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日本点滴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三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0-04-15 18:46:11 阅读人次:2399 回复数:0)

  【日本点滴·风流①】

  
在《赌博和国家和男人和女人》一书中,作者竹内久美子这样设问道:“没有艺妓还有近代的日本吗?……如果没有艺妓,真不知道近代日本的黎明何时才能来到?”

  
1861年,木户孝允还叫桂小五郎的时候,喜欢上了艺妓松子。但是松子已经“名花有主”,身后已有富豪捧场。桂小五郎心有不甘,与富豪开始竞争——就好比150多年后中国的歌厅里俩暴发户争着泡妈咪,天天抢着为她包房一样——俩人赛着花钱,为讨松子欢心,更为了松子专属自己,恨不得把苏格兰的威士忌都砸光……最后,还是哥们儿够铁,当时20岁的伊藤博文出头,直接提着刀找到对方,威胁说如果不退出,这把刀可没有长眼睛……就这样,松子在伊藤博文“横刀夺爱”的帮助下,归了桂小五郎,日后成为木户松子。

  
的确,“勤王艺妓”献身勤王志士的故事,在伊藤博文的时代,不知道上演了多少版本?明治政府的达官贵人里,出身花柳界的妻子也不知凡几?久坂玄瑞、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高杉晋作、木户孝允、岩仓具视、品川弥次郎、井上馨、板垣退助、陆奥宗光……

  
话说回来,小处见大,所以人家能够成就大事业。从桂小五郎泡妞这件事情上,伊藤博文总结出了一个终身遵循的原则:到了别人的地界,泡妞时一定不找店里最有名、最漂亮的。你坐了她的台,她出了你的台,很可能她背后当地的名流、大佬或土豪就会拆你的台。泡谁不是泡,泡谁很重要,无事起生非,实在没必要……

  
直到晚年,伊藤博文还毫不掩饰地说道:他的健康法就是多和年轻艺妓在一起,只是要注意别只找一个特定的陷进去不能自拔……不愧是伊藤公,真是深得其中三昧呀。

  


  
【日本点滴·风流②】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东京有个“首相官邸”,就跟华盛顿的白宫或北京的中南海似的,谁当上老大,谁就可以带着老婆住在里面睡觉,费用国家出。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当初,日本并没有首相官邸这一说,初代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也是每天晚上都在自己的家里睡的觉。

  
不能不说,伊藤博文为了国家,也算呕心沥血,日本能够有今天,伊藤博文居功至伟。

  
但是,在女人方面,他也是太丧心病狂了,殚精毕力且乐此不倦。用伊藤博文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公务繁忙之余,找几个艺妓轻松轻松,绝对不是件坏事情。问题在于,泡妞是好事还是坏事先放在一边,您不能把自己的家都陪进去呀——泡妞泡到破产,把家宅都搭了进去,力未殚,财已竭,我们是称赞他清廉好呢,还是羡慕他精力过人好?

  
一国之首相,总不能没有住处呀?于是,政府赶紧建造一个首相官邸来给他睡觉。

  
这下可好,精力绝伦的伊藤博文,以前把艺妓带到自己家里也就算了,有了首相官邸,多了个大展雄风的社交场所,用“如虎添翼”来形容都感觉不给力,不然“舞会内阁”的这个说法就名不符实了……

  
后来的东京市长牛塚虎太郎曾有一句话评价伊藤博文,也算中肯:“除去好色这一点,作为人来说,他满分。”

  
而当时坊间的传言是这样:伊藤博文污的是女人,大隈重信污的是金钱。

  
更准确的说法则是报纸上的:博文欲行处,必有女人在。

  


  


  
【日本点滴·风流③】

  
伊藤博文一生风流,从不攒钱,对古董字画也没有什么兴趣,国内外送的名贵,他随手便给朋友。只要有钱,就花在女人身上。据说,曾有遗嘱,死后要给孩子十万。结果,遗产总共还不到5万,最后还是皇上赏了10万才摆平。看看其他元老的遗产吧,井上馨是1300万,同样当过总理的松方正义是800万……

  
伊藤博文的风流史,可以追溯到1863年,他还是长州藩士的时候,不到22岁,和以井上馨为代表的“长州五杰”一起留学英国。给伊藤博文的任务是调查英国的人情风俗和文明程度。因为要跑街串巷,相比其他的留学生,给他的经费更多。他带着这些经费一头钻进当地的红灯区里乐不思蜀,直到把钱用光才出来,气得大家要遣送他回国,最后还是井上馨说情帮他搞定。

