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七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5-12 11:17:33 阅读人次:680 回复数:5)

  【日本点滴·奥村胜藏①】

  
奥村胜藏,一个不大不小的人物。说不大,是因为他当官也就当到副部级。说不小,是因为他像一滴墨水,浸透在历史的画卷上,还挺显眼。

  
奥村胜藏1903年8月7日出生在冈山县,然后一路顺风地走上了令人羡慕的精英之路,22岁东京大学毕业后入职外务省。

  
1941年,奥村胜藏在日本驻美国大使馆任一等秘书官。

  
蓄谋已久的日本军部,决定在12月8日偷袭夏威夷的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主力舰队。军部要求驻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和特派大使来栖三郎在攻击开始前30分钟照会美国政府。用历史学家半藤一利的话来形容,当时军方最想干的就是,“在左手递上通告文书的同时,右手一巴掌跟着扇上去。”(《昭和史 1926-1945》,半藤一利,平凡社)

  
相当于宣战布告的“最后通牒”,由于打字员放假不在,临时让不怎么会打字的奥村胜藏一字一字敲出来,然后反复送审反复修改……反正到最后,因为奥村胜藏使用打字机的速度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照会交到美国国务卿赫尔手中的时候,攻击已经开始了一个小时20分钟。

  
就在野村大使和来栖特使走进美国国务院大门的同时,国务卿赫尔接到总统罗斯福的电话:“我已接到了日军攻击珍珠港的报告。”赫尔怎么也想不明白,日本人已经不宣而战,那还来干嘛?来找骂吗?

  


  


  
【日本点滴·奥村胜藏②】

  
“打字机事件”让本来就臭名昭著的日本人更加恶名远扬,不宣而战的流氓行径彻底激怒了美国人。

  
珍珠港被偷袭的第二天,时任总统罗斯福在美国国会发表了著名的“国耻”讲演,开篇的第一句,“昨天,1941年12月7日,是耻辱的一天——”(Yesterday,Dec. 7,1941 - a date which will live in infamy-),作为历史的名言,罗斯福的这句话让日本人在美国人面前永远心虚。

  
奥村胜藏似乎并没有受到“打字机事件”的影响,继续步步高升。战败后回到外务省,不久任情报部长。1945年9月27日,天皇第一次拜见麦克阿瑟时,奥村胜藏以外务省参事官的身份担任天皇的翻译,是除天皇之外唯一在场的日本人。

  
1947年5月3日,改正后的日本国宪法实施,天皇由“朕”变成“我”,从此不再是国家的主权者。三天后,成为“象征”的天皇拜见麦克阿瑟,翻译还是奥村胜藏。这次的会谈,内容主要是国家的主权恢复和国家安全保障方面,具体设计到军事、外交以及冲绳、琉球等重大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会谈内容被泄露给了美国媒体,引发出事件,奥村胜藏受到惩戒处分,被罢免外务省情报部长一职。但不久之后,判明是他人所为,奥村官复原职。1952年升任外务事务次官(相当于副部级)。1957年到1960年被派到瑞士当大使。

  
晚年,1975年9月,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奥村,决定了却一个心病。将近30年前的天皇第四次和麦克阿瑟会谈内容泄露一事,自己蒙冤后虽然得到外务省的平反,但是,奥村有个担心,不知道天皇是否知道自己没有背叛、出卖他——被身边的人背叛、出卖,就像体内长了息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癌变——他不能让天皇有心理阴影,他希望在死前向天皇献上最后的忠诚。

  
于是,通过关系,奥村恳请上达天听,表示“天皇误解,死不瞑目”。对此,天皇对侍从长入江相政说:“奥村无罪。”(《入江相政日记》1975年9月10日)啊,天啊,天皇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错……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没几天,9月26日,奥村胜藏踏踏实实地走了,享年72岁。

  


  


  
【日本点滴·奥村胜藏③】

  
历史的画卷上,奥村胜藏这滴墨水变得更为浓重的时候,是在1953年。

  
这一年,一个中国临时工的命运,因为奥村胜藏而发生了改变。伴随着这个改变,日本的饮食文化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个临时工叫陈建民。

  
1919年,陈建民出生在四川自贡市。12岁开始学习白案,28岁的时候离开宜宾,辗转重庆、成都、武汉、南京、上海、台北、香港各地,期间在成都跟张大千学过厨艺并成为张家厨师——张大千作为美食家,大江南北名声远播,是真正善吃善做的资深吃货。

