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八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5-18 14:43:31 阅读人次:2346 回复数:1)

  【日本点滴·洗脑】

  
半藤一利在《昭和史》里,结合自己的体验,讲了这样一件事:

  
1945年8月15日,15岁初中三年级的自己,在收音机里听到天皇的“玉音”,因为是文言,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到最后终于明白是“降伏”了。

  
当时,日本的教育是,“鬼畜美英”,一旦被美军占领,男的都会被发配到南洋的某个小岛上一生为奴隶,女的全给美国人当性奴。现在知道那是洗脑,但当时却都信以为真。怎么办?这些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人生的少年们,乘着美国人还没有来,赶紧的,和同学一起钻进防空洞,抽烟,侃大山。傻乎乎的你一句“真香”,我一句“嗯,好抽”。然后,聊到尚不知道酒的滋味,怎么也应该喝一次吧?必须的。不过,酒到哪儿去弄呢?酒就算了,女人怎么样?是呀是呀,怎么也应该睡一次女人吧?女人?扯,这不更难整,你搞一个我看看……少年们的胡思乱想随着烟雾飘出防空洞……

  
对战败后的未来毫无概念的少年,想象着自己将要在南洋的小岛上或加利福尼亚奴隶一生,尽管有疑问,但是,“唉,老子的人生到此为止了”的感叹却是发自肺腑。

  
到了第二天,“什么,南洋小岛?几百几千万你怎么给我运过去?”父亲当头一声怒喝,少年当场明白了那是胡说。

  


  
【日本点滴·一亿】

  
半藤一利在《昭和史》里说到,日本人听到天皇玉音承认战败时,全民都嚎啕大哭,“一亿泪滂沱”。

  
这句话,提醒了我,想起来日本人总喜欢说“一亿总……”

  
战前战中战后,一亿总贵族,一亿总火玉,一亿总玉碎,一亿总忏悔。然后一亿总中产,一亿总商人,一亿总白痴,一亿总疲劳,一亿总贫困,一亿总误解、一亿总丑闻,一亿总克拉、一亿总体育、一亿总服丧、一亿总八嘎、一亿总他责,一亿总宅人,一亿总变态,一亿总郁闷——直到现在安倍的一亿总活跃。

  
每一个“一亿总……”,都像一面飘在空中的风筝,随着时间,风筝的样式总是有变化,下面的那根看不见的绳子却好像特别结实,所有的风筝都用的是它,从来不见换过。

  
顺情可以摸奸,好比顺藤可以摸瓜,那顺着这跟绳儿,或许也可以摸到日本人的“下面”——从这些“一亿总……”,是不是可以感受到日本人的一些特点呢?起码,我看到,日本人不管好坏,干什么都一起,真是“一亿总听话”。

  


  


  
【日本点滴·认同】

  
北海道和冲绳一样,对于日本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北海道的特殊非常多,这里只说它的吃。我们能够想到的北海道的吃,帝王蟹、土豆、鲜牛奶、黄油……或者生蚝、秋刀鱼、鲑鱼、花鲫鱼……有没有感觉到,这些吃的做起来都很简单。

  
帝王蟹煮一下就可以,甚至不煮都可以;土豆呢,烤也行,煮也行,炸也行;鱼类贝类,生吃不在话下,码点盐烤烤不要太香……这样说吧,不用怎么料理,简简单单就好吃。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因为材料新鲜,怎么做都好吃。

  
其实不然。北海道作为移民地域,现在的绝大部分北海道人来自日本全国各地。各自的生活习惯乃至饮食文化都迥然不同。日本人既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喜欢强加于人——反过来,请你也不要麻烦我,不要强加于我——各自的文化有各自的味道,你习惯的别人未必能够接受,最好不强求。非要把自己故乡的饮食习惯拿出来让大家欣赏,好像不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如果想和大家交朋友,取得彼此的认同,与其费劲儿去料理家乡那独特的味道,不如简简单单做些大家谁都会做且谁都能接受的东西……也就是说,与其玩国际化民族化的与众不同,不如玩北海道化的简单划一。

