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2-02-03 20:53:07 阅读人次:5281 回复数:2)

  【①阿寒看我】

  
年轻的时候,总想着让自己的思想像球一样,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更想着让自己的脚步像哥伦布,迈向所有那些不曾到过的地方。现在人老了,滚出去的思想和迈出去的脚步不约而同找到了一个归宿,那就是阿寒湖。

  


  


  
当你喜欢上一个女子,你就打心眼儿里想为她做些什么,讨她欢喜,博她笑容,恨不得当她的应声虫……在我的现在,阿寒湖就是我心仪的女子,相识几年,她给我的快乐无以言说,而我呢,却不曾为她做过什么,心里总是虚空不踏实,好像欠债的长工。男女之间,是相互的索取,不存在如父母对儿女单方面无私无偿的付出。为阿寒湖奉献点什么,成了我的夙愿。去年得闲,如愿以偿的机会,我无数次地跑遍了阿寒湖的山山水水,就像无数次爱抚女人的身躯,每次都得到新的体验,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山水有灵,女人有魂,美的像女人肉体一样的山水,润的像山水一样的女人,自然得一塌糊涂,自然得忘乎所以,自然得唯有自然,曲曲弯弯,峦峦叠叠,层层递进,步步深入……

  
在阿寒湖,我尽情地放纵自己,不受控制,自由自在,既享受孤独,又享受友情。梦幻一般的恍如虚拟的世界,成为我逃避现实的世外桃源——我知道,在我看上了阿寒湖的时候,阿寒湖也看上了我。

  
大自然对你的吸引,你对大自然的接纳,就像异性相互之间的吸引一样,是一种契合,是一种默许,是一种彼此的赏心悦目,是一种血脉相通的交流,是彼此相互的进入、占有、吞噬……

  


  


  


  


  
【②滝见桥】

  
沿着国道240号,向着钏路方向,距离阿寒湖畔开车不到十分钟也就6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处好地方,名字叫做“滝见桥”。

  
日语的“滝”,也写作瀧,是瀑布的意思。滝见桥的瀑布属于溪流瀑,落差并不大,是阿寒川的源头。由于这滝口处多有温泉涌出,散发出的热气导致气温寒暖的差异,造物出格外靓丽的枫叶来,就像璀璨的工艺一定要在高热后冷水中淬火,又好比体验过世间的人情冷暖才能雕刻出那一脸的风霜,比如我。

  
“滝见桥”大约长达百米,桥下是阿寒川、阿寒湖、太郎湖的汇合处,作为一个景点,每到红叶的季节,络绎不绝总有人来。然而,他们都是站在桥上,观赏左右表面风景的同时也被表面所左右。

  
其实,就在桥边,有一个小小的入口,茂密的杂草让它很不起眼。这条小路极为狭窄,将将可以通过一个人,较为陡峭的坡度增加了下行的难度,如果是雨后,泥泞湿滑之际甚至需要手脚并用才能平衡住身体。好在小路不长,也就二、三十米,“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陶渊明在《桃花源记》里的这段描写用在这里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眼前是哗哗淌过的溪水,势不可挡,看不见来源也望不到尽头,都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所掩没,好比美人的那犹抱琵琶半遮的面。溪水白白的像蓝天里飘逸的云,配上周边满满的绿叶、黄叶、红叶,立体在你的面前,斑斓在你的心间,拥抱着你,融化着你,幽静着你。

  


  


  


  
坐下来,点一支烟,什么都不去想,就听着瀑布的音符,像婴儿在摇篮里听妈妈的歌……

  
俳圣松尾芭蕉有名句:“やがて死ぬ 景色は見えず 蝉の声”——短暂蝉生,不知生死,忘我鸣声。人蝉一同,景色依旧,生命流动。我大胆改一个字,やがて死ぬ 景色は見えず 滝の声——我的生命也流淌在溪流的述说中。

  
我们总是说观赏自然,站在客观的立场,把自己和自然区分开来。滝见桥给我的感悟是,我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就是溪水里的一朵浪花,就是树上的一片红叶,就是山里的一株野草——哥看的不是风景,哥就是风景。

