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一〇二/棋手的“力”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3-09-09 11:08:12 阅读人次:43086 回复数:0)

  【①计算力】木谷实九段有个外号,是濑越宪作名誉九段给起的,叫作“大豪木谷”,言外之意,力量强大。

  


  


  


  
图片说明:大豪木谷。

  


  
木谷实九段有多牛,现在的日本棋院有多少他的徒子徒孙(门下累计超过五百段),他和吴清源的渊源又有多深,我这里就不多说了——这里插个曲,木谷实的妻子美春是长野县地狱谷温泉“后乐馆”老板的女儿,他俩的婚礼就在地狱谷温泉“后乐馆”举行。我在一年多前去了地狱谷温泉,“新布局发祥地”,也参拜了“新布局”的房间——现在的老板竹节胜吉先生的祖母就是木谷实妻子美春妹妹,如果谁愿意去,我可以当带路党。

  
木谷九段的计算力在棋界早有定评,如果说,坂田荣男九段的计算是“这种鬼手也能算出来?!”那么,木谷九段的计算就是“这么多手数也能算出来?!”

  
1957年第二期“最高位”战第四局,木谷实九段挑战“最高位”坂田荣男九段。没有贴目的五番胜负,第一局木谷九段白番胜,第二局坂田九段白番胜,第三局木谷九段白番胜,拿到赛点,现在是一胜二败后的坂田迎来白番的第四局。

  


  


  


  


  
面对“大豪木谷”,没有了退路的坂田一脸狰狞坐在了棋盘前,气场满满,战意高扬,祭出手段,高目作战,一手一手渗透出心血。反观木谷九段,却是格外平静,面对鬼才坂田,并没有乘胜追击、一锤定音的剑拔弩张,而是一副从从容容的模样——能够和杰出的后辈对局本身就是无上的快乐,必须尽情享受。

  
下面,我们来看看“大豪木谷”的计算力到底有多强。

  
问题出现在黑棋的第77手(第1图)。为了这手棋,木谷九段在第37手的时候就开始计算,毫无遗漏,最后得出了是一手缓气劫的结论。然后又算清楚己方黑棋劫材有利,所以,木谷九段按照既定方针,决定去打这个一手缓气劫。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由于坂田九段没有按照木谷九段计算的线路行棋,所以这个变化也就没有在棋盘上出现(第2图)

  
当棋局以木谷九段的胜利结束后,复盘的时候,观战的一名棋士向两位对局者问道:“白78的靠,如果扳出(参考图)会怎么样?”

  
这一问,让所有观战者都点头称是,因为大家都想问这个问题。

  
“哦,哦,这手棋我稍微计算了一下,应该是个缓气劫吧?”

  
伴随着木谷九段的话音,大家都愣住了。缓气劫?在哪里?是怎么下出这个缓气劫的?除了木谷九段,在场的所有棋手根本找不到北。

  
就见木谷九段开始摆棋,极其麻利地一气儿摆到参考图黑39。

  
“我觉得最后是打这个缓气劫。”

  


  


  


  


  


  
就听对手坂田九段发出一声类似惨叫的尖叫,“啊!”旁边的高川格和山部俊郎两位棋手,四只吃惊的眼睛相互对在了一起。周围的年轻棋士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二十多人的房间里寂静地就像没有空气。

  
“可能有点勉强吧,一手缓气劫,黑棋劫材很多,应该还可以。如果能够吃掉中间的三个子,即便弃掉角上,感觉还是黑棋厚实。”

  
木谷九段谦逊的声音回响在房间,而在场的棋士都知道,参考图的白4、黑23等手段,绝不是一般可以计算出来,称之为“妙手”毫不为过。

  
后来,提及此事,当时五连霸的高川格本因坊这样说道:“如果一定要像那样计算再计算到这个深度,像我这样的只好不下棋了。”

  


  
在我已知的范围内,本因坊秀哉在对中川千治的一盘棋里,曾经从148手大官子阶段开始长考,费时8个小时,得出了2目胜的结论,最后277手结束,不多不少就是赢两目。当时,对局没有时间限制,不像上述的“最高位战”,限时10个小时。

  
而另外一个记录则是武宫正树九段创造的,在1988年“本因坊”战七番胜负第五局中(挑战者大竹英雄,武宫正树4:3卫冕,达成四连霸),一手长考5小时7分,创下了时间导入制后的最长记录。长考的结果还是按照传统的“大雪崩”定式,没有任何变化。局后武宫正树九段笑着说道:“我是个不知道定式的人,所以越算越觉得有趣,不知不觉……”

  
还有一次,对局结束后,记者采访武宫正树九段,问他当对方长考的时候,您思考什么?武宫九段想都有不想,脱口而出了一句令全场爆笑的话:我一直在想今天晚上到哪家去吃喝……

  


  


  
图片说明:我把木谷九段计算到黑39缓气劫之后的结果在棋盘上摆了出来,有懂AI的朋友跑一下,看看是不是如木谷九段所说,黑棋厚实好下?