  
不过,这段泡洋妞的经历,让伊藤博文如虎添翼般长出一对翅膀,可以让他从此遨天游地。一只翅膀是他从此成为开国论者,一生不变,成为他创造日本的基石。再一只就是他的英语得到极大的提高,如同腰上别了一把钥匙,随时可以开启时代的大门。

  


  
【日本点滴·风流④】

  
伊藤博文超喜欢女人的闲话和传说,常常会在报纸上出现,甚至说他包养的小二、小三就有30多个……

  
1882年,明治天皇命令伊藤博文去欧洲考察宪法——日本内阁制度的创建以及日本宪法起草、制定的基础,被这一趟考察夯得实实的。没有想到的是,有人跟皇上打小报告,给伊藤博文上眼药,说他在欧洲考察宪法不守法,总是去红灯区泡妞。

  
后来的一天里,天皇见到伊藤博文,对他说道:“稍微收敛点好吗?”也就是说,天皇直接要求伊藤博文在女人方面节制些。伊藤博文则若无其事地回答:“对我说三道四的那些家伙里,偷偷包二奶的大有人在,至于博文我呢,光明正大,叫来的艺妓都是有执照的。”牛逼!潜台词不就是“玩女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吗?敢和皇上这样说话的,也就伊藤博文了。

  
明治的政治家里,伊藤博文对天皇是最崇拜的,那是发自内心的服膺。伊藤博文也得到了天皇的全方位信赖。或许是一种“有恃无恐”,伊藤博文从不在天皇面前畏畏缩缩,这样的人不多,可数的也就是山县有朋和乃木希典了。

  


  
【日本点滴·风流⑤】

  
一次,在吉原游郭玩了一天的伊藤博文准备回家,于是叫了马车。博文上车将欲行,忽见路边有佳人……“这个送行的妞不错,怎么没有见过?过来,上车!”一个晚上,这辆马车一直走。清晨,回到吉原的小妞对身边的朋友说:马车里太憋屈了,那么小,难受死了……

  
这算“马震”还是算“车震”?不管怎么算,这都是日本第一震吧?!

  


  
【日本点滴·风流⑥】

  
大阪北新地的有个叫“小光”的艺妓,有段时间很讨伊藤博文的欢心,包养恩宠之际,伊藤博文送了她不少礼物,其中有块很大的钻石戒指。两人的关系维持了一年多后就断掉了,小光为生活计,重操旧业,戴着伊藤博文赠送的钻戒坐台、出台,人气爆棚,慕名者众,不虑远近——睡一把“伊藤公睡过的艺妓”,还是可以跟朋友吹一把的。

  


  
【日本点滴·风流⑦】

  
伊藤博文不仅泡艺妓,咸猪手也伸向贵族的良家妇女。户田极子是维新十杰、大佬岩仓具视侧室的女儿。极子继承了妈妈槙子的美貌,14岁时就和同为华族的16岁的户田氏共伯爵结了婚。进入到“鹿鸣馆时代”,举止优雅、不可方物的极子博得了“鹿鸣馆之花”的美称。

  
从伊藤博文的视角看,极子的老爸岩仓具视是大他16岁的前辈,极子的哥哥岩仓具定是小他11岁的哥们——1871年日本政府派遣使节团考察美国、欧洲诸国的“岩仓使节团”,团长就是当时的政府首脑岩仓具视,副团长则是伊藤博文,岩仓具定是团员。

  
1887年4月20日,晚春的晚上,“舞会内阁”召开,伊藤博文又在首相官邸举办化装舞会。根据后来的新闻报道说,46岁的首相伊藤博文把29岁的伯爵夫人单独带到一个房间里,不一会儿就见惊慌失措的伯爵夫人狼狈万分地从窗户跳到外面的庭院,赤脚跑到大门口,跳上一辆人力车仓皇离去……

  
当时的人力车,就像现在排队等候在宾馆外面的出租车一样……人力车夫之间的传播速度应该不低于新冠肺炎,于是很自然地也传染到敏感的记者身上……报纸的报道所引起的骚动甚至波及到政府,华族的高官们在考虑是否要上报天皇。

  
“化装舞会事件”似乎没有对伊藤博文造成太大的麻烦。没过多久,极子的丈夫户田氏共突然被任命为驻奥地利大使,携妻子前往维也纳供职。是不是伊藤博文动用了手中的权力使问题迅速大事化小,我们无法判断。只不过,户田氏共由原来的一介公使参事官,连跳几级成为大使,怎么看都不能说是正常。

