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十九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7-18 14:46:53 阅读人次:1581 回复数:14)

  【日本点滴·雪隐】

  
日语里有一句谚语,就三个单词:酒·めし·雪隠——翻译成中文就是“酒、饭、厕所”。谚语的意思是说,主妇款待朋友或客人的时候,有三个心得,那就是,第一,要有好酒;第二,要有好料理;第三,要有干净的厕所。也就是说,好吃好喝之后最重要的就是拉撒要舒心、舒坦、舒适。

  
“雪隐”这个词,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跟禅宗有关。但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都已经是死语了。其由来,一说是,浙江雪宝山的禅师打扫厕所;又一说,不是浙江而是福建福州的一个叫雪峰义存的禅师;还有一说,宋代名僧雪窦明觉在杭州灵隐寺打扫厕所,嗅着屎尿味,三年觉悟得道,于是取其名字里的“雪”和灵隐寺的“隐”……总之,给我的感觉就是,各地的和尚借着漫天大雪,趁机隐去腌臜……

  
二千三百多年前的一天,有个叫东郭子的问庄子,你说的“道”,到底在哪里?庄子回答说,你想在哪儿就在哪儿,无所不在。东郭子追问,你别糊弄我,给个具体的说法。庄子说道:你且听仔细,我来告诉你,道,在拉拉蛄、蚂蚁身上,在野草之间,在破砖烂瓦缝隙里,在你我的屎尿中。东郭子没敢再吱声,估计是被这逼格恶心住了。

  
《庄子·外篇·知北游》里的这则有名的“道在屎溺”,连同后世的“佛是干屎撅”,是不是在启发我们,只有历经消化之后才能味道十足地得道成佛?

  
在一本名为《少年少女鸠翁道话》的书里,看到一则故事,“贷雪隐”,挺好玩,记下来一乐。

  


  


  


  
每年三月底四月初,樱花盛开。京都岚山的御室樱是“花见”的名所,赏花者众多。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名流巨贾,普通百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多盛装前往,不是过节,胜似过节。

  
那些大人物的妻女、商家的情人以及游女、艺妓,都像是要和缤纷的樱花比个高低似的,涂脂抹粉,顾盼生辉,和服在身,招展花枝……饰了花见的路,也养了路人的眼。

  
从京都城里到岚山,一个花见,几乎要一天的时间。这样一来,大小便的需求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烦恼。有人打算躲到深一些的林子里去,听着云雀的啁啾江河日下一泻千厘……可是,和服容易被树枝刮坏不说,写字怕描,拉屎怕瞧,万一方便时被人看到,岂不大不方便。没有办法,憋着通红的脸,跑到当地的农家,“实在不好意思,请问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农家人实在,连声说没有问题,赶紧把客人带到后门……生活在京都的城里女人,那里会知道乡下的厕所是什么样?她们在被屎尿憋坏之前,几乎先被味道熏死……

  
观察到这个现象,一个叫“六郎兵卫”的家伙脑子活泛了一下,“即为了大家方便,也为了自家的农田,还可以挣钱,一举三得,舍我其谁?”

  
于是,六郎兵卫开始行动,半天加一晚,大路边上建造出一个干净又漂亮的厕所。备好清洗的水缸、水舀子,六郎兵卫在厕所的柱子上贴上了招牌,“贷雪隐一次三文”,并在招牌下放了一个装钱的竹筒。

  


  


  
贷雪隐一次三文

  


  


  
这一举措,抓住了商机,方便了行人,肥沃了田地,盈利了自家……一次三文钱,虽然不多,但是架不住花见的人多,六郎兵卫要做的,就是时不时屁颠颠地将满盈的肥桶和竹筒腾空……屎尿臭和铜臭的交织,构成了欢乐的音符,奏鸣在六郎兵卫的心里,回荡在乡村的小路上……

  
“雪隐成金”的臭香臭香的味道,让六郎兵卫的一个叫“杢十”的邻居的喉结一个劲儿地蠕动,口水不断地往喉咙里倒灌。羡慕嫉妒恨的结果是,他决定做一个“完胜”六郎兵卫的厕所。

  
杢十仿造京都茶道的厕所的样子,且从京都请来“大工”(木匠、建筑工人),采用最高级的木材,四根粗粗的原木,外包芦苇,天井和茶室一样是“蒲天井”,窗户也和茶室一样是“下地窗”,脚踏板是榉木的如轮杢,“睾隐”(以前和式蹲坑便器前部的半圆形挡板)居然用的是萨摩杉。踏脱石(玄关处进屋脱鞋的石台)是装饰京都寺院的著名的鞍马石,洗手的水钵由和歌山的名岩“桥杭岩”制作而成,四周青竹环绕,举目花圃在在。

  
看着忙绿的杢十,他老婆问道:“你这做的是什么东东?”

