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离别钩 >> 东洋搬运
字体∶
和谐拯救危机

离别钩 (发表日期:2007-09-25 00:43:09 阅读人次:1394 回复数:10)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VfIUQUWiwg/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6_UJcne1wls/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3Ij4lTJs0FM/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fnWCztGb-0/

  
和谐拯救危机 叫

  
我不太会帖,但只要打开就可以自己选看,

  
真的很棒的一段对话

  
欢迎四处张贴,呵呵

  
钩子强烈建议大家拿出一点时间看完

  
真的好,呵呵

  
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1]:  小鸟 (2007-09-25 22:39:02)  
 
  这么好的东西为何没人鲜花?

  
钩子,接花 ,学过了。

 回复[2]:  夏夏 (2007-09-26 09:58:48)  
 
  

  
静下心来慢慢看!

 回复[3]: 谢谢小鸟夏夏 离别钩 (2007-09-27 21:12:21)  
 
  呵呵

  
反正我也认为极棒

  
唯一遗憾的就是剪完的

  
呵呵

  
把老头的反对民主反对西风

  
给断章了

  
呵呵

  

 回复[4]:  离别钩 (2008-01-10 02:37:24)  
 
  唯物论下的死魂灵 - 昨天, 00:29

  
--------------------------------------------------------------------------------

  


  
《走在人生边上》是杨绛刚出版的一本书,走在人生边上既是这本书的题目,也是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一位九十六岁老太太在人生边上思考些什么、并会和我们谈论些什么呢?无庸讳言,当然是生死问题。正如她在前言中所说:“我已经走到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再往前走,就是‘走了’,‘去了’,‘不在了’,‘没有了’。中外一例,都用这种种词儿来软化那个不受欢迎而无可避免的“死”字。”但她说只和自己讨论,她的讨论与学术无关,甚至与她暂时栖身的这个热闹世界也无关,所以她这本书就有了《自问自答》的副标题。话虽如此,其实杨绛通过这本书,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即生命的价值和灵魂的归宿。在一个以唯物主义、无神论为主流意识形态,蔑视生命、亵渎神灵的国家里,这个问题的提出更是一个勇敢的挑战,因为这恰好是中国走向现代一直不敢面对,更没法解决的信仰和宗教问题。

  
在前言中杨绛写到:“我正站在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向后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后看,我已经活了一辈子,人生一世,为的是什么呢?我要探索人生的价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当然,我的躯体火化了,没有了,我的灵魂呢?灵魂也没有了吗?”带着这个问题,她向许多“聪明的年轻人”请教,得到的回答很一致,都说人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对自己的见解都坚信不疑。她所求教的那些“聪明的年轻人”都是“先进知识分子”,虽比她小一辈,其实也都是她近旁七十来岁的朋友,但无神论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使他们对精神世界都抱着不思、不信乃至不屑的态度。对杨绛提出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压根就不是问题。杨绛把他们的见解,简约地归结了几条,不外是人死如灯灭,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学的是科学,形而上学与我无关,什么上帝?上帝死了之类。对此,杨绛反问道:“什么都不信,就保证不迷吗?”“他们的‘不信不迷’使我很困惑。他们不是几个人。他们来自社会各界:科学界、史学界、文学界等,而他们的见解却这么一致、这么坚定,显然是代表这一时代的社会风尚,都重物质而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境界。他们下一代的年轻人,是更加偏离‘形而上’境界,也更偏重金钱和物质享受的。”显然,杨绛是在质疑重物质而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的肤浅之论,并对中华文明的未来表示了隐隐的忧心。

