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6-05 16:07:46 阅读人次:3725 回复数:0)

  【右派⑤】

  
《极地重生》中的主人公罗斯特,在战争的摧残下,为了回家,3年逃亡1万4千公里,他的每一步,可以说,都是对战争的控诉。下面的这个发生在和平时期的越狱和逃亡的故事,则是在政治的迫害下,一个人,25年的岁月,越狱4次,逃亡3万里,亡命天涯,越境叛国,他的每一步,可以说,都是对强权和专制的声讨。

  


  


  


  
1933年出生在上海的徐洪慈,15岁参加革命成为中共地下党,18岁成为华东局青年干部,1953年20岁的时候参加了第二届“青代会”,21岁进入上海第一医学院学习。1957年反右运动,被“引蛇出洞”,再加上女友大义灭亲的举报,徐洪慈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学籍,押送到安徽白茅岭农场监狱劳动改造。徐洪慈的妈妈对学校领导的质问很有质量:“我们在国民党时代,把儿子培养成共产党员,为什么在你们手里又倒退成右派?是你的责任还是我们的责任?”

  


  


  


  
图片说明:也算是一种殊荣吧——1957年8月2日《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批判徐洪慈的文章。

  


  
从打土豪分田地到公私合营,从揭发批判到抄家关押,变化的是时代,不变的是一脉相承的精神——看不到出路的徐洪慈,1958年12月14日,和几个伙伴从白茅岭逃出,因为没有经验,电话暴露了行踪,被上海家里守株待兔的警察抓个正着,押送回白茅岭。不甘心的徐洪慈第二次越狱出逃,这次的目的地是国外。既然国内不容我,我就到国外去干革命。但是,徐洪慈手上的地图是民国旧版的,显示距离国境还有200公里,没有想到解放后地图改版,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国境边上的云南沪水了。国境,好比人的末梢神经,同时接受来自外界和体内的刺激,最为敏感。破衣烂衫、操一口外地口音的徐洪慈被当地群众雪亮的眼睛发现,当作不法分子被扭送公安机关。

  


  


  


  


  
越狱或许类似性欲,一旦荡起了念头摇曳了心旌,就本能地压不下去……关在沪水的看守所里,徐洪慈开始计划第三次越狱。不能确定的是,《肖申克的救赎》的导演是不是看到过徐洪慈的故事,可以肯定的是,《肖申克的救赎》中主人公安迪和徐洪慈一样,都是用手掌大小的工具挖了一个出逃的大窟窿——前者用了一把小锤子,后者则是一把不锈钢小勺子。

  
可惜的是,徐洪慈不像安迪有基督的光环来保护,他的计划一开始就被看守方知道,恶毒地就让他挖,直到探出头时看见的不是自由的蓝天而是看守邪恶且得意的狞笑,那变态的嘴脸暴露出比犯人还要扭曲的病态心理,镜子一样反射着社会……

  
一年之间三次越狱,罪上加罪,1959年,26岁的徐洪慈因越狱外加非法越境被判有期徒刑六年。

  


  


  
【越狱⑥】

  
据说,监狱起源于宗教裁判,用于惩戒那些犯下过错的信徒,后来演变成国家的权力,成为违法者服刑、惩罚、教化的刑事设施之所在。对于监狱方面而言,最令他们痛恨的,就是越狱。每一个越狱犯,都像一枚钉子,把他们钉在监狱史上的耻辱柱上,践踏他们的尊严,羞辱他们的智商,彰显他们的愚蠢,昭示他们的无能,击穿他们的底线。所以,1965年,当徐洪慈刑满到期应该释放的时候,监狱并不放行,尽管越狱的罪行已经得到惩处。

  
1966年的文革,已经超期服刑的徐洪慈又被“动员”起来参加运动,追加刑罚20年,关进丽江507重刑犯监狱。由于高智商和各方面的知识,徐洪慈得到了犯人的尊敬——《肖申克的救赎》中主人公安迪又是和徐洪慈一样——而这却点燃了监狱长李光荣胸中莫名的怒火,欲致徐洪慈于死地而后快。感受到危机的徐洪慈,开始准备第四次越狱。他的一手仿宋体派上了用场,刻出各种笔画,拼出“云南省云县革命委员会”信笺,再用肥皂刻出公章,偷到了印泥,介绍信搞定——那个年代的大学生,真是了不得。

  


  


  


  


  
如何伺机穿过高墙、电网、看守、警犬的缝隙?经过几年观察,徐洪慈发现,每年8月用电高峰期时监狱都会停电。于是,1972年,一进入7月,他就开始积攒干粮,且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越狱的准备工作,然后等待停电。果然,8月7日上午,监狱通知开始停电。晚上9点前,徐洪慈将被褥裹成人形,点名完毕,犯人们洗漱之际,徐洪慈趁机躲藏起来没有回房间。待夜深人静,徐洪慈成功越狱。一路向北,他的目的地是苏联,因为他会俄语,当初他在医学院的老师大都是苏联人,他希望在苏联有用武之地——从反右到文革,往北方苏联逃亡的真不多,相反是往南偷渡到香港,史称“大逃港”,著名人物有马思聪、倪匡、黎智英等。

