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十七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7-03 19:29:16 阅读人次:1980 回复数:0)

  【日本点滴·春画④】

  
春画,在江户时代(1603~1867)最为流行,随着时期和政策的改变,为了规避封禁、逃避惩罚,春画的名称也像躲避红灯一样穿行在各种“灰色地带”,比如有“偃息图绘”、“痴绘”、“胜绘”、“艳本”、“秘画”、“笑绘”、“枕绘”、“枕草”、“枕草绘”、“秘绘”、“镜绘”、“危绘”等各种叫法——说一千道一万,春画不管叫什么,本质上都是色情绘画,内容以描写男女性戏为主,在现代日语里,统称“H画”。

  
春画,最初是出现在中国古代的医学书里,绘有女性器的图画。最搞笑的是,这些医学书和佛教经典一起传到了日本,在和尚们的世界里被非常珍贵地保存下来,他们学习、观赏、模仿,兴奋得无以名状,仿佛文革时期中学生在家反复偷看《赤脚医生手册》中那页载有女性人体的解刨图……

  
终于,桃山时代,中国明朝的“春宫图”传来,成就了日本春画的原型。这种“春宫图”,是中国宫廷宫女们性苦闷的时候、H的时候的体位描绘之书。日本的大奥们(贵妇)和中国宫女一样,如同渴望雨露滋润的禾苗,都是一直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这种图书让她们得以在漫漫长夜中,学习,模仿,参考,助性于每晚私下偷偷的自慰,打发了时间,充实了自己,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中国古代春宫图——“马震”的历史起码悠久到我们的太奶奶的太奶奶的太奶奶……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日本也终于会画了。江户时代的胜川春章,以“春宫秘戏图卷”为题的春画诞生,贵族、大名、有钱的商人等,纷纷下单订货。从一开始的自慰用,觉得不错,于是发展到赠送——“买的不用,用的不买”好像是我们中国的特色——春画的市场进一步扩大,逐渐博得了上级武士家里的女眷们的人气。豪商和上级武士的女儿们,基本上都是在禁闭的环境下养育长大,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世间男女,遑论性爱的方法和技巧。而一般庶民的孩子,在狭窄的房间里大家睡在一起,跟看默片似的,从小就听着、看着、嗅着父母夜里的奇妙声调、魔幻动作和神秘味道,得不到学习、无师不自通的话,那就反而是反自然了。

  


  
胜川春章《春宫秘戏图卷》

  


  


  
春画不死——今天的年轻日本人把胜川春章的《春宫秘戏图卷》穿在身上。

  


  


  


  
胜川春章(1726~1792)不仅打响了春画的第一枪,同时也是浮世绘美人画的大师,牛逼到葛饰北斋年轻的时候都用“胜川春章”这名字来作画,说胜川春章是葛饰北斋的师傅也不为过。这幅珍藏在出光美术馆的绝品肉笔美人画《美人鉴赏图》,据考证,是胜川春章晚年的绝笔,以江户大佬柳泽吉保的著名的“六义园”为舞台,11个女人,眼花不缭乱,个个有味道,那独特的日本美,浓郁厚重得如同相扑大力士一样,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不能呼吸……

  


  
设想一下当时的一个场景,土豪找到有名的画家定制春画,且提出诸多细节要求,当然价格也是大大的好。为了满足土豪,画家就花钱雇佣男女,按照土豪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各种体位,临摹写生,细致描绘,言传身教,私密的动作成为公开的展示,教育的效果转化成官能的刺激,文化的审美过滤出人性的善恶……这不整个一个日后AV片的滥觞吗?

  
蛇足:胜川春章的一幅《章鱼和海女》(《蛸と海女》),画于1773年。47年后,葛饰北斋向胜川春章致敬,用同一题材也创作了一幅《章鱼和海女》——后面这幅可能是春画里最有名的一幅。巨大的章鱼,年轻的女性肉体,性之神异、神妙、神秘,欢快的音符在蠕动,生命的乐章在荡漾……我就不描述了,自己看吧。

  


  


  


  
胜川春章《章鱼和海女》

  


  


  
葛饰北斋《章鱼和海女》

  


  
再蛇足:日本虐恋文化里,有一个专门用语,叫“触手責め”,中文直译就是“触手责”,喜欢二次元、三次元的朋友一定知道“触手怪”…… 胜川春章和葛饰北斋可能是鼻祖。

  
再再蛇足:160多年后的1981年,导演新藤兼人在《北斋漫画》 的电影里,向前辈大师们致敬,用真人再现了这幅春画,在当时,极具挑战性。

  


  


  


  


  


  


  


  
【日本点滴·春画⑤】

  
浮世绘画师大都画春画,越是大师,画的越多,铃木春信、鸟居清长、喜多川歌磨、葛饰北斋、歌川广重,个个都是春画的高手。现在,推定江户时代遗留下来的春画作品超过1000册。

  
春画大致分为“版本”和“组物”两种,其中“版本”主要是以三册本为主,每册含有大约十幅春画,代表性作品如喜多川歌麿的“吉原青楼年中行事”。而“组物”在原则上是十二幅一组,葛饰北斋的“喜能会之故真通”就是“组物”的代表。因此,统计下来,江户时代创作的春画大约有三万多幅。

  


  


  
喜多川歌麿《吉原青楼年中行事》

  


  


  


  
葛饰北斋《喜能会之故真通》

  


  