  
这种无知的社会风尚根源何在?当然在那个把物质看成第一性的唯物论。对于人类来说,要吃饭要思考,讲物也讲心,心物俱在而不唯,混帐就在那个唯字上,还岂有此理地将物质说成第一性。既然已从心物上分出个先后来,居然还能口口声声地说辩证,天下也只有中国才有如此狗屁不通的荒唐哲学。正因如此,在杨绛看来,“当今之世,人性中的灵性良心,迷蒙在烟雨云雾间。”于是她才问到:几千年过去了,世道人心进步了吗?现代书籍浩如烟海,文化普及,各专业的研究务求精密,皆远胜于古人,但是对真理的认识突破了多少呢?文明是大大发展了,但人之为万物之灵的“灵”的方面却进步多少呢?对于这个令人不安的现实,她质问到:“‘上帝死了’。死的是哪门子的上帝呢?各民族、各派别的宗教,都有自己的上帝,都把自己信奉的上帝称真主,称唯一的上帝,把异教的上帝称邪神。有许多上帝有有偶像,并且状貌不同。也有没有偶像的上帝。这许多没有偶像的上帝,这许多既是真主,又是邪神。有偶像和无偶像的上帝,全都死了吗?”杨绛这一问,倒把我们自己问呆了。对我们民族来说,我们的“上帝”、灵魂即使未死,被唯物主义、无神论者窒息所致,也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在全世界几十亿人口中,真正没有宗教信仰的,大概也只有今天的汉民族了。而这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一道难题,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对此,杨绛以她九十多年的人生阅历,明白无误地说出:“所以,只有相信灵魂不灭,才能对人生有合理的价值观,相信灵魂不灭,得是有信仰的人。有了信仰,人生才有价值。”生命不只是生物意义上的物质存在,尤其是人的生命更是如此,而是物质性存在和精神性存在的共同体,精神性存在是这个共同体的本质部分。正如杨绛揶揄的那样:“活着的人总有生命——不是虫蚁的生命,不是禽兽的生命,而是人的生命,我们也称‘一条人命’。自称没有灵魂的人,决不肯说自己是条狗命。”

  
所谓精神性存实则指的就是人的灵魂。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灵魂的信仰使人类透过有形的存在,看到背后那个无形的存在,是它孕育了我们关于实在背后的本质、规律、抽象——种种关于无形存在的思想和认识。人类之所以有今天引以为自豪的文明,没有神明的指引、灵魂的驱动,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在唯物论者那里,一种愚昧的的思想方法,使他们终于有一天提出了一个自以为是、实则愚蠢到家的问题:灵魂在哪里?神在哪里?他们十分“聪明”地证明了灵魂、神的非物质性,却十分愚昧地否定了这种无形的精神状态的合理性,正是这种愚昧,窒息了我们思想发展的内在生机。使我们成为一个没有宗教,没有信仰的可悲民族。

  
其实没有信仰的恶果岂止这点,那些人面兽心的东西,之所以什么坏事都敢做,黑白两道都敢吃。巧取豪夺,置天理人情国法于不顾;杀人放火,坑蒙拐骗,沽吃霸赊,把持一切,荼毒生灵。就在于他们对天地神明毫无敬畏之心,就在于他们信奉物质第一的唯物论、无神论。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我们的灵魂;他们没有灵魂,根本就不是人,所以才敢把我们不当人看。我们的灵魂被他们折磨,我们的精神家园被他们摧毁;沦为没有宗教,没有信仰的死魂灵!在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大棒下,一个民族的精神世界被他们杀了个干干净净,反倒振振有词地说,我们讲科学,我们讲唯物,我们不唯心。不错,罗素和梁漱溟等人曾经说过,我们是一个没有宗教或淡于宗教的民族。但这毕竟是学者的观点,他们并没有把自己的学术观点强加于人,更没有用粗暴的政治手段强加于社会。而当今社会宗教的衰败、信仰的缺失,作为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的中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诺大的一个中华,怎么会是一个没有宗教或淡于宗教的民族呢?这样一个没有宗教的文明又是如何生长发生的呢?我们的偏执和无知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呢?而这一切,对于任何一个有着宗教社会学常识的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

