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03-16 16:25:45 阅读人次:3062 回复数:0)

  【①赌博】

  
如果你问我,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我现在会这样回答:动物不会赌博。

  
有些书上说,赌博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这显然是想当然,和人类相比,赌博年轻得就像伟大的精原核和卵原核刚刚结合。

  
至于人为什么要赌博,为什么嗜好赌博,大多数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三四五六……而实际上,理由很简单,道理也不复杂,这里姑且卖个关子先,放到这篇笔记最后的说。

  
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赌过钱的人,应该不多——中国人里,没有摸过麻将的,应该也没有几个。

  
“麻将桌上白天也开着强光灯,洗牌的时候一只只钻戒光芒四射。白桌布四角缚在桌腿上,绷紧了越发一片雪白,白得耀眼。酷烈的光与影更托出佳芝的胸前丘壑,一张脸也经得起无情的当头照射。”这是张爱玲花了三十年写就的小说《色·戒》的开篇,由此也可窥见麻将渗透中国人的生活于一斑。

  


  


  
图片说明:电影《色戒》中,阔太们打发寂寞的日常就是打麻将……陈冲、汤唯、梁朝伟(左起)。

  


  
麻将,国粹之一,也是中国最国际化的游戏,日、韩、东南亚几乎无人不知,更是得到了不少欧美人的喜爱。不言而喻,在本质上,麻将是赌具——如果不赌钱,我会在麻将桌上打呼噜——这篇笔记,重点不在赌博,而是瞎扯一些中国和日本的麻将文化,算是一种介绍,其中也有自己的心得。非常自信的一点是,通过这篇笔记,颠覆一下传统,麻将爱好者将对麻将有一个崭新的认识,兼带多少也提高一下麻将的水平。

  


  


  
图片说明:这副名为“游龙戏凤”的麻将牌承载了不少文化——作为一代名伶梅兰芳的爱用,定制于1920年。抗战胜利后不久,梅兰芳将这副牌赠送给了日本朋友。

  


  
【②起源】

  
有传说,麻将是孔子发明的,我是不相信的。当世或后世把一个人说伟大了,总是会神话加昏话,不仅他小时候喷射出的一泡尿泉涌般都比别的孩子滋得远,还要把他能耐到非人的地步,发明、创造出一大堆不可思议的贡献,孔子一样万世明灯指引世界。

  
游戏是个人的事情,就像女人生孩子,肯定要自己来。但是,游戏的形成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好比族群要想得以延续和繁衍,雌性就要一代一代索取雄性,反过来也可以说是雄性一代一代耕耘雌性——和文化、文明一样,这是一场接力赛,几百年、几千年的演化、进化,逐步定下方圆,形成规矩。

  
根据考证,清朝同治年间(1862~1874)宁波人陈鱼门将“马吊”纸牌和牌九结合在一起,加上骰子,杂交出了麻将——于是,陈鱼门也被奉为了“麻将鼻祖”。

  


  


  
图片说明:7年前的2015年,我来到浙江宁波的南国书城“天一阁”藏书楼,参观了里面的“麻将起源地陈列馆”。手持水烟的居中者就是麻将的祖师爷陈鱼门,刚刚摸了一张牌,反扣在牌桌上,估计是危险张,于是察言观色盯着左边沉思的日本武士看,计算着是否会点炮。而右边则是一个拿着雪茄的西洋绅士,神情笃定,应该是已经弃和了——这雕塑整得还挺国际化。三缺一空着的座位当然是在恭候我啦,一屁股毫不犹豫地坐了上去,装模作样地准备诈和。可惜当时逆光,拍出的照片没法看,这里割恨了。

  


  


  
又因为宁波靠海,所以就有了捕鱼的索,装鱼的筒,卖鱼的万贯钱财——而出海捕鱼时,东南西北风是要观察的。至于把红中说成是桅杆,白板说成是船帆,发财是讨吉利多捞鱼,那也不是不可以附会牵强。

  
宁波话里,“麻将”与“麻雀”同音,而麻将又是从“马吊”演化而来。清末明初跟袁世凯混过的杭州人徐珂,在《清稗类钞》里曾记载:“麻雀,马吊之音转也。吴人呼禽类如刁,去音读。”胡适也曾经说过:“马吊三人对一人,故名‘马吊脚’,省称‘马吊’;‘麻将’为‘麻雀’的音变,‘麻雀’为‘马脚’的音变。”——按照我的理解,古人之所以把纸牌叫“马吊”,那是因为“吊”乃“屌”也,马屌极大,谁赢了谁就最屌。

  


  


  
【③条饼万】

  
梁实秋在《谈麻将》里这样写道:“我的家庭守旧,绝对禁赌,根本没有麻将牌。从小不知麻将为何物。除夕到上元开赌禁,以掷骰子状元红为限,下注三十几个铜板,每次不超过一二小时。有一次我斗胆问起,麻将怎个打法。家君正色曰:‘打麻将么?到八大胡同去!’吓得我再也不敢提起麻将二字。心里留下一个并不正确的印象,以为麻将与八大胡同有什么密切关联。”

  


  
图片说明:这副五彩螺钿麻将牌是“皇帝御牌”,为溥仪等皇族专用。一副两套,分为“男牌”和“女牌”(右下)。大约在1900年前后制作,后来不知道是经由什么渠道流落到了日本。

  


  
梁实秋的这段话很有趣,守旧的老先生将麻将和嫖娼视为同类并列在一起,就像坑蒙拐骗偷一样,是正经人家所不齿的行为。然而,无意之中,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脑路,那就是麻将与妓院的关系——搞不好,麻将就是在妓院里得到了完善也未可知。

  
条,也叫索,可以是捕捞上来的一条一条鱼,也可以是捕鱼的网线,更可以是麻雀的脚。

  
北京话里,有一个词是“条儿顺”,意思就是女人身材好。麻将的“条”又和“鸡”有关,比如“幺鸡”,而“鸡”的解释又可以延伸到“妓”。再发挥一下想象力,作为绳索的“条”,是不是可以捆绑住家里或妓院里的那些听话和不听话的女人?