  
蛇足:喜欢或者知道演员兼歌手加山雄三的读者,可以长个知识:今年4月就到83岁的加山雄三,是岩仓具视侧室的儿子岩仓具定的侧室的儿子岩仓具显的女儿小樱叶子的大儿子,简单说,岩仓具视是加山雄三的直系太太姥爷,日语的说法是倒过来,加山雄三是岩仓具视的“玄孙”。

  


  


  
【日本点滴·风流⑧】

  
2016年,因动画电影《你的名字》爆得大名的新海诚,2017年被媒体爆料,和女编辑“不伦”,就是偷情通奸——现代日语里,把已婚者和配偶者之外的人发生性关系,称为“不伦”,不合伦理也。为了正在制作的片子,也为了家庭,更为了粉丝,新海诚不得不几次在推特上解释,虽然硬着头皮嘴上不承认“不伦”,说什么只是单独和女编辑吃了顿饭,实际上是“谢罪”,恳请各方面原谅他。新海诚希望尽量将损失、损害、损伤减少到最小,也算是亡羊补牢的一种公关吧。

  
著名演艺界评论人肥留间正明对此评论道:“偷情与否暂放在一边,新海诚的度量太小了。用好作品来回答就是了,对这种事情从头到尾就应该是四个字:‘无可奉告’。看了新海诚的解释,唯一的感受就是他不敢承担责任,赶紧请求妻子原谅。同时一点都没有顾及到事件中对方女性的立场,作为男人,很是丢分。”

  
如果“不伦”是块臭肉,那么,狗仔队像苍蝇般踪上来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从这个角度上讲,“不伦”功德无量,不仅养活了狗仔队以及背后的媒体,还娱乐了千家万户。

  
日本媒体报道丑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8年前。

  
1892年,小说家、思想家、翻译家、评论家黑岩泪香,创办了《万朝报》,其中一个连载栏目叫“弊风一斑·蓄妾实例”,专门报道当时的政治家、有名人泡妞、包二奶的丑闻,先后共有510人登场,比如伊藤博文、森鸥外、胜海舟……

  
下面的这则报道,实名实姓,时间、地点、人物,新闻的三要素一条也不缺。

  
换做今天,估计这份报纸活不到明天——

  
芝区伊皿町65地,有个叫田村半助的男人,很早开始就承接伊藤博文家的建筑、装修等工作。因了这层关系,伊藤博文将田村半助的长女喜势子收为“妾”,为她在麻布长坂1町地盖了一栋漂亮的房子。

  
可惜好景不长,喜势子因病去世,伊藤博文在悲伤之余,顺手把同样漂亮的妹妹恒子又收了,同样宠爱。然而,恒子也是命苦,19岁就撒手人寰。伊藤博文又把手伸向了16岁的三妹雪子。

  
田村半助这回不愿意了,先后两个女儿都给了你,结果就不说了,老三你就放过吧。而雪子本人也害怕的要命,死活不同意。无论伊藤博文怎么逼迫,田村半助就是不松口。

  
伊藤博文不死心,于是就在5月16日举行的喜势子和恒子的追福法会上,拿出田村半助穷尽一生也无法挣到的巨款来祭奠,力图感动田村半助。同时,又动员了田村半助周围9个有权有势人来说服他。总之,用尽手段施加压力。但是,雪子还是坚决不同意。

  
这是到上个月底的情况。由于田村半助一家的生存是依靠伊藤博文的,所以雪子随时都有成为伊藤博文小妾的可能。我们将随时追踪,随时报道。——《万朝报》1898年7月13日

  


  
【日本点滴·风流⑨】

  
伊藤博文的风流韵事实在是太多了,写不胜写,诸如“高烧的时候,退烧药是两肋一边一个艺妓……”、“榻榻米上备了个铃铛,完事了就按铃,叫另外一个艺妓进来继续……”、“辞去总理之后,去成田山祭拜公然带着艺妓……”

  
这里最后写一段有趣的,权做收束。

  
明治时期,东京的花柳界,伊藤博文、浅野总一郎和北里柴三郎的名声最大,紧随其后的涩泽荣一、藤田传三郎、井上馨、内海忠胜等算小弟。这份名单很长很长,感觉就像北京美国大使馆前面的队伍,又像秋季周末时的万里长城……

  
那时,还流行着为艺妓“开苞”的习俗。几岁的女孩子经过几年时间的培育后,成为“半玉”,也就是“年少艺妓”,开始见习,坐台不出台,学习各种技艺,为正式出道成为艺妓做准备。之所以称为“半玉”,则是因为只能够拿到“玉代”(出台费)的一半。

  
一般,女孩子在成为“半玉”之际,妈咪都会为其找个“保护伞”,为其顺利成长保驾护航。试想,如果没有大佬带客人来捧场,小姑娘即便“好好学习”,又怎么能够“天天向上”?作为给“保护伞”的回报,就是获得了“初夜权”——给捧红的艺妓开苞,作为她正式出道的“首发”。(我怎么联想到了清末的北京梨园?)