  
在我国的历史上,皇权和神权是连在一起的。辛亥革命之后,我们在推翻清王朝的同时,事实上已经面临着神权瓦解后的宗教问题。当历史要我们对宗教进行变革之时,而我们却浑然不知。人们忽视了信仰纽带对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作用和意义,以及信仰纽带解体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五四新文化运动在思路上无疑是从文艺复兴那里得到启发的,人们明白文艺复兴的思想解放运动对于缔造工业文明的作用和意义,因而注重了对文化的批判和复兴;但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加尔文和路德的新教运动对资本主义精神的形成和对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所产生的稳定作用和积极影响,因而忽视了对宗教问题的认识和对宗教模式的改造。工业文明之初,宗教是以变革的方式进入新时代的,从加尔文和路德的新教伦理到资本主义精神的建立,取代了中世纪的宗教精神;而中世纪的宗教精神,则以资本主义精神的建立而成为过去。中国只有对旧的人文精神的摧毁,而没有新的、具有民族纽带意义的伦理精神的建立;也就是说,宗教和信仰问题并没有引起人们必要的重视。这对一个复杂的、待改造的巨系统无疑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在没有新伦理精神建立的前题下,这种摧毁只是假象。它很快就会复苏过来,变得比以前还要落后、还要丑恶,事实上,我们今天已经处在这样的境地之中。这也是导致文革时代的毛泽东——这个所谓彻底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大搞个人崇拜,大搞神运动最深刻的、历史的、社会的文化根源。而个人崇拜和“文革”的造神运动则是这个神权瓦解之后所留真空、以及我们对西方文明一知半解的必然结果;以至我们在文化改造和宗教的作用一类问题上,以枝节之论作为整体的系统之论,尤其那个唯物主义无神论们的无知之论,并以此来作为我们行动的指南,其结果可想而知。

  
不错,宗教是要描述一个超经验的的世界,描述超经验的世界是给人类找到一个追逐的目标。设置了超经验的世界,人类知道去接近神性而疏远兽性。当人类失去了超经验的神的世界之时,人类就会回到兽性那里去。不是吗?从罗伯斯庇尔到希特勒,从斯大林到毛泽东,从贝利亚到康生,要兽性还是要神性?对于超经验世界,曾担任过捷克总统、着名戏剧家哈维尔这样讲到:“假设世间万事万物之所以得以运行,是因为存在着超出人们视野的地平线之外的东西,存在着超出或凌驾于我们的理解和把握之上的东西,同时也正是这个东西,它赋予这个世界以坚定的基础。带来秩序和尺度,并成为世间所有法则、习俗、戒规、禁令、标准的隐密来源。”地平线是一个很好的比喻,它恰当的说明了人类认识和理性的局限性。正是人类自身的局限性,注定了这条地平线永远横在我们面前,它的那端是神性的世界,这端是理性的世界。20世纪的麻烦就在于理性担负起了神性的责任,明明不是上帝的人偏要去扮演上帝的角色,而他们恰好是所谓的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者。超经验的世界且不去论它,宗教包含了现世的信仰和价值观却毋须怀疑。按照哈维尔的说法,把神性的世界还给神,我们关心信仰在现世的特定环境中所起的作用,实质上就是关注我们自身——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灵魂。

  
从根本上讲,伦理精神和价值系统不光是一个民族的文明基础,也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法律等几乎所有制度的基础。因此,要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现代中国,要成为一个尊严而自强的中国人,我们在关注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的同时,还必须关注我们文明的基础——现世的信仰和价值观的重构。正如英国外交家、《神圣罗马帝国》的作者詹姆斯·布莱斯(JamesBryce)所说:“人们若没有一种始终如一的生命学说和一种学说所依据的信仰,便无法继续存在下去,否定与批判的时代后面接着便是建设的时代。”我们已经否定和批判得够多的了,这几乎使我们回到了野蛮。在此之后,当然是建设的时代,尤其是要建设那种始终如一的生命学说和这种学说所依据的信仰,这是我们文明的基础,也是我们粉碎皇权政治的桎梏,走出恐怖暴力的泥潭,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必要条件。

 回复[5]: 相由心生,请注意看猪得表情 赵然 (2008-01-11 04:48:24)  
 
  


  
大悲寺方丈

  


  


  


  
以前有一组和猪接吻猪很不耐烦得图片

  
搜不找了

  
呵呵

 回复[6]: 来自科学家的声音 王者非王 (2008-01-11 10:09:51)  
 
  上述高见涉及了我们这一代出生于中国的中国人以前很难挂齿的是否有灵魂存在的问题。很深刻,我想这可能代表了一些搞文科的大家的思考,无独有偶,前些日,我偶尔看到了慈诚罗珠堪布写的一本“前世今生论”。其中披露了一些科学大家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如有兴趣,可以看看,至少我自己看了以后深感震撼。但由于原文没有注明这些言论的出处,没法核对真伪,遗憾,抱歉。以下则照抄其书第一章第三节中的一部分。

