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9-17 15:30:03 阅读人次:1576 回复数:0)

  【无悟⑧】

  
米长:“有一点,我一直担心,围棋界也罢将棋界也罢,像秀行先生这样的男人一旦不在了,剩下的都是些恋母情结的家伙了,没有人再去修行、体验泪的物语了,咋整?不会再出现70岁时还豪言为了80岁拿冠军而要继续努力的人了。当然,我自己也要努力。不过,怎么样才能够达到秀行先生的这个境界呢?想了一下,我觉得恐怕唯有从女人身上才能得到支撑自己的能量。”

  
秀行:“米长,你有一个非常漂亮的老婆,真好。真的漂亮。美,这就是美。”

  
米长:“以前,一次和您喝酒,当我说到‘我绝对会拿下名人头衔’的时候,您突然对我说道:‘米长,有个事情拜托你。’我以为您一定会说‘你必须给我拿下名人。’没有想到,您的拜托是‘给我早点死吧。’(笑)我问为什么?您的回答是:‘你小子死了,你老婆我继承。蒙古人就经常这么干,比如成吉思汗死了,他弟弟继位,顺便把成吉思汗的一家也都纳入怀中。你死了,你老婆就归我。’(笑)”

  
秀行:“蒙古人就是这么干的。”

  
米长:“其实,面对朋友的老婆,一般人会说:‘哇塞,你还是这么漂亮,一点都没变。’但是这话到了秀行先生嘴里,就成为‘藤泽流’,‘你小子快去死’,意思直接就是‘想和你老婆打炮’,真牛逼!”

  


  


  
图片说明:米长邦雄的魅力不止在棋盘上……

  


  
秀行:“这种事情没完没了地说,好像我就是个人渣似的。其实,棋,我不懂;御饅子,我也不懂。”

  
米长:“哪里哪里,能够向您这样如此懂棋又懂御饅子的人,太少见了。没人能够把人生悟得这么透。”

  
秀行:“我只知道,将棋也好,围棋也好,都是一种技艺,是发自内心的战斗,除此之外我啥都不懂。御饅子也是有人格的,还真搞不懂。”

  
米长:“御饅子也有人格呀(笑)。这应该是这个对谈集里最出色的一句话,御饅子也有人格(笑)。开高健先生把自己的老二称为‘有良心的正直者’,我的下半身呢,既没有良心也没有人格。我还需要学习。如何能够‘悟’,说到底,还真是需要跨越更多的、更险恶的修罗场。”

  


  


  
图片说明:秀行:“我终于懂得了,终我一生,我也不懂围棋。这时,我想到了‘无悟’这个词。这辈子,我是不可能达到‘悟’的境界了。得不到‘悟’,那就以‘无悟’之身继续精进。身为职业棋手,我们也是什么都不懂,因为是向着无限的方向前行。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吊打⑨】

  
秀行:“说到修罗场,当时有这么一件事。我让一个相好的女人怀了孕,她的姐姐和老公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她姐姐是教师,爸爸是校长,一家教育家,而她姐夫是当时通产省的科长——这个教师和通产省联合起来准备吊打我一顿。对方说了一堆废话,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反击道,‘和女人打炮有了孩子有什么奇怪的吗?’一句话,战斗结束。傻逼,瞎特么扯什么。打炮生孩子,天经地义,有什么好扯的。就这一句话,一瞬间,胜负立见分晓,一秒都不用。棋也好人生也好,一瞬间的竞争,快刀斩乱麻,决定胜负就在瞬间的速度。这是非常重要的。”

  
米长:“结果是让你生了?”

  
秀行:“不是生不生的问题好不好,核心是和女人打炮就会有孩子,仅此而已。”

  
米长:“非常简单明了。不过,对方一定是大吃一惊吧?我听说这件事还有后续,当时那个目瞪口呆的教师和科长,接着逼问了一句:‘生下来之后,你能认真负责吗?’秀行先生毫不犹豫地教训起他们:‘老子是有老婆的人,也还有别的女人,我不可能当她们不存在。今后,能做的老子都会尽量去做。不过,现实很残酷,或许有不尽人意之处也未可知。这时,能够帮助她的不就是父母和兄弟吗?对吧,你们一定要非常给力地承担起这个责任,你们要加油!’这特么是谁吊打谁呀?!(笑)这应该是价值观的不同吧。这件事还没完,后来您跟这个相好又生了第二个……通过这件事,男·藤泽秀行的口碑更加广为流传。”

  


  


  
图片说明:秀行:这个对谈的样稿给老婆看了,她说:“丢死人了,不过,都是真事儿,没辙。”

  


  


  
【尽孝⑩】

  
秀行:“我老妈前年走了,94岁。”

  
米长:“你们藤泽家的生命力真是了得。”

