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离别钩 >> 废话中的废话
字体∶
记忆的声音

离别钩 (发表日期:2007-09-21 04:25:03 阅读人次:1647 回复数:17)

  

  
想必和今天的心情有关,才游半个小时就不动了,自己知道和体力无关,最近老是这样心情。脑子好象让人下了盅,尽力的去思考事情,却越用力越感觉一片空白,好象脑浆已经全化成豆腐脑了难道,所以前天当那个苦辣补的小帅哥问我是不是一直这么酷时,我没反应,只是挤了一个鬼脸回应了下,其实是我连笑一下的心情也没有,更不要说解释一两句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酷,呵呵,年青时没酷过。老了到变酷了,

  
游不动就只好象以往坐在窗边休息,我突然发现窗外的树居然是国槐,

  
咦。国槐。不回吧。自己来这家苦辣补应该2年了吧,怎么没注意到

  
树上结满了槐子,准确应该叫槐连豆了,

  
儿时后和人打架调皮时候一旦受了伤,记得家人是要去借些槐连豆煮水喝的,是可以防伤风好象。

  
如今,已然化为槐豆粒粒,那肯定也曾经有香香白白的槐花开过了,

  
我怎么全不记得呢,老了吧,还是自己早忘记自己的生活是为了什么了,

  
老家院子里的那颗老槐树想必也一样结槐子了,记忆让我回到在农村的那些快乐过去,记得每年槐花开满树时,一帮小孩子们爬上树,采槐花吃,好香好香的,甜甜的白白的,吃的满嘴香气,尤其下雨后的槐花,简直是。。。。太可惜了让我吃掉的槐花,

  
如今回忆起来有些牛嚼牡丹般大伤风雅,

  
槐子那是我每年最大的一笔零花钱,家里人是不要求我上交的,用竹竿上在绑一把镰刀或铁钩之类的东西,勾住后在一转槐子就随枝而落了,嘿嘿,自己把采的槐子在摆到房顶上,慢慢的晒干,因为晒干的要比采下就卖价钱要贵一些,我当然要把我一年最大的一笔买卖也是仅有的一笔利益最大化了,晒干后在卖给药店去,嘿嘿,记忆中一般也就两块多吧。

  
儿时得记忆居然是如此美好,我怎么全忘了呢。

  
在往后就到北京了,

  
现在想起北京也是满街得国槐的,我怎么没印象了,

  
难道是记忆欺骗了我吗,还是我欺骗了自己的记忆,

  
但北京我真的没有槐花的记忆,不会的应该,那北京的槐树不开花吗,还是开过是我没看到,

  
還是它们根本就不是开给我的。或许为我开了那么多次被粗心的我忽视了。

  
北京的记忆只是窗外的那棵白玉兰,每年乍寒乍暖时节孤独倔强的开在我的窗前,

  
当时的我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汉字真的很奇怪,很让人惊奇,

  
最早也不知道白玉兰的名字是那位高人所取,名字真的很奇怪,虽然我不认得它叫什么在学名上,年少轻狂自以为是的虚荣让我也不愿意去问别人。

  
只是记得当时的自己很迷摇滚,唯一能让我乱想到的只有上海有一摇滚乐队叫白玉兰,

  
记得有一次和朋友聊天时,我指着窗外讲,你看窗外的花和白玉兰挺象的,其实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白玉兰是什么的,

  
朋友笑答。废话,

  
哦,从她语气中我判断出,我冒傻气了,嘿嘿,看了几年的花就是白玉兰树,年轻无知真可怕啊,嘿嘿,

  
想着眼前的槐花,尽管周围的人们都和我一样匆忙而过,

  
都市的郁郁青青根本已经让我们忘记了他的最初,除了让我们乱想到城市绿化好象之外已经让自己感觉不到什么了,但它自己每依然开了又谢,谢了在开,

  
寂寞无主也罢,低首在等当年的插枝人也罢,

  
一如盛装待出的女子,流光飞舞,青了眉黛。满了黑发,丰了腰肢,却仍等不到你的那个字语。。。。。。。。

  
槐真的是生于北方盛于北方吗,不知为何,每次我看它时候总让人想到烟雨江南的柔韧不舍幽苦深邃。

  
每天忙忙碌碌的是为了什么啊,父母吗,已经先走了他们,带着对我的遗憾和期待走了。 为自己吗,那我怎么会连每天眼前的东西都看不到。

  
快乐不会是只是数钱吧,数钱也是忙忙碌碌的连杯咖啡也不喝一口的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嘛,更何况是帮别人数钱了,嘿嘿