  
杢十回答道:“厕所。”

  
老婆:“厕所?!那里是厕所,简直像宫殿。”

  
杢十:“老婆,京都茶室的厕所就是这样,皇亲国戚、达官贵人的屁股们珍贵着呢……”

  
老婆:“人家六郎兵卫不是已经盖了厕所了吗?”

  
“老婆,你就等着收钱吧。”

  
“那敢情好?人家六郎兵卫一次三文,你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准备要几文?”

  
杢十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一次八文。”

  
“你没事儿吧?发烧说胡话呢?一次八文?京都茶室再牛逼,也不过是个拉屎撒尿的地方,三文已经够贵的了,你还翻了不止一番……”

  
“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卵……” 杢十骂了老婆一句后,出门又奔京都去了。

  
这次,杢十是请京都寺庙的和尚写看板招牌,“贷雪隐一次八文”,厕所正式开业。

  
然而,门外只有过客,没有人进来光顾。

  
“我说了吧,到底是谁见识短?花了那么多钱,看你怎么收拾?”老婆的叨叨让杢十更加坐立不安。

  
怎么办?杢十思想了半天,终于有了答案。就听他对老婆说:“山人自有妙计,你着哪门子急。明天我去营业,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咱家上厕所的。你一早起来,把中午的便当给我准备好。”

  
第二天一早,吃完茶泡饭,带着老婆的便当,杢十出门营业去了。临行前,杢十对老婆说道:“你要当心,会有很多人来上厕所,记着及时把屎尿舀出去。我走了。”

  
一脸不可思议的老婆在家里百思不得其解,营业?营什么业?总不成去强拉硬拽吧?

  
突然,听到外面一声清脆的声响,那不是丢钱到钱筒的声音吗?老婆急忙看去,只见到闪进厕所门里的一个背影……再拿起钱筒看了看,八文钱,一个子儿都不少。

  
更绝的是,让老婆吃惊的功夫都没有,前面的客人出恭未完还没出来,新来的客人已经在恭候。揉了揉眼睛,看了看仔细,没错,开始排队了。

  
络绎不绝的客人忙坏了老婆,找来肥桶,舀出屎尿,挑到田里去施肥。

  
就这样,一天下来,客人不知凡几,都是八文,肥桶整整舀出了五桶。

  
天擦黑了,忙完了厕所的老婆,满怀欣喜地又开始忙厨房。备好了菜,温上了酒,“这业营的,我家老公太牛逼了,整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他。”

  
终于,杢十回来了,脚步踉跄。进门第一句话,嗓子枯哑地问老婆:“怎么样,有客人吗?”

  
“告诉你吧,客人五肥桶。对了,老公,你是怎么营业的?看你累的样子,总不会是到京都一家一家敲门劝诱吧?”

  
“我有那么傻吗?!一早出了家门,我就花了三文钱,钻进邻居六郎兵卫的厕所,拴上了门。但凡有客人来,我就用咳嗽提醒里面有人。这样,憋不住的客人不就都到咱家来了。不过,一天咳嗽下来,这嗓子是惨了。更惨的是,蹲了一天,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最难忍受的,就是中午的便当,要就着屎尿味吃……这个春日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边说,杢十边捶着自己的腰。

  


  


  
【日本点滴·行水①】

  
在现代汉语里,“行水”是死语,现在没有人用。先秦的《周工·考工记序》有曰:“作车以行陆,作舟以行水。”这里的“行水”,就是行于水上的意思。行水再一个古意,就是水流,使水流通。

  
在日语里,“行水”最初是佛教用语,在举行佛事的时候,要事先洗净身体,这叫“行水”。经过多年的演变,现在到日本寺庙拜佛的时候,入门不远处会有一个水槽,有小水舀,让来客净手漱口,也叫“行水”。

  
在日常生活中,“行水”则是指一种洗澡的方式,就是用小木盆或舀子等可以盛水、㧟水的容器,从浴漕或大木桶里舀出、㧟出热水清洗身体,从头到脚浇下……一盆接一盆,爽快非常。很多温泉汤,在大浴池前的某处,也会有一处地方温泉汪汪,摆着个舀子,让你在泡温泉之前先冲洗一下该冲洗的地方,这也叫“行水”。某种角度上讲,“行水”可以和“泡澡”相对。行水快,泡澡慢,特别是夏天,本来就是一身汗,如果再泡澡,出来后就是汗中汗,得不偿失。因此,很多人就简简单单冲一下,这也是“行水”。日语里有句话叫“乌鸦行水”,指的是沐浴时间短,像乌鸦一样沾沾水就完事,一二三买单——有小学生造句这样说:爸爸明明是乌鸦行水,却喜欢泡混浴温泉。

