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离别钩 >> 废话中的废话
字体∶
凡人——李宗盛

离别钩 (发表日期:2012-02-12 02:48:18 阅读人次:3309 回复数:6)

  凡人——李宗盛

  


  


  
李宗盛,在我青春时期所喜欢的歌手榜中是榜上无名的。但,我欣赏的歌手有很多是他的徒弟,我喜欢的歌曲有很多是他打造的。所以,似乎可以这样说,李宗盛,我在青春时期便知道他,并知道他的好,但我并不懂得他的歌。等我一年大似一年后,我依然记得他,依然知道他的好,并开始懂得他的歌。所谓,有些歌手可以陪着你一起年轻,有些歌手却可以陪着你一起老去。

  
你我皆凡人——关于他的印象

  
《凡人歌》是我听的第一首李宗盛的歌。当时,对这首歌的总体印象可以用一个字来表达——“俗”。歌词俗——道义、爱情、婚姻、人生、奋斗这些让生活绚烂的东西,在10几分钟的歌曲里,被136个字拆解的毫无价值;唱歌的人俗——一个弄不清楚年龄的男人,留着锅盖头,带着黑框大眼镜,下巴上一撮小胡子,白衬衣,西装裤,抱着贝斯,时而笑如弥勒,时而癫如神经,谈不上风雅,论不上英俊,怎一个俗字了得;MTV更俗——除歌手外,一个长相平平的长发女子手拿着两个身着京剧服装的布偶耍来耍去,毫无意境可言。

  
“三俗”之下,李宗盛和这首《凡人歌》就被我排除在了眼界之外。多年后,我还记得那个冬日午后,坐在公车上,想着那个伤了自己也被自己所伤的恋人,那份不知道在何处安放的将来,一句久违的歌词作为手机铃声跳进了我的耳朵,在恍惚之后让我忽然痛感心惊。而后,那个下午,我反反复复地听着青春时期被我定义为“三俗”的《凡人歌》,听他唱“问你何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而改变”。

  
那些年,也许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太年轻的心里怀揣这太过于伟大的自己、怀揣改变世界的梦想,像一只郁勃于笼中的野兽,愤世嫉俗、歇斯底里,满心满眼只觉得是世界不对。于是,有什么不爽,就吼;有什么看不惯,就砸;有什么渴望,就追;有什么混沌,就扔。当一切方式都无法宣泄自己与世界的格格不入时,就选择毁灭。毁灭自己所诅咒、痛恨的。甚至,可能会包括自己。

  
直到有一天,青春被岁月的潮起潮落携裹带走,世俗的担子清晰、沉重的压在肩膀上,压出“问你何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而改变”的答案,压出内心的自足和坦然,才会意识到,青春的狂妄包含了太多狼狈不堪的自我迷失。再度观望世界的时刻,无论是感叹“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还是感叹“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都是自问自答的无奈和淡然,绝不会妨碍下一秒埋头琐碎沉重的生活,更不会妨碍对这个俗世的眷恋与深爱。

  


  




 回复[1]:  老十 (2012-02-12 03:07:12)  
 
  呵呵,我怎么看这个离别钩越看越不忍看呢

  
版主哪天把这个名字给我换了吧,

  
我都不好意思登陆了弄得

  
忒酸了这个名

  
汗。。。。。。。。。。。。。。

 回复[2]: 你那个是注册商标,著名品牌是不能随便改的 科长 (2012-02-12 10:19:12)  
 
  

 回复[3]:  老十 (2012-02-12 13:16:20)  
 
  汗。。

  


  
呵呵

 回复[4]:  老十 (2012-02-13 17:51:16)  
 
   在我年轻时,李宗盛就将这段路程唱了出来,而我在走过之后,才听懂。所以说,人生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所有别人犯过的错,自己都要重新来过,才能找到正确的路。因为,你我皆凡人,在路途之上没有“早知道”这件事。

  


  
唱歌就是加上旋律的讲话——关于他的吟咏

  


  
“说的比唱的好听”是一种讽刺人的说法,然而却可以作为李宗盛的标志。在知道R&B之前,我第一次听到的“说唱模式”就来自于他,那首歌叫《致所有的单身女子》。整首歌只有两个声音,一个是李宗盛尚且年轻的歌喉,另一个则是曲调简单的钢琴声。李宗盛与钢琴一问一答,一应一合,时断时续、结结巴巴,却自成旋律,像两个老朋友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像一个人坐在夕阳里载沉载浮的铺展开寂寞和回忆。

