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九十五/放飞/第三天(上)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10-06 13:49:59 阅读人次:116837 回复数:0)

  【①炸酱】

  
3月23日,周三。

  
早上6点多,车中泊的我被大卡车的噪音吵醒,起来洗漱后牛奶、鸡蛋、面包、咖啡。

  
出门前,我炸了一大锅酱,两种味噌、甜面酱、黄酱,加上两大盒肉末以及葱姜,小火慢慢熬到泛出一层晶莹剔透的油来,放凉后装到一个很大的玻璃瓶子里。炸酱比较咸,这个季节可以维持很长的时间。在路上,炸酱不仅可以拌方便面裹鸡蛋,还可以蘸黄瓜,更可以抹面包——万能的炸酱就像万能钥匙,没有它不能配的味道。

  
说道“炸酱抹面包”,联想到“大蒜就咖啡”,更进一步回忆起自己的一件几十年前的糗事:二十出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说是苦咖啡里放盐可以助性。对于好奇心和性欲成正比的我来说,这个尝试的机会不容错过。于是私下沏一杯雀巢速溶咖啡,然后倒入食盐。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要倒多少,担心效果不好,就追加了好几次,然后使劲儿搅合匀。小心翼翼地端到嘴边,先抽了几鼻子,还是挺香的,于是就抿了一口。没有多难喝,当然也不好喝,我就绅士一般一口一口呷。

  
接下来的等待充满了期待,我希望自己能够像正在充气的气垫床一样越来越膨胀、充实。5分,十分,十五分……三十分,没有任何动静。当时,我还不懂得,过分的期待就是超荷负载。我只知道,这次人体试验的失败,开启了一个模式,并延续到今天——那就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挑战我的底线,尽管每次的结果总是如同拔了气门芯的轮胎般,蔫软的不仅是生理上的,更是心理上的。

  


  


  
图片说明:离开“挂川道之驿”之前去厕所,看到路边有个老家伙,长发长髯,左手拿着一个喝光了的酒葫芦,右手持一根又粗又长的拐杖,赤着脚,笑眯眯地站在那里……哇塞,这石雕的写照,分明是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②灯塔】

  
一路边走边看,遇到好景就停车下来……伴着清晨的太平洋,天气也暖洋洋,我的心情也舒畅得好像身边有几个姑娘。

  


  


  


  


  
图片说明:大洋里,有冲浪儿在戏海,“弄潮儿向涛头立,身穿裤衩衩不湿。”湿啥不湿啥的且不管,大海里三月的潇洒让我也产生了纵身其中的欲望……

  


  
灯塔,日语写作“灯台”,既是危险的预警,又是安全的期待,因为都是地处荒凉偏僻的天涯海角,所以也是寂寞的所在。

  
灯塔很有美感,白色的塔身,粗壮伟岸,阳具一样翘首昂扬地插入苍天,彰显着英雄主义的情感属性,不枉守护神的美誉。天是蓝的,海是蓝的,无际无垠,这时如果有个女人在身边,她的眼睛也一定是蓝的……即便生活中已经没有浪漫,却也不妨碍有时去幻想一把,打动不了别人,那我就自己打动自己。

  


  


  


  


  


  
图片说明:位于静冈县最南端的御前埼灯塔(地名是“御前崎”),大型回转灯的灯光照射距离为19.5海里(约36公里)。2021年5月21日,御前埼灯塔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

  


  
据说,日本的灯塔起源于1300多年前遣唐使返回日本的时候。当时一些船只因为找不到归航的线路而下落不明,于是人们就在航道靠近九州的一些岛屿和岬角上白天放烟,晚上点火,为这些船只指明方向,遂成灯塔的雏形。到了江户时代,人们开始建造木制小屋,后来发展到石制,在里面燃烧柴火,称为“灯明台”。

  
位于静冈县御前埼市的这座御前埼灯塔,是由英国人理查德·亨利·布兰顿(Richard Henry Brunton,1841年~1901年)于明治时期的1872年开始建造的,2年后竣工。1868年布兰顿26岁的时候,带着老婆、孩子和大姨子登陆日本,受雇于明治政府,在7年半的任职期间内,在日本各地竖立起了26座灯塔,被誉为“日本灯塔之父”——绝的是,这哥们在来日本之前从未建造过灯塔,更牛逼的是,150年之后的今天,布兰顿的26座灯塔还有一半是现役。

  


  


  


  
图片说明:除了海边竖灯塔,布兰顿还修理城市——横滨公园里有布兰顿的纪念铜像,因为他不仅设计出了日本第二个洋式公园“横滨公园”(1876年)——日本第一个洋式公园“山手公园”也在横滨——也为横滨的城市建设、街道规划以及下水道等公共设施的实施做出了巨大贡献。

  