  
第二天发现徐洪慈不见了,监狱长李荣光傻了眼。因为,无论怎么查找,都没有徐洪慈越狱的痕迹,地下没有洞,墙上没有窟窿,除非会飞檐走壁的轻功,否则那高墙是凡人跳不过去的……这里容我卖个关子,答案在这篇笔记的最后揭晓。

  


  


  
【幸运⑦】

  
为了躲避带着警犬的监狱长李荣光的追捕,徐洪慈不辞一死跳进汹涌的金沙江。为了活命,蚯蚓、昆虫肉蛹抓着什么吃什么……14天走出云南,一个多月后来到内蒙的中蒙边境二连浩特,1972年9月10日夜里,徐洪慈硬是凭运气成功偷越了国境:“每当我想起那些冒死逃亡的情景,始终万分激动……在当时的条件下,我只有走这条路才能保存自己的生命。我没有更多的漂亮话,我的行为的动机只是求得生存。”这个唯一一个逃到国外的右派后来回忆道。

  
我们就不详细述说徐洪慈是如何留在了蒙古并娶妻生子的事情了,只讲一个细节:1981年冬天,上海第一医学院党委为徐洪慈的右派问题平反,1982年春天,上海市公安局对徐洪慈的劳动教养问题平反。但是,云南省丽江中级法院却不肯平反——对于丽江507重刑监狱监狱长李光荣来说,徐洪慈是他的奇耻大辱,越狱、越境,罪不容诛。幸亏徐洪慈当年在华东局工作的时候,有两个领导在1982年已经当上了高官,一个是教育部副部长黄辛白,另外一个是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乔石。徐洪慈写给两位高官申诉信起到了作用,流亡蒙古11年后,他终于在1983年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了祖国。对于徐洪慈个人来说,这当然是幸运,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则未必是幸运了——高官今天可能以权谋公,高官明天也可能以权谋私,公私之间的置换简单的就像麻将桌上换一张牌——再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够曾经和现在的高官共过事?

  


  


  


  
徐洪慈和小他20多岁的蒙古妻子奥永

  


  


  


  


  


  
2008年,由记者胡展奋执笔的徐洪慈口述《冲出劳改营》在香港出版。

  
2011年,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往事》专栏制作了《越狱》、《徐洪慈:越狱之后》等系列专题片——出色的题材被出色地糟蹋了。

  


  


  


  
与《极地重生》相比较,徐洪慈的经历绝不逊色,少年得志,政治迫害,恋人背叛,被捕入狱,四次越狱,逃亡追捕,偷越国境,异国磨难,忘年之恋,回归祖国,旧时恩怨……时代的错乱浓缩在他的一生,惊险的故事贯穿他的命运,荒谬和荒诞如影如随陪伴在他的左右,到死都没有放过……

  


  


  
大陆不能出版,辗转香港发行。

  


  
没有充足的反思,徐洪慈的悲剧还会出现——这不,就在今年5月初,从福建乘橡皮艇横渡台湾海峡到台中港的偷渡事件,发生了两起。个中原委,有待厘清。不过,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偷渡,其身后的推力或许危及到了生命。

  


  


  


  
图片说明:5月4日,江姓大陆男子(右)以橡皮艇偷渡到金门,穿着防护衣的台湾岸巡人员对船艇进行检查。据台湾《自由时报》报道,这名江姓男子4日凌晨4时50分,带着皮箱和16颗水饺,在浓浓雾色中划了将近五小时的橡皮艇偷渡到金门,一上岸就被台湾海巡署岸巡队人员截获。(自由时报/金门岸巡队)

  


  
2008年4月17日,徐洪慈病逝,享年75岁。去世前三天,徐洪慈得到了老干部离休证,可以享受高级领导干部的生活、医疗等待遇了。去世后三个月,组织终于批复同意他享受局级待遇——有什么话要说吗,你们?我是没有。

  


  


  


  


  
蛇足:1991年,徐洪慈和狱友回到了云南丽江。将近20年,监狱长李光荣心中一直有一个大疙瘩,那就是,对于这个唯一一个从他手下越狱的逃犯,他竟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逃出去的,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凭空蒸发了,太梦幻了,也太魔幻了,他无法向领导交代,更无法向自己交代。他像中了魔的魔术爱好者,死活希望猜出魔术的谜底……魔术和生活中的很多技巧一样,一旦戳穿,不过如此。但是,一旦一直戳不穿,则会难受死你,折磨死你,郁闷死你。所以,当李光荣以败者的身份再次见到徐洪慈的时候,他不耻下问道:你肯定是翻墙越狱的。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你没有梯子,怎么上墙的呢?徐洪慈回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梯子?任何事情都可以分解的。李光荣听后失声大叫:噢,原来你做了一架可以拆卸的梯子。徐洪慈笑了笑:不错,梯子可以用绳索和木头捆绑组合,我事先将材料分别藏在墙下,越过高墙之后,再把梯子拆了带走,这样你们就永远不知道我是怎么越狱的了……如果拍成电影,此刻李光荣的表情要给个特写。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