事情多如牛毛;醫院、警察暑、保險公司、修車場、車行幾乎跑斷了腿。這些都不在話下,讓我感觸最深的倒是尋找我家愛犬“木霸”的經曆。

  
車禍的那一瞬間,家中的四個“狗兒”都在車上。其中兩個年幼的“狗兒”驚嚇之間從粉碎的車窗跳將出去,一只“千辛萬苦”地找回了家,另一只叫“木霸”的“狗兒”由于慌不擇路,成了“喪家之犬”。這可急壞了我那愛“木霸”如命的太太。

  
發生車禍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太太就拿著“木霸”的“標准像”去了綾瀨警察暑,希望能得到警方的協助 ,接待我們的鈴木先生 認真的作了紀錄,並安慰我說:“狗和孩子一樣,我理解你的心情。”後來他還來過幾次電話。

  
大概在一夜之間,我家的“木霸”在綾瀨警察暑成了知名“狗”士。

  
本來就因為車禍受了點“刺激”,又加上愛犬下落不明,更讓我們夫妻坐臥不寧,晝夜難安了。不巧的是;又趕上日本的“三連休”,求助動物保護中心也不可能。只好在好友的邦助下緊急作了几十張尋狗的海報,在我家附近的三個電車站以及人多的路口,商店門口等地到處張貼。做完這件事我們夫妻也就無計可施了,只有在家中一邊養傷,一邊“守株待兔”等待“木霸”的消息。

  
我是周五出的車禍,周日的下午我有約外出,太太終于接到了等待已久的電話。“木霸”找到了!“收容”“木霸”的是一對叫烏海的老夫妻。烏海先生告訴我們;發現“木霸”的是一位開卡車送貨的,叫惠子的姑娘。惠子在昨日凌晨走街串巷送貨時,無意看見了“驚惶失措”的“木霸”,她把“木霸”抱在懷里,四下尋找它的主人。可是早晨靜悄悄的巷子里,連一個人影也看不到。惠子當時正在工作,把“木霸”放進送食品的貨車里的話,肯定要被老板“炒魷魚”。放下不管,善良的姑娘又不忍心。正在兩難之時,碰巧遇見烏海先生帶著愛犬散步走來。于是惠子姑娘肯求烏海先生將“木霸”暫時帶回家中,如果三五日內無人認領,惠子的家會成為“木霸”的第二故鄉。這樣,烏海先生將“木霸”領回了家中。

  
听我太太講完上面的故事,我又是感動,又是慶幸。感動的是惠子姑娘,烏海夫婦的一片慈悲心腸。慶幸的是“木霸”沒有丟在國內。

  
如果是在東北延邊的話,我家 “木霸”十有八九要成為延吉冷面的狗肉湯。當然它的皮也不會被“浪費”,一定會有一張成色不錯的狗皮褥子出現在哪個農貿市場。

  
早些年曾在報紙上看到一則短文,說是瑞典的一只鴿子被皇家授予了勛章。理由是這只鴿子在翅膀受傷以後步行四公里回到了主人的家中。那時我就很有感慨;中國的鴿子大概難有機會“享受”如此榮耀。即使中國的某一只鴿子受傷之後有“決心”徒步回到主人家里,延途的路人也不會輕易放過這道“酒菜”。有報道說;有一座城市為美化環境,先後在廣場上放了几批鴿子都成了“饞貓”們的盤中之餐。鴿子們“前赴後繼”的“流血犧牲”,也沒能感化“饞貓”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今,中國的環境保護意識有了不小的提高,在很多城市的廣場上中國的鴿子終于有可能“步行”了。無論如何這是個好兆頭,就是這點成績也是來之不易。

  
我家的“木霸”為何輕兒易舉地就被惠子抱住了?我想起一位哲學家的明言:“環境決定意識”。這話不僅適用於人類,同時也適用於動物界。比如在中國你若是看到一條狗時蹲下身來,那麼,這條狗一定有兩個反應;一是衝上來和你拼命,二是調頭逃命。這是因為中國的狗,在中國的“環境”“教訓”下,對人蹲下來這一動作的“意識”是人要撿東西打它。而在日本或是歐美同樣是人蹲下來這一個動作,狗的一般反應是搖著尾巴上來和人“友好”地“打招呼”。這是因為日本或歐美的狗,在日本或歐美的“環境”“教育”下,對人蹲下來這一動作的“意識”是人要和它“友好往來”。

