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2-09 16:24:31 阅读人次:491 回复数:0)

  【君臣美谈①】

  
1907年(明治40年),皇族、华族的学习院的院长山口锐之助辞职,谁没有想到,后任院长居然是58岁的“军神”乃木希典大将。这是来自天皇的强烈意向:“乃木的两个儿子都战死在日俄战争中,作为补偿,给他一帮孩子让他养。”当时,6岁的皇孙(后来的昭和天皇裕仁)将在一年后来学习院就读,也就是说,天皇把培养皇孙的重担交给了乃木大将——事实上,乃木也像奶妈,尽力将自己的精华营养裕仁——后来的昭和天皇的思想和性格里,都深深地烙有乃木的印痕。明治天皇赏识伊藤博文卓越的政治手腕和豁达的气质,而对乃木的愚直也是格外垂青。

  


  


  
少年裕仁和乃木大将

  


  
乃木作为军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杰出的才能,日俄战争攻打旅顺的拙劣战略和战术,让乃木饱受批评。当时,军部上层更迭乃木的意见非常强烈,民间也出现了激进行为,一些愤青愤中愤老聚集在东京的乃木家门口,高声叫骂,投石乱砸……要求乃木辞职、剖腹的劝告信多达2400封。

  
但是,天皇不同意,在御前会议上直接心痛道:“现在撤了乃木,你说他还能活吗?”这个君臣的美谈,皇上维护将军的颜面,闻者无不温暖在心,更何况当事人了。

  
不过,有一个人唱了反调,给予冷静的批判:“由于司令官的拙劣,几千几万的士兵白白死去,居然还去维护司令官的面子,而不顾及死去的士兵……无语了。”公家大佬、最后的元老、先后两任内阁总理大臣的西园寺公望如是说。

  


  


  
乃木希典(1849~1921) 

  


  
蛇足:6、7年前,曾经和西园寺公望的重孙子西园寺一晃先生到横滨港去夜钓。大我将近20岁的一晃先生酷爱钓鱼,当时已经70出头,体力却比我要生猛得多,一条两斤左右半米来长的海鲈鱼,黑灯瞎火之中,他轻轻松松就钓了上来,然后送给了我,让我回家美美地一鱼三吃。现在回想起来,有一种历史悄悄从我身边走过的感觉……

  
【愚直凡将②】

  
说出“乃木作为军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杰出的才能”这句话,是有历史原因的。在明治的军事史上,乃木希典和儿玉源太郎都占有极其重要的一页……如果不是后者英年早逝,成就和名望当在前者之上。

  
儿玉源太郎(1852~1906),出生在长州(现山口县)的中级武士家庭,16岁参加了箱馆战争后加入陆军,历经佐贺之乱、神风连之乱、西南战争。1898年46岁任台湾总督,期间担任第四次伊藤博文内阁的陆军大臣。日俄战争任满洲军总参谋长,攻克旅顺口的实际操盘手。之后任陆军总参谋长,与桂太郎、川上操六并称明治陆军三杰。作为南满铁道的创立者,1906年7月就任南满铁道创立委员会委员长10天后,脑溢血急逝,春秋54岁。

  


  


  
《知将儿玉源太郎——名补佐的生涯》,生出寿(著),光人社新装版,1996。

  


  
1876年,神风连之乱,27岁的准参谋儿玉源太郎果断出兵,一天之内将叛乱镇压,事后得到坊间的高度评价,“一气果断”的勇将从此扬名天下,为今后“明治第一智将”的美誉打下了基石。另外一方,连队长乃木希典却迟迟按兵不动,贻误了战机——“果断勇将儿玉源太郎”和“愚直凡将乃木希典”成为鲜明的对比,赞美儿玉、非难乃木的声音此起彼伏……

  
特别是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旅顺要塞的攻防,儿玉和乃木的战略战术泾渭分明:乃木正面突破的人海肉弹战术导致第三军持续苦战,伤亡重大。对此,以总参谋长身份抵达旅顺的儿玉,经过分析研究,立即提议改变攻击方案,部队重新编制,出兵夺取要塞后方的203高地,占据制高点,重炮侍候……儿玉的建议被军部采纳,四天之后,旅顺口就被拿下——事后,在“乃木军事无能”的争论中,“愚将乃木”的名声更是路人皆知。尽管整个军事方案最后都是军部拍板决定的,尽管现在看来,当时的军部对于敌方要塞的评价过低,武器和弹药的供给也不充分,但是,乃木和儿玉相比,军事才能的高低还是可以分出上下的。

