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三十七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10-23 19:54:31 阅读人次:1329 回复数:1)

  【日本点滴·编辑14】

  
见城在和石原慎太郎交往中,“杀手锏”不止是背诵整篇小说——他一直准备了三张“杀手卡”。

  
第一张“杀手卡”是“弟弟”——石原慎太郎的弟弟,就是那个被誉为“国民大明星”的石原裕次郎。如果有人问,日本最出名的俩兄弟是谁的话,那非石原慎太郎和石原裕次郎莫属。

  
石原裕次郎,演员、歌手、主持人、模特、实业家,1934~1987,因肝癌去世,享年52岁。

  


  


  
石原裕次郎

  


  
现在的人们可能不知道裕次郎是何等人物,而在当时,你或许不知道总理大臣是谁,而“裕次郎”三个字,日本列岛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2000年日本《电影旬报》举办民意调查,排名20世纪日本代表性演员,男性第一位是三船敏郎,第二位就是石原裕次郎,高仓健排在第四位,渥美清(寅次郎)是第九位。

  
2009年,裕次郎23回忌日周年祭奠活动,组委会宣布免费赠送纪念品5万瓶特制烧酒“一刻者”,全国应征人数多达70万人以上——由此也可见窥见“裕次郎”非同凡响的影响力。

  


  


  
图片说明:2009年石原裕次郎23回忌日周年祭奠限定品,本格芋烧酎 “一刻者”原酒,酒精38% ,720ml。

  


  


  
身为获得“芥川奖”作家的哥哥,迄今为止,还没有写过“私小说”,更没有写过弟弟。如果,这个血亲的哥哥能够写弟弟的话,对于任何一家出版社来说,那都是昨晚梦里娶到的媳妇现实成今晚花烛洞房里的新娘。

  


  


  
石原慎太郎(左)获得芥川奖时和弟弟裕次郎的合影。

  


  
问题在于,什么时机拿出这张“杀手卡”?见城一直在寻找,就像色鬼寻芳一样。

  
当石原慎太郎现身“幻冬社”,说出“我听你的”这句话时,见城知道,此刻,就是此刻,时机到了。毫不犹豫,见城当场向石原慎太郎请求道:“请将石原裕次郎的生涯写成小说。”说完,见城担心地看着石原慎太郎,不知道他的回答是什么。

  
没有想到,石原慎太郎的脸上没有一丝不快,“我也一直惦记着裕次郎的事情,总想找个时间写出来,也做了笔记。既然你小子这样说了,我写。”

  
就这样,石原慎太郎的《弟弟》,成为继唐沢寿明的自传《两个人》之后,幻冬社第二本销量超过100万册的作品。

  


  


  


  


  
【日本点滴·编辑15】

  
第二张“杀手卡”是“政治”。石原慎太郎,既是文学家,也是政治家。文学是观念中的世界,是极端。而政治则是现实的世界,是妥协——两者的区别不言而喻。按照见城的理解,石原慎太郎进入政治的世界,就是要从“少年”成为“男人”,从“孩子”成为“父亲”,从“王子”成为“王”。这个成熟的过程,就是对现实认知和选择的过程。少年有希望,孩子有梦想,王子有理想,但是,少年成长为男人,就必须在挫折和伤害中一次次站立起来。父亲如果只知道去追求理想和梦想,恐怕连自己的现实的生活都不能维持,更不要说去养育儿女。

  
从这个角度,石原慎太郎是文学出政治的“恶”和“残酷”的不二人选。

  
2016年,全日本畅销书第一位,就是幻冬社出版的石原慎太郎的小说《天才》,销售量是92万册。

  


  


  


  
见城对这部小说的贡献还有一个,那就是,他让反“田中派”的急先锋石原慎太郎以第一人称,从田中角荣的视点来创作,写出了一个在把握人心和使用金钱方面都堪称天才的田中角荣。

  


  


  
【日本点滴·编辑16】

  
第三张“杀手卡”是“老”。23岁的石原慎太郎,以处女作《太阳的季节》闪亮登上文坛,一世风靡,反叛的“太阳族”由此而生。从作品的题名上,就可以感受到青春炽烈的火焰在烤炙跃动的生命。然而,时间无情,白发苍然,皱纹条条,一泡尿分了好几叉不说还嘀嘀嗒嗒湿了双脚,啥都忘得找也找不到……已经气息奄奄在黄昏的石原慎太郎,如果再写一本《老残》该有多好……见城对石原慎太郎建议道。

  
“我还没老呢,什么老残不老残的……”石原慎太郎发火道。

  
“那好,这样,请您就写写现在的心境吧。”

  
石原还真听见城的话,时隔《太阳的季节》发表将近50年,一本名为《老了才是人生》的随笔于2002年由幻冬社出版,发行超过百万部——写作这本书时,石原慎太郎69岁。

  


  


  


  
今年,已经88岁的石原慎太郎在回顾这本书的时候,这样述怀:“一个70岁还不到的男人,居然去写作包含‘老’在内的人生感悟,只能说那是不知好歹的僭越。”

  
不知道石原慎太郎现在还能不能再写一本?

  


  
【日本点滴·编辑17】

  
最后一滴,回到小儿子身上。

  
《读书开出一片荒》这本书是2018年6月出版的,当时儿子还不到16岁。

  
即便是17、18岁,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买这本书看。

  
在书里,他划了两次道道,还在一个道道边上做了眉批。

  
我把他划道道的文字和眉批翻译出来,试图理解一下。

  
P113——

  
“在作家用逸出常轨的想象力构建的世界里,希望你能寻找到可以共感的美意识。”

  
这句话边上,还有一句眉批:“所以我读书。”

  


  


  


  
P127——

  
“由于表现的结果就是自我救赎,所以,如果没有自我救赎的必要,活在不痛不痒、半途而废的人生中的家伙,是不可能产生出类拔萃的表现力的。折中,不可能产生任何东西。想象力只会在这种人的头脑中产生——不是极端在这头,就是极端在那头。”

  


  


  


  
在小儿子15岁成为职业棋手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一颗卫星已经升空并进入了自己的轨道,我还能做的,就是不做声地黙黙地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

  
上个月,小儿子19岁了。去年18岁生日,他自己一个人过的,是在骑自行车从东京前往北海道的跋涉中。今年的生日,也是在旅途中……希望明年8月他20岁的时候,我能够醉在他身边。(完)

  


  


  


  


  




 回复[1]:  采夫 (2020-10-23 22:51:35)  
 
  今晚气温骤降,倒了一杯威士忌,边喝边读,忽听户外蛙鸣:龙爷好文章,黑白兄文章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四十四 新 
    日本点滴之四十三 
    日本点滴之四十二 
    日本点滴之四十一 
    日本点滴之四十 
    日本点滴之三十九 
    日本点滴之三十八 
    日本点滴之三十七 
    日本点滴之三十六 
    日本点滴之三十五 
    日本点滴之三十四 
    日本点滴之三十三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