  
如果在当今时代还固守以前旧科学的一些过时说法不放,那只能说明这些人的见识实在太过狭窄。时下,有些人还在依据狭隘、机械的唯物论所提供的相似理由,不公正地否认前后世的存在,但此种观点早已与新科技的理论基础完全相违。其实早在一九六三年,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英国著名医学家约翰·艾克理爵士(Sir John Eccles)就在他的获奖论文中说过:“联系神经细胞并存在于它们中间的那些无颜色、无形状的东西就是意识。”他还说道:“在人的身体内确实有非物质的心识、意识,或者叫做心力的自我这种东西隐藏着,在胚胎时期或极年幼时,这种‘自我’就进入到人体内的大脑之中。它能操纵大脑的一切功用,就像人脑掌控电脑一样。人所拥有的这种无色、非物质的意识,可以指挥、控制属于血肉之躯的大脑,它能让大脑中的相关神经细胞从事在它指令指导下的具体工作。这样的非物质形态的‘自我’或心识,在大脑死亡之后依然存在,并仍拥有生命活动的形态,而且可以永生不灭。”

  
英国牛津大学的著名生理学家查理士·谢灵顿爵士(Sir Charles Sherrington)也说过:“在人的血肉躯体中有一非物质的‘自我’存在,它能控制人的大小脑。”而加拿大颇有影响的神经生物学家潘菲特博士(Dr.Wilder Graves Pemfield)则说:“人并非仅有骨骼血肉之身躯,除此之外,一定存在有一种非物质的心识。”任教于美国加州工学院的神经生物学家罗杰·史柏理博士(Dr.Roger Sperry),在详细分析了人脑的两半边功能后也开始造论立说,并于一九八一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发明奖。他也这样认为:“人们所谓的‘自我’实际上是超越物质并且非常崭新、重要的一种非物质,它只出现于复杂分层结构组织的肉体大脑中,并实际控制大脑每一部分的活动。”又比如英国基勒学院的唐纳德·麦楷博士(Dr.Donald Mackay)也如是论述道:“心识的这种‘自我’特性可以统治大脑,当脑死亡发生之后,心识还将持续存在。”而蜚声全球的著名数学家约翰·冯·纽曼博士(Dr.John Von Neumann)同样直接阐释道:“人的非物质的‘自我’应该存在,它可以控制大脑,并能遥控物质。”谈到冯·纽曼博士,很多科学界人士都公认他乃当今时代最聪明的人之一,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汉斯·贝德(Hans Bethe)就这么评价过他:“我有时心想,像约翰·冯·纽曼那么聪慧的头脑,很有可能是在暗示我们:这世上是否还有一种比我们人类更超越的种族?”而荣获一九六三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尤金·威格纳博士(Dr.Eugeme Wignor)曾这样说过:“纽曼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在评论纽曼的观点时他又如是说道:“纽曼认为人除了身体以外还存在有独立的意识,且此种意识还能生出万法,这种看法是非常值得我们赞叹的。”

  
同样,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脑科学家艾克尔斯教授在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之后,最终得出结论说:“精神或自我意识精神像物理世界一样,也是独立存在的实体。虽然居住于大脑中,有其依赖大脑的一面,但本质上并不具备物质性,实是一种有实体结构的东西。”他还认为人死后意识亦随之断灭的观点无有任何能成立之理由。这位大脑研究人员与著名哲学家K·波普先生还合著了一本论著《自我及其大脑》,书中如是阐述道:“主观精神世界是在进化的特殊阶段由物理世界中产生出来的,其与物理世界一样,是一个实在的世界,不能看作是物质现象的副现象,也不能还原为物质现象。”而现代最有影响的心理学家荣格先生(Jung)则在其所著的《寻找灵魂的现代人》中这样说道:“与脑的关系不能证明心灵乃是副现象——因果地依赖生物化学历程的次等功能……脑之结构与心理学对于心灵历程未提供任何解释。心灵具备不可化为其它事物的独特性质。”被誉为近现代“发明之王”的大发明家爱迪生也认为,生命不灭,精神永存,他相信人死后可以再生。他曾经说过:“我相信生命有如物质,是不能毁灭的。世界上一直有定量的生命存在,而这个量是永远不变的。”另一位西方智者密德在其所著的《死亡研究》一书中则表明了如下观点:“心不仅能离开大脑而自立,更能使用大脑、现出种种功用。”弗拉曼宁(Flammarion)也在《死亡及其奥秘》中揭示道:“心灵自有它的灵智,而且心灵是整体的,独立的,所以也是不灭的。”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则认为:“死为物质生命的最后,而不是自己存在的最后。”