  
鉴于伊藤博文的名望,当时不少妈咪都希望在伊藤博文的这把大伞下乘凉,而女孩子们也都以把第一次献给伊藤博文为荣。而排在伊藤博文后面的那一大串大佬却心口都不服,总想抢前加塞儿什么的,于是就没少上演明争暗斗的把戏。

  
现在把镜头回放到1871年——

  
这一年,伊藤博文30岁,在德国见到了铁血宰相俾麦斯,受其影响终其一生。

  
这一年,东京日本桥的一家叫小山的当铺,一个女孩子出生了,起名叫“贞”。7岁的时候,家道中落,贞便被卖到了当时繁荣娼盛的花街“芳町”的艺妓置屋“浜田屋”(现日本桥人形町一带,著名的游郭,老吉原)。本来,妈咪转手又把贞卖给一家人当童养媳,没想到,小小的贞死活不肯嫁人,自己又跑回“浜田屋”。看到贞的凛然倔强的小模样,“这小东西将来了不得”,阅人无数的妈咪眼睛放出了惊喜的光,好像黑夜里的探照灯找到了前进的方向……玉石匠一样,妈咪开始打磨雕琢这块无瑕的美玉。到了贞12岁,妈咪给她起名“小奴”,成为“半玉”。为了这不可限量的未来,妈咪找到了老客人伊藤博文,请他当了小奴的保护伞。

  
眼看着小奴越发出落得灵秀靓丽,想弯道超车加塞儿的也越来越多……怎么办?老奸巨猾的伊藤博文想出了一个高招。

  
1884年7月20日,伊藤博文找了个给小奴过生日的借口,叫来藤田传三郎、井上馨、内海忠胜,四个政财界的大佬,在妈咪的监督下,签署了一份誓约书,上面这样写道:“各自的宠妓他人不得泡”,然后签名画押。这份“互不侵犯条约”的色纸,据作家童门冬二说,有照片为证。而菊池秋叟在《明治史的背面·名士和名妓》一书里更明确地说道,这份誓约色纸保存至今,完好无损。伊藤博文通过这种方式,让小奴成为自己的禁脔,令其他人不得染指。

  
1887年,小奴16岁了,改名为“贞奴”,由46岁的伊藤博文开苞,正式出道。之后,西园寺公望、黑田清隆、井上馨、井上毅、牧野伸显等大佬纷纷前来捧场,名声大作的贞奴成为名副其实的日本第一艺妓。

  
贞奴的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后来,应该是在伊藤博文的授意下,伊藤的秘书官金子坚太郎把贞奴介绍给了川上音二郎,于是,川上贞奴诞生了。

  
此后,川上贞奴,作为日本女优第一号,红遍国内国外——在巴黎,德彪西、纪德、毕加索都被身着和服的川上贞奴迷得找不到北,傲慢的罗丹主动上前请求为贞奴雕塑,居然被拒绝,因为贞奴不知道罗丹是谁……

  
川上贞奴的故事还没有完……丈夫去世几年后,她居然又回到了14岁时的初恋情人的身边,而这个初恋情人竟然是福泽谕吉的养子兼倒插门女婿……扯远了,以后有时间再讲。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
    日本点滴之三十二 新 
    日本点滴之三十一 
    日本点滴之三十 
    日本点滴之二十九 
    日本点滴之二十八 
    日本点滴之二十七 
    日本点滴二十六 
    日本点滴二十五 
    日本点滴二十四 
    日本点滴二十三 
    日本点滴二十二 
    日本点滴二十一 
    日本点滴之二十 
    日本点滴之十九 
    日本点滴之十八 
    日本点滴之十七 
    日本点滴之十六 
    日本点滴之十五 
    日本点滴之十四 
    日本点滴之十三 
    日本点滴之十二 
    日本点滴之十一 
    日本点滴之十 
    日本点滴之九 
    日本点滴之八 
    日本点滴之七 
    日本点滴之六 
    日本点滴之五 
    日本点滴之四 
    日本点滴之三 
    日本点滴之二 
    日本点滴之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