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十二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6-06 21:51:06 阅读人次:1803 回复数:0)

  【日本点滴·艺妓千穗①】

  
田中屋千穂,本名樋田千穗,明治时代东京新桥著名的“田中屋”的妈咪,著有《新桥生活四十年》、《妈咪——千穗自传》、《草红叶》等。千穂的爸爸是大阪律师会的会长樋田保熙,妈妈是大阪著名红灯区北新地的名妓佐藤国。1878年,千穗出生后被樋田家抚养。

  


  


  
作家林房雄在《草红叶·序》里这样介绍到:伴随着父亲的倒产,悲惨凄凉的生活贯穿了千穂的少女时代,家里只能靠卖小点心勉强维持生活。终于如愿嫁给了一个银行家,丈夫却早逝,生离死别,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不下去,只好卖身下海成为艺妓,曾得到过伊藤博文的宠爱,后又成为高峰让吉博士的情人。数年后千穂厌烦了艺妓生活,从良再嫁,却又因为丈夫的不忠,愤而净身离家。从经营旅馆开始,千辛万苦,小姐干到妈咪,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终于成为新桥“田中屋”的老板娘……

  


  


  
田中屋,就是新桥花街上的待合茶室——当初伊藤博文和小梅见面的地方就是茶室。明治时代,泡妞的地方,不是在“待合茶室”,就是在“料亭”,要不然就是“置屋”了,这三种形式统称“三业”,实际上都具有青楼的性质,不仅可以吃喝,也备有寝具。

  


  
【日本点滴·艺妓千穗②】

  
艺妓成千上万,凭什么千穗不仅能够拔得头筹、博得青睐,还扬名立万、出书立传?

  
千穗凭的是文学。

  
千穗回忆说,当初带着吃奶的孩子,从银行家的妻子转身为艺妓,自杀的心都有了。因为当时自己的年龄已经不小,但姐姐和妹妹都是艺妓,自己也不是不可以一试,相比之下,自己唯一的资本就是“文学”。

  


  
田中屋千穂

  


  
田中屋千穂从小喜欢文学。再婚后被丈夫和田助一扫地出门后,千穗暂时寄居在经营饭店兼旅馆的妹妹家里。凑巧的是,樋口一叶、谢野晶子、正冈子规偶尔会来店里吃饭。千穗写道:“我太敬仰子规先生了,他的书我一本不剩全找齐了,全读了。当我听说子规先生病重的时候,我真的好想去看他。”

  
“我的梦想,其实一直是想当小说家。这样说可能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这真是我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对文学的憧憬贯穿了妈咪千穗的一生。实际上,她的小说也曾入选《万朝报》评选作品。她也写短歌,后来还学了俳句。

  
“艺妓的工作我会竭尽全力地去做,但是,我一直想,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一下,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艺妓。这是我的野心。于是我就想到,自己一直喜爱的文学或许可以帮助自己……大家也都知道我是文青,短歌写的虽然不好,被人批评得很惨,但作为自己的特色,我就想把艺妓和文学联系在一起。别人爱说什么就让他去说好了,我就按照自己的路走。”

  
千穗还真做到了,政界、财界、文艺界的名流大佬们,都纷纷拜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试想,歌厅里,坐在你身边的小姐,聊着聊着,跟你聊起了卡夫卡、惠特曼、毕加索、肖邦,深入浅出极有见地,还顺手拿出本杂志来告诉你,上面的这篇散文的作者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傻不傻眼?

  
反正当时那些泡千穗的大佬,比如伊藤博文,很可能就是一边看着杂志上的短歌、俳句,一边拉着作者的手,在心里唱一句:“这个女人不寻常。”

  
黑白子打油赞曰:

  
秦淮八艳集一身,

  
棋琴书画笑语嗔。

  
风流有价诗无价,

  
各路英雄尽称臣。

  


  
【日本点滴·艺妓千穗③】

  
田中屋千穗在《新桥生活40年》“回忆伊藤公”一节里写道:

  
我第一次见到梅子夫人,是伊藤公把我从大阪叫到东京来,是在大矶的“沧浪阁”。我不记得伊藤公是怎么向夫人介绍我的了,只记得夫人对我说:“我家先生公务繁忙,你来了能够给他消乏解累,对他真是再好不过了。我家先生特别喜欢你,你一定要时不时来安慰安慰他。”这真是让我万分恐慌。在沧浪阁和伊藤公一起的时候,我很少见到夫人,她一定是为我们着想,对我这样的年轻人也不失礼数。每次看到我的时候,总是会对我说一声“你辛苦了。”她也常常送给我礼物,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了我一个金雕水仙,至今我都非常小心地收藏着。

  


  
伊藤博文的“沧浪阁”。

  


  
只要我来东京,每晚都住在筑地的家。有时候,伊藤公也会带我去沧浪阁。除了我之外,还会叫上大阪的一个叫“文公”的艺妓。文公的“文”,就是伊藤公从自己的名字“博文”中取的。伊藤公也要给我的名字取个“博”字,我说,万一我做出辱没这个字的事情,那可是万劫不复呀,我不敢接受,赶紧拒绝了。伊藤公也没有生气,笑着对我说:“这就是千穗可爱的地方。”

  
特想知道伊藤博文最后到底把“博”字批发出去没有,查了好久,无果。

  


  
【日本点滴·艺妓千穗④】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女。这话放在樋田家,则要改成“有其奶奶必有其孙女”——樋田千穗有个孙女叫樋田庆子,亭亭玉立之际,奶奶千穗教育她说,“与其和没出息的男人结婚,不如当一流男人的情人。”快7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孙子辈还真乖真听话,是不是奶奶动用了人脉也不好说,孙女樋田庆子不仅去当了情人,还当的是超一流男人的情人。这男人是谁?就是现任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的姥爷岸信介。

  


  
《与其和没出息的男人结婚 不如当一流男人的情人》,樋田庆子著

  


  
岸信介,战败前是东条内阁的国务大臣,1945年战败后是A级战犯,借抗美援朝之机,1952年从“公职追放”中复活,先是内阁外务大臣,进而内阁总理大臣任职三年半。

  


  
岸信介和外孙安倍晋三

  


  
1896年出生的岸信介,比1934年出生的樋田庆子大38岁。距离产生美,油画不就是宜远观而不宜近瞧吗?年龄也一样,差距使得彼此可能更愿意去发现对方的优点,或者说,彼此的缺陷正是对方的长处——你的天真可以在我的经验和地位面前更加烂漫,而我的经济实力可以让你的青春得到最大限度的挥霍。高中毕业18岁的青春鲜活,挽着56岁的老当益壮,在老少配这道风景线上,还算般配——那是法国哪位大文豪来着,80岁的时候,挽着18岁的姑娘,自豪地向大家宣布:这是我的又一次爱情。

  
樋田庆子后来进入演艺界,作为配角演员,一直活跃在镜头前。2016年,82岁的高龄,还在电视剧里扮演老母亲,又被人杀了一回。

  


  


  
樋田庆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新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