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离别钩 >> 废话中的废话
字体∶
阳光也会老去

离别钩 (发表日期:2010-12-16 23:57:25 阅读人次:1910 回复数:11)

  

  


  


  
对于80后、90后,以及随后各个年代的后而言,流行歌曲是一样稀松平常的东西。随便找出一个80年代后出生的人,即使只有4、5岁光景,他(她)也能哼唱一、两首流行歌曲。即使哼得歪七扭八,曲不成调,词不达意。至于说出一、两个歌手的名字以及歌手出道的身前身后事,那更是稀松平常,信手拈来,熟稔的就好像那些歌手是和他(她)们一起撒尿和泥、玩过过家家的小伙伴。尽管,事实上,对方只是一个遥远的歌手。但,对于70后来说,流行歌曲则不是这么简单和稀松的事了。

  
受到特别时代的影响,中国社会在80年代之前是没有流行歌曲的。邓丽君的歌曲,在那个时候被称为“靡靡之音”,代表着颓废、庸俗、低级、下流和已经被敲响丧钟、即将走向灭亡的腐朽资本主义制度。记得那个时候,“靡靡”二字,我是不认得的,一直将其念成“麽麽”,引来别人的哄笑和嘲讽。而等我认得“靡靡”二字,并且“靡靡之音”滥觞整个神州之后,我也不曾见到被敲响丧钟和日渐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走进坟墓,倒是见到具备无比优越性的社会主义国家跟前继后的调转车头,驶向了资本主义高速发展的马路。

  
马路,这个词,现在还有人用吗?记得那时流行过一个段子,说,一个老外问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你们国家把道路叫马路?”那个中国人回答说:“因为我们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道路。”一个时代不仅会孕育属于这个时代的历史,而且还会孕育属于这个时代的嘲讽。

  
社会变迁会带来“大江东去浪涛尽”的宏伟气势和里程碑一般的大事件,也会带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小事件。当然,事实上,在社会变迁中,很难说什么样的事件是大的,什么样的事件是小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时,巨大的变迁通常始于极小的事件。就像80年代末,乍然兴起的流行歌曲,貌似是一个很小的事件,不过是唱起“靡靡之音”而已。但,从引燃这一事件的时机和后续的发展看,那些“靡靡之音”不只是丰满了我们的耳朵,而且还打开了社会文化发展的盒子。

  
1989年前后,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农村少年。中央电视台的文艺栏目《九州方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播出了一个名为《潮——来自台湾的歌声》的节目。那是一档,现在看来非常平淡无奇的MTV集锦。然而,在当时,它却激荡了无数处于青葱岁月的心灵,拉开了中国流行乐坛的帷幕。《潮》选择了以台湾飞碟公司歌手为主的一些流行歌曲,有黄莺莺的《雪在烧》,姜育恒的《再回首》和《驿动的心》,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较之如今的MV,当时的MTV简单粗糙。但,对于当时的70后而言,它们是炫美夺目,让人神往的。

  
至今,我仍然记得《雪在烧》的画面。磷光微波的湖面上,一座孤单的楼台,风中飘舞的白纱,烟雾缭绕的香炉和旋转不休的白色纸伞,一个白衣女子抚弹古筝,合着紧促悲怆的二胡,吟唱“雪在烧,火中的身影,绝望的奔跑,心痛的故事没有人知道”。

  
是在姜育恒的歌声里,我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了红墙绿瓦的故宫。很多年后,我怀揣着一颗驿动的心,投入到屏幕上出现过的陌生城市里,几番漂泊无依之后,才终于听懂了姜育恒所问的“疲惫的我,是否有缘和你相依”。只有离家太久之后,才知道家在心中已经有了距离。

  
当然,我更不会忘记的是,为了看《潮》而与父亲发生的争执。在70后的父辈们看来,《潮》不仅是“靡靡之音”,而且是“毒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文化毒草”。我尤记得父亲的原话——“男男女女,靠来抱去,你太小,根本看不懂这些?!”