  
如果各自的特色是文化,那么,共同标准的接受就是文明。文化使我们风格廻异,文明让大家和平共处,多好。

  


  


  


  
【日本点滴·芥末藕】

  
说到熊本的土特产,第一候补一定是“芥末藕”。把藕放在加了醋的水里煮好,然后在藕眼儿里塞满芥末味噌,裹上面粉用油炸……芥末味噌是用芥末、豆腐渣和肥后产的味噌、栀子籽混合做成的。这个芥末藕,是熊本风土的产物,从中可以吃出熊本人的特色。

  
可以说,芥末藕是老天爷赐给熊本的礼物——熊本西部的阿苏山的喷火带出来的火山岩,可以让莲藕生长得像健美女运动员的胳膊一样又粗又结实。

  
历史上,芥末藕并不是熊本老百姓能吃到的。江户时代,三、四百年前,熊本藩主细川殿下因病而痛苦之际,有寺庙的和尚献上了这道营养食品。从此,细川家就将这道料理家传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芥末藕切开后,仔细看看,不少横断面的眼孔正好是九个,而这和细川家的家徽“九曜纹”居然毫无二致一模一样。

  
明治维新以降,芥末藕也降下身段,飞入寻常百姓家,让熊本的普通庶民也可以大快朵颐了。每当吃到九个眼孔的芥末藕,熊本人或许也有一种当上了“藩主”的感觉。由此可见,熊本人对细川殿下是多么爱戴。

  
查了一下,熊本县第45、46代知事、日本国第79代内阁总理大臣细川护熙(1938年出生),就是肥后熊本藩主细川家第18代当主。

  
再查了一下,细川护熙的爸爸是关原大战时的战国名将细川忠兴的直系子孙,旧熊本藩主细川家第17代当主细川护贞;细川护熙的妈妈则是五摄家笔头近卫家第29代当主、昭和贵族院议长、日本国第34、38、39代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磨的二女儿,简单说,细川护熙的姥爷是近卫文磨。

  
再再查了一下,细川护熙的弟弟叫细川护煇(1939年出生),娶了昭和天皇的弟弟三笠宫崇仁亲王的长女内亲王宁子为妻。简单说,细川护煇是现在令和天皇德仁的表姑父。细川护煇长期在日本红十字会工作,2005年任日本红十字会社长,2009年任国际红十字会会长,两届8年。宁子1944年出生,日本红十字会副总裁,1998年任长野奥运会选手村名誉村长。1969年细川护熙从《朝日新闻》退职出马竞选议员之际,正是弟弟护煇因为娶了皇家女而名声大作之时,所以老细川护贞不同意哥哥从政,心里希望老二乘热打铁。为了断了细川护熙从政的念头,老爸不惜和大儿子断绝父子关系,不提供资金和家族人脉。结果弟弟无意从政,哥哥硬是凭一己之力坐上了内阁总理大臣的宝座。

  
再再再查了一下,细川护熙的弟媳妇宁子的弟弟是三笠宫家宽仁亲王,他的妻子信子是日本国第92代内阁总理大臣、现任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的妹妹。简单说,麻生太郎是现在令和天皇德仁的表婶的哥。

  
再再再再查了一下,麻生太郎和现任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也是八竿子打得着的远方亲戚。

  
蛇足,今年82岁的细川护熙于1998年60岁的时候从政界引退后,以陶艺家和茶人的身份不时出现在公众面前。在他的官方网站首页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截断众流,就是打破杂念和妄想的躯壳,这与我的生活方式和信念息息相通。”

  


  


  


  


  




 回复[1]:  采夫 (2020-05-19 14:13:09)  
 
  跟着点滴读,读到了永田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三十七 新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三十六 
    日本点滴之三十五 
    日本点滴之三十四 
    日本点滴之三十三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