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7-01 08:19:11 阅读人次:2839 回复数:2)

  【网走监狱18】

  
1943年4月下旬,白鸟由荣被押送到网走监狱,关在四舍二十四房。

  
沿着网走川,面临网走湖,背靠三眺山,网走监狱那极具明治风格的红色砖墙古色苍然,4.5米的高墙和正门左右对称的圆形铁窗守卫门房,无声地述说着一百多年来的进进出出……或许,和《红楼梦》里贾府门外面的那两个石狮子一样,网走监狱也是只有这两座墙外的门房还算干净。

  


  


  
图片说明:鸟瞰网走监狱

  


  


  
图片说明:网走监狱正门

  


  
在进入网走监狱正门之前,必须先渡过一座宽5米、长30米的“镜桥”,根据传说,囚犯在渡过这座桥进入监狱的时候,桥下网走川会反射映照出一身囚衣、手铐脚镣的自己,让人不由得心中升起悔恨的思绪。不知道当初白鸟由荣走在这“镜桥”上的时候,有着怎样的情怀,反正我走在“镜桥”上,附身看着脚下的网走川,波光潋滟中,怎么也找不见我那被囚禁的灵魂……

  


  


  
镜桥

  


  


  
因为关押的大都是重刑犯,网走监狱的建造也独具匠心。正门进去后,是一座和洋混合的建筑物,屋顶铺就的是北海道少见的瓦片——这是监狱办公室的所在地。

  


  


  
图片说明:网走监狱办公室

  


  
网走监狱牢房的设计为五翼放射形,扇子一样展开,一舍到五舍,五条大通道如同五根扇骨,通道两侧的牢房就是扇面。中央的扇轴部位是一座高2米的六角形监视室,坐在里面,一个人就可以将五条通道尽收眼底。

  


  


  


  
图片说明:中央监视室

  


  


  


  
图片说明:从中央监视室的角度,各个通道,一览无遗。

  


  


  


  


  


  


  
图片说明:网走监狱现在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监狱博物馆”,其建筑物被认定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

  


  


  
【尊严19】

  
网走的冬天,零下30度,即便在房间,有烧火,也是零下8、9度左右,嘴里吐出的呼吸都立即在眉毛和睫毛上冻出白霜。

  
白鸟就穿一件夏天的单衣被关进了单间,即便到了冬季,也不曾加过衣服。为了防止再越狱,专门将牢房的地板改用极其坚硬的梻木,且是双层。即便是在单身牢房内,依然是手铐脚镣侍候。一天,白鸟举着双手对看守小声请求道:“能不能摘掉,从进来的第一天就一直这样,哪怕就摘掉一天。”没有想到,看守张嘴大骂道:“闭嘴!这是规定!你小子牛逼什么,有本事你自己摘!”

  
这下子,白鸟真火了,死盯着看守,将双肘贴紧在肋下,双手在胸前交错拧了几下,伴随着白鸟的脸色在瞬间的通红,手铐的锁发出“咔嚓”一声响,居然断开,螺丝碎了一地。看守一时没有反应,呆呆地木桩一样立在原地,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就好比这几年美军漂亮的斩首行动,身边保镖的反应时间远远大于杀伤的瞬间。

  
对于这种公然的挑战,惩罚是极其严厉的。

  
首先,7天之内,白鸟的饭量被减去一半。需要说明的是,因为担心白鸟越狱,从不允许他走出牢房从事劳动或洗澡(每周看守来给他擦一次身体),所以,白鸟的饭量本来就是其他犯人的一半。这次再减半,也就没有几口了。

  
其次,第二天,看守带来了特制的手铐脚镣,重达20公斤的钢制连锁,锁头有手指粗细,环状连接部的钥匙槽用螺母拧紧后,再用锤子将螺帽砸扁,成为无孔之死锁——如果要摘下手铐脚镣,需要用锉刀等工具忙乎一个多小时。更狠的是,手铐是从背后铐住的。这还不算完,全身还被皮绳捆绑,白鸟无法站立,大小便基本上是自然流。睡觉时白鸟只能侧身不能躺平,否则就有20公斤压在胸腹上。吃饭时白鸟也只能用嘴把铝合金的食器叼过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而比狗还不如的是,因为四肢不自由,白鸟身上被手铐脚镣磨破的地方烂掉化脓后生出了蛆,然后钻进床板的缝隙中,待到天气暖和的时候,就孵化出成虫苍蝇,将牢房的铁网窗户糊成黑乎乎一片……

