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4-29 00:49:48 阅读人次:3949 回复数:0)

  【脱衣舞⑦】

  
这里多说几句,让我们再了解一下日本战败后的老百姓业余生活的一些情况。

  
1945年8月30日下午2点零5分,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将军降落在神奈川厚木海军机场,盟军最高司令部(GHQ)正式进驻日本。

  
在实行的占领政策方面,GHQ的基本原则是“3R”、重点实施的是“5D”、辅助政策是“3S”。

  
所谓的“3R”,就是Revenge复仇、Reform改组、Revive复兴。

  
所谓的“5D”,就是Disarmament解除武装、Demilitalization去军国主义、Disindustrialization破坏工业生产力、Decentralization肢解核心势力、Democratization民主化。

  
所谓的“3S”,就是Screen荧幕、Sports体育、Sex性。

  
“3R”和“5D”我们就不多说了,这里就看看这个“3S”。作为严厉的占领政策的辅助,“3S”在主观上是用娱乐来转移大众视线,避免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政治方面,防止因为各种不满而可能产生的暴动,你说它是“愚民政策”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在客观上,这一政策,也让日本人感受到了自由和随意,让战败的颓丧情绪得以宣泄。

  
日本人和美国人都喜欢的棒球,1945年11月复活。

  
日本人喜欢的大相扑,1945年11月秋场所复活。

  
日本人喜欢的麻将,1946年2月浅草的一家“雀庄”获得了营业执照。

  
重点来了,1947年,新宿出现了日本第一家脱衣舞表演馆——电影院一般漆黑的房间,突然灯光大作,脱衣舞娘站在舞台中央……就这么简单的一个秀,对于在战后的废墟中挣扎的日本人来说,却是非常的不简单:女性的性感,健康的肉体,裸的力量,被压抑的精神得到释放,丧失了自信的男人们重新找到了尊严。在裸女身上,再生的日本得到了活力,从混乱的泥沼中脱出,犹如开始长出胡须和阴毛的少年,一天天飞快地成长起来。非常令人惊奇的是,脱衣舞娘成为时尚,当时的各种活动都找她们来造势,脱衣舞娘那妙曼的乳房堂而皇之地雀跃翻飞在东京的大街小巷……

  
伴随着时代的潮流,脱衣舞如同一叶扁舟,起起伏伏一直漂流在日本文化的长河,植根于民间,成为日本大众娱乐文化大餐里的一品经典料理。

  


  


  
图片说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浅草“大甩卖展会”的宣传车。

  


  


  
图片说明:日本艺术界著名的“二科展”前夜祭的纪念游行,脱衣舞娘右下戴墨镜的男性是当时的“二科会”会长东乡青儿——1953年,根据东乡青儿的提案,“二科会”设立“写真部”,林忠彦、早田雄二、秋山庄太郎、大竹省三四人成为最初的会员。

  


  
【猥亵罪⑧】

  
然而,尽管脱衣舞被允许,但是,直到五十年代末,杂志、电影等媒体的裸体依旧非常稀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在1907年(明治40年)制定的《日本刑法》第175条里,有一个“猥亵物颁布罪等”(わいせつ物頒布罪等),规定“猥亵的文书、图画等记录媒体的颁布、公然陈列者,处以2年以下徒刑或25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也可以徒刑和罚款并处。”104年之后的2011年,这一条文又增加了一项,取缔对象也包括“电磁记录”的内容。

  
这个从明治开始,到大正、昭和、二战结束的日本刑法里的“猥亵物颁布罪等”,在具体判断是否犯罪时,日本警察依据的基准是媒体和摄影的写真是否暴露了人体的“局部”,而阴毛属于“局部”的一部分。所以,从明治时代开始,杂志和编辑在发稿前,都要仔细看看将要发表的裸体写真上露没露毛毛,是否都修饰干净或遮掩住了……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出现了青柳阳一让麻田奈美用苹果作为道具巧妙地遮住局部的神操作。

