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3-27 21:44:31 阅读人次:506 回复数:0)

  【日本点滴·爱国中毒③】

  


  


  
中野信子教授

  


  
接着上一篇《正义中毒》,继续聊《人为什么不能原谅他人?》

  
按照中野教授的解说,人脑本身就是由对立的组成构件生成的,其结果就是人很难理解和自己的想法不一致的事情,相互“不能原谅”导致正义中毒,这或许是人类的宿命。不过,如果对人脑的构成有一定的了解,这种困苦、困惑、困扰是可以得到解消的。

  
人类的大脑里的构成就是在和谁对立着,一些屁大的事情就觉得对方混蛋无比,这是人类的一个特征。另外,伴随着时间,也会对他人越来越不能原谅,典型的就是以“性格不合”为理由的离婚。想当初,不就是因为性格一致才相互吸引走到一起的吗,怎么会变成性格不合了呢?其中的理由,用脑科学的解释,根本就在于大脑了里的“相互不一致性”。

  
而大脑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偷懒”——这好像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大脑的偷懒,造成了认知上的偏袒、偏见、偏狭。

  
但凡是人,和集团外部的人相比较,对自己集团内的伙伴更抱有好感,这就是“集团内偏袒”。于是,对于自己组织之外的集团,很简单地就会贴上一个“傻逼”或者其它的什么标签。比如,足球比赛,日本队被进球,韩国人就会格外高兴,德国队失了分,法国人就特开心,因为日本人和德国人,事先就被韩国人和法国人下意识地贴上了标签。与其说是大家有恶意,不如说是大脑在偷懒,偏袒见缝插针乘虚而入。这种状态下的大脑的处理方式,是不动脑筋的自动式处理,即一元化的处理。

  
不过,有一种集团偏袒,比如,看到日本、美国被灾难被伤害,就有中国人欢呼雀跃,且遗憾死的不够多,损失的不够大——这种丧失人性、背离文明的言行,是标准的“爱国中毒”症,用“兽性”来形容,都涉嫌侮辱了畜牲——关于“爱国中毒”,这里就不展开了,因为我胆小害怕。

  


  


  


  


  


  


  
对集团外的人们进行一元化处理,其结果就是对大脑“不给力”,偷懒得到了便宜。本来,判断一个人,其背景、思维方式等都要考虑在内,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然而,“集团内偏袒”一旦发生作用,就可以毫不费力地一刀切了。这种方法在需要做出迅速判断时非常便利,然而,大脑如果一直处于这种偷懒耍滑头的状态下,那就像开车下山时刹车失灵,快是越来越快了,距离死也是越来越近瞬间的事情了。

  


  


  
【日本点滴·涉嫌中毒④】

  
“正义中毒”,从这四个字,我们可以联想到爱国中毒、道德绑架——这是很多人的通病——对着镜子观照了一下自己,发见虽然没有病入膏肓,却也中毒不浅,特别是前些年,爱国中毒的没有,道德绑架的经常,在网上动辄与人叫骂,在宣泄着对不同观点的不满的同时,更主要地是宣泄自己对生活的不忿。

  
就像郭德纲说的那样:“网络暴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了,一批人为了骂而骂,根本没有底线。好与坏、真与假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关键又有了一个可以宣泄的点,真是好快乐。人需要在一个没有后果的环境发泄,可见生活中有多么的不如意。这些优秀人才,听风就是雨,真以为逮着理似的,咬住了不撒嘴还摇晃脑袋。微博评论很好的证实了六道轮回,有些人确实是没进化好就出生了。”——哈哈哈,郭德纲这孙子的嘴真是损……

  
别人我不管,我只想自己活得更加快乐,所以,我需要学习如何能够避免“正义中毒”。

  
如何确定是否“正义中毒”了,下面的一些实例或许可以帮助我们进行判断。

  
“自己绝对正确,对方肯定错了”、“犯了错误就必须要惩罚”——当你有了这种意识,应该就涉嫌“正义中毒”了……

  
比如,新冠病毒疫情期间:

  


  


  
将个人情报公开

  


  


  
在店家门脸上张贴“关店”的纸条

  


  


  


  
要求依旧上班的人“自肃”

  


  


  


  
110投诉在公园玩耍的孩子

  


  


  
再比如,日常生活中的“精神骚扰”、“权利骚扰”……

  


  


  
不问青红皂白就对电车上坐在位子上的年轻人破口大骂。

  


  


  
对明星不伦的过度抨击

  


  


  
夫妻间的“精神骚扰”:别忘了是老子挣钱养的家,让我干家务?有本事你像我一样挣钱去。

  


  


  
公司的上司“权利骚扰”:为什么不按照我说的去做?!所以说你不行。

  


  
【日本点滴·前头前野⑤】

  
在《人为什么不能原谅他人?》一书里,中野教授还教给我们一个方法,确认自己是否已经陷入“正义中毒”——可能你会这样认为,自己不会“正义中毒”,那是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然而,“正义中毒”是脑组织里天生的构造,谁都有可能陷入……这样,下面的几个问题我们用“是”和“否”来试着回答一下……

  
总觉得过去比现在好;

  
身处相对安定的环境;

  
中午的定食总是去同一家吃;

  
总觉得睡眠不足;

  
上班单程在一个小时以上;

  
总是关注同一个类型的网站;

