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4-01 22:23:03 阅读人次:394 回复数:0)

  【棋师和歌】

  


  
我这辈子,在业余爱好方面,对围棋情有独钟,只恨生不逢时,文革的一代,没有机会成为职业棋手——时代的错位正好可以掩去自己没有围棋才分的尴尬。

  
因为喜欢,看了不少围棋的书,也翻译了几本吴清源的著作,更给国家队当过几年翻译,也算是对棋界小有贡献。

  
去年4月,在《日本点滴》之七、之八里,笔记过几则有关围棋的故事,时隔一年,再续前缘,接着笔记了几则,希望字字都像黑子白子,能够成就出一盘有味有趣的棋——是为记。

  


  


  
围棋作为传统文化,在日本源远流长,公元八世纪的《万叶集》,20卷约4500首和歌,几乎囊括了当时社会上各种行业的咏叹,让我注目的是,在卷九的“杂歌”中有“棋师的歌二首”。

  
其中一首是这样:

  
大葉山に霞たなびきさ夜更けて

  
わが舟泊てむ泊知らずも

  
大意是,身披大叶山的一缕霞云,渡夜向深更,不知道乘坐的扁舟,今宵在何处停泊?

  
我们是不是可以联想到,这位前途未卜的“棋师”,在人生的棋盘上,迷茫于下一手,不知道未来格局的走向,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何去何从?

  


  


  


  


  
【天皇赌棋】

  
《水镜》是一本日本古典历史物语,大约成书于1195年前后,相当于中国的南宋。书中讲述了一个公元772年光仁天皇和井上皇后赌棋的故事。

  
天皇自负,对皇后说:“如果我输了,强壮的小鲜肉大大的介绍,随意你的造。不过,我的万一赢,几个‘见目丽’女人的必须找。”皇后居然不甘示弱,接受了这个条件。

  
赌棋的结果,皇上输了。和所有的男人一样,但凡能够延宕犯赖的时候,绝不会错过。天皇找各种借口推诿,皇后却不放过,比潘金莲还急迫。被逼无奈,天皇只好去找媒婆打商量。媒婆多贼呀,既不敢得罪天皇,也不能让皇后失望,你猜怎么着?

  
媒婆对天皇说:“这个男人如何?”天皇一看,这不是我那36岁的弟弟吗?肥水不流外人田,亲王就是家里鲜。天皇还真有契约精神,居然就把弟弟打发到皇后那里去了。

  
没有想到的是,已经身为12岁孩子母亲的皇后,老房子着火,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小叔子,疏远天皇,日日亲王……据说,这个亲王就是日后的日本第50代天皇桓武天皇。

  
尽可以把这个故事当做传说看,但是,围棋在宫中流行的痕迹似乎可以触摸到。

  


  


  


  


  
【算砂辞世诗】

  
本因坊算砂(1559年~1623年),江户围棋棋士,也是日本职业棋士第一号,侍奉过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让五子哄着这三个大老板玩过。

  
据说,算砂19岁的时候,被引见给织田信长,其出神入化的棋艺令信长赞叹不已,“真是神了,名人之技”——“名人”一词,从此流传。

  
算砂的辞世歌很有名,“碁なりせば劫なと打ちて生くべきに 死ぬるばかりは手もなかりけり”,大意是,盘上的棋即便死了,整个劫啥的没准还能活过来,可这人一旦死了,我也是没招了……吟完这首歌,他就自己死了。

  


  


  
初代本因坊算砂

  


  


  
【棋泥】

  
江户时期产生了一个大众化的娱乐节目,叫“落语”,类似我们中国的单口相声。其中有个很受大家欢迎的段子,叫《棋泥》(碁泥)。

  
段子的内容是这样:

  
有一人家,主人好围棋,常常叫朋友来手谈。以前,一次下到忘我处,抽烟不留神把榻榻米烧着过,“棋是棋,烟是烟”,于是决定,两厢分开,下棋时禁烟,下完后慢慢享受。

  
这天,两人又在对局,突然就听到一个人大叫;“喂,怎么没有烟缸?”因为过于投入,以致忘却了之前的约定。家人只好拿过烟缸来,为了防止火灾,就在烟缸里放了一大块红生姜。

  
没头的两人浑然不觉,无我梦中棋盘上。只见其中一个伸手拿起烟缸里的红生姜来点烟,“哎?怪了,怎么点不着?”一边说,一边继续盯着棋盘继续点烟。

  
这时,一个小偷溜了进来,麻利地将能够顺走的都裹好准备撤的时候,突然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因为夜深人静,空音回荡,格外响亮。哇塞,这是棋音,小偷听了出来,有人在下棋,因他也是个大棋迷。

  
“哇,这是要鱼死网破呀……这手打勺子了吧……啊?这招太臭了,应该崩了……”小偷嘀咕着,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先探头后探身,一点点蹭进到下棋的房间。对局中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你说什么呢?不走这儿就傻逼了……少给我废话!嗯,你丫是谁?”终于,其中一个人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不过,扭脸目光又落在了棋盘上,嘴里一边嘟囔着“你丫到底是谁呀,什么时候进来的?”一边“啪!”地拍下一子。

  
此刻,就听对手也跟了一句“哦,我也要问你丫是谁呢?”然后,“啪!”

