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九十四/放飞/第二天(下)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07-29 17:11:08 阅读人次:2213 回复数:0)

  【①天城越】

  
知道“天城越”,是因为一首歌。

  
这是一首不要太有名的歌,可以说,不知道的就不是日本人——只要是在日本住上两、三年的外国人,差不多也都会哼上几句。

  
这首歌名就叫《天城越》(《天城越え》)的演歌到底有多有名呢?我们用数据来说明——1977年以名曲《津轻海峡·冬景色》成名的石川小百合(当年19岁),在1986年的第37回“NHK红白歌合战会”(类似中国的“春晚”)上首唱《天城越》之后,到2020年共计在红白歌合战会上演唱过12回,成为红白歌合战会史上的最多纪录,而石川小百合也是NHK红白歌合战会出演回数历代第一的女性歌手,多达44回(男性歌手历代第一的是北岛三郎,51回)。

  


  


  


  
图片说明:石川小百合(网络图片)。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应该是在30年前了,那是到了日本两年之后,日语还是一塌糊涂、狗屁不通烂得像后来的抗日神剧,但我却喜爱上了这首歌,尽管基本上歌词一句都不懂。和一般演歌不同,《天城越》尽管音域还算平均,但那异常激越的音程,令一般专业歌手都会望而却步。几十年下来,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其韵律、节奏的难度之超绝,依旧是每每让我激扬。更有那石川小百合的表情、手势、身姿,随着歌曲的内容和音乐的旋律,时而一脸幸福,时而痴迷不悟,忽而丧心疯狂,忽而狰狞悲怆,火焰升腾的嚣张,激流四射的奔放,痛苦不堪的挣扎,梦寐以求的幻象,若若温柔,决决刚强,楚楚美艳,心旷神怡,哀哀婉转,黯然魂殇……喜欢,真的喜欢,且越来越。

  


  
【②逸话】

  
讲一段歌曲《天城越》创作的逸话——

  
1985年,作词家吉冈治(担任过日本作诗家协会副会长)和作曲家弦哲也(担任过日本作曲家协会会长)来到伊豆的天城山旅游,住在作家井上靖最爱的温泉旅馆“白壁荘”。在天城山的净莲瀑布、寒天桥、天城隧道遛弯儿的时候,两位业界大佬呼吸着伊豆的空气,聊到当下人气的卡拉OK的气人的俗气,于是决定为石川小百合写一首歌,标准是“只有石川才能唱的高难度作品。”

  
据说,在创作歌词时,吉冈治受到了北条政子的启发——这个死心眼认死理的女人,八百多年前,为了爱情,身为伊豆豪族北条时政的长女,不顾家族和周边的反对,从家长安排的婚礼上逃走,冒着伊豆冬天的寒冷,投奔到了一个流放犯的怀抱中。而这个叫源赖朝的流放犯,不负政子的期望,创立了镰仓幕府,狭天子以令诸侯,作为第一代征夷大将军,成为实际上日本的最高统治者。而北条政子则是日本历史上有名且少见的反对“一夫多妻”的“河东狮吼”,曾经在自己怀孕、源赖朝移情别恋时大打出手。源赖朝死后,北条政子出家成为尼僧。伴随两个儿子先后被暗杀,北条政子扶持女婿继承大将军位,自己成为幕后掌权人,史称“尼将军”。她大胆施政,精心运作,在极其复杂的局面下捭阖纵横,最后居然把三个上皇和现任天皇废黜,从皇家挑选出了一个听话的当傀儡——不知道北条政子是不是读过吕雉和武则天的历史,也不知道晚近的慈禧有没有听过北条政子的故事,反正这几个女人都是狠人。女人的生命长于男性的原因源自韧性,而韧性的女人一旦任性起来,有两个方面更是男人所不及,一个是对敌人的凶狠,一个是对爱情的不渝。

  


  


  
图片说明:北条政子不仅对老公狠,身为日本“三大恶女”之首,对父亲和儿子更狠,为了镰仓幕府的续存,她可以将父亲和儿子流放……在2022年1月NHK开始播放的历史系列电视剧《镰仓殿的13人》第12回里,北条政子(小池荣子饰演)因为知道了源赖朝养了小三“龟之前”之后,爆砸豪宅,激怒的场面成为网上的话题——《镰仓殿的13人》的最后一集第27回将于后天7月31日播出。(网络图片)

  


  