  
浮世绘的最高峰是葛饰北斋——春画的最高峰也是葛饰北斋。

  
葛饰北斋有多伟大,我的资格不够去评说。我只知道,德加、马奈、梵高、高更、毕加索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服他,下功夫临摹他。我还知道,1999年,美国《生活》杂志选出的“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日本人里只有葛饰北斋一人入选。

  
反正,看他的《富岳三十六景》等描绘富士山的作品,我就觉得,富士山是为北斋而存在的,而北斋也是为富士山而出生的。

  


  


  
富岳三十六景

  


  
一般所谓的浮世绘,首先是画家画原稿,然后雕刻师在版木上雕刻,接下来是刷色师在纸上刷,这样才能够成为作品。也就是说,一幅作品成为作品,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创造创作。而最原始的故事,又是另外有他人来创作,作家啦、戏作者啦,不一而足。然而,北斋不同,所有的工程都是自己一个人担当,故事自己编,纸上自己画,版上自己雕,色彩自己刷。

  


  


  
1842年北斋82岁时的自画像

  


  


  
北斋的作品,题材宽广,风格多样,到了晚年80岁,依旧春画继续画,快到90岁还生机勃勃,画出磅礴气势的“富士越龙图”。据说,在长叹了一声“老天再给我五年时间,我会画出真正的画”之后,北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享年90岁。

  


  


  
葛饰北斋《富士越龙图》,1849年,落款“九十老人卍笔”,去世前三个月左右的作品,很可能是绝笔。呈几何学的山形,雪灵富士白,山麓绕黑云,北斋化身升天龙,腾云而去……

  


  
北斋的春画,男女的性器几乎和脸一样大,为了突出主题,也为了构图上的比例,人体常常变形,特别是四肢。1816年左右,北斋画了一套题为“浪千鸟”的春画,大判手彩色入,十二枚组物。有好事者,竟然模仿画中男女主人公的各种体位,然后就……抽筋了。比较好玩的是,抽筋的似乎还不止一个两个,虽然没有发展到“社会现象”,却也在川柳中得到反映,好比在朋友圈里传来传去:馬鹿夫婦春画を真似て筋違——傻逼夫妻学春画,一不小心抽了筋。

  


  
北斋《浪千鸟》

  


  


  
【日本点滴·春画⑥】

  
春画的出现,前面说了一些原因,这里再多讲几句。

  
东京地下铁“三越前”车站,地下通道里的墙壁上,有一幅名叫《熙代胜览》的绘卷,宽幅将近17米长,作者不明。原作是1999年在德国发现的,日本桥的这幅是复制过来的。内容呢,是用写实的手法明明白白地再现了1805年江户时代东京日本桥附近(现在日本桥室町1~4丁目)的风景、风俗、风情。88家店铺,占当时登记商家的四分之一;画中人物1671人,其中女性200人;另外,野狗22只,马13匹,牛车4辆,猿猴一只,老鹰两羽——这幅堪比《清明上河图》的历史画卷的发现,让日本人欣喜若狂,不仅比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还要美,更像是秘密警察于无意中抓到了间谍案件的主犯,了解江户文化的内情全靠它了。

  


  
“三越前”车站《熙代胜览》绘卷

  


  
这幅绘卷中的一个数字,犹如犯罪现场的半只丝袜,吊起了专家们的胃口,那就是男女的比例:画中人物1671人,其中女性200人,男女比例是7:1。

  
有数据显示,江户时期,东京的男女比例是5:1。

  
之所以如此比例失调,原因如下:

  
1,当时江户和最初的深圳一样,小渔村一个,开发建设,那都是男人的活儿。

  
2,江户时代,各地的大名要到东京“参勤交代”,其实就在德川家眼皮子下交换着当人质。于是大名们就要在东京购置房产,还要带一大帮子随从武士作保护,不用说,这些“勤番武士”当然都是男性。

  
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个比例,我是觉得,对于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江户男人来说,一生就是个灾难。可以想见,你得多优秀,才能娶上媳妇生儿子传宗接代,激烈的竞争白热化到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和角度。

  
要想出类拔萃抱得美人归,就要在某方面具有超越一般人的能力,或有地位,或有金钱,或有才华,借此可以战胜潜在的对手……“他人就是我的地狱”里的“他人”,不是别人,就是除了我之外的所有男人。

  
如果没有上述的地位、金钱、才华——毕竟很多条件是一般人不具备的——那么,是人就有且不需要成本的一个资源,就看你想不想、肯不肯、会不会开发了:那资源就是你自己的身体。若能在“性事”方面有特长,能够让女人快乐,那你还愁找不到老婆?

  


  


  


  


  


  
江户男人为了女人,开始拼命研究做爱的学问。

  
话说回来,做爱这种事情,跟写文章似的,想写是一回事,肯写是一回事,能写好又是一回事。看上去似乎可以无师自通,实际练上去就会知道英雄气短。怎么办?学呀,日本人最会学。这样,在时代的呼唤下,春画应运而生。

  
通过学习春画里的“色道”,技巧的提高是当然的修行,而更重要的则是要领悟到修心,不管渐悟还是顿悟,灵与肉要融合,在技巧的基础上达到灵魂的飞升,女方身心愉悦后的心诚悦服,马斯克的太空火箭也不能把她从跟你身边拉走——你还发愁没有儿子?

  
明白了吧,说到底,生物学上的“种族繁衍”的本能是春画兴盛的原因之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三十七 新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三十六 
    日本点滴之三十五 
    日本点滴之三十四 
    日本点滴之三十三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