  
乍然听来,李宗盛的半说半唱缺乏起伏,但听久了,便会发现其非常音乐。他发挥中国语言单音节的特色,将声调的起落沉浮镶嵌在旋律中,每一句唱词结尾处的突然上扬或下沉,都清晰地传递着他的情感,让他所想表达的东西充满张力,念白与音乐浑然天成,应和相衬,成就了一种极具个人风格的吟唱方式。一种充满诙谐、调侃和诚恳的吟唱方式。就像他在多年之后所说的,“唱歌其实就是加上旋律的讲话,是讲话的延伸,首先要知道怎么讲话才能知道怎么唱歌。唱歌必须唱出歌词后面的故事” 所以,他的唱歌会让人想起旧时的吟咏。

  
借助这种吟咏的歌唱方式,李宗盛用旋律唱出了生活的无奈,现实和希望。这种李氏风格的吟咏,让“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的寂寞有了一种伤感的诙谐,让“小镇的医生是个凡夫俗子,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的平凡有了一种沉重的平淡,让“会爱上我因为你寂寞”的无奈有了一种失望的了然。最后,到了“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就有了初听的好笑,再听的感慨,和深入后的想哭与灰暗,以及了解后的淡定和放下。

  

 回复[5]:  torite (2012-02-14 13:07:43)  
 
  在下词汇贫乏恶毒赞美博主一句

  
美文,文美!绝不是师傅代笔滴,看得内牛满面。

 回复[6]:  老十 (2012-02-23 03:14:02)  
 
   流行音乐是商业时代的必然产物。一个时代可以什么都没有,没有信仰、没有精神、没有对人生终极意义的拷问和追究,唯有对财富和物质的极度追求,就像梭罗在《瓦尔登湖》里所说的“我们认识的人很少,我们认识的衣服和裤子却怪多的。”

  
但,一个时代必然需要抒情。流行音乐是商业时代最为基本的抒情方式。在这种方式中,李宗盛的吟咏远比其他方式更容易表达人的内心,它可以借助简练浅白的歌词来完整讲述一个五味杂陈的故事,将音乐的关注投向现代人的孤独和彷徨,让喜欢作轻松状的流行音乐拥有一份对现实生活的深入,从而也就有了一脉沉淀的基调。如果说,未来的流行音乐最终有望在艺术造诣上比肩古典音乐的话,【古典音乐我一丁点也不爱听,因为听不懂】也许就是来自这份最具创造力的沉淀基调。

  
就像正是源于对人生的关注,李宗盛的歌虽然不乏大量的流行符号,但并不妨碍他的音乐是严肃的。

  


  
对流行音乐的批判和沉沦——关于他的诚恳

  
较之其他时代,商业时代最大的特质就是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将最有价值的存在变为最没有价值的存在。因为,商业时代太在乎市场占有率,太在乎被接受了。流行音乐尤为如此。在进入创作前,创作者要了解市场这只耳朵喜欢听什么,将它不喜欢的抛弃,打造它喜欢的。

  
这一过程有时是自觉地,有时是不自觉的。齐秦在一次采访中说到,他最精心创作的歌曲,总是没人喜欢,一首用了半个小时写的垃圾歌,倒是唱红了整个市场。这是商业对流行音乐的磨损,在这一过程中,歌手们都将面临自我的迷失。李宗盛亦然。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中的废话
    狗子聊一毛钱的 
    随便来一句 
    我与镜镜 
    蓝色海洋好 
    权利来自于抗争 
    蓦然回首,唯有灯火阑珊处  
    凡人——李宗盛 
    好久不见 
    “抢盐”的傻会一直持续下去 
    哪儿也不去 
    疲软之后以过度解析来实现坚挺——关于《让子弹飞》 
    阳光也会老去 
    滚刀汉子 
    雨夜,说给自己听的故事 
    流水依旧 落花渐远 
    蓝风筝 
    忽悠,始于他人,成于自己 
    标本。嬗变 
    猪之美 
    难以理解的理解 
    伟大的二把刀 
    愚笨之极 
    谦卑才为大尊严 
    戒酒一月 
    记忆的声音 
    精英同鸡中午好,第一节课开始了 
    眼中有疼,心中有泪 
    通向林中空地 
    舍得忘记 
    独立残阳思网事 
    景阳冈回来谁也不吝 
    找着孩子亲爹了 
    少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