  
根据弦哲也的回忆,石川第一次看到《天城越》歌词的瞬间,僵在那里一脸的迷惑,“这么煽情的歌,我可唱不了。”一副不知所措、束手无策的样子。然而,随着对歌词一个字一个字的理解、消化,石川终于领悟到了这首歌的意义。用石川的话来说,“《天城越》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地浸染、渗透到我的身体里去了。”

  
作为日本代表性名歌之一的《天城越》,以惊世骇俗的笔墨表现出在爱憎的漩涡中挣扎纠缠的情丝情欲,天城山的风景和女性的心境交织在一起,大胆的歌词,过激的内容,强烈的爱憎,纤细的情念,丰富多彩的隐喻,多重不伦的纠葛……灵与肉的折磨,性爱与死亡的重叠,胆战心惊的煎熬,痛不欲生的嫉妒,置生死于不顾的执着,既可以当做是对渣男的控诉,也可以看成是献给走火入魔的爱之颂歌。

  


  


  


  
图片说明:石川小百合(网络图片)。

  


  


  
【③解析】

  
《天城越》的歌词被誉为演歌歌词的最高杰作,不揣浅陋,我试着翻译一下并解析自己的感受。

  


  
隠しきれない 移り香が

  
いつしかあなたに 浸みついた

  
誰かに盗られる くらいなら

  
あなたを殺して いいですか

  


  
掩不住的残香

  
何时浸染在你的身上

  
与其让她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不如让我把你杀了吧 好吗

  


  
这首歌是从女性的视角出发的——女人的心里有一个深爱的“他”。然而,她发现,他的身上散发出别的女人的残香,整个一个渣男呀。移情别恋的“不伦”令人心伤,海枯石烂的爱恋生发出单向的生死不渝的悲怆,好吧,如果谁敢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那我就杀死你,这样你就哪儿都去不了了,就会永远留在我这里了,好吗?——这最后一句“好吗?”既是问他,也是问自己。有答案吗?没有。爱和恨就像鸟儿的双翅,乘着自由的风,平衡在永恒蓝色的情天恨海中。

  


  
寝乱れて 隠れ宿

  
九十九折り 浄蓮の滝

  
舞い上がり 揺れ落ちる

  
肩の向こうに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醒来的慵懒和杂乱 不为人知的旅店

  
九曲十八弯 瀑布的净莲

  
举目空中飞舞 低头飘落山谷

  
从你的肩膀望过去

  
相公 山在燃烧

  


  


  


  
图片说明:天城峠的“净莲瀑布”。(网络图片)

  


  


  
原来,女人和心中的“他”也是“不伦”的关系,男女一对渣。

  
在天城山的情旅中,掩人耳目地找一家隐秘的住处。既然两人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那就暂且先把渣不渣放到一边,别让世俗的烦恼搅乱难得相聚的快乐时光……清晨醒来的倦容掩不住一夜的风流,室内的无限春光没有辜负室外的山高水长,天城山的名胜“九曲十八弯”和“净莲瀑布”,曲折的盘桓峰回路转,直落的飞流玉珠乱溅,恰似两人夜中淋漓酣畅的盘肠大战,忽而飞舞扶摇九重天,忽而飘洒坠入山底间……依偎在心上人的肩头,感受着彼此的心跳,身上尚未褪去的愉悦后的粉晕红斑,和窗外那被枫叶染红的天城峠相映成辉,好像彼此的身体还在山巅绝顶处燃烧着……

  


  
何があっ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火をくぐり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不管发生了什么 都无所谓了

  
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 潜在心底的欲火

  
我要跟你一起飞越 飞越天城山

  


  
我不管,我只要你,我现在就要你,爱咋地就咋地,爱谁谁。我想明白了,不管你渣不渣,燃烧出噼噼啪啪的动静来吧,在内心的最深处,我就是要和你共赴巫山,去跨越人生性爱的“山峠”,飞越到不知天地为何物的人间至美的性爱之巅峰——当然,如果你把“我要跟你一起飞越”理解成“死也要跟你在一起”,也没有毛病。往好说,克服千难万险后比翼齐飞。往坏说,不能同日生,但愿同日死——反正,无论是死是活两人都要在一起,要么共攀绝顶,要么同赴黄泉。在日本文化里,性爱与死亡,就像缠绕在围棋盘上的黑子白子,唯有彼此相依的共存,才能演绎出人生出彩的一局。

  


  


  


  
图片说明:天城峠枫叶(网络图片)。

  


  


  
口を開けば 別れると

  
刺さったまんまの 割れ硝子

  
ふたりで居たって 寒いけど

  
嘘でも抱かれりゃ あたたかい

  


