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两京夜话
字体∶
闲话“狗儿”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7-13 18:27:33 阅读人次:1707 回复数:6)

  閑 話 “ 狗 兒 ”

  
中國人在向友人提起自己的孩子時,總是自謙地稱為“家中犬子如何如何……”我養了四只狗,有時和朋友聚會,茶余酒後也時常閑話到它們。自然我也是“家中犬子如何如何……”不熟的朋友當然也會客套一番,說些“是公子,還有千金嗎?”之類的家常話。于是我只能實話實說“兩男兩女,四個狗兒。”朋友誤會了“您謙虛,雙龍雙鳳,好福氣。”地恭惟不休,那里知道我家的“犬子”是名副其實的“狗兒”。

  
來日本十四年,養狗養了十三年。說實話,不是“狗兒”們需要我,而是我需要“狗兒”們。對“狗兒”們如此“情有獨衷”,我也是有“曆史原因”的;我六七歲的時候,隨父母住在湖南長沙的軍營里,那時正是“文革”風暴席卷全國的高峰時期,湖南長沙又是這場風暴的“重災區”。大人“停產鬧革命”,衝上大街小巷舞刀弄槍,大打出手。小孩“停課鬧革命”,鬧到房頂上掏鳥窩,鬧到池塘里捕魚捉蝦。或三五成群,到地里掰玉米,挖紅薯,小偷小摸。母親怕我惹事生非,從同事的鄉下家抱來一只滿月不久的狗崽子,希望能把我拴在家中。我給它起了個名子叫“黃”。沒想到幾個月之後,我自己也成了人間的“狗崽子”。

  
一場“批斗會”,父親跪在大禮堂台上,被人扒掉軍人的領章帽徽,成了“現行反革命”。我的“身份”也一落千丈,以往跟父親進出部隊大院的大門時,門衛都會給我們敬禮 (這當然是沾父親的光)。現在路過大門,任何一個門衛都可以命令我“低頭認罪”,或是勒令我背一段“毛主席語錄”。

  
在小孩子中間,我和我的“黃”一時也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有時,一群人手拿棍棒和石頭在路上“堵截”我和“黃”,我們必須衝過“封鎖線”,才能回家,“黃”是很勇敢的,它怒吼著跑在前面開道,我在後面“掩護”,一場“廝殺”之後,我的頭上身上血跡斑斑,可我一點也不在乎,我抱起“黃”,看它沒有受傷,這時我才會高興地留下眼淚。

  
我和我的“黃”從此相依為命,也就從那時起,我和狗也結下一生的“情緣”。

  
我家的“狗兒”們是祖孫三代;奶奶、奶奶的兒子、奶奶的兒媳婦、奶奶的孫子。兒媳婦也是“貴族出身”,雖然自幼來到我家做“童養媳”,但也算“名門正娶”。它的品種,中文名子叫“金毛巡回犬”。 我的“狗兒”們當然都有自己獨特的名字;首先出生登記的時候它們都隨我姓“趙”,一個叫“茉莉”, 是“女孩”。取茉莉花之意。在我家的“狗兒”們中,它最善良,最懂“人事”,因為它最年長,其他“狗兒”們的“教育”都由它全權負責。一個叫“穆蘭”,它也是“女孩”,性格很象老舍筆下的“虎妞”。它有時得理不讓人,有時沒理也不讓人。古時有個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我就把它美化成我家的“木蘭”了 。一個叫“木霸”,是“男孩,”凡木制的東西都要抱在懷里,放在嘴里,霸為己有,因此取名“木霸”。不過它可是天才的“雕刻家”。一個叫“黃”是為紀念我在長沙養的第一只“狗兒”。它是“男孩”,可性格象“林黛玉”,如果學京戲的話,一定是塊“梅派青衣”的材料。

  
人有人言,獸有獸語。十几年和我的“狗兒”們朝夕相處下來,“狗兒”們的“一言一語”我都能心領神會。從它們發出的各種聲音里,我馬上會知道它們的“喜怒哀樂”;它們是要吃飯,還是要喝水,或者是要去外面散步。

