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2-19 12:02:57 阅读人次:268 回复数:0)

  【乃木希典·一战成神⑧】

  
日俄战争的最终胜利,最终也让乃木封了神——被奉为军神的乃木,1906年1月率部凯旋回到东京。按照乃木的本意,“回去的应该是我在疆场战死后的骨灰”,他觉得无颜面见江东父老,带着深深的自责。乃木从新桥直接进宫觐见明治天皇,恸哭中诵读亲笔写就的《复命书》,陈述皇恩浩荡,不负使命;将士效力,忠勇义烈;自己有过,遗憾甚多。最后,乃木跪拜天皇,直接请求赐死,“仰ぎ願わくば、臣に死を賜え。”皇上当场回答道:“现在还不是死的时候,如果真想死的话,怎么也要等到朕死了之后。”(《在“神社”读解日本史之谜》河合敦(著),PHP研究所,2015)

  


  


  


  
回国后,乃木拒绝参加任何庆祝活动以及各界的招待会——只要有时间,就行走在全国各地,一家一家地访问伤兵和战死者的家属,见面必说:“乃木杀死了你们的孩子、兄弟,容我时日,会有一天乃木以命报国,那一天也是乃木向你们谢罪之日。”而从天皇、皇室得到的赐品以及其它礼物,乃木大都捐赠给他多次探望过的“废兵院”——里面住的都是日俄战争的伤残者。乃木葬礼之际,废兵院里只要是能够动换的,都赶到东京为乃木送行。

  
在一次与东乡平八郎一起出席的战役讲座上,无论怎么劝,乃木就是不上台,只是站在台下原地说道:“各位,我就是杀死你们很多兄弟的乃木。”语音未落,泣不成声,在场者无不潸然。

  


  


  
《乃木大将》,榎本松之助画(国立国会图书馆藏)

  
蛇足:日俄战争出征前,乃木对妻子静子说道:“上阵父子兵,我们爷仨今日出征,不管谁先死,待三口棺材凑齐,你再办葬礼。”而鹿儿岛出身的静子也不示弱,跑到银座的资生堂,买了三瓶最高级的香水,希典、胜典、保典,一人赠送一瓶,意思是马革裹尸之际,一路回家尽量别熏到别人——这独特的日本文化,熏到你没有?

  


  


  
乃木静子和两个儿子(《乃木静子》,冬湖·宿利重一著,春秋社,1937。出典: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乃木希典·殉节自刃⑨】

  


  


  
这张照片摄于1912年9月30日早上8点过一点的时候。看上去,这是一张普通的照片,实际上,很特殊。说普通,是因为,照片里的风景,不过是一个日本家庭早上的日常:一对老夫妻围着餐桌,带着老花镜的丈夫在看报纸,而妻子则伫立在一旁。说特殊,也很容易,因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家庭——能够身着将军服佩戴勋章的,世间没有几个。而这个叫乃木希典的大将,如果你不知道,可以绝对地说,你绝不是日本人——如果你要抬杠跟我说,昨天你刚刚嫁过去的日本老公就不知道,那我也抬杠告诉你,我说的是照片拍摄时的那个年代。而更为特殊的是,就在这张照片拍摄的12个小时之后,当天晚上8点多一点的时候,这对老夫妻双双自刃。

  
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驾崩,享年59岁。一个半月后的9月13日,“大葬之礼”在青山练兵场(现神宫外苑)举行。晚八点前,伴随着预告灵柩即将从皇居出发的号炮(弔砲)在夜空中的轰鸣声,身穿陆军大将军服的乃木希典(62岁)和身穿家纹和服的妻子乃木静子(52岁),在家中双双剖腹自刃,殉节殉情殉志于明治天皇——这是将近250年前德川幕府禁止殉死以来不曾有过的事情,震撼了日本,轰动了国际。

  
最后的最后,乃木大将的耳边一定回荡着明治天皇的那句话:“现在撤了乃木,你说他还能活吗?”

  
明治天皇看人还是真准,乃木用自己愚直的行动回答了天皇:“现在陛下走了,我还活个啥?”

  


  
【乃木希典·题外之意⑩】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君不让臣死,臣不得去死——明治天皇的死,让乃木的死有了活路,再也没有谁能够拦住乃木了。从28岁开始到62岁,乃木终于实现了以死赎罪的心愿,用自己的手,流自己的血,在向自杀的恩师玉木文之进致敬的同时,洗刷了西南战争丢失军旗的耻辱,祭奠了旅顺口203高地的死魂,回报了明治天皇的知遇之圣恩——35年的时间里,一直都盘算着哪天去自杀,也足够伟大。

  
对一些人来说,和死亡的恐惧相比,活在愧疚、屈辱、负罪的感情和心理中,可能更加恐惧——乃木在生前后世能够得到如此的敬仰,肯定跟他肯忍辱负重三十多年有关。在精神层面上,可以媲美王国维的“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舍生取义”的骨气、“轻生死重然诺”的义气、“以死谢罪”的节气、“义无反顾”的豪气、人之所以为人的勇气——领悟到生命的意义,升华到精神的境界,视死如归,用自我的了断,乃木希典将自己永远定格在了自己钟爱的时代。

  
说几句题外的话——其实,在我们中国,为先皇或前朝殉死是非常有传统的,几千年了,且发扬光大到如今,更与时俱进。放眼望去,无数遗老遗少,秉承灵魂向往,扬弃肉体死亡,赞美不留余地,批评不容商量,流量不能耽误,道德不必高尚,赴美是生活,反美是工作,2000人民币舒服过3000美金——思想上的自我阉割,甘做精神未亡人,忠了君,殉了情,守了节,昧了心智,反了人类,本能的跪舔,刻意的误导,如鱼得水,名利双收,滋润地活在绝大多数人之上……我呸!

  
蛇足一:乃木夫妻去世后,赤坂区议会将乃木邸所在地的“幽灵坂”改为“乃木坂”。随后,当时的东京市长阪谷芳郎决定将乃木邸内的小社改为祭祀乃木夫妻的神社。战后,麦克阿瑟抵达东京不久,就到赤坂的乃木神社参拜,并植树留念。现在,东京之外日本全国还有五所“乃木神社”。

  


  


  
东京赤坂乃木神社

  


  


  
图片说明:75年前,麦克阿瑟元帅在乃木邸的庭院里种植的“花水木”,学名“佛罗里达山茱萸”,别名“美国山法师”,至今年年绽放。

  


  
蛇足二:对于乃木的自刃,年长的作家森鸥外、夏目漱石、德富芦花等在共感的基础上给予深刻的理解,而年轻的新世代作家武者小路实笃、志贺直哉、芥川龙之介等,则持否定的态度,认为这种行为是“时代的错误”,对这种封建陋习给予冷笑、嘲讽、批判。半个多世纪后,司马辽太郎的小说《殉死》(1967)和畅销小说《坂上的云》(1968),将乃木的形象定格在“愚将”上,引起了极大的争论。

  


  


  
《坂上的云》是司马文学的金字塔,发行总数超过2000万册。

  


  
蛇足三:乃木夫妻葬在东京港区的都立青山灵园——这时日本第一家公营墓地,明治维新的不少功臣、诸多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以及忠犬八公都长眠在这里——最近,东京的墓地我好像逛上了瘾。

  


  


  
(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新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