  
江户时代的作家井原西鹤在《好色一代男》里,描写了这样一段情节:夏季猛暑,9岁的主人公世之介,听到隔壁有水声,于是爬到房顶窥视,原来有女人在院子里行水冲凉。为了看仔细,找来望远镜,这一下可好,女人那里是在行水,分明是在自慰,那一身汗水不是因为热,而是耽于兴奋,过度忘我……7岁便识恋爱滋味的世之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对那女人威胁说:我不会把你如此“行水”告诉任何人,条件是今晚8点你偷偷到我的房间来,否则别怪我……不过,世之介经验不足,说到底还是岁数太小,最后还是没有实现梦想,被那女人搪塞过去了。

  


  
世之介用望远镜窥视行水女人。井原西鹤《好色一代男》插图(1682刊)。

  


  


  
1961年,《好色一代男》 被改編拍成電影,男主角世之介由当时歌舞伎名家第八代市川雷藏饰演。

  


  


  
一生遍历女色男色,放荡不羁的世之介,五十四年间,共狎戏女性三千七百四十二人,嬲弄小人(男色)七百二十五人———直接跪了吧,老司机们,这是大神。

  


  


  


  
【日本点滴·行水②】

  
《变态风俗研究》(《変態風俗の研究》田中祐吉 著 大阪屋号書店,1927)一书里,作者田中祐吉在“月经俗称考”一文中,详细考察了“月经”一词在日语中的演变,从中可以看出民俗民风,很是有趣。

  
在中古平安时代的《和名抄》里,日本人把“月经”称为“佐波利”(さはり),源自“障り”(さわり),就是“邪魔”,障碍、妨碍的意思。过了一段时期,又称为“秽”(穢れ、けがれ),月役(つきやく),回(めぐり)等。

  
一个有趣的叫法是“猿猴坊”(えんこうぼう)——从猴子的红屁股联想到人的屁股红,也是脑洞豁然。“猿猴坊红月成”,字面上把这事儿描述得还蛮诗意的,只是此月非彼月,实际上是一部猥亵戏剧的名字。“気の毒さ婚礼の夜におえんなり”,不好意思婚礼之夜来了大姨妈——“おえん”是“猿猴坊”的略语——这好像还真不是一句“不好意思”就能摆平的u

  


  
艳本《绘本开中镜·猿猴坊紅之月成作》,歌川丰国画

  


  


  
从“猿猴坊”的联想开始,赤玉、赤犬、金鱼、红叶……只要能够联系到“红”,几乎都可以用来做形容。

  
从室町时代开始,皇宫里形成一种独特的语言叫“女房词”,就是宫中仕女对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等日常生活中的行为用隐语来说。比如,手无(手なし),就是指来月经。古代人觉得,出经血是不洁净,宫廷里面臭讲究,所以即便明明有手也不好使,经期不能用手触摸任何东西。

  
到了明治时期,出现了“旭旗”、“日の丸”、“大祭日”、“日曜日”等带有幽默色彩的形容。

  
在各地的乡下,直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有“小屋”(コヤ)、“他屋”(タヤ)、“分屋”(ブンヤ)、“限屋”(カキヤ)的说法,意思无非就是,来生理了,不洁净,另外找个地方呆着去。

  
而在明治、昭和的花柳界,则把生理叫“客人”(お客さん)——联想到宾客盈门、宾至如归,我有点想坏坏的笑。

  
而在吉原游郭,艺妓们则把它叫“行水”——猿猴上身了,只能冲冲不能泡了。

  
兜了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这个艺妓“行水”,也够累的。

  
我们中国呢,古代关于月经的叫法也挺多,经水、经事、月期华水、水中金、血信、信水、月使、月漏、月候、天葵、葵水、红潮、红铅等等,几十种总是有的,但是好像都不怎么生动。至于现在人们口中的“大姨妈”,据说是从英文Aunt Flow is visiting过来的,懂英文的给解释解释呗。

