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04-27 16:29:59 阅读人次:6755 回复数:0)

  【①麻雀】

  
在日本,麻将被叫做“麻雀”,显示出“雀头”(将头)的至关重要,这和广东、香港、台湾等地的叫法是一样的。麻将店叫“雀庄”,靠麻将吃饭的叫“雀士”,也就是职业麻将手。

  
麻将传入日本的时间并不长,至今也就一百多年一点。日本麻将史上,有几个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必须要提一下,第一个就是大文豪夏目漱石。

  
1909年,夏目漱石到中国东北和朝鲜旅游,写下了游记《满韩处处》,连载发表在同年10月21日至12月30日在《东京朝日新闻》上。其中,在11月19日的文章里,夏目漱石这样写到:一个房间里,四个人在博弈,其道具颇为雅致。四个人分别持有五、六十枚左右的牌板。厚度和大小与将棋相仿,将其进行调整、替换以决定胜负。牌板是用竹板和象牙结合而成,象牙的一面刻有各色模样。好像是当这些模样的牌板配合成一定的组合后就成为赢家,为此,允许牌板劈劈啪啪地触碰,不过,我一直没有明白胜负之处在何处。

  
在上面的文章里,虽然夏目漱石没有明确提到“麻将”两个字,但怎么看说的就是麻将,所以,这是日本介绍麻将的处女作,时在113年前。

  
而第一个将麻将带到日本的,则是一个叫名川彦作的人,很巧合的是,他是夏目漱石的学生。1905年,名川彦作到中国(清朝)四川资洲师范学院教英文,期间学会了麻将,1909年回到日本的时候,行囊里带了一副麻将,是为日本麻将第一号。随着名川彦作教会周围的朋友,麻将开始在日本普及。1999年,看到世界上唯一的一所“麻将博物馆”在日本千叶县开馆的消息后,名川彦作的儿子将这副麻将捐给了“麻将博物馆”。

  


  


  
图片说明:“名川彦作牌”作为日本麻将第一号,也在中日文化交流史的画卷上涂抹了一道异色。

  


  
推动日本麻将普及的一个里程牌式的重要人物就是文坛大佬菊池宽——对,就是那个创建直到今天还是日本文坛最重要的两项文学奖“芥川奖”和“直木奖”的菊池宽——日本近代当代的文学恨不得就靠他了。

  
1923年,菊池宽创建“文艺春秋社”,1924年,36岁的菊池宽在神乐坂的“咖啡·青春”(Café Printemps)里学会了打麻将,从此上瘾,第二年就在《朝日新闻》上连载的小说《第二の接吻》中描写了四个人打麻将的场面,是为麻将在文艺作品中的“首秀”。

  
1929年,在菊池宽的倡议下,成立了迄今为止历史最为古老的麻将业余竞技团体“日本麻雀联盟”,菊池宽任初代总裁,制定规则,设立支部,出版杂志图书、举办大会,发行段位证书,甚至在《文艺春秋》杂志上登广告,直接销售“文艺春秋麻将牌”。

  


  


  


  
图片说明:菊池宽和久米正雄等编著的三卷本《麻将大讲座》,1930年。

  


  
蛇足:1999年4月10日,世界上第一座也是唯一的一座“麻将博物馆”在千叶县的夷隅市岬町中原1-2开馆,收藏了古今日外名贵麻将3000副以上,还有很多相关的什物,比如麻将桌、椅,麻将盒、书籍等,并将馆藏品编辑成《麻将的历史和文化》一书。2012年休馆,理由不明。随后不就馆方宣告要将馆藏品进行拍卖,引来中国方面的抗议,声称爱新觉罗溥仪使用过的麻将是中国的国有财产,不得擅自处理,导致拍卖流产。2013年,馆方将溥仪麻将和其它一些贵重藏品归还给中国。2017年8月该馆被中国人收购,在将全自动麻将桌和麻将牌赠送给夷隅市政府之后,同年11月闭馆,其它所藏品下落不明。

  


  


  


  


  


  


  
【②雀道】

  
“日本麻雀联盟”成立之际,菊池宽为爱好者献上了一篇《麻将赞》(《麻雀讃》),阐述了他的“麻将观”,第一次将“麻将”上升为“麻将道”(“雀道”)的高度,文章不长,这里全文翻译如下——

  
《麻将赞》

  
无论说什么,能赢的人肯定是高手,特别是总赢的人,你得承认他就是牛!但是,如果是一局拼胜负的话,高手也未必一定能赢,搞不好也会输给刚刚学会听牌的生手一一这大概就是麻将的乐趣之所在吧。

  
不过,我们把胜败先放到一边,必须承认,那种每张牌都追求最佳打法的人绝对是高手,因为他们能够在概率的基础上,寻找到听牌可能性最大的打牌线路。然而,即便千算万算,概率精确到百分之九十,最后,运气却无视你的深谋远虑与概率,一把点个大炮成就人家一副大牌——麻将的玄妙没准就在这里。