  
其实,艺术家对法律以及警察的挑战,在六十年代初期就开始了,以写真杂志和粉色电影(ピンク映画,pink films,软性情色电影)为中心,裸体表现与日俱增。特别是60年代后半,日本电视(日本テレビ)1965年11月开始的深夜电视节目“11PM”以及若松孝二的粉色电影、寺山修司的前卫戏剧,都在裸体上大做文章,挑战警察的神经和底线。

  


  


  
图片说明:若松孝二是粉色电影的巨匠,有着“粉色电影的黑泽明”之美誉。

  


  


  


  
图片说明:1963年,若松孝二的低成本处女作《甘罠》一炮打响。

  


  
在这个背景下,1969年,摄影家篠山纪信、泽渡朔、林宏树等成立了“全日本耻毛露出联盟”,筱山纪信任会长。

  
时间进入到70年代,艺术界和媒体开始了和警察进行真格的较量,要求更加自由地表现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今天,这家杂志的主编被警察叫去训话,因为白色小内内透出了几根毛;明天,一张裸奔的写真让杂志洛阳纸贵,气的警察对报社提出严重警告并罚款;后天呢,警视厅干脆封杀了一家杂志,因为露了一大撮;大后天,几家杂志一起露……按下葫芦起了瓢,法不责众,既有市场,又不至于过度挑战人类道德底线,无奈的警察慢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蛇足:对于“猥亵”的定义,最高裁判所解释如下:“仅仅是为了性欲的兴奋和刺激、且伤害普通正常人的性的羞耻心、违反善良的性的道义观念。”

  
不过,最高裁也认为,“猥亵”这个概念,即便是法律定义的概念,却也不是超越时代和场所的一成不变的固定概念。是否属于“猥亵”,应该对应其时代、社会、文化,在一般人对于性的规范意识的基础上,根据社会常识进行具体的判断。因此,在特定时代下的“猥亵”判断,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具备普遍性,不可强求适用于其它——最高裁也肯定了性观念的变迁性。

  


  


  
【解禁第一号⑨】

  


  


  
裸毛解禁第一号——樋口可南子写真集《水果》(water fruit),篠山纪信摄影,朝日出版社,1991年。

  
1991年,是“裸毛写真”元年(ヘアヌード元年)——拉开新时代帷幕的是写真大师篠山纪信,他拍摄的著名女优樋口可南子(当时32岁)的写真集《水果》(water fruit),54幅黑白写真,15幅“裸毛”,史无前例。“都是黑白艺术照,应该问题不大吧?”将近30年后,谈到是否担心“越界犯规”时,篠山纪信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是这样回顾当年的心境。

  


  


  
图片说明:1981年,22岁的樋口可南子在新藤兼人导演的电影《北斋漫画》里,饰演魔女“小直”,真人再现了葛饰北斋的著名春画《章鱼和海女》——那场极致的裸戏成为昭和电影不灭的记忆。

  


  


  


  
图片说明:樋口可南子在1985年《寅次郎的故事·寅次郎恋爱补习班》的表演也可圈可点。

  


  
其实,就在这部写真集出版不久,另外一位摄影大师荒木维经也拍摄了一个裸毛写真系列刊登在一本艺术类的月刊上,东京警视厅将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研究是否触犯了刑法构成“猥亵罪”,结果呢,没有立案,不了了之了。

  
因此,这在事实上等于解禁了“裸毛”。从此之后,每当有传闻某有名大腕女优要拍摄裸体写真集,大家的关心就聚焦在一点上,她是否“裸毛”?

  
借用诗人、翻译家、摄影人徐淳刚的文字来形容一下,“日本写真大师篠山纪信代表作,《水果》(water fruit),1991年为著名演员樋口可南子拍摄的写真集。这是继1981年彩色版《樋口可南子·奢侈的时间》之后的又一樋口写真经典之作。此写真集成为当年日本解除裸体写真禁令的契机。和彩色版的樋口可南子写真集有别,这部黑白影集《water fruit》,更像一个深沉而悠长的女性故事,画面如此渐渐展开:生活中的樋口,装束端庄,无暇完美——院中凝神,宽衣解带——浴池裸体,清新美人鱼——床上情欲,魅惑空间——回归日常,黑衣素装……整部摄影集将女性之美化为触手可及的日常生活艺术,成为篠山纪信的经典之作。”