  
如此皆然不同的“環境”待遇,對于狗而言,套用一句文革時常用的話;那可真是“新舊社會兩重天”哪。所以,早几年的中國不是人打狗,就是狗咬人。人與狗的“不共戴天”,人與自然的“對立”,說明我們人自身出了問題。這責任在人,不在狗,不在自然。有朝一日真有“物種自然法廷”的話,人將站在被告席上。如果單單是針對狗,人的行為“過分”一點,也倒無傷大雅。但問題是我們人對物種的歧視將毀掉我們人本身。

  
我的經驗告訴我;無論走在何地,如果那里的人與動物相處的不和睦的話,那麼,那里的人與人也大多不會相處的太友好。這是真的,不信請仔細觀察一下。

  
其實中國也不是有史以來都歧視動物,西安的“昭陵六駿”不就是唐人為李世民的戰馬樹立的紀念碑嗎。它們並不因為是“牲口”而被人遺忘。武則天當朝的時候,在長壽元年(公元692年)曾通令全國禁止屠殺牲畜。雖然只執行了八年,卻是一次了不起的常識。當然,在那個年代里,武則天的步子大了點,快了點。但這兩件是大概是消滅物種歧視的漫長曆程上兩個很好的例證吧。

  
我太太留下了烏海夫婦和惠子家里的電話,我想找一個周末,和他(她)們見見面,一來表示謝意,二來想交往交往。我相信我們不會成為“狐朋”,但一定會成為“狗友”。

  
就在我准備結束這篇稿子的時候,太太又接到一個熱心姑娘的電話。原來她在尋狗的海報上看出我們是外國人,就主動地告訴我們動物保護中心的電話及地址。

  
因為“木霸”我遇上這麼多好心的人,開始我心里一直在感謝烏海、惠子、鈴木、那位不知名的姑娘以及自己的運氣。現在我冷靜下來想一想,我更應該感謝文明。

  
不管我心里有多少個理由不喜歡日本,但日本在世界上是個很平安的國度。這些都是通過“木霸”的“經曆”受到的啟示。

  
希望有一天,在中國走失的狗不再成為“狗肉湯”。

  


  


  


  




 回复[1]:  赵晓群 (2007-07-23 13:14:45)  
 
  新朋老友们:

  
大家好!

  
因我尚不能自如掌握这个通讯工具,所以想问候大家又无从下“手”。

  
等在海成兄那里毕业了,可能会有些长进吧。

 回复[2]:  雪非雪 (2007-07-23 17:43:12)  
 
  => 我的經驗告訴我;無論走在何地,如果那里的人與動物相處的不和睦的話,那麼,那里的人與人也大多不會相處的太友好。這是真的,不信請仔細觀察一下。

  
…………

  
同感。也曾观察过。好像除了蚊子蟑螂类比中国的狡猾难除以外,可接触到的动物们,看上去大多比较有平常心。昨晚在附近,路上看见一陌生女人领着年迈的大白狗散步。那条狗身材魁梧,但身姿神态非常平和而优雅。那副眼神,不是蹉跎过后的超脱,而是天生的安泰自然。不由得看着他(她)说了句“いい顔しているね”,狗主人就应声对狗说“ねえ、聞いた?おばちゃんが「いい顔だって」。”狗主人礼貌地点头致意,把我当成了狗阿姨,气氛亲切友好,像当年那位西哈努克的莫妮卡夫人一般。呵呵。这要是在中国,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骂人。

  

 回复[3]: 扯不断的爱狗情怀 沙菲 (2007-07-24 00:39:50)  
 
  呵呵,家中一狗,个很小但特胖,总想给它减肥,但它从不答应,少吃一点也不行,特点是,特会撒娇,特会粘人。一出门,谁也不理,我行我素,不想受任何管束,尤其是狗链,有时你一给它套上,它就坐在地上,不走,耍赖皮,不走,就是不走,你一帮它脱去狗链套,它马上就飞奔而去。走起路来,那肥腰一扭扭甚是可爱。但发誓不再养狗狗,因为受不了每次出差它那可怜的小眼神。但,爱狗情怀,不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