  
秀行:“不,不是这样。我其实特么就是个人渣。老妈的想法是,不能就这么着扔下那个浑蛋一走了之。老妈哈,我到了60岁,还是拿我当婴儿。我这个老妈,总是嫌我说,‘这个混球,鸡巴总是硬在那儿……’每天,她都祈祷,别硬,别硬。终于,94岁的时候,那个浑蛋不硬了,她就放心走了。怎么说呢,换个角度,我这也是尽了孝不是?还有一个趣事,人死了要进坟墓不是,我老妈自己建了个坟,名义所有者居然不是我,而是孙子。她一定是担心,这个喝酒、好色、嗜赌的儿子,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把坟地卖喽换钱去……连儿子都不信,唉……”

  


  
【赌棋11】

  
米长:“记得我第一次到你的事务所访问,看到你在和林海峰等一帮子年轻棋手在下赌棋。我非常吃惊,大前辈藤泽秀行居然……就听你在叫唤,‘林君,快下,没你这么长考的’。”

  
秀行:“没错,是赌棋,1千一局。后来,林君23岁拿到了‘名人’头衔,我就对他说,你小子成‘名人’了,来。5千一盘。我是故意的,为难一下林君。他没有办法,只好应战。结果总是我赢,不管林君怎么长考,也不管我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反正就是赢。林君开始压价,说能不能3千一盘,我借着酒劲,就是不同意。不过,现在反过来了,林君总是照顾我,你看看,林君现在已经成为大家了,我还暴露他年轻时的事情,真是抱歉(笑)。”

  
米长:“当时我在一旁看着,林君不喝酒,而您老却用茶碗喝着酒。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茶,也要了一杯,茶色浓厚,可能是番茶吧,一口下去,威士忌。从围棋和将棋的常识来说,喝醉了基本上没法下棋。可是秀行先生却是个例外。醉了不仅不弱,好像还变得更强。有没有专家来研究一下秀行先生的脑浆呀……(笑)”

  
秀行:“除了林君,还来了很多人,武宫正树、赵治勋、加藤正夫、石田芳夫、曹薰铉等。年轻人赢了我,500日元奖励。输了,给我揉5分钟的肩膀。外面都说我秀行开始做生意了,实际上,不过是棋手的聚会所而已。”

  


  


  
图片说明:秀行和年轻的赵治勋。

  


  
蛇足:时隔8年,1970年,我又夺取了“名人战”的冠军,有人说了,“如此酗酒如此嗜赌,居然还能赢,这天份得有多高。”我听到后这样回答:“没错,我是非常喜欢酒和赌。但是,我对围棋的喜欢,更在酒和赌之上。”——秀行如是说。

  


  
【直播12】

  
米长:“第一期棋圣战,您成为初代棋圣时,因为酒醉,生发出事件了吧?”

  
秀行:“事件?”

  
米长:“您在第一期棋圣战四胜一败获得冠军时,我听说,第六局原来预定是在仙台比赛,但您五盘就搞定了,仙台的会场就用不上了。于是,临时改成您和吴清源先生的纪念对局。应该是1977年的事情,国会议员、县议员、当地的名流以及大量的粉丝把会场塞得满满的——记得入场费是2000日元。伴随着司会一声“请藤泽秀行棋圣登场”,电视台的摄像机开始拍摄。您倒好,登场上来对着麦克风,第一句就是‘御饅子’,大家傻了眼,全愣住了。”

  
秀行:“哈哈哈,想起来了。那天可真没少喝,好像还喊‘让我舔’来着。”(笑)

  
米长:“司会一开始没明白发生了说明,可您一个劲儿地连呼,司会才反应过来,这可不行,急忙把您提溜到台下。这时,会场里有粉丝大叫,‘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2000块钱退回来。’主办方的回答则是,‘能够亲耳听到秀行先生的‘御饅子’,难道还不值2000块钱?’到底没有退钱。”

  
秀行:“当时酩酊大醉,啥也不记得了。不过,好像是真有这事儿。”(笑)

  
米长:“记不清是第几届棋圣战了,您击败挑战者蝉联冠军之后,日本电视台在深夜找到您,女主持采访,现场直播,您上来就是一句,‘小妹,真漂亮呀,跟我打一炮吧。’”

  
秀行:“当时我每天都是泡在酒里,到处添麻烦,即便是在电视台,也常常酒后不择言……不过,这一段应该没播吧?”

  
米长:“现场直播好不好,当时我就在电视机前。”

  
秀行:“哦,现场直播呀。嗯,好像那个女主持也没太在意……后来我们还见了好几次,也没听她说起呀。”

  
米长:“得了吧,您,当时那女主持满脸通红,转身就溜人了。”

  


  


  


  
秀行和米长的女人观,其实就是一种价值观和生活观——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棋盘上,他们都将人性向往自由的本质发挥到极致,个性张扬,意志坚强,我行我素,肆意汪洋,率真天然,浪漫酣畅。

  
一般来说,我们都喜欢享受生活,本质工作之余,好吃好喝,游山玩水,听音乐、看电影、读小说,钓鱼、摄影、打牌下棋,交几个好朋友,偶尔艳遇几场,人生岂不妙哉!然而,从秀行和米长身上,我却看到,不是他们在享受生活,而是生活在享受他们。因了有秀行和米长,生活更加五光十色地有滋有味,棋局更华丽,美酒更香醇,女人更漂亮。

  


  


  


  
(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