  


  


  


  


  
图片说明:1980年拍摄的电影《二百三高地》,仲代达矢饰演乃木希典,丹波哲浪的儿玉源太郎,森繁久弥的伊藤博文,三船敏郎的明治天皇……豪华阵容,费时三年,超级大作,超级人气,掀起了各电影公司拍摄战争电影巨作的浪潮——当时,除了主演仲代达矢,宣传广告为了另外三个大牌明星的排名先后,费劲了脑筋。

  


  
蛇足:乃木和儿玉都是长州出身,乃木大儿玉3岁。不管别人怎么说,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儿玉非常敬重乃木,维护乃木,曾经为乃木辩护说:“没有乃木,就不可能拿下旅顺。”而在儿玉葬礼之际,天降暴雨,滂沱中乃木扶棺而行的身影也让世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本是书生③】

  
乃木的老家和儿玉一样,也是山口县,江户时代那会儿叫“长州藩”——长州藩和萨摩藩(现鹿儿岛,西乡隆盛的老家)是讨幕运动的中心,明治维新的发祥地。明治政府的领袖木户孝允、大村益次郎、伊藤博文、井上馨、山县有朋等都来自“长州藩”——不过,乃木出生在东京的六本木,至今六本木Hills里还竖着一块“乃木大将生诞之地”的石碑。

  


  


  


  
乃木出生于1849年,幼名叫“无人”(なきと),因为体质虚弱、羸弱,连带着性格脆弱、软弱,一被欺负就会哭,越哭就越被欺负,结果被小同伴们取了个谐音的外号,叫“泣人”(发音也是“なきと”)。乃木的父母性格异常严厉,回家哭诉从没有得到过好脸看——昭和初期的日本国定教科书有这样一则故事:一次,7岁的乃木说了一声“好冷呀”,爸爸听到后说道:“好,既然那么冷,就让你暖和暖和吧。”边说边把乃木拉到井边,一桶冷水从头浇下来……这种可以媲美“二十四孝”的变态教育,同为儒家的传统,日本由于“武士道”的介入,结果就和中国有了本质的区分。

  


  


  


  
15岁的时候,立志成为学者而不当武士的乃木,为反抗专制的父亲,从下关徒步跋涉70公里独自跑到山口县的荻,那是乃木的弟弟希次的养父玉木文之进的家——玉木文之进是教育家、山鹿流兵学者,也是吉田松阴的叔叔,更是松下村塾的创立者。对于不喜欢武艺而热衷礼仪、文法的乃木,玉木文之进给予了充分的理解,没有强制性地扼杀乃木的兴趣。为了实现乃木的志愿,玉木文之进送乃木进了著名的藩校“明伦馆”的文学寮——玉木文之进一家人的温存、温暖、温厚,让乃木在成人后,也没有丢掉手中的笔。

  


  


  
【弃笔从戎④】

  
1868年,19岁的乃木奉藩命弃笔从戎,21岁担任陆军练兵教官,22岁时被黑田清隆破格推举为陆军少佐——当时,30岁能够当上少佐都是快的。在表现平平地参加了几次平乱之后,乃木开启了人生的自杀之旅:在参加平定西乡隆盛的西南战争中的一次战役中,乃木的连队大败不说,连明治天皇所赐的队旗居然都被萨摩军夺走……乃木在给总指挥山县有朋写了《待罪书》之后,数次试图引咎自杀谢罪,其中一次被儿玉源太郎夺下军刀——军旗被夺的耻辱成为乃木一生的十字架,厌世情结如同肿瘤,癌变在乃木思想的细胞中。

  


  


  
描绘西南战争的浮世绘《鹿儿岛暴徒出阵图》,月冈芳年,1877年。

  


  
如前所述,旅顺攻略战,第三军司令官的乃木的指挥不尽人意,恶评如潮……投入兵力15万,几次总攻皆以失败告终,死伤6万,战死者1万5千……不过,伴随着两个儿子的为国捐躯,改变了世间的风评。身为司令的乃木希典在阵前指挥,26岁的大儿子胜典身先士卒,前线战死,令人感叹。半年后,司令的第二个儿子,24岁的保典也捐躯在同一个战场,则令人感慨了,因为司令就两个儿子。从批判到感动,乃木博得了极大的同情,乃至下面这首歌谣流行在战后的民间:“死一个儿子就别哭了,那边还有死了两个的呢……”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新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