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四十八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12-27 22:32:04 阅读人次:779 回复数:0)

  【日本点滴·下田歌子①】

  
能够成为皇后的“分身”,代表皇后说话的,古今中外,没有几个人。

  
下田歌子做到了。

  
下田歌子还做到的,就是从一介普通武家的女儿,被命名为“日本第一女人”,被名称为“明治的紫式部”。

  
可能,你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不要紧,现在好多好多日本人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尽管已经有不少书写过她,比如:

  
《下田歌子传》,西尾丰作著,咬菜塾,1936

  
《下田歌子回想录》,平尾寿子著,山阳堂,1942

  
《下田歌子先生传》,故下田校長先生传记编辑所,1943

  
《花之岚——明治的女帝·下田歌子的爱和野望》,志茂田景树著,PHP研究所 1984

  
《皇家的淑女》,林真理子著,新潮社,1990

  
《妖杰——下田歌子》,南条范夫著,讲谈社,1994

  
《妖妇下田歌子》,風媒社,1999

  
《妖妇的传说》,三好彻著,实业之日本社,2000

  


  


  
《花之岚——明治的女帝·下田歌子的爱和野望》,志茂田景树著,PHP研究所 1984

  


  


  
《妖妇下田歌子》,風媒社,1999

  


  


  
《皇家的淑女》,林真理子著,新潮社,1990

  


  
【日本点滴·下田歌子②】

  
1854年,距今166年前,也就是在我五辈之前,中国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和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之间,小下田出生在岐阜。爷爷是儒者,爸爸是勤王派藩士。有了这个家庭,家教自然不在话下。问题是,小小下田,太过出色,不到5岁半,听到“樱田门外之变”事件的发生后,写下俳句“樱田,残留在记忆,今日之雪。”6岁汉诗,7岁和歌,不到10岁,学习《二十四孝》,为了蚊子不咬双亲,自己裸身屋外招呼蚊子来关照——神童和神话,不仅在书本里,也在现实中。

  
明治了,就好比解放了——光复了也可以——新政府需要人才,于是把小下田的爷爷和爸爸招到东京来做事情。16、7岁的小下田跟随上京,在穿越国境的时候——当时日本把自己的家乡都叫“国”,所以离开家乡就是出国,越过家乡的边界,就是国境跨越——那是一座叫“三国山”的山,爬到最高处,小下田诗兴大发,当场吟唱出一句:“衣锦披在身,再翻三国山。”

  
看出来了吧,这小丫头绝非池中之物……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

  
小小少女,志向高渺,眼望山下真美妙……

  


  


  
三国山顶上的“衣锦”之歌碑

  


  


  
【日本点滴·下田歌子③】

  
造化弄人,是说命运捉弄人,你左右不了世界而被世界左右。当然,这大多说的都是没有成功的有名人,比如一些反贼、枭雄。而如我辈,在“造化弄人”的“人”的面前,根本就不是“人”,因为造化才不会去捉弄你我。

  
反过来,时势造英雄——这句话出自和梁启超一个办公室里眉来眼去的“岭南羽衣女士”之口,她在小说《东欧女豪杰》里有句名言:“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后来梁启超在《李鸿章传》里厚着脸皮抄袭:“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

  
1872年,下田18岁,造化开始弄人。时逢西乡隆盛断然实施宫中改革,以前只能从皇亲国戚里挑选的女官,现在也可以从武家的女儿中选拔了。时势造英雌,下田歌子幸运地被选入宫中任职女官,尽管职位是在最底层。武家的孩子从小就懂得礼仪作法,儒学者的祖父又教授了学识,培养了和歌的才能。一次宫中和歌会,小下田一首《春月》,感动了皇后的心,命其再做一首,随口而出的《春宵》,则让皇后的心跳快赶上了当初被皇上选中后上了皇榻时的冲动,血压直线飙升,从感动一下子窜到激动,“太棒了,春宵的模样能这么生动表现,这和歌做的好,你干脆就叫‘歌子’吧?”

  


  


  


  
明治天皇的老婆贞明皇后(昭和天皇的妈)对下田歌子格外恩宠。

  


  
有特殊地位的人物是不是都喜欢窜改别人女孩子家的名字?这皇后的改名女官是宠爱,那伊藤博文的改名艺妓是情爱,而天安门城楼上的改名女红卫兵则明显棋高一着,是搏爱——搏击的搏。

  


  


  
【日本点滴·下田歌子④】

  
被赐名的“歌子”,开始在宫廷里教授和歌,而她自身的规范性礼仪作法,也得到大家的认可,进而效仿。从此,下田歌子在皇后宠爱的沐浴下,华丽变身,由乡下武家的小丫头蜕变为宫中翩跹的彩蝶,展翅欲翻飞,风动宫内外。才能和容姿兼备的歌子,获得了“明治的紫式部”的美誉。

  
这段时期,从欧美考察回来的伊藤博文,施展本领,上蹿下跳,左踢右打,在明治政府里爬上了内务卿的交椅。有资料显示,1878年左右,伊藤博文就看出下田歌子有“政治的效用”。而到了1884年,伊藤博文兼任宫内卿的时候,学习院独立,华族女校发足,又是伊藤博文建议,让下田歌子去学习院当部长。(参见前田爱《樋口一叶的世界·下田歌子》,平凡社1978)

  


  


  
下田歌子

  


  
这一时期的歌子,风情与才华齐飞,春潮共朝霞一色,美艳不可方物。青涩稚嫩的列车已经穿越成熟的隧道,一路飞奔,驰骋向圆熟的巅峰——飘逸在车头上方那缭绕逶迤的烟雾,如同她吐纳出的芬芳,笼罩氤氲在远远近近……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五十·妖妇的传说 
    日本点滴之四十九·婚后的觉醒 
    日本点滴之四十八 
    日本点滴之四十七 
    日本点滴之四十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