  
在我眼里,“狗兒”們用牙齒啃過的桌椅板凳、電話、隨身聽、打火機件件都是難得的“雕刻”藝術品。也就是說,狗嘴里吐出來的都是“象牙”。

  
家中有四個“狗兒”,日常生活也多了一些麻煩,比如滿地的狗毛,就把我老婆“摧殘”的得象阿信一樣,每天早上跪著與地板“摩擦”不休。十多年來,我們夫婦很少穿毛料的衣服,因為毛料很容易沾狗毛,每每出門之前“清掃工程”耗時費事,所以,我們總穿棉紡制品,現今又時髦,又不沾毛。一舉兩得。吃飯的時候也時常發生“人權”與“狗權”的衝突;四個“狗兒”兩個要登堂入室,另兩個甚至要坐椅子“用餐”,這樣,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為阻止“狗兒”們“人”口奪糧,我和老婆就站著吃飯,很象日本流行的“立食”宴會。

  
儘管如此,四個“狗兒”對我而言,還是利大於弊。它們也有“幫忙”的時候,比如有時几台同樣的手機都放在一起,一時分不清誰是誰的,這時,我就可以一眼認出自己的電話,因為我的電話上有“狗兒”用狗牙“雕刻”的圖案。由于“狗兒”們長年發揚契而不捨的“雕刻”功夫,也“敦促”我不斷地更新沙發,書廚之類的日用家具。這樣,在這日本不景氣的年代里也算多少促進了消費。

  
我家的“茉莉”真值得為它表几句;比起另外三個“狗兒”它可是“狗”中豪傑,它極端聰明不說,而且責任感極強,從來是一幅視“天下興亡為己任”的樣子。我家的房子很舊,偶爾會有老鼠造訪,老鼠有時在二樓的天花板上跳“華爾茲”,有時在廚房開“PARTY”。這時“茉莉”必然挺身而出,入地上天地“大搜捕”,一幅不獲全勝絕不收兵,誓與老鼠“不共戴天”的氣概。只可惜“茉莉”的“嚴打”像國內的“嚴打”一樣不太奏效,總是無功爾返。其他的三個“狗兒”不是在一邊看笑話,則是矇頭大睡。它們大概覺得“茉莉”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每晚回家拉開房門,“狗兒”們始終如一地用熱情的目光手舞足蹈地迎接我──它們的“狗爹”。那是世間生靈中最純潔的眼神。在我家的荒川河邊,我和太太常常帶著四個“狗兒”漫步在夜晚的燈火和微風之間,看“狗兒”們快樂,自由地奔跑,看漫天星辰高高地閃耀……這是我與眾不同,心滿意足的“天倫之樂”。白天的人事爭紛,爾虞我詐,一切塵世煩惱都忘到九霄雲外……

  
我家“狗兒”的“家庭教育”,比起我周圍友人們的公子、千金,多少要省力省心的多。它們一生不用上幼兒園,學校。它們不用寫字,不用作算術。它們只需要保留它們天生的忠誠。

  
“狗兒”們也有七情六欲,也有“造反”的時候。假如我從早到晚十几個小時不在家,“狗兒”們寂寞難忍,會樓上樓下地“大鬧天宮”。把房間搞成“當之無愧”的狗窩。我從不“鎮壓”,只是用几根廣東香腸“招安”了事。心裡還覺得很內疚。

  
父親從小罵我玩物喪志,到目前為止,我曾經養過狗、貓、雞、兔、羊、鳥、魚等等動物。記得小學四年級期末數學考試我只得了十八分(六十分及格),至今我也不後悔。起碼對于大自然這張考卷,我是及格的。我覺得在“狗兒”們身上,在小動物們身上我悟出不少做人的道理。從和“狗兒”們的共同生活中,我經常會想到一個嚴肅的問題;人與自然,人與動物究竟應該如何相處。

  
從種族歧視到物種歧視,這是曆史過程的必然。從種族解放到物種解放,這也是曆史進步的必然。現在講這些,很多人會以為我是痴人說夢。可曾記得;兩千年前的帝王陵墓中,用活人陪葬的事例屢見不鮮,在當時“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里,一般人也認為是天經地義的法則。而今天看來,它簡直是令人髮指的殘酷。可曾記得;美國在兩百年前大規模販賣黑奴的時候,一般的人都認為“合情合理”。而現在它成了美國曆史上的一段公認的恥辱。一樣的道理;人類濫殺生靈破壞自然,終將成為人類曆史上一段追悔莫及的恥辱。