  


  


  


  


  


  


  


  


  


  


  
和中国专家的宏观的艺术角度不同,日本专家的视点更具有历史深度——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宗教人类学者植岛启司指出:和我们现在常见的裸体不同,樋口可南子的身体并不丰满,无法和那些丰乳肥臀的模特相比。然而,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典型的身材,流淌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静静的情色和性感,从中我们看到的不单单的美……这些失去美,被今天的山纪信捕捉回来了。樋口可南子身为女优的力度,篠山纪信身为摄影师的才华,绝妙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可以称为“奇迹”的这一册。

  
蛇足1:2009年11月10日上午,一帮子十几个东京都警视厅的警察,敲开了摄影家篠山纪信事务所的大门,依据法令翻箱倒柜,进行了“家宅搜索”。警视厅给出的理由是,2009年1月发行的篠山纪信的写真集《20XX TOKYO》里,让全裸女模特在东京都的室外处于毫无遮掩任谁都可以“路见”(我发明的词汇:路上可以随便看见的略称,比如,因为“路见”,你就不能在大街上随地大小便)的状态,涉嫌“公然猥亵罪”。其实,写真集本身没有猥亵性,主要的问题在于,在东京都立青山灵园公众“路见”的状态下进行了摄影。对此,篠山纪信在向警视厅提交的“情况说明”里反驳说:“模特穿着裤衩呢。”

  


  


  


  
《20XX TOKYO》

  


  


  


  
《20XX TOKYO》

  
然而,事实证明篠山纪信在胡说。2010年1月25日,两名承认违法的女模特供出了是篠山纪信确定的摄影场所和一丝不挂,被警视厅“书类送检”,就是人不到场,材料出庭。眼看骗不下去了,篠山纪信只好承认了在公墓拍摄裸体女模特的事实。检察官认为篠山纪信的胡说性质恶劣,必须立案——根据起诉状, 2008年10月15日夜里,篠山纪信在东京都港区青山灵园内进行了拍摄了,裸体女模特盘腿坐在墓石上,股间开放……

  
蛇足2:2010年5月26日,东京简易裁判所以“公然猥亵罪”和“礼拜所不敬罪”,判处篠山纪信罚款30万日元。检察院表示,此案不涉及“表现自由”的问题,“摄影行为具有违法性,写真集本身不成为刑事事件的对象。”

  
对此,篠山纪信发表声明,深表遗憾:“按照警察的判例来判断事实的话,我承认我的所作所为违反了警察的判例。但是否有罪另当别论。”言外之意,认罚,不服。

  
尽管篠山纪信不服,但也没有上诉。篠山纪信接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公然猥亵罪’的正确定义,但我当然知道,在大街上是不可以随便光着屁股的,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这里,篠山纪信的潜台词是:常识不等于真实。公然裸体的权利不容抹杀,裸体主义的存在也早已是社会的既成事实,更何况,人体艺术的价值不言而喻。

  


  


  
《20XX TOKYO》

  
我猜测,在艺术家篠山纪信的眼里,“东京的未来”这个主题,在司空见惯的场所用“裸体”的神秘之美来表现是不够的,只有让“裸体”置身于不可思议的环境中,比如墓地,静止的“裸体”才会灵动起来,跨越生与死,穿越地狱和天堂,衔接历史和未来……

  
最后,篠山纪信充满自信地说道:“在真挚地接受教训的基础上,我将更加果敢地去挑战新的表现方式。”——“真摯(しんし)に教訓として受け止めた上で、さらなる新しい表現に果敢に挑んでいきたいと考えている。”

  
元芳,你怎么看?

  


  


  


  


  
蛇足3:2020年10月13日,篠山纪信获得第68届菊池宽奖,理由是“横亘半个世纪,从明星到普通百姓,拍摄在昭和、平成、令和各个时代的第一线。其成果体现在从2012年开始为期七年的全国巡回个展《写真力 THE PEOPLE by KISHIN》,观展人数达100万。”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