  


  


  


  
打油·又一秋

  
红叶黄叶舞枝头

  
人生转眼又一秋

  
杯中残酒飘余香

  
初老男人不识愁

  


  
【③红叶黄叶】

  
因为这些年候鸟迁徙一样在阿寒湖度过的都是夏季到深秋,所以我边聊阿寒湖的山山水水,顺便也说说红叶,扯一扯日本的红叶文化。

  
红叶的种类非常多,这里就不逐一细说——在中文里,人们将槭树里的一些种类称为“枫树”,就是红叶,也叫“血红鸡爪槭”,因为其树叶的形状类似鸡爪子。在日文里,对于红叶有三种叫法,一种是“紅葉”,读音是“モミジ”,是从古日语动词“紅葉ず·黄葉ず”(モミズ)转化成名词而来,比如常见的“伊呂波紅葉”;一种是“楓”,读音是“カエデ”,也写成汉字“蛙手”,因其叶片形状就像青蛙的爪子,有时候还写成“槭、槭樹、鶏冠木”;如果将“紅葉”音读成“コウヨウ”,那就是泛指所有的红叶了——从语源上讲,“紅葉”和“黄葉”都读作“コウヨウ”。

  


  


  
红叶(血红鸡爪槭)

  


  


  
枫叶(蛙手)

  


  
红叶文化在日本源远流长,“红叶袭”、红叶锦”,我们从字面上就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秋意。而这其中最有名的则非“鬼女红叶”和“红叶狩”莫属了。

  


  


  
【④鬼女红叶】

  
在一千多年前,日本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叫“鬼女红叶”——

  
京都的应天门遭到火灾,朝廷将被冤枉的伴善流放到伊豆,多年之后,伴善的一个叫笹丸的子孙生活在奥州会津(现在的福岛县)。笹丸夫妇一直没有孩子,于是就祈求第六摩天王(佛教里妨碍修行的魔王),终于在937年生了一个女孩儿,起名叫“吴叶”。

  
长大的吴叶才貌双全,不过,野心也是非同一般。在骗取了大地主的儿子一笔巨款后,吴叶来到京都,改名“红叶”,教琴为生。很快,利用音色加美色,红叶傍上了皇族的源经基——和西门庆一样,源经基也是正好路过,没有被东西砸到,却被乐声击中——成为侧室,深受宠爱。源经基的正妻嫉妒非常,处处不满。有着非自然力的红叶于是对正妻下诅咒,结果行为暴露,被源经基流放到长野的戸隠。

  
红叶的野心和才华就像思春期的欲望,在哪里都挡不住,即便是乡下,红叶也成为大家仰慕的偶像。红叶将她的粉丝聚集起来,成为山大王的贼头,利用不可思议的妖术,不仅给村人治病,还四下偷盗,被村人们称为“贵女红叶”。而深受其害的周边的老百姓则称其为“鬼女红叶”,请求远在京都的朝廷派人来制服她。

  
于是朝廷派出大将平维茂前来讨伐,在向观音祈愿得到一把降魔神剑之后,平维茂终于让红叶授首。

  


  


  
图片说明:《新形三十六怪撰·平维茂戸隠恶鬼退治图》,月冈芳年(1839~1892)。芳年是歌川国芳的弟子,活跃在浮世绘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明治时代,被誉为“最后的浮世绘师”。《新形三十六怪撰》是芳年晚年的代表作,从传说、历史故事、谣曲里的古今妖怪和幽灵身上获得灵感,纤细的描写,丰富的色彩,将妖气渲染得神乎其神。

  


  
人生定格在33岁的红叶,在她的故乡“鬼无里”一直被村人敬仰着、怀念着,当地的松严寺里红叶的墓地至今还有人去祭拜,大昌寺里也有着红叶和平维茂的供养塔,而每年一到红叶的季节,“鬼女红叶祭”就将时间穿越到千年前……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发现,日本的传说和中国的大有不同,善恶之间没有清晰的划分,红叶的出身源自冤罪,红叶的天生怪力也不能归罪她本人,红叶的善举与恶行更都是老百姓给出的定评,最后红叶的被授首,与其说是惩恶扬善,不如说是更注重平维茂个人的勇武英雄。