  
“哎……我是个小偷。”

  
“原来是个小偷呀……”“啪!”

  
“来的还挺是时候……”“啪!”

  


  


  
图片说明:江户的川柳里有这样的歌,“碁敵は憎さも憎し懐かしし”——令人憎恶的棋友,不来还挺特么想。

  


  


  
日语里,小偷叫“泥棒”(どろぼう),据说是源于古代小偷行窃时,用泥巴涂抹在脸上遮掩身份,跟现在女人涂抹粉霜差不多,都是为了防止被认出本尊来。且每每随身带着一根棒子攻击兼防身,所以小偷被称为“泥棒”。段子里的小偷因为看棋,忘记了自己职业的不名誉,在被问到“你是谁”的时候,诚实地回答是“泥棒”。而棋局中的主客二人,也浑然不觉“泥棒”的可恶,一边听着明显棋高一着的“泥棒”的絮絮叨叨的指导,一边继续行棋。于是,在“啪!”“啪!”声中,小偷不是小偷而是“棋偷”了,“泥棒”的身份转化为“碁泥”了。

  
从这个段子里,我们起码可以看出三点意思来,一个是,围棋的诱惑力有多大,让人忘我,让人诚实。另外一个就是,几百年前的日本,围棋就特么那么普及,连小偷都好这口。再再一个是,日本人的幽默有点儿冷。

  


  


  
【大坂田之小回忆】

  
1962年,刚刚入段的福井正明(18岁)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你就是福井君吧,会打麻将吗?”回头一看,原来是坂田荣男(42岁)先生。这个时期的坂田正处在全盛期,身为棋界第一人者,如日中天,霸气满面,令人生畏。如此云上一般的人物,居然会和无名的后生小子打招呼,这让稚嫩的福井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天下的大坂田先生能够认出我,叫出我的名字,这本身就是无上的荣光。然而,这个时候的小福井,麻将刚刚入门,超级初心者,等于围棋刚刚知道“打吃”。不过,福井不敢回答说不会,万一把坂田先生惹火了,那自己还怎么在棋界混?于是,福井认认真真地回答道:“会一点点。”

  
哦,那现在我们就去打,坂田说道。原来,坂田已经约好了人手,但其中一人突然有事情要晚些来,所以要福井先顶一会儿,类似临时抓了一个板凳队员。福井当然无法拒绝,跟着大家来到麻将店。

  
在等待麻将桌收拾的时间,坂田叫了咖啡来,一杯50円。福井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坂田请客。不承想,喝完咖啡准备上桌的时候,坂田对福井说了句;“胜负桌上见”,然后要求福井自己支付咖啡钱。

  
要知道,当时棋界各个比赛的冠军基本上都被坂田获得,所以棋界的奖金也几乎上都让坂田独占了,而他居然还跟后辈抠逼到吝啬50円,这是不是也太操蛋了……或许,会有人这么想。

  
其实不然,如同咖啡缭绕的热气,日本文化特有的韵味在这里发出隐隐的暗香……让我们看看当事人福井正明是怎么想的吧。

  


  


  


  
图片说明:坂田荣男,1920年~2010年,享年90岁,与吴清源并称日本昭和时代最强棋士。

  


  
“这是‘坂田流’待人之道的真髓,平等、理解、尊重。坂田先生不因为我是后生小辈就小瞧我,而是认同我是一个人,一个对手。”将近半个世纪之后,在坂田先生88岁米寿之际,福井回忆道。“听到坂田先生命令我付50円,当时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因为坂田先生的话外音就是,赌场无兄弟,麻将桌上不用顾忌,尽可放手一搏——那场麻将的胜负已经不记得了,好像没有输,应该是运气不错吧。而那小小的50円,却让我一生不能忘怀。”

  


  


  


  
图片说明:2020年坂田荣男诞辰100周年之际,NHK推出了专题纪录片。1977年,坂田荣男(左)战胜武宫正树(右)第10次获得NHK杯冠军,同时获得“名誉NHK杯”称号。中间的解说者是吴清源大师,是上届NHK杯的亚军,而上届冠军也是坂田荣男。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新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