 回复[7]:  雪非雪 (2008-01-11 10:59:50)  
 
  即便不能求证灵魂脱离身体是否续存,也有必要相信精神伦理对于生命质量及社会文明的作用。

 回复[8]:  王者非王 (2008-01-11 12:31:49)  
 
  相信有轮回之说,本身就能使人改恶向善。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

 回复[9]:  赵然 (2008-01-11 15:26:32)  
 
  记得不知道在那看到一组和猪接吻得文字和图片

  
猪开心得表情,不耐烦得表情

  
呵呵

  
真心接吻滴,一如上图,猪很妩媚也,闭着眼绷着嘴得,猪就也爱答不理

  
呵呵,再想到以前那本水知道你得罪恶时候水得表情

  
怕抬杠就没转

  
昨夜刚好看到这两张就贴上来了

  
原作着那图片更多http://www.lvye.info/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thread&topic_id=154937&forum=47&post_id=3300174

  
呵呵

 回复[10]:  赵然 (2008-02-01 23:21:32)  
 
  转贴于圣域佛教菩提社区

  
化解冤亲债主的方法:(家中争斗,家宅不安,眷属分离,冤家相遇等都属于冤家讨债)

  
一、要化解时的必要认知

  
许多人觉得我是好人,心地好,从来没害人之心,为何会有冤亲债主?其实,无量劫来,我们身、口、意三业,造作了太多的贪瞋痴、杀盗淫等恶业,跟无量无边的众生结了不少怨仇。别的恶业暂且勿论,单是杀生吃肉,就跟他们结下深厚的怨仇。

  
印光大师说:“凡属危险大病,多由宿世现生杀业而得。”一碗之肉,冤魂缠绕,一念杀心,罪债难逃。它们被我们杀害时产生无量的痛苦,这个怨恨就像无形枷锁,把它们的痛苦牢牢的锁住,让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痛苦的折磨中,而不得开解。它们痛苦如此之大,难怪今世遇到杀害它们的人,就迫不及待的要讨债──讨回一个公道。我们看到人临终时的痛苦现象,看起来都不忍心。为什么会有那些现象?这都是他的冤亲债主来找他算帐。他不懂这些道理,只知道跟众生结罪缘,不懂自己累劫来的冤亲债主,大部份都是被自己吃来的!

  
不仅是病苦,就连日常生活中许多不如意、不顺遂的事,也常常是受到冤亲债主干扰而不自知。《地藏经》中提到:“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这些临命终时现身的恶道鬼神,也都是冤亲债主变现来诱骗我们前往三恶道受苦的。

  
因此,当我们遇到重大病苦或诸多不顺时,理应依照佛法的教导来正确面对,而非到处求神问卜,藉卜卦改运来化解灾难,这种做法即使花再多的钱,终究也是徒然!印光大师说:“世人有病及危险灾难等,不知念佛修善,妄欲祈求鬼神,遂致杀害生命,业上加业,实为可怜。人生世间,凡有境缘,多由宿业。既有病苦,念佛修善,忏悔宿业,业消则病愈。彼鬼神自己尚在业海之中,何能令人消业?即有大威力之正神,其威力若比佛菩萨之威力,直同萤火之比日光。佛弟子不向佛菩萨祈祷,向鬼神祈祷,即为邪见,即为违背佛教,不可不知。”

  
疾病的种类:

  
病有三种。第一种病是生理的疾病。饮食不当或寒暑不留意招惹的病,比如说感冒,发烧了,怎么办呢?赶快上医院打针吃药,绝对不能耽误。因为身体发烧之后恐出现并发症,引起其它别的病变,耽误不得,赶快去打针吃药,几天后也就好了。

