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三十三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10-05 11:24:55 阅读人次:546 回复数:0)

  【日本点滴·憧憬①】

  
喝着酒,读着书,看到一段,开心高兴莫名……两位业界的大腕,让我憧憬。

  
出生于1941年的岛地胜彦,今年79岁。青山大学毕业后,入职集英社。曾经担任过日语版《周刊·花花公子》、《PLAYBOY》(月刊)、《Bart》等杂志的主编。1982年任职《周刊·花花公子》主编后,杂志在他手里发行部数超过了100万册,一跃成为日本出版界著名的总编——这还先不提他在当小编的时候,是如何发掘柴田炼三郎、今东光、开高健等作家的。

  


  


  
岛地胜彦

  


  
几年前,2014年,岛地胜彦和著名官能小说家、SM的大御所馆淳一搞了一个座谈。

  
馆淳一,我读他的书不知凡几——但我还真不知道他和岛地胜彦是哥们。

  
今年77岁的馆淳一,第一次写SM小说,那是50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心里没有底,就请岛地胜彦看看提意见。但是,岛地对这类小说既没有知识也没有兴趣,于是就转请相熟的SM大作家蘭光生批评指教。没有想到蘭光生非常欣赏,把这篇作品介绍到了SM杂志发表,成就了馆淳一的处女作。

  


  


  
馆淳一

  


  
过了一阵子,馆淳一给岛地胜彦寄来了单行本。岛地读了一遍,醉心于文章的流利,沉浸于情节的色情,借用岛地的原话:“实话实说,不知不觉之间,发现自己居然硬了。”

  
不过,岛地胜彦非常理性,他的回忆很有趣:“对于读好朋友的黄色小说还勃起这件事,自己抱有深深地厌恶感……就好像窥视父母的性生活似的,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袭击……从此,我再也没有读过任何一本馆淳一的小说。不过,他的才能被世间认可,没有多久就成为了SM小说界的大家。”

  


  


  
【日本点滴·憧憬②】

  
当初集英社招人,有1500人来面试,最后只有9个人合格,其中就有这哥俩。岛地胜彦分配在《周刊花花公子》,馆淳一分配在《周刊明星》。只不过,馆淳一干了四年就辞职写色情小说去了。

  


  


  
图片说明:《花花公子》日文版于1990年5月号刊载了“不动产王”特朗普专访,内容不仅长达9页,且装饰了封面。据说,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安倍让幕僚马上找来这期杂志进行研究……

  


  
岛地胜彦继续回忆:“到目前为止,馆淳一帮了我很多,举一个例子,《周刊·花花公子》,能够发行100万册,可以说都是拜馆淳一所赐,他是原动力呀。那时,馆淳一的专栏太人气了,他其实就是杂志《周刊·花花公子》的主持人。他的专栏太牛了,太出色了。刊头女明星的照片,这周可能卖得好,下周就不知道了。而每周每周来买杂志的,说到底还是喜欢杂志里的文字、文章。馆淳一的文章好像就是毒品,让人上瘾——如果读者没有‘下周还想看’的中毒症,杂志是卖不出去的。更牛逼的是,馆淳一在杂志专栏里,根本就没有署名,而他的文章却成为话题,我们奢侈的好像有点过分……”

  


  


  


  
【日本点滴·憧憬③】

  
馆淳一,到目前为止,SM小说应该写作、出版了200本了吧……我读过几本?等我去翻一下藏在壁橱里的纸箱子……

  


  


  
馆淳一的部分作品

  
带着羡慕嫉妒恨,岛地胜彦接着说道:“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新宿伊势丹,我在自己开设的酒吧里喝酒,一个妙龄女郎走到我面前,和我搭讪,聊起天来:‘听说岛地先生和馆淳一先生是好朋友……’你看看,在我的地界儿,你跟我聊馆淳一干嘛?!聊着聊着,我突然感觉到,馆淳一这家伙的粉丝里,女性也很多嘛……我一边脑海里想象着馆淳一的屁股被啪啪的打,一边使劲盯着这个漂亮女人……”

  
妙呀,妙。文坛上,有这样的逸话,好不开心。(希望有哪一天,有位半老徐娘找到骏骏:“听说你跟黑白子是哥们儿……”)

  


  
【日本点滴·憧憬④】

  
馆淳一在一篇文章里回忆蘭光生(1933~1991)时,这样写道:蘭光生先生是我的大前辈,在成为SM作家的道路上,先生给了我莫大的帮助,我是称呼他“师匠”的。他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绝交”,因为性格激烈,爱憎分明,屁大点事情就突然提出跟对方“绝交”——在他生前,我就被“破门除名”了好几回,等于绝交。不过,用不了多久,他又会恢复邦交,跟你和好如初。

  
馆淳一回忆道:有一次,一个很稔熟的编辑S君,在跟我聊天时说,蘭光生先生跟他“绝交”了。我问是什么理由?S君说,有一天,他去蘭光生先生家取稿,敲门没人应答,推了推,门应推而开。进到室内,就见蘭光生穿着浴衣盘腿坐在桌子前,一只手在档部前后忙乎着,一脸梦中天堂状……就是说,S君撞见了蘭光生先生在自摸。

  
蘭光生一直对朋友吹嘘说,自己是多么精力旺盛,公开宣称自己是“自摸派”,一天可以自撸几回的主儿。特别是在创作中,性奋起来,不撸出来就写不出来……用蘭光生自己的话说,“文章是沾着精液写出来的。”

  
不过,说归说,痴态被撞破总是难堪,俩人如同速冻的活鱼,僵在那里动也不动……无我中的蘭光生先生没有注意到有人来访,于是只好用恼羞成怒来掩饰,一声怒喝打破了凝固,“滚出去!绝交!!!”

  
“您自摸没有问题,但好歹锁上门呀……”S君无限委屈地向馆淳一倾诉道。

  
半年后,蘭光生先生主动和S君和解了。

  
馆淳一深情一往地说道:“蘭光生先生去世快三十年了,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了……师匠,在天国您是不是也在自摸?”

  


  
【日本点滴·憧憬⑤】

  


  
岛地胜彦(左)与馆淳一

  


  
最后再说个趣话:这哥俩都是大结巴,口吃得紧,日语叫“吃音”,把声音吃了下去……回想起当年集英社聘用他俩,9个人里两个结巴,怎么去采访,真是不可思议。

  
岛地胜彦如是说:同性恋在一瞬间能够认出彼此,其实结巴也差不多。记得当时集英社面试的时候,我一看,一分钟,我就知道馆淳一这小子是结巴。

  
馆淳一接话道:“我是一秒。”

  
岛地胜彦当场傻了眼,为了掩饰窘迫,岛地讲了一个笑话:

  
苦于结巴的男人到医院去看病,希望得到治疗。

  
大夫诊断后说道:你结巴的原因,是因为鸡巴太大了,导致说话的时候舌头被抻,引起生理痉挛,结果就是发音不顺。所以,需要给你的下面做手术,让你的鸡巴小一些。

  
手术后,男人的结巴被治好了,说话流利得像吃了黄豆的肚子再喝些凉水之后,连环子母鸳鸯屁噼哩噗噜一串一串的不打磕碰儿。然而,情人们不愿意了,怨言多的跟夏季隅田川的烟花一样,铺天盖地……

  
男人没辙了,回到医院找到大夫,“拜托您了,麻烦再请手术一下把我复原吧。”

  
大夫回答道:“没……没……没……戏。”(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三十七 
    日本点滴之三十六 
    日本点滴之三十五 
    日本点滴之三十四 
    日本点滴之三十三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