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5-22 14:44:19 阅读人次:5883 回复数:3)

  【裸睡①】

  
记得刚来日本时,在寮里大家喝酒聊天,不知道怎么说到了睡觉的习惯,南方人说,睡觉要穿睡衣,干净卫生。东北人说,费那劲儿干啥,光着屁股睡觉,老香了。我是折中派,没有穿睡衣的习惯,但也不光屁股,热急眼了,顶多打个赤膊,大裤衩子一定要有,屁股上没有什么遮着,心里空的慌,觉也不踏实。

  
据说,男女一起裸睡的好处有很多,男性的精子因为睾丸通风而高产,女性的性欲因为长时间的肌肤接触而更容易高潮,忘记是哪里的土语这样说:女人裸睡助性,男人裸睡助孕。

  


  


  


  


  
而单独裸睡,似乎也有减压、减肥、祛痛、美容、促进血液循环、改善便秘、帮助睡眠的神奇功效,基于以上优点,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裸睡带给你的幸福感,会让你更加自信,越发活得有滋有味招人待见。

  
……

  
声明一句先,上面下面的文字都是酒中的走笔……本来,笔记完上一篇《裸体写真集(下·之二)》,过足了“裸”的瘾,准备暂告一段落不再“裸”,笔记点别的什么去。因为最后这篇“裸”,有麦姐不少“过份”的照片,我就请帮我发公众号的骏骏“斟酌一下”,他回答我说“略去几张图”。但是,还是没有能够逃过“火眼金睛”,没活几个小时,被夭折。气的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不仅把自主去掉的九张图片补上,还增加了五张原来就不敢贴上的,做成PDF,发给没有来得及看到的朋友。

  
这还不算完,既然一佛已经出世,那么二佛跟着升天,我这一篇继续“裸”起来,聊聊“裸睡文化”,再裸一把。

  


  


  
【忍川②】

  
我敏捷迅速地将并排的两床被子中的一床卷起来收好,留下一床和两个枕头,“在雪国,睡觉的时候,是啥都不穿的呦,跟生下来的时候一个样。这比穿睡衣睡不知道要暖和多少。”一边说,我一边神速地脱下衣服和裤衩,光溜溜地钻进了被窝。

  
志乃磨磨蹭蹭花了好长时间,终于把我的衣服叠整齐放好,然后“咔哒”一下子关上了电灯,蹲到我的枕头边,怯声怯气地问道:

  
“我……能不能穿着睡衣?”

  
“呵呵,不能,你已经是雪国的人了。”

  
志乃没有再说话,黑暗中只听到窸窸窣窣衣物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对不起……”微微泛白的润滑的身子顺到了我的身边。

  
我第一次抱住志乃。志乃的身体比想象的要丰满。……握住志乃的乳房,乳肉从我的手掌中溢了出来。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翻译自一篇名为《忍川》(《忍ぶ川》)的小说,作者叫三浦哲郎,描写了十三夜的月光下,在日本本州最北端的故乡雪国青森,“我”和东京出生的姑娘“志乃”的新婚初夜——这部自传性小说获得了1961年第44届芥川文学奖,成为昭和文学中的名篇。

  


  


  
作家三浦哲郎,出自新潮社《周刊新潮》1961年第15卷第6号。

  


  


  


  
蛇足:在日语里,雪国,是根据日本《豪雪地带对策特别措置法》(1962年)里指定的冬天大量积雪的地域。日本列岛的日本海一侧,北海道、东北地区、北陆地方、中国地方,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豪雪地带,而人口稠密地带成为豪雪地带的,全世界只有日本的日本海一侧,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公布的数据,2020年4月1日时点,日本全国,全域豪雪地带有三道县:北海道、青森县、岩手县。特别豪雪地带指定:北海道、青森县、岩手县、宮城县、秋田县、山形县、福岛县、群马县、新潟县、福山县、石川县、福井县、长野县、岐阜县、滋贺县。豪雪地带指定:栃木县、山梨县、静冈县、京都府、兵库县、鸟取县、岛根县、冈山县、广岛县。

  
《忍川》的背景是在青森县,川端康成的长篇小说《雪国》,背景是在新潟县,都是特别豪雪地带。

  