  
第二种是业障病。凡是到医院能检查出来的病就叫业障病。你要肯真心念佛,就能消这个业障。大陆一位居士的肺门上长了一个比鸡蛋还大的肿瘤,发病时大口地吐血。大夫一看没治了,发出死亡通知书。他母亲是学佛人,学得相当好就告诉他:“儿子,咱们不治了,咱找个高明的大夫吧。”找谁呢?大医王。“儿子,你就念佛吧,死呢,咱就死到阿弥陀佛那里去!”就这样他念佛求往生。念了两个月的佛,回家后就往外吐血、吐烂肉,吐了四次不吐了,后来再到医院检查,肿瘤没有了。

  
这就是由自己业力所感得的业障病(例如癌症、糖尿病、脑血栓、冠心病等等这些病症较重、患者痛苦、不易治愈的疾病都可以归纳到业障病之内,尤其是我们学佛修行之后,很多人业障现前反而得了重病,这些都是障碍我们修学的业障病)。业障病怎么去除呢?自己的业力还得自己消。他没烧金元宝,也没烧黄纸钱,就是死心塌地地念佛,最后肿瘤没有了。普贤菩萨在十大愿王中教给我们“忏悔业障”,诚心的忏悔才是消除修学路上众多业障的主要方法。

  
业障病需要不需要吃药呢?也需要吃药。但要明白吃药是助缘,助你好得快,能治业障病的主因是清净心、忏悔心,诵经念佛来祈求佛菩萨加持的恭敬心。心里没有贪、瞋、痴三毒,外边的毒素就不会感染,再用客观因素的助缘吃点药,病就好得快。

  
第三种病不好治。什么病呢?冤亲债主的病。什么是冤亲债主的病?到医院检查不出来因,但是自我感觉身体又确实有病。病源是什么?冤亲债主,所谓冤鬼附身。

  
医生没法医治,药物对他不起作用。这一类病如何治?佛法的超度诵经、解冤释结对这类病有效。超度,用现代话来讲,就是调解、劝导。因为过去做错了事,希望求谅解。诵经、拜忏的目的就是调解,如果对方接受了,他离开,病就会好起来。

  
现代人被冤亲债主附身的很多,神智失常、胡言乱语,严重的就送精神病院去治疗,结果愈治疗愈糟糕。

  
冤亲债主这个病最好找高僧大德从中调解化解。可到哪里去找高僧大德?高僧大德是可遇而不可求。找不到怎么办?在佛前忏悔业障,自己去调解,要天天忏悔,这就需要诵《地藏经》,念地藏王菩萨,然后把功德回向给这些冤亲债主。今天他不饶你,明天、后天还这样做,直到能够感动他们为止。为什么不念“阿弥陀佛”?因为这句佛号功德不可思议,登地菩萨尚不能知其少分功德,何况是在六道轮回中的鬼神界众生!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提到:“一声阿弥陀佛,即释迦本师于五浊恶世,所得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今以此果觉,全体授与浊恶众生,乃诸佛所行境界。唯佛与佛能究尽,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印光大师也提到:“净土法门,唯佛与佛乃能究尽。登地菩萨,不能知其少分。”

  
“法无高下,应机则妙;药无贵贱,对症则良”。在《地藏经》中,释迦牟尼佛将他灭度后、弥勒佛未出世之前的娑婆世界众生,嘱咐地藏菩萨代为照顾与救度,换言之,佛不在世,地藏菩萨为代理佛。

  
不明理的人,不知道解冤释结要从化解冤亲债主内心的仇恨着手,反而利用“大鬼赶小鬼”的打压方式,仗着他们所拜的鬼神或符咒,去驱赶冤亲债主,强迫他们离开。此举不但成效不彰,还会把冤亲债主给惹毛,虽然可能暂时屈服于大鬼的势力,暂时离开不来讨债,但等到过阵子因缘又具足时,就会变本加厉来算这笔帐。犹如欠债人对待讨债人,不但无还债之诚心,反而以强蛮手段对待讨债人,导致仇上加仇,所以冤冤相报,苦不堪言。

  
明理的人,了解凡事皆有因缘,“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为彻底解冤释结,帮助对方离苦得乐,理应以慈悲心、真诚心念佛诵经来回向给冤亲债主。藉由自己真诚忏悔的心力与佛菩萨大慈大悲的法力,来化解冤亲债主内心的仇恨、解除他们身心的痛苦、并帮助他们超生善道或往生到极乐世界,这样才能真正解开往昔纠缠不清、冤冤相报的恶缘。