  
那个时候,我不能理解父亲,只觉得他是那样一个不可理喻、固执,没文化的倔强老头。那个时候,我不懂得,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思想印迹。那个时候,我不会明白,当我的时代过去之后,我的儿女也会觉得我是一个不可理喻、固执守旧的老头。

  
在《潮》中,唯一没有遭到父亲指责的是小虎队。他们吸引了我,甚至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三个男孩子,小帅虎,帅气英俊,有点文艺腔;霹雳虎,俊朗雅致,有点桀骜味;乖乖虎,乖巧可爱,有点天真气。他们,简单随意,干净单纯,没有生活的油烟味,没有明星的矫情劲。他们让我发现,青春岁月原来可以有另一幅面孔。健康,城市,温暖得像春天的早晨,万物刚刚苏醒,晨昏渐渐散尽,阳光破过云层,照在清绿的树叶上,洋溢而出的是跳跃的青春,而非暴烈的叛逆。

  
小虎队的歌声并无特别之处,也绝不稀有。甚至可以说,三只小老虎的歌声是平常普通的,就像每日可见的柔和阳光,稍不经意,就很容易被忽视,被遗忘,被滑过去。然而,当你注意到时,如果你正处少年,那种柔和的灿烂,会安稳叛逆,唤起你美丽平静的心情,如果你曾在少年时拥有过这种柔和的灿烂,他们则会唤醒你留在记忆中的美。

  
因为不曾经历过岁月,小虎队的歌声里,没有对世事嘲讽和戏弄,没有对人生的悲伤和感悟,只有一种无心随意的自然,就像几个少年伙伴坐在高高的楼台上,晃着脚,仰望天空,胡乱说着不知所云的话,恣肆谈着遥不可及的梦,聊着那个让自己心动的隔壁班的女生,扯着那些让自己向往的远大前程,蒙在心情上的灰尘,随着话语,随着清风,随着阳光,倏然飘远,就像童年在风里跑。

  
他们唱,“海风在我耳边倾诉着老船长的梦想,白云越过那山岗努力在寻找它的家,小雨敲醒梦中的睡荷绽开微笑的脸庞,我把青春做个风筝往天上爬。”

  
他们唱,“当烦恼愈来愈多,玻璃弹珠愈来愈少,我知道我已慢慢地长大了,红色的蜻蜓曾几何时,也在我岁月慢慢不见了。” 

  
他们唱,“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我爱你,向那流浪的白云说声我想你,让那天空听得见让那白云看得见,谁也擦不掉我们许下的诺言。”

  
我常常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哼唱他们的歌,想象他们的生活。在秋风朗月的夜晚里,靠着疏松的麦秸,闻着清甜的麦秸味,用一个农村孩子的简单心情,向往城市里的他们和他们所在的城市。台湾,就是用这样一种方式进入到了我的脑海,被我用红色的铅笔图画在了蓝色的地图上,并畅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去往那里,看看比我大不了多少岁的三个青葱少年。

  
1997年,小帅虎陈志朋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小虎队出了他们的第6张专辑《再见》,暂时宣布了解散。在专辑中,他们向万千歌迷承诺“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那年,我20岁,独自一人在远离家乡的繁华都市里讨生活。每天的繁忙辛苦和都市冷漠,让我渐渐忘记了当初来到都市的跳跃心境。当小虎队说“再见”的歌声,穿过人潮车流,飘进我的耳朵时,我茫茫然有一种挥别少年梦想的莫名感伤。

  
那时的我有落泪吗?不记得了。

  
再后来,就到了2010年的2月13日,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昔日的小虎队唱着《爱》,唱着《蝴蝶飞啊》,唱着《青苹果乐园》回到了万千昔日歌迷的面前。依旧是,清爽的白衣;依旧是,蓬勃跳跃;依旧是,帅气的帅气,俊朗的俊朗,乖巧的乖巧。唯一的差别是,青春不再。时间在向前行,昔日的白衣少年成为了白领中年,学会了矫情和伪装,而曾经风靡的舞步也早已跟不上时尚的节拍。三首简单的歌曲一路唱下来,气力不足彰显台前。

  
垂首看了一下自己越发浑圆的肚子,弹了几下。。。

  
无语。。。

  
于是,想起了那句,时间究竟放过了谁呢?