  


  
【②即兴力】几年前,我在《日本点滴·暗杀》一文里,写过这样一段话:

  
1882年4月6日,45岁的板垣退助,自由党总理,在岐阜县金华山麓的中教院讲演后,晚6点左右走出玄关的瞬间,被事先埋伏在门外的刺客持刀偷袭,板垣与之搏斗,胸部手部负伤,倒在地上血泊中的板垣一边试图起身,一边说出了那句载入历史的名言:“板垣可死,自由永生。” (“板垣死すとも自由は死せず”。)

  
你可以杀死我,但你杀不死自由——作为自由民权运动的象征,这句话即便到了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每个日本小学生张嘴都会背出。

  


  
将近百年后,板垣退助的名言被活用在了棋盘上。

  
上个世纪70年代,花立正昭三段和稻垣弘一六段的一盘对局。面对花立三段的追杀,稻垣六段的大龙危在旦夕。“大龙不死”的格言让稻垣六段苦苦挣扎,血眼凝聚在棋盘上,绞尽脑汁希望找到救命的手段……然而,时不待我,命运不济,大龙就像某著名奄奄待毙的房企,除了有人相救,比如违规连走两、三手,死灰复燃是概率低于太平间的起死回生。丧失了斗志的稻垣六段开始整理心情,准备认输投了。

  
这时,就听见对面身为前辈的花立三段即兴以用极其庄重的口吻说道:“大龙可死,稻垣永生。”(大石死すとも、稲垣死せず。)

  
花立三段在这里非常绝妙地模仿了众所周知的板垣退助的名言,恰巧的是,“板垣”和“稻垣”两个姓又都带个“垣”字,声调合辙,类比相似,既是安慰又是揶揄,引得满场的棋手止不住地哄堂大笑。见此情形,满脸通红的稻垣六段马上投了认输了。

  
花立正昭三段这句不假思索的脱口秀,也让他永远活在了棋手们的怀念中。

  


  
【③记忆力】凡棋手,有一些特点是能人所不能的,比如,集中力,经年的训练,面对棋盘的沉思冥想,在一个人孤独的世界中凝神于一,练就了非同寻常的聚焦于一点的超凡能力。

  
再比如,自省力,赢棋的胜因和输棋的败招、缓招,每每通过局后的复盘,反省、总结出是与非,奠定下一盘也是下一步人生的基础。

  
再再比如,记忆力,日复一日的打谱、死活题,经过千锤百炼的大脑,好比刻在船上求剑的印痕,永不磨灭——有烙印在,这条江河里必有剑。

  
这里,不提棋手的集中力和反省力,我们通过下面的故事,略见一斑,来看看棋手的记忆力有多强。

  
上个世纪的1962年的夏天,因为下升段赛,四个棋手没有回家,而是住在了日本棋院。不回家,是因为没有了末班车。而没有赶上末班车,不是他们不赶,也不都是因为对局到深夜,而是在与其他对局者一起复盘研究,有意无意错过了末班车——当时,他们还都很年轻。

  
这四位棋手是安倍吉辉三段(已故)、高木祥一初段(79岁)、福井正明初段(79岁)、中山典之初段(已故)。

  
本来,四个人可以打麻将来消磨时间,但是,包括刚刚升段的安倍,其他三个刚刚入段不久的新初段,也都是一心一意在棋上,好比新婚燕尔的新人,精力都在对方身上。

  
夏季的东京,加上当时位于高轮的日本棋院是个非常古老的建筑,双重的炎热让四个年轻人难以入睡。即便关上灯,满脑袋的棋恰似思念中的情人,片刻也不肯离开。明明已经困乏,但神经的兴奋就像黑夜里远处的一处灯火,忽悠忽悠地忽悠着你。