  
【③灯台守】

  
说到灯塔,有一个字眼让我心动,尽管已经被历史淘汰,那就是“灯台守”。在日语里,有“御守”(おまもり,护身符)、“子守”( こもり,照看孩子),都是从守备、护卫的本意延伸出来的词语。灯台守,顾名思义,就是维护、管理灯台的工作人员——2006年12月5日,随着长崎县五岛市女岛灯塔撤销“灯台守”实行无人化管理,日本国内的“灯台守”不再坚守,从此走进了历史——是啊,在时间面前,人类又能守住什么呢?我又能守住什么?墨守成规我不肯,守身如玉我不能,监守自盗我不会,知白守黑我不屑,抱残守缺我不配,熬清守淡我不甘——唉,我特么整天就想着怎么能魂不守舍……

  


  


  


  
65年前的1957年,大导演木下惠介拍摄了一部名字叫做《亦喜亦悲几度秋》(《喜びも悲しみも幾歳月》)的电影,讲述了一个“灯台守”战前战后将一生奉献给灯塔的故事。因为是在御前埼灯塔进行的实地拍摄,电影中的舞台随着电影的火爆一跃成为全国的打卡地,而同名主题歌也回荡在全国的各个角落。

  


  


  


  
23年前的1999年,另外一部非常出名的电影继承了“奉献”这一主题,那就是降旗康男导演、高仓健主演的《铁道员》。

  


  


  


  
残酷的环境,时代的风云,情感的悲喜,丰富的孤独,喧嚣的宁静,自由的寂寞,坚守的无我,听凭内心的驱使,让自己的灵魂和自然融合在一起——日复一日看上去毫无意义的重复,不以奉献为奉献的自觉,坚守到坚守物有了自己的人格而自己物化为坚守物,最后叠加出生命的本色——我想对号入座。

  


  


  


  


  
图片说明:爬上这座有着150年历史、高达20多米的双重圆造砖制灯塔,拍了一张全景,然后打了一首油,曰:

  
塔高风疾人欲飘

  
假装泰坦尼克号

  
可惜没有佳人抱

  
急得只想往下跳

  


  
【④富士山】

  
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富士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在外国人的心目中,富士山是日本的象征。

  
“富士山”被称为“富士山”,是在一千年前左右的平安时代。更早的古典里,“富士山”被称为“不尽山”、“不二能高岭”、“布二能岭”,甚至直接称为“不死”(长寿不老)、“不二”(独一无二)。

  
从御前埼灯塔上左边眺望过去,三月清冽的空气中,雪白的山峰梦幻般出现在眼前。哇,海富士。斜垂在两边如裙褶的稜线,舒缓柔和,在蓝色大海的衬托下,如莲花一样圣洁。在这种不言而喻的女性印象的引诱下,富士山在我的眼中化作了哺育大和民族的乳房……

  


  


  


  
富士山的山神叫“木花开耶姫”,别称“浅间大神”,是“富士信仰”的源点——在日本神话中,此姬是最美的也是最享有盛名的女神——木花开耶姫是大山津見神的女儿,绝世美女,灿如盛开的樱花。一天,天照大御神的孙子(天孙)琼琼杵尊在海边的悬崖上遇到了木花开耶姫,一见钟情,当场求婚。大山津見神听说后,就将姐姐磐長姫和妹妹木花开耶姫一起送到了天孙的床上。然而,天孙琼琼杵尊嫌弃姐姐相貌丑陋,留下了妹妹花开花落,将姐姐完璧送还。大山津見神大发雷霆:“我把两个女儿一起交给你,妻磐長姫将让你的生命像磐岩一样成为永远,而妻木花开耶姫将使你的生活如怒放的樱花一样繁荣,为此我立下了誓约。如果你这孙子只娶木花开耶姫,你的生命就会像樱花一样飘落……”

  


  


  


  
图片说明:木花开耶姫(コノハナサクヤヒメ)也是樱花女神,“开耶”读作“サクヤ”,正是古代“樱花”的读音。

  


  
不听老人言的天孙我行我素,睡了一夜木花开耶姫。早上起来,新娘告诉新郎说,恭喜老爷要当爹了。“哪尼?!你丫这是在开天际玩笑么?这特么怎么会是我的种!”天孙感觉太阳都绿了。木花开耶姫也急了,“这当然是你天孙的种,信不信,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能够顺利生产。”为了消除天孙的疑虑,木花开耶姫发了一个毒誓后进了没有门窗的御殿产房,然后命人放火。就在熊熊大火中,三个火孩儿应运而生,火照命、火须势理命、火远理命——最后这个火远理命的孙子成为了日本初代天皇,叫神武天皇。

  
由于天孙琼琼杵尊的好美恶丑以貌娶人,其子孙的日本天皇的寿命也就无法像诸神那样永垂不朽了。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七/放飞/第三天(下) 
    日本点滴之九十六/放飞/第三天(中) 
    日本点滴之九十五/放飞/第三天(上) 
    日本点滴之九十四/放飞/第二天(下) 
    日本点滴之九十三/放飞/第二天(中)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