  


  
只要一张口 就说跟她分手

  
玻璃的碎片 一直扎在心头

  
即便同居一室 倍感寒从中来

  
哪怕虚情一抱 也会温暖如初

  


  
“他”总是编瞎话说要跟别的女人分手,却总也不见实际的行动。不诚实的言行就像破碎、尖锐的玻璃片般一直扎在女人的心口,而“他”却装聋作哑一副不知状。她发现“他”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爱自己,也不像自己爱“他”那样爱自己,“心”的错位,让女人心生寒意。但是,她却又无法割舍,爱的不悟滑入了自欺欺人的迷途,恐惧于寂寞和孤独,哪怕明明知道是在虚情假意的做戏,也希望“他”来温存一抱,用肌理的温度来填补心理的温差,幻想着温暖如初,麻醉到倍感幸福——对爱的渴求渴望到这一步,不惜自我欺骗,其中传达出的哀伤、哀婉、哀怨,似乎是不少女人的体验。

  


  
わさび沢 隠れ径

  
小夜時雨 寒天橋

  
走り水 迷い恋

  
風の群れ 天城隧道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山葵润水泽 通幽曲径

  
冬日短雨夜 寒天桥上

  
稻田闻潺涓 情恋迷离

  
山风云欲坠 天城隧道

  
好恨呀 好恨呀 身体却不由己

  
相公 山在燃烧

  
不再回头 无所谓了

  
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 漫山遍野

  
我要跟你一起飞越 飞越天城山

  


  
诸多的隐喻可以触发我们无限的性的联想——山葵静静地被清澈的溪水滋润,隐秘的小径传来悠长的叹息,冬日里短暂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滴落在寒天桥上,分不清是泪花还是汗珠。引水可以灌田,我那纷乱迷茫的心田又有谁来浇灌?风起云涌吹去了巫山云雨,暗淡的天城隧道里只有无限的寂寥。心里生出无边的恨意,身体却背叛、出卖了自己。是谁,点燃了那座山?是你点燃了我?还是我燃烧了你?亦或是我们彼此共燃?为什么知道了“他”已不再爱我,却还要投入“他”的怀抱,还要和他一起燃烧?肉体的快乐驾驭了精神的理性,我的痛苦谁又知晓?!燃烧起来吧,燃烧出噼噼啪啪的动静来吧,燎原的欲火可以燃烧一切。哪怕前面就是地狱,我也不再回头,世俗的一切都无所谓了,告别过去的生活,爱无反顾,不会再去在乎什么了,即便是毁灭,我也要和你一起偷越、攀越、飞越、超越那座不可逾越的山。

  


  


  
【④伊豆文学】

  
伊豆半岛、天城山、风雨雪雾、温泉、山葵、蘑菇……这些看上去本来和文学没有关系的事物,作为孕育作家的环境,应该像喂养婴幼儿的母乳一样,结实、滋润了作家们的一生。

  


  


  


  
图片说明:“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我就不详细介绍了,推荐给喜爱文学的朋友亲自去一下,我很愿意做导游,如果有时间的话。

  


  


  


  
图片说明:“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展室入口处悬挂着历代电影中伊豆的舞女和学生的剧照。

  


  


  
图片说明:在两年多前我刚刚开始笔记《日本点滴》的时候,第三滴就落在了川端康成的头上——在《居合》里,我写了摄影师林忠彦是如何花费了20年的时间才拍摄出了这张川端康成最著名的照片——今天,书本上的照片挂在了墙上,我就当做是原作。

  


  
伊豆的天城山可以说是一座文学的山,自从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开了头之后,众多作家都和这里发生了关系——在“道之驿天城越”的“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里,展示了与伊豆结缘的120名作家的原稿、作品、研究专著等——川端康成就不多说了,这里稍微提一笔另外一个大作家,曾经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候补的井上靖,他的老家就在伊豆。

  


  


  
图片说明:“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伊豆出生的作家及其作品的展示橱窗。

  


  


  
图片说明:“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井上靖历史小说的展示橱窗。

  


  
知道井上靖还是来日本之前,读过他的小说《敦煌》,也看过《敦煌》的电影,好像后来还读过他的《孔子》,不过这些内容现在都不记得了——我有一个歪理,读书不是为了记住,而是为了阅读时的愉悦,就像我们不可能记住每一次做爱的细节,知道曾经愉悦过且还想再次愉悦就足够了。

  


  