  
“我说,福井,睡了吗?”漆黑中听到的安倍的声音。

  
“干吗,安倍?”福井应和道。一边的高木也翻了个身,表示自己也没睡。

  
“怎么特么也睡不着……咱们打个谱吧,看你们谁能猜出是谁的局?”安倍提议。

  
高木立马回应道:“好呀,没准儿打着打着就困了。”

  
对于职业棋手来说,只要是有名的棋谱,前三十到五十手,基本上都装在心里,谁怕谁?四个人都闭上眼睛——即便睁开也是满眼黑——将棋盘摆在了脑袋里。

  
“好了没有?开始啦!黑1,17的四。”安倍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白2,4的三。黑3,3的十六。白4,16的十七。”

  
别开生面的围棋研究会在深夜里开始了。

  
安倍说的这盘棋,既不知道年代,也不知道对局者,整个一个两眼一抹黑,到底能不能猜出来呢?要知道,围棋有谱也有几百年了,几百万张没有,几十万张总是在了。

  
“黑5,5的十七。白6,15的三。黑7,16的五。白8,12的三。”安倍的声音从容不迫。

  
“我知道啦!”两个嗓子两声高叫几乎是在同时,就像长江和黄河都源自青藏高原,只不过一个是唐古拉山,一个是巴颜克拉山。

  
安倍实在没有想到,福井和高木居然这么快。

  
“牛逼!也特么太快了。好吧,高木你回答先。”安倍指名。

  
“白棋是道策。黑棋应该是山崎道砂吧?”高木回答道。

  
“哇塞,回答正确。下面是福井,这盘棋的结果你知道吗?”

  
“开什么玩笑?!谁特么不知道是白棋13目胜。”

  
“卧槽,对不起了。接着来,黑1,16的四……”安倍开始了第二局。

  
不知道他们最后到底摆了几局,反正越摆越亢奋,跟吃了大麻似的,快的话十手前后就给出了答案,慢的话也就二十手左右,基本上都没错。

  


  


  


  
图片说明:安倍吉辉三段口中的第一局棋谱——1683年,道策和山崎道砂(先)的一局。道策13目胜。从白10的“中国流”布局开始,白棋的攻击漂亮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一个很有希望的年轻棋士叹息道:“遥不可及”。这句叹息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时代久远,我无缘跟道策学一盘。另外一个意思是,和道策相比,我差得太远——原谅我一下,这篇笔记的照片大都是从书中翻拍的,酒后手颤,歪斜得像偷窥电车上年轻女人的眼神,颤抖得像按摩师手下肚子的囊揣,模糊得像浴室里蒙了水雾的玻璃窗……

  


  
深夜的研究会还在继续,于是出现了下面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一幕。

  
“黑1,17的四。”安倍又开始了一局。

  
话音未落,“我知道啦!”高木兴奋地大叫道。

  
“开什么玩笑?!这才是第一手,你怎么可能知道!”安倍质疑地反驳。任你高木如何天才,也不可能看到第一手就能够判定。

  
“哈哈,我也是灵光一闪。你要摆的是秀和对算知的一局,算知持黑五目胜,对不对?”高木笑着回答道。

  
“啊……”安倍恐怖地绝叫了一声,然后吃惊地张口结舌没有说出话来。辛亏是在黑暗中,大家看不到安倍的脸上有多少颜色。你丫高木到底是个什么家伙?

  
片刻之后,缓过劲儿来,安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木没有回答,一边的福井倒是笑出了怪怪的声。

  
这越发让安倍不可思议地彻底郁闷了:“什么情况?”

  
这回是高木忍不住了,“你丫傻逼一个,就知道按图索骥,那能不穿帮吗?”一边喘不过气地笑着,一边说道。“你前面摆的那一局的下一页,就是这盘棋。”

  
伴随着止不住的爆笑声,一段佳话就此产生——这些棋虫们,在棋鬼的哄笑声中,向着棋神的方向一步一步迈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一〇五/李长声闲话 
    日本点滴之一〇四/围棋笔记几则 
    日本点滴之一〇三/死活题的杰作 
    日本点滴之一〇二/棋手的“力” 
    日本点滴之一〇一/我看大师武宫正树 
    日本点滴之一百/犬养毅与围棋二三事 
    日本点滴之九十九/从川端康成聊到桥本宇太 
    日本点滴之九十八/放飞/第四天(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