  
【名作③】

  
贫穷家庭出身的志乃,背负着不幸的家族史的“我”,两个人的相遇,两个人的相爱,两个人的相寄魂,如同雪国的雪,清冽、纯净,无垠。三浦哲郎用静谧的笔致,让苦涩暗黑的生活升华在雪音雪香的白茫茫,一片大地美好的真干净。

  
小说中这段最后的文字,成为经典——在《林真理子名作读本》(文春文库,2005年)里,林真理子这样写道:“终于到了结尾,是最后,也是初夜。美到了这个地步,情色的描写自然成为读者的期待。然而,这篇小说真是与众不同,尽管没有任何称得上是大胆的笔法,却令你心惊肉跳,激动莫名。……安静的初夜就这样度过,悄无声息的雪国之夜令人耳聪目明。雪橇的铃声从远处传来,两个人裹着一件棉袄,一起注视着雪白的雪道上奔跑的雪橇,分明一个北欧神话的场面。我以为,这就是《忍川》之所以能够成为‘永远的名作’之所在。”

  


  


  


  


  
【美乳④】

  
1972年,小说《忍川》在发表十年后被搬上了银幕。本来,导演熊井启(他的另外一部作品《望乡》更广为人知)希望吉永小百合来饰演女主人公“志乃”。1945年出生的吉永小百合,当时27岁,会唱会演,人气到气人的地步。据说,吉永小百合本人没有意见,但是,她妈妈不愿意,因为“雪国”的人要裸睡,小说最后的精彩一定要在男女主人公的裸身欢爱中才能体现。吉永妈妈既没有“裸体苹果”麻田奈美妈妈那般魄力,也没有宫泽理惠妈妈的那股霸气,死活不肯让女儿裸身示人,还写文章指名道姓痛骂,留下了演艺界的一段芥蒂。导演退而求其“次”,其实真不次,找到了当时与吉永小百合齐名的也是27岁的栗原小卷,结果成就出一部“栗原小卷代表作”。

  


  


  
电影《忍川》中的栗原小卷。

  


  
即将进入战后高速成长阶段的日本,时代的变迁下,旧的在逐渐消失,新的在不断出现,大都会的东京和深雪的青森,在这个背景下,电影中,栗原小卷将“志乃”的亲切善良、可爱可伶,化解在一举手一投足,血液般流畅在一言一行一笑一颦,渗透出极上的性感,分泌出顶级的色欲,酿造出至极的诱惑。美艳得持强凌弱,靓丽得一塌糊涂,灿烂得蛮不讲理,容姿加演技,一流超一流。栗原小卷用她的青春的肉体,演绎了作者的“朴挚温情的生命之美”。

  


  


  


  
栗原小卷扮演的志乃在料亭“忍川”当招待。

  


  
更重要的是,真心感谢吉永小百合的妈妈,做出了一个绝对正确的选择,拒绝了小百合的出演,这才让我们有机会有眼福观赏到栗原小卷的美乳,日语的表现好像更可爱,“おかげさまで観音様の美乳をタップリ拝観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した。”

  


  


  


  


  


  


  


  
电影中的这段床戏,栗原小卷全裸钻进被窝的画面,在当时,引起了一个社会现象,那就是,学生们不厌其烦地反复观看,青春的性幻想有了实在的对象,梦遗的无意识化作清醒的自慰。多少年后,那一辈的观众依旧津津乐道,不信,你去问问现在七十岁上下的日本老头……

  


  
蛇足1:国内朋友微信上发给我一篇文章,是《为了防止老公偷吃,日本主妇们把自己头像印在老公内裤上》,题目有点长,挺让我郁闷,直接“老公内裤印头像”多明快,貌似悬念,还很内涵。努力认真读过,很有意思,从标题上就可以看出文章的内容,猜疑的妻子无情剥夺丈夫内裤的自由,日本主妇的这种希望护住自己的私人用品的“正妻的图腾”,应该是少数。

  
最给力的是下面这段,不是亲身经历或亲眼见过、亲耳听过,绝对写不出来:

