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5-09 23:34:54 阅读人次:3587 回复数:0)

  【Santa Fe⑩】

  
黄金周之前就离开了东京,应朋友之邀,我到长野的草津温泉和轻井泽玩了三天,然后就奔栃木县的足利市,赏紫藤花,参四百多年前创建的日本最古老的综合大学足利学校,拜足利织姬神社,品茶室“物外轩”,看栗田美术馆,然后驱车到茨城县的水户,游偕乐园——与金泽的“兼六园”、冈山的“后乐园”齐名的日本三名园之一,还逛了日立海滨公园,观喜林草……

  
回到东京,开始写《裸体写真集》(下),结果搂不住了,哗啦啦写起宫泽理惠来,她的情史,和歌舞伎名跡11代目市川海老蔵,和大相扑人气横纲贵花田婚约破裂后的拒食症,和歌舞伎的18代目中村勘三郎不伦后的“自杀未遂”后的“激瘦”后的“艺能活动一时休止”,和中田英寿……到她妈妈的“枕营业”怎么把女儿往北野武的床上送……

  
今天,想了想,还是别揭隐私了,不太厚道,也对我喜爱的理惠不尊重。

  
于是,就把已经写就的整理整理,先发出来,还要未完待续。

  


  
宫泽理惠,1973年4月6日出生在东京,是荷兰人爸爸和日本人妈妈的混血儿。11岁出道,拍摄杂志封面和广告,15岁,因主演的处女作《疯狂翘课之七日大作战》获得第12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新人奖,成为当时人气绝顶的偶像明星。

  
《Santa Fe》是1991年11月13日朝日新闻出版社发行的宫泽理惠的裸毛写真集,篠山纪信摄影。根据篠山纪信的说法,拍摄当时宫泽理惠已经过了18岁生日,“我必须明确说明,摄影是在6月份,而理惠的生日是4月份,所以18岁没有问题。是我拍摄的好不好,我保证。”但是,也有一个说法是还不到18岁而是17岁10个月——鉴于篠山纪信有说谎的习惯,我更相信后者。

  
1991年早春4月的一天,篠山纪信如约来到电影《豪姬》(导演:勅使河原宏,主演:仲代达矢、宫泽理惠)的拍摄现场,拍摄宫泽理惠的照片,正好遇到身为理惠经纪人的理惠妈妈,就对她开玩笑说,小理惠已经18岁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这最青春的时候不裸拍一把就太浪费了……篠山纪信的本意其实就是寒暄一下打个招呼,他一个毛病,就是见到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要问一句:脱不脱?没有想到,理惠妈妈当场打开笔记本(手帐),看了看日程表,回答说,过了这个连休我们就去拍吧……篠山纪信当场惊呆,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图片说明:1991年,18岁的宫泽理惠理惠在电影《豪姬》里扮演女主人公豪姬。

  


  
写真集名为《Santa Fe》,这是个地名(中文是“圣塔菲”,“神圣信念”的意思),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州府,一个海拔2190米的梦幻城市,不仅是美国的艺术中心,也是世界的艺术中心——“是我决定在Santa Fe拍摄的,我喜爱敬仰的女画家乔治娅·奥·吉弗和写真家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现代摄影之父)都以Santa Fe为‘据点’,所以,这里也是我创作的‘圣地’……而圣女一样美丽的处女理惠必须在圣地拍摄。”篠山纪信如是说。

  
即便到了三十年后的今天,对于宫泽理惠本人在拍摄前是否知道要拍摄裸体写真依旧是一个迷。2016年,在《周刊现代》杂志举办的一次座谈中,篠山纪信这样说道:“真的是一个迷。最近我还问过理惠,她说当时自己在去Santa Fe之前还真不知道是要拍裸体写真……”

  
篠山纪信接着说道:“后来我才知道,理惠妈妈居然事先没有告诉理惠是去拍裸体写真,这让我挺郁闷的。在现场,我们总共拍摄了四天。第一天没有全脱,无论如何,我总不能对18岁的圣女说‘OK,脱光吧。’在确认拍摄效果时,理惠妈妈发了火,‘我们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可不是要这么拍的……理惠,再给点力。’如果理惠不愿意的话,我已经做好了不拍的心理准备。然而,第二天,当理惠妈妈让她脱光试试的时候,理惠没有踌躇,马力全开,一丝不挂,大方、自然、冷静地站在了镜头前……真是个非常有胆气的孩子。”

  


  


  
【儿童色情11】

  
2009年6月26日,日本国会众议院法务委员会在《儿童色情禁止法》改正法案审议会议上,对写真集《Santa Fe》是否适用于“儿童色情”的定义进行了争论。1999年实施的《儿童色情禁止法》规定,未满18岁视为儿童。而在“儿童色情”的定义里,有极其暧昧的解释:“衣服全部或部分未穿的儿童的姿态且对性欲有兴奋或刺激作用”。于是,争论的焦点就凝聚在宫泽理惠在拍摄裸毛写真集《Santa Fe》时,到底到没到18岁?

