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05-06 14:00:09 阅读人次:612 回复数:1)

  【①出发前】

  
继前几个月翻译了两本围棋书之后,3月3日,又开始在足利八幡町翻译大桥成哉的《围棋布局——定式改革讲座》,期间11号到东京和哥几个棋友兼酒友痛快了一回,第二天回到足利,岩田来,于是就又休息了一天。13号翻译完,校对两天,15号交稿。当天我在朋友圈里自吹自擂地写到:“这些天,受到抵御侵略的乌克兰人民的激励,我也开启拼命模式,每天十几个小时疯狂翻译,今天交了稿。出版社大喜,立即又问能不能再来一本?我要出门去流浪,沿着太平洋南下,然后顺着日本海北上,去看一路的樱花……所以,我跟出版社说,我要出门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再联系——我的译文能够得到出版社的认可,开心非常。”——我是真觉得自己挺牛逼的。

  
16号,笔记《日本点滴/麻将的闲话(上)》。

  
17号,回到东京,和松井一起去三井住友银行办事。

  
18号,到帝京附属医院做手术一年的复查,预约了明年3月17日做第二年的复查——这一方面是对我负责,另外一方面也是医院追踪医学上的数据,手术前我签署了同意将手术的所有数据提交给院方的协议——预约完,大夫也笑了,对我说:“先约着,还早着呢,到时如果需要调整具体时间,就打电话。”

  
19号,去看8个多月的外孙,和女儿、女婿又是一顿大喝。我跟女儿说,就盼着外孙长大,在我还有体力、精力的时候,带他去看世界,骑牛骑马,捉鱼摸虾,上山下海,美食温泉……女儿说,不给,不知道你会把他惯成什么样儿,回来我们怎么带?

  


  
【②预热】

  
20号,开车带儿子和他女朋友去镰仓玩了一整天,算是“放飞”的预热。

  


  


  


  
图片说明:打油——镰仓三月沐春风,樱花姑娘争艳中。老眼一昏全是花,可餐秀色没酒盅。

  


  


  


  


  


  
图片说明:位于神奈川镰仓市雪之下的“鹤岗八幡宫”神社也叫“镰仓神社”,建于1063年,是镰仓初代大将军源赖朝、镰仓武士的守护神,其中有不少“国宝”和“国家重要文化财”,在关东地区颇有名声。

  


  


  


  
图片说明:正好遇到一对新人在“鹤岗八幡宫”神社举办婚礼,一点都不羡慕地转着圈看了好一会儿,主要是想看看新娘子有多漂亮——日本人的婚礼,或在神社,或在教堂,而死的时候一般都是在佛教的寺院请和尚做法事。日本人的宗教信仰主要有三个,本土的神道教(约8900万人,占48.6%)、外来的佛教(约8500万人,占46.3%)和基督教(约190万人,占1.0%),其余杂七麻八的将近20万个宗教法人、团体约740万人(占4.0%)。这样,全加起来日本的宗教人口约1亿8千3百万,而日本的实际人口不过1亿2千6百万,这就表明,很多日本人是信仰重复,很不专一,甚是花心。我猜想,可能这和日本是岛国有关,因为总是吃鱼,单一的吃法就会生厌,于是生鱼片、日本煮、天妇罗、清蒸、腌制,不一而足——如果我们把“鱼”置换成“宗教”,一鱼多吃也就不足为奇了。

  


  


  
图片说明:镰仓的这家叫“三河屋”的酒铺,商号创建于1900年,店铺建于1927年,也算百年老字号了——房子是用传统的“出桁造”加上复杂的重合屋顶和极长的“差鸭居”(与纸窗之间的横木),营造出厚重的气氛,作为传统的商店建筑样式,是日本近代商业文化标志性的贵重遗产。

  


  
不算3月20日的“预热”,从3月21日从东京正式出发,到4月24日晚上回到栃木县的足利,我在外面放飞了34天,跑了七千多公里,加了一次机油,换了四个轮胎。期间住了两次旅店,还分别在朋友家住了三天,其余29天都是在车上过的——我的破车是一辆丰田的七人座,如果换算成人的年纪可能比我这62岁的老头都大——把后面一排座位放平,斜着可以伸直腿,正好车中泊。有一个到处可以移动的“窝”的感觉很奇妙,类似蜗牛胜似蜗牛,因为蜗牛要背着窝,而我这儿是窝载着我。

  


  


  
图片说明:打油——驾龄一年多,七座丰田车。老骥不伏枥,踏破万重壑。

  


  
【③在路上】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做攻略、不设目的地,一个人去放浪、流浪、放飞成为了我的梦想,去挑战不可预知的前途,鸟儿一样舞动翅膀去翱翔,鱼儿一样摇头摆尾去戏浪,狼一样在荒山孤岭里游荡……如果放浪是一种有意识的任性,那么,流浪就是无目的、无意识、游手好闲的胡乱逛,而放飞自我则是在没有任何人干涉的条件下率性而行、信马由缰,把精神放松到没有精神,把心灵自由到没有心灵,听凭风吹雨打似浮萍,任尔千山万水不留情,不去管明天到哪里,只去看今天在何方——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

  
打油——在路上

  
一辆破车一老头

  
兴高采烈扶桑游

  
不顾前来不顾后

  
东南西北醉风流

  
这首出发前的打油,标题是有讲究滴……

  
《在路上》(《On the Road》)是上个世纪美国作家杰克·凯鲁亚克(1922~1969)于1957年35岁时出版的自传体、即兴式长篇小说,作为“垮掉的一代”的“圣经”,书中无处不在的追求个性的放纵、叛逆、反抗,在爵士乐、酒精、毒品、性爱的享受中,那种对传统、权威、专制的不屑一顾的轻视、蔑视、无视,无拘无束的态度,放浪不羁的性格、自由奔放的热情,毫不妥协的决绝、大胆冒险的精神,在将近四十年前,就极其契合地融进了我意识的血脉。