  
二、每日固定的修行功课

  
要知道我们累劫的冤亲债主在恶道里没有能力解脱,完全靠我们以真诚心、清净心、慈悲心修行,来帮助他们离苦得乐。但要化解冤亲债主心中的仇恨,不是短时间可以办到的事情,必须要发长远心为冤亲债主永脱恶道来修行,来让冤亲债主感受到我们真诚忏悔的诚意。这些诚意如同心灵甘露,不但能清洗我们的贪瞋痴慢,也可浇熄冤亲债主心中的怒火,化怨恨成宽容,再藉由佛力加持,来帮助他们离苦得乐。

  
为了解冤释结,我们要发愿在固定时间内专门为他读多少部经,数量要多。例如发愿念一百部经或一千部经,而这一百部经或这一千部经,是专门为他而念的。这个有功德,而且力量很大。就像《地藏经》上所说的,七分功德,念的人得六分,他得一分。但是这种为超度而诵经、念佛,一定要有期限。比如说在一年内念完一千部经。不能说念一千部,遥遥无期,想到就念,没想到就不念,那是没用的。

  
1、昭告:每天做功课时,在问讯前,先净身口意,在佛前说明此次做功课的目的。

  
“南无大慈大悲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弟子为代○○○及他的累劫冤亲债主忏悔所有的业障,特持诵《地藏经》一卷、往生咒21遍、阿弥陀佛圣号一千声。企盼○○○与他累劫冤亲债主的业障能早日消除,深信净土念佛法门,一心称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然后问讯、三拜。

  
2、诵《地藏经》,往生咒21遍,合掌念“阿弥陀佛”一千声。

  
3、诵经持咒念佛后,站起来代冤亲债主忏悔、皈依三宝与发愿。

  
⑴.忏悔:

  
○○○的累劫冤亲债主,您们多生以来因业障重,故轮回六道不得解脱。今天我代您们在佛前发露罪愆,您们要志诚恳切,随我忏悔。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今对佛前求忏悔。(念一次拜一次,重复三次)

  
⑵.皈依:

  
○○○的累劫冤亲债主,您们累劫以来不闻三宝之名,不解皈依之义,所以受轮回之苦。我现在在佛前代您们皈依三宝,我念一遍,您们跟着我念一遍(下列皈依词每段念一遍后,心中再默念一遍):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皈依佛两足尊,皈依法离欲尊,皈依僧众中尊。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一拜)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自今而后决不皈依外道天魔;皈依法,自今而后决不皈依外道邪说;皈依僧,自今而后决不皈依外道徒众。

  
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一拜)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生生世世永不堕地狱;皈依法,生生世世永不堕饿鬼;皈依僧,生生世世永不堕畜生。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一拜)

  
⑶.发愿:

  
○○○的累劫冤亲债主,您们既然已经皈依三宝成为佛弟子,我现在再代您们在佛前发四弘誓愿,令您们听闻来依愿修行,汝今谛听: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念一次拜一次,重复三次。)

  
4、结束语:

  
○○○的累劫冤亲债主,○○○长久劫来轮回生死,因为无明迷惑造业而伤害你们,致使你们在六道轮回中遭受无量的痛苦与烦恼。○○○深深感到罪障深重,深感后悔,实在非常对不起您们。我刚才代你们读诵《地藏经》一卷、往生咒21遍、阿弥陀佛圣号一千声,又代您们在佛前忏悔业障、皈依三宝及发四弘誓愿,这所有的功德全部回向给你们,希望能藉由佛力加持,来化解您们心中的怨恨、解除您们身心的痛苦,并帮助您们离苦得乐。也希望你们能够原谅○○○,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要来障碍他,赶快找个好地方好好修行,破迷开悟,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也代您们将此堂功课所有功德,回向给十法界一切众生,愿法界众生同生净土、同圆种智。

  
5、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本站建议仍然用传地藏法门中超度冤亲债主的回向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东洋搬运
    存放些照片 
    [反常思维篇] 
    举手之缘 
    :佛陀说法因缘zt 
    净空言谈录 
    和谐拯救危机 
     什么是业障?ZT 
    《阿含经故事选》ZT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