  
1952年,经朋友介绍,陈建民由香港来日本观光,旅费花光,但手艺还在,“一招鲜吃遍天”,于是陈建民“黑”下来,到横滨一家餐厅当临时工大厨。“黑户口”打工不忘泡妞,结婚、离婚、结婚的陈建民又看上了餐厅的女服务生,动了真心。儿子陈建一很久以后这样讲述老爸:当时我爸结结巴巴地用尚不熟练的日语向我妈求婚说:“我,努力。好好工作。工资,一半给你,一半给中国的家。”

  
这个叫洋子的日本女孩子,有眼力,不顾全家反对,不管陈建民四川有家,香港有家,硬是非陈建民不嫁。

  
陈建民也给力,一人养三家——难怪他的座右铭是“料理就是爱情”。

  
还有一个又有眼力又给力的,就是奥村胜藏。

  
1953年,一个偶尔的机会,朋友推荐陈建民去做一桌宴席。这桌宴席的主人就是外务省事务次官奥村胜藏。没有资料显示,这顿饭是否勾起了去过中国的奥村胜藏的怀旧之情;也没有资料显示,这顿饭是奥村胜藏吃开了心,还是他那一桌高朋贵友吃开了心。反正,不多久,独具慧眼的奥村胜藏就把陈建民推荐给了外务省,从提供外卖到宴会酒席,陈建民的名声伴随着麻婆豆腐的独特香气,从外交部飘进了中南海——错了,是从外务省香遍霞关街。

  
从某个角度上,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没有奥村胜藏,就没有陈建民,也就没有了后面的“料理铁人”陈建一,也没有了陈建太郎的米其林二星餐厅,更没有了今天麻翻辣倒日本的大大小小几万家中华料理了。

  
奥村胜藏,一个有历史的人,一个值得我们感谢的人。

  




 回复[1]: 撞到龙爷枪口上了 黑白子 (2020-05-12 12:58:26)  
 
  发出去了才想到,在料理大家龙爷面前,我好大的胆儿

  
好在不是具体的料理,而是些史料、段子,龙爷会恕我无礼无知的

 回复[2]: 还真差点撞上枪口: 龍昇 (2020-05-13 11:55:49)  
 
  幸亏你在“于是陈建民‘黑’下来”句中的黑字上加了引号。

  
无从考证康梁到孙黄逃亡日本时拿的什么再留资格(虽然有监视),但有资料说二战后最初几年日本的外国人出入境管理握在占领军手中,之后的1949年外务省内设了“入国管理部”,1950年外务省外设“出入国管理厅”,1951年外务省外设“入国管理厅”,1952年改由法务省设“法务省入国管理局”。

  
我曾为福冈华侨总会会长写传记(后出版成书),他是1947年7岁时与其二伯父从山东烟台乘小船密入韓国釜山、再密入日本对马岛,再由已早年在日本开饭店的大伯父托人接到神户的,他立即进入中华同文学校读小学二年级,二伯也立即工作了,他们是密入国,没有护照和签证,却没黑下来。为何?因为有人出钱作保。

  
家父1950年来日,陈建民1952年来日,他们认识。1950年家父及其公司支配人押船运货去韓国,途径神户下了船考察日本市场,继续押船的支配人赶上了韩战而没了踪影,家父进退两难地被撂在了神户,他倒是有护照,但没签证没在留资格,却没黑下来,而且立即落下脚开了饭店。为何?有神户老华侨作保,并由他们出资作“会”开起了店。

  
陈建民1952年来日,是观光来日(权当确实如此),却立即在横滨当了“临时工大厨”,黑白子加了引号的黑实际是没黑。那个时代的中华料理店是必须中国人开,即使日本人开中华也得

  
有一名中国人给撑门面,哪怕他不是厨师。陈建民本身是大厨,不会黑,“黑”也不会黑几天(老板给办手续那几天)。陈建民为何不能算黑?有人作保有人聘请加上本人的技能。

  
以上几例说明二战后、特别是1949至1952年,正是日本出入国的法律法规逐步健全的开始阶段,而老的出保、使钱、重才重技能的方法尚存。

 回复[3]: 爷,有高了 黑白子 (2020-05-12 22:49:25)  
 
  明天认真回复——如果能认真

 回复[4]: 龙爷是专业专家 黑白子 (2020-05-14 15:38:09)  
 
  我当时查看资料的时候,就琢磨了一下签证的问题,那个时代不像现在这么严谨,感觉也是有个日本保人连带一下,估计就可以了——孙中山数次往返应该就离不开宫崎以及白洋社右翼人士的担保……所以,黑出一个引号来

 回复[5]: 昨天还是高了,今天没高! 龍昇 (2020-05-14 17:54:32)  
 
  “黑”得正确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