  
只要这个家伙越不了狱,管你丫是死还是活,看守们也是急眼了,一旦白鸟再越狱,身家性命不至于丢失,但职业的尊严和饭碗也是丢不起的。

  
在齐藤充功的纪实文学《越狱王——白鸟由荣的证言》一书里,白鸟这样回忆到:“网走的时候,真的,如果这样下去,我知道,我死定了。我对看守放过狠话,我绝对会从这里逃出去的。别看我就一个人,而你们是一大帮。只要在监狱的大墙内让你们抓住,就算我输。逃出大墙,即便是死,也算我赢。”

  


  


  
图片说明:纪实文学《越狱王——白鸟由荣的证言》,齐藤充功,1985,幻冬舍文库

  


  
监狱非人的残酷虐待,让白鸟的憎恶达到了顶点,反而激发了白鸟的求生欲望。置身于地狱般的环境,首先要活下去。网走监狱一年多,从来不让白鸟运动。为了积蓄体力,不管多么难吃的饭,白鸟能够把食器啃出牙印来,就为了一粒米都不剩。“无论如何,我要逃出去。这一信念成为支撑我的力量。你看,但凡是个人,只要有了决心和目标,你就可以为此忍受一切。”从白鸟对于自己越狱理由的解释,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出白鸟的性格。

  
不是为了逃避惩罚,也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像一个人一样活下去,即便是个囚人——开始了,白鸟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一场男人之间有关尊严的大胜负,在白鸟进入网走监狱半年多后揭开了序幕。

  


  
【野郎20】

  
1944年8月26日,晚上9点左右,巡视看守在中央监视室附近,听到第四舍传来很大的声响,连忙望过去,看到房顶上居然有人影闪过,瞬间消失在天窗外……显然,刚才的声响就是天窗被强力破坏而发出的。

  
一开始,看守的脑海里没有浮现出“越狱”这两个字,因为,网走的单身牢房监管之严厉,没有任何越狱的可能性。等到反应过来之后,一声悲鸣般的嘶叫在网走监狱空荡荡的五条大通道里回响,“有人逃跑啦!”随后,警铃大作。

  
最不可能但也是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白鸟由荣不见了。

  
白鸟的单身牢房里,被子整整齐齐地叠好,上面放着枕头,再上面是叠好的囚衣。

  
旁边,摆放着特制的20公斤的手铐脚镣,被两人合力拧死砸死的螺帽螺母被拆拧开,摊铺在地上,张开的环状手铐脚镣,就像张开的大嘴,尽情地嘲笑着呆然哑然愕然的看守们。监视窗口上铁箍,原本是用大号螺丝拧死在牢门的窗框上的,现在也被摘了下来,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显然,不知道白鸟用了什么方法,摘除了手铐脚镣,趁看守巡回过去的短暂之机,卸下了监视窗口的铁箍,大小紧紧张张可以探出脑袋的监视窗口,让白鸟全身关节自由脱臼的本领又一次得到完美的展示。全身钻出去后,白鸟爬到房顶,破天窗而出——这一年,白鸟37岁。。

  


  


  


  
图片说明:网走监狱里,这个模拟白鸟越狱的造型,绝对的打卡地,一直都是游客拍摄的对象,而且大都是选择这个角度,我的这张也滥竽充数……维护尊严,挑战极限,白鸟犹如一只奔向自由天空的大鸟,那矫健的身躯,一往无前的气势,万死不回头的勇气,激励,决绝,让多少人获得人生的启示……

  
从听到声响到发现白鸟逃走,不过数分钟的时间,或许白鸟还在监狱大墙内……然而,搜索的结果是,发现工场暖房的烟囱倒塌在地,原来支撑烟囱的两根巨木被架到了监狱大墙上。白鸟肯定是拿巨木当梯子翻墙而过,问题是,巨木是深埋在地里,且用石灰牢牢地固定住。很明显,白鸟故伎重演,情急之下,达到了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极限,倒拔出巨木并抱移到墙下。看着地上深深的两个大窟窿,以及粉碎在地上的几米高的烟囱,看守们再一次被白鸟的神力所震撼:“丫的是人吗?!”(“なんて野郎だ!”)