  
于是,知道,终究是老了。

  
那晚,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我少年时的偶像,想着自己曾坐在灯光下,一笔一划的抄写他们的歌,每一首歌。时光飞转流年暗换,二十余年的经历在我的心中缓缓涌动,我知道,二十余年过去了,已经不是他们的季节了。他们仍旧是我心目中的红色蜻蜓,却不再是我童年看过的红色蜻蜓了。时间向前,音乐的流水线也在向前,一代人一代歌手,昔日的歌手来过,盛开过,然后就只能是在新新人类最前沿的音乐时尚里被纪念,被遗忘,不可能赶上下一场盛宴了。

  
那晚,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阳光也会老去。

  
那晚,他们仍旧是我心目中的红色蜻蜓,却不再是我童年看过的红色蜻蜓了。

  




 回复[1]: 太阳和地球都会老去…… 红叶 (2010-12-17 17:13:50)  
 
  阳光也会老去

  
这个名字叫得响

  
是啊!“时间究竟放过了谁呢?”

  
那么,太阳和地球谁先老去呢

 回复[2]:  多层次 (2010-12-17 19:25:40)  
 
  放过了副股长。

 回复[3]: 哈哈哈! 自带板凳 (2010-12-17 19:28:19)  
 
  

 回复[4]: 副股长的最后一个秘密也被深层次揭开了 随风不倒 (2010-12-18 17:55:40)  
 
  副股长把时间都贿赂了

 回复[5]: 请问科长 夏夏 (2010-12-18 19:00:08)  
 
  今年的忘年会什么时候开呢?

 回复[6]: 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的,哈哈 科长 (2010-12-18 20:43:15)  
 
  

  
算算没有几天,大家比较忙,还有回国的回老家的。还是开新年会吧。

  
暂定1月中,到钩子那里吃烤鸭去。

  
顺便问问钩子,烤鸭熟了没有?

 回复[7]:  趙然 (2010-12-20 10:54:21)  
 
  

  
感谢一楼,呵呵,传说是地球先老去

  
反正我们看不到那一天

  
2,3,4楼这几个孩子

  
淘气,呵呵

  
回科长

  
熟了,1月份肯定熟了

  
呵呵

  


  

 回复[8]:  夏夏 (2010-12-20 12:58:50)  
 
  谢谢科长.等待召集中......

  
钩子,阳光不会老去哦,在人的心中,阳光永远是阳光.

 回复[9]:  邓星 (2010-12-20 17:20:20)  
 
  烤鸭会老去的。。

 回复[10]:  雪非雪 (2010-12-23 22:24:39)  
 
  

  
左边那哥哥,是张国荣?

  
他就不会老去。

  

 回复[11]:  趙然 (2010-12-24 14:35:17)  
 
  呵呵

  
是小帅虎陈志朋

  
嗯,烤鸭不老,哥哥不老,

  
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中的废话
    狗子聊一毛钱的 
    随便来一句 
    我与镜镜 
    蓝色海洋好 
    权利来自于抗争 
    蓦然回首,唯有灯火阑珊处  
    凡人——李宗盛 
    好久不见 
    “抢盐”的傻会一直持续下去 
    哪儿也不去 
    疲软之后以过度解析来实现坚挺——关于《让子弹飞》 
    阳光也会老去 
    滚刀汉子 
    雨夜,说给自己听的故事 
    流水依旧 落花渐远 
    蓝风筝 
    忽悠,始于他人,成于自己 
    标本。嬗变 
    猪之美 
    难以理解的理解 
    伟大的二把刀 
    愚笨之极 
    谦卑才为大尊严 
    戒酒一月 
    记忆的声音 
    精英同鸡中午好,第一节课开始了 
    眼中有疼,心中有泪 
    通向林中空地 
    舍得忘记 
    独立残阳思网事 
    景阳冈回来谁也不吝 
    找着孩子亲爹了 
    少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