  
如果我們接受一個生命個體的權力,不大於另一個生命個體的權力。──這一個現代道德原則的話;如果我們對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持堅決否定態度的話;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不的不考慮人類何時著手結束物種歧視。

  
當代英國著名的論理學家彼得.辛格在論及取締動物試驗時曾說道:“終將有一天,我們孩子的孩子在回顧二十世紀吾人在試驗室中的所作所為時,將感到恐怖與不可思議。正如我們現在回顧古羅馬競技場中的屠殺與十八世紀的奴隸販賣時感到恐怖與不可思議一樣。”

  
伴隨著保護自然,保護動物意識的興起和普及,地球終將有一天成為所有生靈的樂園。

  
兩百多年前就發起的動物保護運動,只是提前開始了提倡人類几百年以後將普遍遵守的法律和常識。

  
嚴格的說,我不是動物保護運動的行動者,但我是一個堅決的擁護者。

  
朋友,抽出點時間,去愛愛自然,去愛愛動物吧。

  


  
2001年1月28日

  




 回复[1]: 欢迎新入伙的 陈某 (2007-07-13 21:04:42)  
 
  

 回复[2]:  陈梅林 (2007-07-13 23:50:14)  
 
  嗬嗬,见到老朋友了。问声好。

 回复[3]: 欢迎赵晓群友进网 魏来五道 (2007-07-14 00:08:55)  
 
  我以前仅知您京剧棒,摄影棒,今天才知文笔也棒,把狗儿写得通了人性,讲义气,不象个别人,见在日华人落难反而落井下石,幸灾乐祸,连狗不如.我从小因与江西京剧团近邻,也很爱京剧,还学拉过京胡.认得名伶王苓秋,李松年夫妇,王燕华,毕天来夫妇等老师,李,王老师还带我去拜访过他们的老师俞振飞,李蔷华夫妇,我送其书法,俞老还送我拓片.所以我从小就是京剧界,还有曲艺界的"粉丝".您最近在那儿演出?我有空应去看看您这位三棒才子.

 回复[4]:  游泳的鱼 (2007-07-14 22:55:42)  
 
   呜呜,我也想我的狗儿子了。他是只雪白的京哈,有水水的黑眼睛和粉红的舌头,身子柔软而灵活。现在住在我父母家,祖孙三人相依为命。5月份我回去时,久别重逢,他兴奋得尾巴都要快摇掉了。等我要走时,他好似一早就晓得,闷闷不乐,我拖着箱子走在前,他耷拉着脑袋一扭一扭地跟在后,一改平日出了家门就飞奔的德行。催了他几次也不回家,就这样上了车走掉的话,他会追上来,我妈喊不住的。无奈,只好把他抱回家,返身关门时,他并没有扑过来,只是蹲在那里,偏过头,用那双黑眼睛静静地瞅着我。最终我狠了狠心,锁上门走了。

  
后来给家打电话,我要求抱我儿子来听电话,我妈说,算了罢,打你走后,一天多都不吃饭,给他最爱吃地东西也兴趣缺缺,郁闷地趴在地上动也不动,今儿个才打起精神,吃了点东西,你别招惹他罢。我听后心中大震,又想起他那副委屈样儿来,心中万分难过。唉,真惦记他。好羡慕你哦,天天能和你的宝贝在一起。

 回复[5]: 小群兄,多多贴呀! 赵海成 (2007-07-22 16:43:19)  
 
  小群兄是我养狗的前辈。不过现在我家的狗比小群家的狗凶多了。

 回复[6]:  老赵 (2010-02-03 19:58:49)  
 
  呵呵

  
其实我挺喜欢看这位老哥和海洋老哥的文字的

  


  
可惜不来了

  


  


  
汗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两京夜话
     肉談 
    为 了 我 家 “老 五” 
     今 年 秋 天 我 不 再 吃 螃 蟹 
    寧可被狗咬一口 
    人 鼠 “ 大 戰 ” 
    狗 兒 “ 亂 彈 ” 
    狗 狗,一 路 平 安 
    離開我,你依然美麗。 
    尋 狗 記 
    闲话“狗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