  


  


  
【智慧21】

  
日后,网走监狱和警方一起,验证了白鸟的手铐脚镣以及监视窗口的铁箍是如何拆卸打开的——这里,我们结合《越狱王——白鸟由荣的证言》一书,为大家解密。

  
首先让警方惊奇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变态的手铐脚镣。其次的惊奇是,极深的螺母和又大又粗又长的螺丝,令人意外地腐蚀得厉害,斑驳陆离都是锈,似乎像我这个经过了好几十年雨雪风霜吹打侵蚀的老朽。而监视窗口铁箍的螺丝,双胞胎般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检测之后,发现腐蚀处盐分极高。

  


  


  
图片说明:网走监狱关押白鸟的第四舍二十四房。

  


  
在《越狱王——白鸟由荣的证言》一书里,白鸟回忆道:“每天,早晚两次,用大酱汤(“味噌汁”)滴在监视窗口铁箍的螺丝上。由于双手双脚都被铐住,只好用嘴吸一口大酱汤,想办法趁看守不在的时候,慢慢蹭到监视窗口,把大酱汤滴在螺丝上。一开始没有任何变化,一个月,两个月……到三个月的时候,铁箍生出了锈,我就用脑袋来回击撞铁箍,螺丝固定的地方,铁箍和木窗框之间,渐渐有了缝隙。沿着缝隙继续浇灌大酱汤,螺丝的底部就越来越松动,最后到了稍微用力就可以卸下来的程度。窗口的大小正好可以装下我的脑袋,那剩下的就简单了,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你们说,白鸟智慧不?!

  


  


  


  


  
图片说明:四舍二十四房牢门的监视窗口口,离地一米四,宽40公分,高20公分。窗口嵌入铁箍,10根螺丝钉固定,铁箍上面焊接着五根铁棒…………

  


  


  


  
对于手铐脚镣,白鸟更是精彩到艺术的程度。还是在《越狱王——白鸟由荣的证言》一书里,白鸟这样叙述道:除了也浇大酱汤,“费了老劲了,手铐脚镣。每天,看守不在的时候,我就轻轻地用手铐撞手铐,再就是用牙去咬螺丝帽,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几万、几十万遍,为此折了两颗牙。不知不觉之中,螺丝松动了,用牙慢慢拧,手铐就可以打开了。脚镣也是同样的方法。”说明一下,虽然手铐是在背后,但是,对于白鸟柔软的身体来说,把拷在身后的双手整到身前,不是什么难事儿。

  


  
监视窗口的铁箍花了将近半年时间,手铐脚镣则是8个月——艺术家是孤独的,耐得寂寞是标配,他们在孤独寂寞中行动,多少类似昼伏夜行的爬行动物,超出常类的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听觉,恰似超出常人的智慧,在黑夜里洞察天地……

  


  
蛇足1:下面的图片是网走监狱单身牢房里的模样,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图片右上方的木挡板,用来遮掩大小便的容器,同时也遮掩了大小便时的尴尬——距今将近百年前,荒蛮之地的网走监狱,居然有这样的考虑,我有些诧异。

  


  


  
蛇足2:在网走监狱的备用品房间门外张贴的清单上,除了桌子、毛巾、扫帚、容器、便器等日常生活用品之外,我注意到,还有围棋和将棋……卧槽,我有些错愕。我不知道其它监狱里有没有围棋和将棋,但是,网走监狱的这个点滴之处——源于文化终于文明的围棋和将棋,即是文化的表现,也是文明的象征——让我对日本社会有了更多的感受和理解,百年前,就让围棋将棋那文明的光辉,照射到世界上最肮脏的死角,这个民族真不简单。

  


  


  


  
蛇足3:悬挂在网走监狱博物馆里的白鸟由荣的介绍,上面这样写道:“不屈之精神,破天荒之手段——昭和之孤独天才越狱魔——白鸟由荣”。是呀,谁又能够理解,狱中的白鸟有多么的孤独?谁又能够感受,狱中的白鸟有多么的屈辱?这张宣传介绍上面,还记载了白鸟由荣最著名的一句话:“凡是人制造出来的,就一定能破坏。”我们可以断言,白鸟的力量,就是来自孤独和屈辱。当年,白鸟由荣让网走监狱蒙受、承受到巨大侮辱与耻辱,今天,白鸟由荣让网走监狱享受、担受到无尚的荣光与荣勋——在一个卑微的罪犯身上,呈现出我们人类原生态的力量。

  


  


  
蛇足4:预告——下一篇最终章,出于对白鸟由荣的敬佩、敬慕、敬重,一位当今日本无人不晓的大腕里的大腕出场,挑战白鸟由荣,与其对决。

  
(未完待续)

  


  


  


  


  


  


  


  




 回复[1]: 人性和人格,最能在超凡的能力中展现 weilin (2021-07-01 11:33:38)  
 
  “不屈之精神,破天荒之手段——昭和之孤独天才越狱魔——白鸟由荣”。

  
中华民族应该有更多的奇人异事却被统统湮灭在“伪道德判断的粪坑里”。

  
感谢黑白子!

 回复[2]: 谢谢weilin 黑白子 (2021-07-02 10:15:58)  
 
  白鸟由荣出身极其贫寒,几乎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他身上的一些特点,他的人性和人格,却隐隐有贵族的范儿……日本文化的基因里,自有其独自的遗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