  


  


  
【⑤红叶狩之一】

  
长野县户隐的这个鬼女红叶的传说深受日本人的喜爱,在以后的能、净琉璃、歌舞伎等传统艺术舞台上连绵不绝地上演——根据这个传说,六百多年后日本室町时代的一个叫“观世小次郎信光”的“能乐师”,创作了一部叫《红叶狩》(《紅葉狩》)的作品。

  
“狩”,本来是指狩猎,捕打动物,后来引申为采摘,比如“草莓狩”、“苹果狩”。更进一步发展,不是捕打也不是采摘,只是鉴赏,于是就出现了“红叶狩”。

  
在《红叶狩》里,作者的故事是这样讲述的:八百多年前平安时代的著名武将平维茂,秋季的一天,在现在的长野县,带领随从去狩鹿。山里面,听到前方有喧闹声,平维茂就派随从去打探。回来报告说,前面有人在观赏红叶,几个美女行酒做宴,欢快无比。平维茂不知美女底细,决定下马从她们旁边走过,没有想到美女主动请求平维茂一行参加宴会。不好意思拒绝,平维茂就和美女们喝了起来。喝着喝着,美女跳起了舞,不知道是酒醉了人还是舞醉了人,平维茂睡了过去,临睡前还听到急舞中的美女说了一句“别给我睁眼”。

  


  


  
图片说明:丰原国周《新曲所作红叶狩》

  


  
酣醉中,平维茂梦到八幡宫派大神来授他一把神剑,并告诉他美女会化作厉鬼来要命。惊醒过来的平维茂看见踏着霹雷、吐着火焰的美女就在面前。经过激烈的厮杀,平维茂将美女厉鬼降服。

  
艺术的传承和创造就是这样,从一个古老的传说或作品的躯体上薅出几根汗毛,培育生长出另外一个人来——可以参考从《水浒传》里衍生出的《金瓶梅》……再多喝点,一个不高兴,哪天我也从《红楼梦》里揪出一个头绪来,哈哈哈……

  
时间又过去了三、四百年,到了1887年,明治32年,幕府已经被废除了20年,一部黑白默片在日本横空出世,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122年之后的2009年,这个日本第一部黑白默片被日本政府认定为“重要文化财”,简而言之就是“国宝”——将电影胶片认定为国宝尚属首次。

  
这部黑白默片的名字就叫《红叶狩》。

  


  


  
【⑥红叶狩之二】

  
有着400年历史的歌舞伎,在欧风日渐、充满变革与进取的明治时代,面对批判,歌舞伎的演员和创作者们锐意创新,脱胎换骨,避免了被时代淘汰的命运。其中引领时代的中心人物就是九代目市川团十郎(后世称其为“剧圣”)和五代目尾上菊五郎,史称“团菊”。

  
他们一方面汲取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一方面从史实中考证时代,借古喻今,竭力将歌舞伎这辆古老的牛车拉到近代化的铁轨上。在对传统江户歌舞伎里的豪杰、神佛、妖魔进行梳理、整理基础上,确定了到今天为止的诸多表演模式和方法——歌舞伎能够从原来普通老百姓街头巷尾的娱乐,最后上升到足以代表日本文化的艺术这一傲人的高度,“团菊”有着莫大的贡献。

  
插播一句,救了中国京剧命的是因为有个老佛爷,而现在救了相声命的则是有了个郭德纲。

  
1887年10月,在东京·新富座,“团菊”联袂初次上演歌舞伎舞蹈《红叶狩》,两年后的1899年11月“团菊”在东京歌舞伎座再次公演——就是在这次公演期间,剧场经理提议将“团菊”的表演拍摄记录下来,得到“团菊”的快诺,只不过,极其厌恶摄影的团十郎提出了“要等到自己死后才可以公开放映”的条件。于是,11月28日,就在剧场茶屋“梅林”的庭院里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自然光下,历史的镜头聚焦在了“团菊”身上,日本第一部黑白无声纪录片得以诞生。