  
记忆真的很奇怪,我拼命去想的东西却越想越空白,现在不经意间居然一下从回忆中翻滚出这么多往事。

  
记忆在我的童年槐花雪舞,婉转细碎散落一地,突生心意黯然之感

  
也许我本来就是一个愚笨的男子,虽然我明白,不管是儿时的那香香白白让我吃的满嘴香气的槐花,還是每年最大的一笔收入的槐子,還是窗前陪了我很多年的白玉兰。。

  
到最后终要成为云烟往事,旧时明月。

  
因为我是一个愚笨的男子,所以喜欢上爱上一件普通的东西,我多不会轻看它,即使丢了也不会在找一东西去代替。

  
因为那些年年飘零的花朵,化做尘泥,它们也曾美丽过漫山遍野,美丽过你的世界,尽管她现在可能已经随着记忆的远去,已经在为了别人的人生灿烂而尽生今世之舞,但你的人生盛宴不是因为她的赏光出席而变的记忆清晰

  
不是吗,难道

  
尽管我们不甘心 。。。。

  


  


  


  




 回复[1]: 钩子真烦人 黑白子 (2007-09-21 09:24:54)  
 
  一大早巴晌的,无梦可梦囫囵之际,满喷嚏打嘴——谁又念叨我呢——嘿,钩子!

  


  
昨天夜里读翟永明,她的一首题为《理解力》的短诗,黑白子没读懂,钩子帮着悟悟——

  


  
如果我是男人

  
我就会迈着常胜的步伐

  
在每一个甜蜜的借口中

  
把自己的欢欣慢慢流空

  


  
每一次铩羽而归时

  
又疲又累 沉沉睡去

  


  
如果我是女人

  
我会同情他们

  
我就会口吐芬芳 绕梁三匝

  
把他们裹进每一层

  
幸福的蚕丝

  
我也会爱每一次的爱

  
无论输赢

  


  
如果我既不是男人

  
也不是女人

  
我只是中性的他人

  
我就会与他们分房睡

  

 回复[3]: 钩子的语言风格很鲜明 我是局长 (2007-09-21 10:24:32)  
 
  语言风格很鲜明,加上本局长目光锐利……

  
钩子每换个新名字,马上就能被本局长识破,

  
100%有把握的名字有:

  
…………我不说。嘿嘿。

  


  
但是钩子的跟贴确实算平心静气的,很不错。

  
献花5朵!

  

 回复[4]: 翟永明太伟大了…… 我是局长 (2007-09-21 10:49:56)  
 
  一会儿操人,

  
一会儿挨操,

  
两种快感都能体会,

  
真牛……

  
我很羡慕……

  
献花100朵!

  

 回复[5]:  蛇 (2007-09-21 11:30:53)  
 
  > 我只是中性的他人

  
局长,这个有快感嘛?

 回复[6]: 这个有点技术难度…… 我是局长 (2007-09-21 11:33:48)  
 
  要往后弯,还得够长……

  

 回复[10]:  蛇 (2007-09-21 12:47:07)  
 
  喂!钩子同学,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啊,好事还成,这坏事就算了吧。

  
那玫瑰泡沫说的主楼不是指那个赵胖子,指的是第一个回复的人,也就是“蛇”。“二日醉”还不够,是不是还要来个“三日醉”啊?

 回复[16]: 打油离别钩 黑白子 (2007-09-21 15:03:51)  
 
  离别有钩学太公,镜子里面钓半空。

  
半块月饼飞上来。局长牙印臭烘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中的废话
    狗子聊一毛钱的 
    随便来一句 
    我与镜镜 
    蓝色海洋好 
    权利来自于抗争 
    蓦然回首,唯有灯火阑珊处  
    凡人——李宗盛 
    好久不见 
    “抢盐”的傻会一直持续下去 
    哪儿也不去 
    疲软之后以过度解析来实现坚挺——关于《让子弹飞》 
    阳光也会老去 
    滚刀汉子 
    雨夜,说给自己听的故事 
    流水依旧 落花渐远 
    蓝风筝 
    忽悠,始于他人,成于自己 
    标本。嬗变 
    猪之美 
    难以理解的理解 
    伟大的二把刀 
    愚笨之极 
    谦卑才为大尊严 
    戒酒一月 
    记忆的声音 
    精英同鸡中午好,第一节课开始了 
    眼中有疼,心中有泪 
    通向林中空地 
    舍得忘记 
    独立残阳思网事 
    景阳冈回来谁也不吝 
    找着孩子亲爹了 
    少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