  
蛇足:古人的观念里,血和生命是联结在一起的,因为被野兽或其他部族的同类咬伤、打伤,血流不止就会死,即便不死,血腥味也会让猛兽比得到异性的求爱信号还要兴奋。但是,最让古人纳闷的是,为什么女人每月数日的“流血不止”不会死?其中有鬼,绝对邪门。于是就产生出各种月经的禁忌和图腾——在太平洋的一些岛屿上,一直还流传着“用你生理血,祭我胜利刀”的宗教性仪式。而那飘扬在不少国家旗帜上的血染的风采,应该也是自古至今的一种传承(有没有联想到日の丸?)。对于月经,古人应该还有一个纳闷,其实到现在我也纳闷:女人在成年与未成年之间,有着“月经”这一道极其明显的生理界限,而男人却没有——上帝或真主或佛祖,是不是一定要用鲜血来告诉每一个女人,你已经可以生产,你还可以生产,你已经不能生产——这是为什么?难道真是如我这下流的脑子里所想到的,是用血腥味来吸引雄性的注意?

  
记得小的时候,大约13岁左右,我对性早已充满了好奇。那时候要到公众澡堂子去洗澡,所以我就会偷偷观察成年人的鸡巴,研究磋磨自己的和别人的有什么不同,希望找出原装的和使用过的蛛丝马迹……那时,我还不知道,女人有月经一说,遑论处女膜……又扯远了,打住。

  


  


  
在浮世绘里,“行水姿”作为题材,也为画家们所钟爱。这幅美不胜收的“花下行水的女性”浮世绘,是歌川丰国创作于 1800年左右的作品。

  


  


  


  




 回复[1]:  黑白子 (2020-07-18 15:07:05)  
 
  斑竹,有乱码,行水1的第三自然段,——在日常生活中,“行水”则是指一种洗澡的方式,就是用小木盆或舀子等可以盛水、㧟水的容器,从浴漕或大木桶里舀出、㧟出热水清洗身体,从头到脚浇下……乱码的是“㧟”字,kuai,一个左边提手右边一个汇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个电脑不能显示……

 回复[3]: 我一“㧟”就不乱码。 龍昇 (2020-07-18 20:44:54)  
 
  

 回复[4]: 照乱不误 黑白子 (2020-07-18 20:56:20)  
 
  

 回复[5]: 是吗?那你那“杢十”的“杢”字, 龍昇 (2020-07-18 21:04:13)  
 
  是拼音打出来的还是从日文中拷贝过来的?

  
我搜索说它读jie,但却拼不出汉字来。

 回复[6]: 另外还有两处错误 黑白子 (2020-07-18 21:07:53)  
 
  希望一并改正——

  
第一,老婆:“人家六郎兵卫不是已经盖了厕所了吗?”

  
“老婆,你就等着收钱吧。”

  
“那敢情好?人家六郎兵卫一次三文,你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准备要几文?”

  
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一次八文。”

  
——请在最后一行“毫不犹豫”到前面加上“ 杢十”两个字。

  
第二,行水2的第一张图片什么人,多了一个字,“艳本,绘本开中镜子”的“镜子”的“子”请删掉

 回复[7]: 龙爷,复制过来的 黑白子 (2020-07-18 21:11:38)  
 
  

 回复[8]: 两处错误你自己也能改正, 龍昇 (2020-07-18 21:59:56)  
 
  比如增加“ 杢十”两个字,和删掉“镜子”的“子”。

  
我一样不通电脑和鏡规矩,但为修改错别字和丢字垃字,唯一学会一计技。有点絮叨,写在下面:

  
(1)东洋镜首页照片下面有“登录”一行字,填入用户名和秘密后,点击下最右边红色“登录”两字。

  
(2)点击“登录”两字后,点击你須修改的文章名,比如《日本点滴十九》。

  
(3)文题《日本点滴十九》下面,有行写着发表日期的字,最右边有个闪黄光的小十字。点击(4)点击黄色小十字,出现你的原文,即可在上面任意修改和增添删除文字啦,还可以换图片。

  
(5)修改毕,按“提交”即可。

  
注意:

  
提交后,在东洋镜首页照片下面有“登录”一行字中最右边有“退出”两字,点击一下。

  
修改·期限是发表后三日内。

  
你得学一下,不然对不起我费半天劲打这几行字

 回复[10]: 龙爷,我试试 黑白子 (2020-07-18 22:28:50)  
 
  

 回复[11]: 谢龙爷,改好了 黑白子 (2020-07-18 22:38:08)  
 
  

 回复[12]: 龙爷IT功力大涨很牛逼,黑白兄点滴博发大才子 采夫 (2020-07-20 11:40:35)  
 
  

 回复[13]:  科长 (2020-07-21 06:04:13)  
 
  几天没翻墙

  
都改好了么

 回复[14]: 是这个字? 科长 (2020-07-21 06:07:46)  
 
  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二十四 新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