  


  


  
图片说明:纪录片歌舞伎舞蹈《红叶狩》中的九代目市川团十郎(右)和五代目尾上菊五郎(左)。

  


  


  
图片说明:文化的传承还在继续,《红叶狩》不甘寂寞,与时俱进,在游戏的世界里又再生了一把。

  


  


  
【⑦五色沼】

  
距离阿寒湖畔20公里开车20分钟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方圆2.5公里的小湖,叫“オンネトー”,这是爱努语的发音,意思是“年老的沼”,是北海道三大秘湖之一。因为伴随着季节和天气,湖水会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颜色,所以也被称为“五色沼”。

  


  


  
图片说明:后面的两座山,左边的是雌阿寒,右边的是阿寒富士。

  


  
雌阿寒火山喷发导致西麓的螺弯川被堵截,于是就形成了堰止湖“五色沼”。湖水是酸性贫营养类,繁衍不了鱼类——只栖息有山椒鱼(两栖动物,长得像壁虎的小鲵,现存世上少有的活化石之一)和小龙虾——这也是湖水清澈透明的原因。

  
“五色沼”的妙处还不仅仅在于“五色沼”本身,从阿寒湖畔出发,沿着国道241号驱车10分钟左右,左转进入道道949号,瞬间,你的眼眶就成了画框,林立在路旁的蝦夷松、白桦、岳桦,缤纷多姿,摇曳着夹道欢迎。随着道路的蜿蜒,不远处的前方山峰,一会儿是雌阿寒,一会又变成阿寒富士,似乎是在轮流向你做问候——我怎么联想到了齐人之福,哈哈哈……

  
我这个开车的“初心者”,也实在忍不住,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举起手机拍视频,晃晃悠悠像酒驾。好在路上没车没人,遑论警察。

  
前前后后几年的时间里,陪朋友多次去过“五色沼”,特别是去年初秋到深秋,天气好的时候,一个人常常先去“滝见桥”坐坐,然后调转车头奔“五色沼”,那种期待和喜悦,感觉就像是去偷情。冯梦龙说,“偷得着不如偷不着”,蛮生动的,活画出男人的心理。不过,我总觉得,冯梦龙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还在壮年,还有越偷不得手越心痒难捱的精力体力,还有渴望刺激的心态,还有挑战欲望的本钱。对于我这样的老家伙来说,把偷情换成偷景(可不可以不换?),能够偷到一个就烧高香了,赶紧疼爱有加,至于那些偷不着的,就像荧幕里美女明星,连意淫都免了。

  
每次去“五色沼”,都会见到不同的颜色,可惜自己不会画画,辜负了大自然的色彩,如果哪一天,和会画画的朋友一起来,待上大半天,带上酒,他画,我就在旁边喝,想想都惬意。

  


  


  


  
如果说,“滝见桥”是一幅山水画,幽静雅致宛若清新处子,“五色沼”则是重彩油画,雍容端丽仿佛圆润贵妇。不同的风情、风韵、风致,真真是秀色可餐。

  
以前,我总是站在人的角度去欣赏自然,享受自然。其实,自然并不需要我去欣赏,去享受。我主观的欣赏也罢,享受也罢,都与客观的自然本身无关——山山水水不是用来看的,同化在山水间的自由、自如、自在之中,自我就不在了。

  
所以,不是我享受生活、生命、自然,而是生活、生命、自然享受我。

  


  


  
打油·深秋

  
秋天做笔山做纸

  
点染万物色欲浓

  
化身一叶潇洒落

  
纵魂飘入酒杯中

  
蛇足:对于阿寒湖,还有很多情话想述说,今天就到这里,且听下回分解吧。

  
(完)

  




 回复[1]: 湖不在深,有黑白子梦游则名 采夫 (2022-02-04 20:08:15)  
 
  

 回复[2]: 不知能否看到这么美的五色沼啦! 龍昇 (2022-02-06 07:38:1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新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