  
有议员主张,如果不能确定是否是“儿童色情”,那写真集还是应该禁止废弃。也有议员指出,不管是17岁还是18岁,都没有违反当时的出版法,现在认定这本发行150万册畅销写真集是“儿童色情”,是不是合适?更有议员认为,像这本写真集一样的艺术品以及过去的一些出版物,不应该轻易扣上“儿童色情”的帽子。

  


  


  
《Santa Fe》封面

  


  
国会的争论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很多报纸、杂志等媒体都对此进行的报道,并参与讨论,且大都对主张《Santa Fe》是“儿童色情”的议员进行了指名批判,最后导致众议院法制局对《Santa Fe》进行了确认,结果是《Santa Fe》不在规制对象之内——媒体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但其前提是,媒体的力量不从属于任何其它的力量。

  
一个更有趣的现象则是,因为国会的争论媒体的报道,《Santa Fe》在网上拍卖的价格一路腾飞,卖到了原价的好几倍。

  
《Santa Fe》的销售战略也非常有气魄,是理惠妈妈的提案,出版前一个月,在报纸上打出整版广告……打开报纸,一下子映入眼睑的居然是“宫泽理惠的裸体”,天啊,出版社的电话被打爆,30多万个预约、咨询电话……无论是广告还是电话,都成为新闻史上的一个记录。

  
出版当天,11月13日,书店排出了大队,电视台进行现场采访,由于著作权的原因不能直接播放写真集里的写真,于是就用绘画来代替,就像法庭裁判的旁听画,同时邀请著名写真家加纳典明当嘉宾进行解说。各媒体连日对宫泽理惠进行采访,不仅综合电视节目连篇累牍,最后连NHK都在新闻节目里进行了报道,引发出前代未闻的社会现象。

  


  


  


  
图片说明:读者排队购买《Santa Fe》,时事通信社。

  


  


  
初中生和高中生,谁能够买到,谁就是英雄。学校的老师也要,美容院的老板也要买几册放在店里,大阪的赌场“扒金宫”干脆将写真集当做赢钱的兑换,而众议院的书店居然也进货40册。更过份的是,东京警视厅内的书店也预约了20册,被曝光后之后不得不取消——165万册的发行记录,空前是肯定的了,绝后还不敢说,但是起码至今仍然是世界纪录。

  


  


  


  


  


  
蛇足1:“说到70年代,非山口百惠莫属。作为写真家,能够拍摄到时代的‘颜’,无上荣光。”篠山纪信第一次见到山口百惠是在后者14岁刚刚出道的时候。

  


  


  
图片说明:篠山纪信在介绍自己的作品——拍摄当时,山口百惠18岁,时在1977年。

  


  


  
蛇足2:1988年,根据民间传说“鹤之报恩”的故事,市川昆导演拍摄了电影《鹤》,这是吉永小百合出演的第100部作品。为了拍摄电影海报,篠山纪信和吉永小百合来到了北海道。“在钏路的漫天飞雪中,如果有人接近,那些鹤按说会飞走……然而,看到渐渐靠近的一袭白衣的吉永小百合,鹤没有逃走,吉永小百合化身为鹤……那张照片真是不错,以至于有人说‘这是合成的吧?’”篠山纪信回忆说。

  


  


  


  


  


  


  
蛇足3:1970年的一天,作家三岛由纪夫联系到篠山纪信,说自己想出版一册写真集,希望篠山纪信能够操刀拍摄。于是,从当年9月到11月,三岛由纪夫在篠山纪信的镜头前,扮演决斗中失败的剑客、切腹的武士、比赛中丧命的体操选手等,以自己独自的“美意识”造型出各种场面下的“男人之死”……本来,这本题名为《三岛由纪夫·男人之死》的写真集预定在年底出版,然而,距离篠山纪信最后的拍摄也就刚刚过去一周,11月25日,三岛由纪夫切腹自杀,这本写真集也就被封存。

  
50年后的2020年10月,美国出版了题为《YUKIO MISHIMA THE DEATH OF A MAN》(《三岛由纪夫·男人之死》)的写真集。11月25日,日文版超大型写真集《男人之死》出版,一册售价55万日元。

  
“如果事先知道三岛由纪夫自杀的话,我绝对会劝阻他的。”篠山纪信的语调里充满了后悔和自责。

  


  


  


  
英文版《三岛由纪夫 男人之死》

  


  


  
日文版《男人之死》

  


  
蛇足4:接到小野洋子的电话后不久,1980年9月15日,篠山纪信来到了纽约——在电话里,小野洋子请篠山纪信拍摄她和列侬共同制作的音乐专辑《双重幻想》的封面。在摄影棚里拍摄后,小野洋子突然提出再到室外拍摄些……夕阳西下,小野洋子、列侬和篠山纪信三人步行到纽约中央公园。不时有行人认出列侬,抱以微笑。在一个大水池前,有一张椅子,洋子和列侬坐了下来。篠山纪信想,如果两个人的脸能够靠在一起就好了,于是就提议到:“你俩亲一个吧。”非常自然地,列侬和洋子的唇越来越近……

  
“这是他俩最幸福的瞬间。能够在现场,能够记录下这个瞬间,我感到无上荣光。”篠山纪信的照片是列侬和洋子最后的合影,而篠山纪信也是最后一个见到列侬的日本人。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