  
图片说明:“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中的井上靖照片。当看到摄影者秋山庄太郎也是我笔记过的人物时,居然有了一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

  


  
从“道之驿天城越”的“伊豆近代文学博物馆”里穿出去,是一个优雅的和式庭院,因为是在雪中,更有冷美人的味道。一个人散步在空旷的庭院里,裸女的雕像,水车的小屋,井上靖的旧邸,如诗如画如歌。呼吸着天城山清冽的空气,感受着伊豆暮冬湿润的寒潮,哼着《天城越》的小调,想着井上靖在记者面前幽默大气地大开诺贝尔文学奖的玩笑,好生陶醉呀……恨不得回到车中取回酒来,就着雪花,伴着美景,连浮三大白。

  


  


  


  


  


  


  


  


  
【④围棋】

  
之所以对井上靖情有独钟,这里还有一个特殊的理由,那就是井上靖对围棋的贡献——爱屋及乌,凡对围棋做过事情的人,我都敬之爱之善待之。

  
历史的缘由是这样的——

  
第3期本因坊战于1943年到1946年举行,第2期本因坊桥本宇太郎接受岩本薰的六番胜负挑战。其中的第2局就是著名的“原爆下的对局”(1945年8月6日在广岛市郊外)。因为是战争最严酷的时期,报纸页数大幅度减少,报纸上的围棋栏目全部撤销(岩本薰获得本因坊挑战权的消息棋迷们都不知道)。由于空袭,日本棋院和《每日新闻》社的资料、记录也大都丧失殆尽。

  
战后的1946年,鉴于桥本和岩本六番胜负打成了3胜3负的平手,于是决定两雄进行三番胜负来确定本因坊的归属,而事关本因坊三番胜负的具体经办人就是当时不到30岁的井上靖。

  
在成为作家之前,井上靖曾经在《每日新闻》报社工作,从记者干到学艺部副部长,并直接参与了战后围棋本因坊战的运营工作。1946年7月,在井上靖的协调下,三番胜负第一局特意到广岛县莲教寺举行的原爆被害者追悼会上去黑白各下了一手,然后移师前往高野山总寺院,史称“高野山决战”。在高野山,岩本薰连胜两局,夺取了第3期本因坊的桂冠。不仅如此,井上靖还恢复了在《每日新闻》连载棋谱的做法,第3期本因坊三番胜负成为战后最初在报纸上连载的棋谱,之后各报相继跟进——仅此一点,井上靖功莫大焉。

  


  


  


  
图片说明:“道之驿天城越”的导游图。

  
蛇足1:大作家松本清张于1959年发表的短篇推理小说《天城越》(《天城越え》)也非常有名,1978年NHK拍摄了同名电视剧,1983年松竹拍成同名电影,1998年TBS又拍摄了同名电视剧。

  


  


  


  
图片说明:当年28岁的田中裕子在电影《天城越》中饰演23岁的女主人公,其出色的表演——在迷一般妖艳的诱惑力的掩盖下有着不为人知的异常激烈的性格——使她获得了第七回日本电影学院奖主演女优奖。

  


  


  
蛇足2:内田康夫(1934年11月15日~2018年3月13日),推理作家,特别是在“旅情推理”方面,是与西村京太郎、山村美纱齐名的代表性人物,平生作品发行超过一亿册。其代表作《浅见光彦系列》最受欢迎,经过各个电视台的几十年来的无数次改编、放映,家喻户晓绝对不是虚言。其中的辰巳琢郎主演的《天城峠杀人事件》今年还在播放。

  


  


  


  
蛇足3:鉴于昨天晚上买不到东西的经验,今天就早点出发前往晚上的道之驿。这个时候,我并没有目的地,那就还是按照计划沿着太平洋南下,于是,沼津、富士、烧津、藤枝,没走高速,开了两个多小时候,差不多下午5点左右了,找家便利店撒尿后,在手机上找道之驿,这才发现自己还在静冈县,不前面远处有个叫“挂川”的道之驿,里面有24小时便利店,嗯,就它了。

  


  


  
 

  


  
到了“挂川道之驿”,停好车,买回下酒菜,开始在车里独酌,一边整理照片发朋友圈,顺便还查了一下附近有什么好去处。结果发现了开车三十多分钟就是“御前琦灯塔”,作为日本近代化产业遗产,位列日本灯塔五十选,欧了,明天一早先奔它去……快12点了,也喝得差不多了,梦去也。

  


  


  


  
(全文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四/放飞/第二天(下) 
    日本点滴之九十三/放飞/第二天(中)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