  
只要去努力,任谁都可以拥有高超的技巧。然而,在此之上的胜负,就和人的性格、心术、悟性、胆量等有关了。游戏也罢,体育也罢,莫不如是。对于麻将而言,与其说是技术层面的竞技,不如说是整体人格的终极竞技。这样,麻将就不再局限在小小的游戏里,而是升华到麻将道的境界。

  


  


  


  
图片说明:菊池宽生前爱用的麻将。

  


  
蛇足1:日本的麻将爱好者都知道菊池宽的这句名言:“只有当你把手里绝对不能动用的金钱拿出来去赌博之际,才是真正的胜负。”——菊池宽绝对一个标准的赌徒,可以成为王尔德所说的“除了诱惑之外,我什么都能抵抗”的注脚。

  
蛇足2:喜欢麻将的有名人:佐野洋、里见淳、志贺直哉、绫迁行人、井泽元彦、武宫正树、石田芳夫、江国滋、筑紫哲也、德光和夫、野村沙知代、大桥巨泉、荻原圣人、小野伸二、菅直人、三好彻、吉行淳之介、堺正章……

  
蛇足3:从东京JR京浜东北线·大森车站山王西口一出来,就可以看到一组浮雕——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大正末期到明治初期)很多文人、艺术家都住在这一带,后来被称为“马込文士村”,比如我们知道的作家川端康成、歌人北原白秋、政论家、历史家徳富苏峰、诗人萩原朔太郎、翻译家村冈花子、小说家山本周五郎——其中一幅就是文士们在小说家、文艺评论家、翻译家广津和郎家里喝着小酒打着麻将,叼着香烟的川端康成带着羡慕的眼神站在一边观战,由此可见麻将对于无形文人的诱惑有多大。

  


  


  


  


  


  
【③不同之处】

  
在讲述“雀圣”阿佐田哲也的故事之前,先介绍一下日本麻将和中国麻将的区别。

  
日本麻将和中国麻将相比,基本原理一样,基本规则大同小异,几点最大的不同如下:

  
日本麻将136张,没有花牌,也就没有白搭。日本麻将也叫“立直麻将”,就是门清听牌时,可以宣告“听牌”(也可以不宣告),宣告者拿出听牌费(日本是1千点,谁和了归谁),从此不得换牌,不是和张就得打出。一旦和牌,增加点数一番。如果宣告“听牌”后一圈之内和牌(出冲或自摸),叫“一发”,加一番。

  


  


  


  
图片说明:四家听牌。

  


  
再就是,日本麻将最后七墩叫“王牌”, 如果一局打到这里没有人和牌,那就是“黄庄”(日语叫“流局”)。“王牌”的作用一个是用来开杠(一局最多只能开杠四次),一个是翻出位置在倒数第三枚的“宝牌”指示牌。所谓的“宝牌”指示牌,就是翻出牌的下一张顺延就是“宝牌”(ドラ)。比如翻出“三万”,“四万”就是“宝牌”。如果你和牌后,手牌里有一张四万,那计算点数时就要多加一番,有几张就加几番。如果是宣告“立直”者和牌,还有一个奖励,就是“宝牌”指示牌下面的那张牌也是“宝牌”,叫“里宝牌”,再增加一次点数多加一番的机会。

  


  


  
图片说明:3饼就是“宝牌”。

  


  
第三,日本麻将是轮流坐庄,不像中国麻将有的地方是谁和谁坐庄,一般只打东南,叫“半庄”,不打西北,也就是只打八圈,前四圈称为“东场”,后四圈就叫“南场”,也有打十六圈的,叫“一庄”,那就是把西北也干掉。甚至还有只打东场的,就叫“东风战”。

  
第四,日本麻将不允许“推到和”,和牌时必须有“役”,也就是要有个“说法”,要能够算出“番”来,比如立直、场风、断幺九、平和、门清自摸、七对子、碰碰胡、十三幺……所以日本麻将吃、碰不多,常常是作为弃和后破坏其他三家“节奏”的手段来使用。在和牌之前“宝牌”不算“番”,不能当做“役”来计算。

  


  


  


  
第五,还有一种流行的打法叫“红宝牌”(赤あり),就是“五条”、“五饼”、“五万”各有一张是红色的,和“宝牌”的性质一样,和牌后有几张就增加几番。“红宝牌”的出现等于有了7张“宝牌”,在战略和战术上的打法就稍有不同,对于和牌的速度要求更高。

  


  


  


  
第六,打牌前,每人都有25000点棒,一家输光后牌局结束。番数计算比较复杂,这里就不多说了,坐到牌桌上,自然有人会给你算。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五/放飞/第三天(上) 
    日本点滴之九十四/放飞/第二天(下) 
    日本点滴之九十三/放飞/第二天(中)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