  
“长野,一位经理,他的妻子以为,自己的照片在丈夫内裤上能起到门神作用。她把和丈夫曾经的温情瞬间用数码打印的方式体现在内裤上,并试图以此唤醒丈夫残存的良知。她认为,美好的情感和温暖的爱意是人之为人的保证,她相信善的力量,人性的光辉总是会战胜失控的兽欲。单纯的主妇对人性的失察令结果反其道而行。印在长野内裤上的妻子面孔让情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对她来说占有别人的东西比兴奋本身更令人兴奋。长野妻子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的照片起到了催情的作用。”

  
说一千道一万,唉,特么都是裤衩惹的祸……其实,妻子们都忽略了一点:如果丈夫根本不单独脱内裤,而是外裤和内裤一起脱呢,多少妻子都拿你没撤?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深,妻子们自行理解。

  


  
蛇足2:翻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只能自己看,对外不被公开,这次被封又一年有半了——6年多前的2014年11月6日,在东京,我采访了栗原小卷。这一年,她快70岁了。朋友圈里,还有我写的两句话,一句是,嫣然一笑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梦,恰似两行浊泪向下流。另外一句是,歌坛的邓丽君,影坛的栗原小卷,在80年代初,像催熟剂浇灌在我们的青春之花上。

  
现在,再加上一句,如果我在1972年看了《忍川》,恐怕我会一直裸睡到今天,虽然那时我才12岁。

  


  


  


  


  


  
(完)

  


  


  


  


  


  


  




 回复[1]: 好一个黑白子 唐枫 (2021-05-22 21:46:19)  
 
  

  
点点滴滴尽是奇葩,养眼,提神!

 回复[2]: 他们看见了什么? weilin (2021-05-23 10:59:56)  
 
  "即将进入战后高速成长阶段的日本,时代的变迁下,旧的在逐渐消失,新的在不断出现,大都会的东京和深雪的青森,在这个背景下,电影中,栗原小卷将“志乃”的亲切善良、可爱可伶,化解在一举手一投足,血液般流畅在一言一行一笑一颦,渗透出极上的性感,分泌出顶级的色欲,酿造出至极的诱惑。美艳得持强凌弱,靓丽得一塌糊涂,灿烂得蛮不讲理,容姿加演技,一流超一流。栗原小卷用她的青春的肉体,演绎了作者的“朴挚温情的生命之美”。

  
、、、

  
电影中的这段床戏,栗原小卷全裸钻进被窝的画面,在当时,引起了一个社会现象,那就是,学生们不厌其烦地反复观看,青春的性幻想有了实在的对象,梦遗的无意识化作清醒的自慰。多少年后,那一辈的观众依旧津津乐道,不信,你去问问现在七十岁上下的日本老头……”

  


  
一个“神”从睡梦中爬起,从黑夜经过黎明来到了阳光下,哇!原来“人”是这个样子啊!

  
诺贝尔奖的数量和创新能力,一定与民族的审美境界的高度,成正比。

 回复[3]: 还有一种对“性欲”的“极端”诠释 weilin (2021-05-23 11:23:32)  
 
  “最给力的是下面这段,不是亲身经历或亲眼见过、亲耳听过,绝对写不出来:

  
“长野,一位经理,他的妻子以为,自己的照片在丈夫内裤上能起到门神作用。她把和丈夫曾经的温情瞬间用数码打印的方式体现在内裤上,并试图以此唤醒丈夫残存的良知。她认为,美好的情感和温暖的爱意是人之为人的保证,她相信善的力量,人性的光辉总是会战胜失控的兽欲。单纯的主妇对人性的失察令结果反其道而行。印在长野内裤上的妻子面孔让情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对她来说占有别人的东西比兴奋本身更令人兴奋。长野妻子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的照片起到了催情的作用。”

  
说一千道一万,唉,特么都是裤衩惹的祸……其实,妻子们都忽略了一点:如果丈夫根本不单独脱内裤,而是外裤和内裤一起脱呢,多少妻子都拿你没撤?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深,妻子们自行理解。”

  
我还见过另外一个故事:

  
一位年过七十的老丈让自己同龄的老妻躺在自己怀里,一起参与和享受,老妻与年轻男子做爱。

  
在自然伦理的范围之内,扫除一切篱藩彻底开放自愿的两性关系,这对人类的益与害,

  
到底哪个更大呢?人类会“上升到”还是“堕落到”那一天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