  
饼,也叫筒子,可以是太监郑和船上的大饼,也可以是装鱼的木筒,更可以是打麻雀的火枪筒,甚至还可以说它是混沌太极。

  
从“饼是火枪筒”的意思上,我们可以联想到男性身体上的那把“枪”——我有两把枪,一支打蒋匪,一支打姑娘——麻将里,“出冲”、“放冲”也叫点炮,“碰”就是一声枪响,你这一下子“冲”,让焦急等待、难受了半天的别人爽歪歪。当我们听到把“二饼”叫“乳罩”,把“八饼”叫“老母猪”时,是不是也挺别有风情的。

  
至于“万”,再顺的条,再钢的枪,没有钱,白搭。

  


  


  
蛇足:传说,某地的一个寺庙灵验于赌运,条件是必须要由年轻女子来祈求。一个麻将的赌徒就让妻子去求卜,结果妻子在庙里被强行侮辱。面对回到家中大哭不已的妻子,赌徒不去安慰妻子,也不去告官,而是反复追问细节,希望找到菩萨的启示。气到急处,妻子大骂了一声:“好你个孬种屌头!”丈夫大喜过望,好比佛语里的“顿悟”般茅塞顿开,抛下妻子转身便去麻将。每把牌都争取拿“幺鸡”当将头,结果居然大获全胜,一扫往日之屈辱。

  


  


  


  
图片说明:西安某大学因疫情封校,女生在寝室自制麻将。网友:幺鸡是亮点……

  


  
【④风牌】

  
东南西北,四个风牌,也叫风头,你理解成“天涯何处无芳草”的笼盖四野的方位我不反对,你理解成四个角度轮流转换的体位我也赞成,不过,我还是觉得,无风不起浪,无欲不生情,拨动灵与肉的和弦之琴瑟,一定要借助四季四面的风情、风色和风流。

  
青发、白板,有没有青龙、白虎的影子?至于带着血腥颜色的红中,有的地方也叫“红杵”、“锥子”,就不多解释了,用我们脚指头的想象力去脑补吧。

  
至于那些花牌,“春夏秋冬”、“梅兰竹菊”、“琴棋书画”,放在妓院里,当做名字喊一声,不知道会有多少姑娘答应。而即便是当做小妾、婢女的爱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正人君子如果看了这几段而从此不敢正视麻将——其罪在我,原宥则个。

  
估计还会有人说,这特么还能不能让人踏踏实实、心安理得地摸麻将了——摸,继续摸,顺便摸,连吃带碰加杠开,最特么快活的就是自摸。

  


  


  
图片说明:青花儿嬉图陶牌,袁世凯珍爱的景德镇陶制牌——据说这是袁世凯1915年12月登基成“洪宪帝”后,以皇上的名义派人专门到景德镇采购,花费140万元买了4万个陶器回到宫中,其中,制作了这副陶制麻将牌。

  


  


  
蛇足1:也有这样的解释,中,就是一枪打中了,因此涂成红色。白板,就是放了空枪。发财则是得到奖赏。“碰”就是“砰”的一声枪响。“和牌”的“和”,发音为“hú”,现在多有人说成“胡牌”或“糊牌”,其实是个错误。不过大家都这样,也就将错就错了。“和”的原型字是“鹘”,老鹰的一种,善于捕食麻雀,于是雀起鹘落,赢了就叫“鹘”。

  


  
蛇足2:据报道,“在2014年举办的第五届欧洲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队仅获得了个人最好名次第30名,团体第37名的成绩。而此次参赛队伍共51支,中国队的名次已经倒数了。”

  
其实,跟大多数报道一样,这也是“别有用心”的不实消息。因为报道里没有告诉你,这次参赛的是陕西竞技麻将牌友联谊会的几个大妈,临时组队,自费参加……感觉就是广场舞的大妈去跟国际知名的街舞队叫板,那惨样当然不会好看。

  
实际上,中国麻将的水平不低,在前后多次的国际比赛中都独占鳌头,是世界一流。

  


  


  


  


  
蛇足3:中国麻将也好,日本麻将也好,规则的不同,就像中国各地和日本各地的麻将也都不同一样,对于不会麻将的人,说多少都没有用,而对会打麻将的人来说,只要牌桌上一坐,简单说一下规则,打两圈就都会了。

  
麻将现在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大众平常玩耍的,一种是竞技比赛的。现在的所谓“国标麻将”,是麻将的一种玩法,其规则为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7月所制定。其后在众多国际及国内麻将竞赛中应用,故被称为“国标麻将”。官方号称,“国标麻摒弃了大众麻将的赌博性质,同时又将番种增加至81种,极大的增加了趣味性与竞技性。国标麻将8番起和,增加了比赛的难度,同时也增加了趣味性。国标正在逐渐被大众所接受,成为一种时尚的娱乐方式。”

  
不过,民间并不认同这个标准,因为不仅太麻烦,老年人更记不住,还耽误赌博挣钱,所以“推倒和”是现在的流行。全国各地的标准也不一样,福建甚至还有打17张牌的。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新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