  
将近七十年前,很多老派、保守的美国人面对“垮掉的一代”,痛心疾首地大声疾呼,长此以往国将不国美国要玩完了。伴随着接踵而来的嬉皮士、性解放、女权主义等社会潮流,他们更是如丧考妣般哀怨、哀叹、哀嚎。殊不知,今天回首一看,美国不仅没有垮掉,相反,一个更加强大的美国屹立在世界之巅——“垮掉的一代”表面上放浪形骸的外衣,披在对独立、自由、个性的追求的骨骼上,其精神气质,与“美国精神”一脉相承。

  
其实,《在路上》早于1962年就有中文节选本作为内参“黄皮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译者署名“石荣”,是著名翻译家黄雨石、施咸荣的笔名。那些“黄皮书”中还包括了《麦田守望者》、《等待戈多》等。这些作品,尽管流传面很小,但还是犹如惊蛰的春雷,惊醒了一些骨子里就有艺术细胞的知青,芒克、彭刚、北岛、多多等干脆直接模仿逃离知青点去流浪。

  
我无意对比中国,只想说,在六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仅此而已。

  


  


  


  
图片说明:《在路上》中译本,1990年,漓江出版社出版,陶跃庆、何晓丽译。

  


  
回来后查资料,看到个细节,《在路上》出版后,立即成为畅销书,影响巨大,跨越国界,仅美国就售出了亿万条牛仔裤和百万台煮咖啡机,无数青年人仿效主人公踏上了放浪之路——难怪我也要带上咖啡壶。

  
在路上,从第一天开始,我就每天都发朋友圈,不过大都是在匆忙之中,来不及推敲文字,更有好多内容和照片限于时间和篇幅而得不到展开、展示。现在,已经笔记完《麻将的闲话》,我将按照时间顺序花些时间慢慢整理一下这三十多天的放飞,增补一些旅途内容和图片,追记一些体验和感受,回忆一下途中飘扬的思绪和情怀,在享受写作笔记本身带来的愉悦的同时,也让自己重温一下曾经的开心快乐,还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学习获得新的知识,更可以作为《日本点滴》的继续。

  
必须感谢的是,老婆大力支持的“放纵”,不仅给我配备了携带Wi‐Fi,还让我怎么开心就怎么玩;“兄贵”岩田竭力的“怂恿”,几乎是逼着我去,甚至说如果钱不够他会援助;还有被困在三亚的老妈、老姨每天的期待,更有朋友们的鼓励、点赞……这些,都给了我逍遥洒脱、肆意妄为的底气。

  


  


  
图片说明:出发前,我既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也没有具体的路线图,如果硬要说计划性的话,那就是想沿着太平洋南下看海看樱花,然后沿着日本海北上……结果呢,这次除了冲绳、东北地方以及北海道,日本本土都跑到了——这样,日本47个都道府县我就都有撒过尿的记录了。

  


  
【④感慨】

  
上面的那张日本地图和下面的地图,挺让我感慨的。

  
1976年,日本学者五百旗头在美国国立公文书馆发现了有关占领日本的机密文件(美国政府机密文件25年解密),其主要内容是,将战败的日本分割为四块。

  
为了让苏联牵制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几十万关东军,以美国、英国为代表的盟军方面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请求苏联对日宣战并出兵,作为补偿,让苏联占领接管日本的北海道、东北地方,美国占领接管本州中央(关东、信越、东海、北陆、近畿),英国占领接管西日本(九州、中国地区、琉球群岛),中国占领接管四国地区,东京都则由美、苏、英、中共同占领接管——之所以让英国而不是中国占领接管最接近中国大陆的西日本、琉球群岛,水面上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地区更加方便英国的商贸往来,水面下的真相则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美国更加信任英国,那是铁杆儿兄弟——从地理的重要性上考量,美国对中国的国共两党都不放心。

  


  


  


  
没有想到的是,贪婪成性的斯大林胃口更大,不仅已经把日本的北方四岛据为己有,还进一步要求割让半个北海道给苏联。这个极其难看的吃相导致美国总统杜鲁门直接翻脸,拒绝了斯大林的无理野蛮,最后的结果是由美国单独占领接管了日本。

  
而1976年的当时,NHK正在策划、筹备拍摄一部特集,题为《日本的战后》,作为纪实电视剧,聚焦在战后决定日本命运的几个历史大事件上,从中抓取日本迈向民主主义国家的身影和脚步。听到美国机密文件这个消息后,NHK马上找到33岁的五百旗头,调整拍摄方案,决定把《日本分割——不为人知的占领计划》作为10集纪实电视剧《日本的战后》开幕第一集。

  


  


  
我的感慨就在于,战后日本幸运地避免了像德国、朝鲜、越南那样国家被分裂的惨状,历史车轮的锯齿咬合但分错了一个位置,日本将发生的一分为四的悲剧令我不寒而栗……而今天我能够自由自在地“遍历”日本的大街小巷、山山水水,去安抚自己那颗不安的心,从某个角度上讲,也是拜美国所赐,油然而生的感谢让我和美国又发生了感情关系……

  
是为序。

  


  


  




 回复[1]:  采夫 (2022-05-09 20:47:39)  
 
  牛!现在让我去考驾照的话,根本就没那信心。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新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