  
和鱼相比跟更喜欢吃肉;习惯给他人贴标签:“那个家伙就是……”;

  
要求他人一贯性行动;

  
习惯拉屎现刨坑,临时抱佛脚……

  


  
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可以显示出在日常生活中,你大脑的“前头前野”是否在使用。大脑的“前头前野”的机能是可以抑制“正义中毒”的,经常使“前头前野”处于工作状态的人和经常锻炼“前头前野”的人,是不容易陷入“正义中毒”的。这些问题的回答“是”越多,说明平日使用“前头前野”的机会越少,越容易“正义中毒”。

  
就脑科学来说,“前头前野”的不成熟,就会缺乏和对方的共感,抑制力不足,判断力丧失,不会考虑他人的意见,很难接受新鲜的事物。伴随年龄的增加,“前头前野”越来越萎缩、老化,大脑的行动力越来越差,顽固和保守就像哼哈二将,开始把守你精神的大门……

  
这些问题,都是日常生活中大脑容易老化的表征。所以,采取和问题中相反的行动,置身于问题中的逆向环境,“前头前野”就可以得到锻炼,就不容易“正义中毒”。

  


  


  


  


  
蛇足:人类为了持续繁衍,大脑的设计就非常“聪明”,它是不会过于听从“前头前野”的控制的。也就是说,大脑事先就设计好了“不会聪明过头”。

  
比如,以女性和生孩子的关系来观察。生孩子的这种行为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的,从女性维系自身生命安全的优先顺序来看,不生孩子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可是,女性不生孩子,人种就要断绝。为此,大脑就设计出来“前头前野”也不能控制的本能和情感,如:爱情、性欲、对孩子的无条件的爱等等。

  
记忆力也是同样,如果有一个记忆力没有缺陷的人,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在脑海里,这样,痛苦的记忆不能忘却,也不能置换成幸福的回忆,为此,人生将会是多么难过。记忆慢慢消失,仅仅留下甜蜜、美好、幸福的回忆,青梅竹马,花前月下,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大脑的设计就是让人越老越爱回味曾经的辉煌,而不是整天陷在走麦城的泥沼。能够忘却痛苦,是自然给人类的奖赏。如果总是一味地回想起苦不堪言的过去而不能自拔,那不是神经病,就是艺术家。

  


  


  
【日本点滴·解放自己⑥】

  
从“正义中毒”的泥沼里挣脱出来的关键,就在于“反省认知”,也称为“元认知”,英文“metacognition”,日语是“メタ認知”,专业术语的说法,就是个体对自己的认知过程和结果的意识和信念,用普通的人话简单地说,就是你对自己自身的客观认知能力。

  
如何能够避免自己被“正义中毒”所裹挟,避免成为自我厌恶的“两面人”——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里,中野教授考察了如何从“不能原谅他人”的状态下解放出来的科学的大脑锻炼方法。

  
人脑随着年龄逐渐衰老,老化导致“前头前野”的功效衰退,越来越难以接受新生事物。

  
“前头前野”是进行客观分析和思考的场所,是“原谅他人”的立足点。“前头前野”效率越高,就不会拘泥于日常那些老朽的固定的概念和偏见,“反省认知”的使用就成为可能,这就意味着你具有对自己自身的客观认知能力,也就是说,“我能够把握住我自己”,“我可以控制我现在的心情”。让“反省认知”发挥作用,与“前头前野”的锻炼相结合,达到超越“正义中毒”的目的。

  
从科学的观点出发,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锻炼“前头前野”,以期打造出一个“不老之脑”。

  
第一,放弃旧习惯,感受新体验。比如,从家里出门去车站上班,走和以前不一样的路线。在外面吃定食,挑选新的菜单。无论多么细微的事情都没有关系,采取与往常不同的行动本身,就会促进“前头前野”的活性化。

  
第二,挑战置身自己于不安定的、陌生的环境。这样,可以重新认识自己的思考和行动。比如,“读几本自己平常根本不会去关心、更不会看的书籍”,“在网络上阅读一些自己没有兴趣的新闻”,这跟置身异环境一样,比较轻松地就能够得到以往不曾有过的体验。

  
第三,不要简单分类、轻易贴商标。比如,“这家伙就是笨”,“她一直偏激”,“他不就是崇洋媚外吗”……给与自己不同的人分类定性切不可取,因为这会导致“前头前野”丧失活性化的机会。简单地贴商标固然可以让心情一时很爽,但相反也暴露出弱智的特点。

  
第四,凡事留有余地。“前头前野”活性化,是需要大脑有余地的,也就是从容度。如果重视这个余地,就要尽可能避免长期的“忍耐”。比如,“上下班长时间的拥挤不堪的电车”就是典型。

  
试图挣脱“正义中毒”的束缚,那就要设置一个前提,对“不原谅他人”的自己和他人,抱有一个“都是人,有什么办法?”的认知和心态。在此基础上,养成“反省认知”的习惯,对异于自己持不同意见者宽容以待,就一定可以产生出彼此的共感来。

  
从“正义中毒”中解放出来的最终方法,要说简单也是非常简单,那就是,超越各种各样的对立,学会并列思考,首先考虑并接受对方的想法、感情,包容对方与自己的不同,像赞赏自己一样,赞赏对方。

  


  


  


  
(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新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