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4-10 16:28:32 阅读人次:5032 回复数:1)

  【皇家与围棋】

  
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在日本,围棋是文化,而在中国和韩国,围棋是竞技体育。

  
这里,我们不探讨文化和体育的关系,只是介绍一下围棋作为文化的这朵奇葩,如何绽放在日本的皇家。

  
从日本的平安时代开始(794~1192左右,相当于中国的晚唐到南宋),在宫中要举行一个仪式,叫“着袴之仪”,皇家的男孩子在五岁之前都要经历这个仪式。这里的“袴”,是古代日本人骑马时护腿的衣物,后来逐渐演变成一种皇家专用的礼服。

  
成年后的浩宫(现在的德仁天皇),在回忆1964年自己4岁多举行的“着袴之仪”时说道:“皇室在4岁之后会举行着袴之仪,和民间的七五三差不多。着袴之仪的最后,就是从棋盘上跳到地上。因为我在这之前正好看了东京奥运会的体操比赛,所以我也想和体操选手一样高高举起双手落地。”小浩宫稚嫩的模仿让当天的仪式充满了欢笑。(《学习院大学史料馆博物馆信件№40》)

  


  


  
57年前,站在棋盘上睥睨天下的小皇子。

  


  
上皇明仁站在棋盘上“着袴之仪”是在1938年举行的,而最近的一次站在棋盘上,是在2011年为四岁多的悠仁亲王举行的——这是悠仁的爸爸秋筱宫文仁亲王1970年以来时隔41年,皇族继承人再一次站在棋盘上。按照现在的《皇室典范》,德仁天皇的弟弟、55岁的秋筱宫文仁亲王是皇位继承顺位第1位,即皇太子,他的儿子14岁的悠仁亲王是皇位继承顺位第2位。

  


  


  
站在棋盘上的未来的天皇悠仁亲王。

  


  
为什么要站在棋盘上并跳下来?

  
一个解释是,棋盘就是宇宙,天之骄子从宇宙降临到大地,庇护国家,保佑百姓。

  
这个八百多年连绵不绝地传承下来的仪式,到了江户时代,由宫廷传到民间,慢慢成为一种习俗,延续至今,不到5岁的男孩子站在棋盘上,父母给他整理好头发后,一跃而下……

  


  


  


  
伴随时代的发展,原来只能是男孩子的“一跃而下”,现在女孩子也可以站在棋盘上了。每年,孩子三岁、五岁、七岁之际,父母会带他们到神社参加“开运棋盘”仪式,祈盼着孩子像棋盘上的横竖直线一样正直做人,寓意孩子今后可以独自站立在世界,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自己开拓自己的未来。

  


  


  


  
文化的传承,就这样,通过一张棋盘,不显山不露水地渗透在日本各个阶层,滋润着生活,丰富着精神,文明着社会。

  


  
【忍耐的幽默】

  
夏日的一天,本来晴朗朗的,突然下起雨来。

  
一家棋会所的门被打开,慌慌张张进来个老头,一看就是避雨的。

  
棋会所的席主热情招待,避雨当然没有问题,会不会下棋?

  
老头回答说,会一点,是“初心者”。席主是业余高手,一听是“初心者”,就说那先来盘四子试试吧,就是让子棋,让老头四个子。

  
老头乖乖地摆上了四个,开始下棋。结果,席主的大龙死翘翘,老头赢了。

  
这时,天也放晴了,老头起身道谢后离去之际,就听到身后的席主给了一句:“您的棋好厉害,品格极高。”

  
席主不知道,这个老头,就是天下的秀哉名人。

  
或许你也不知道秀哉是谁,没有关系,我打个比方好啦:深夜的一天,你家的门突然被敲开,一行人进来,神情狼狈,出手大方,张口要吃的。你家穷,端出来的只有窝窝头,对方也不嫌弃,风卷残云……数月后,你被招进宫里,皇上他妈要见你。对,那天在你家吃窝窝头的,就是那个不是皇上胜似皇上的慈禧——而从明治到昭和15年(1940年),身为围棋终身名人制最后的名人,日本棋院总帅,本因坊秀哉,也是那个时代的王。

  


  


  


  
这个段子记载在1925年出版的《话说围棋和将棋》一书里,作者叫村松梢风。

  
因为突然下雨,行走在路上的秀哉正好看到棋会所,于是进去。当被问到会不会下棋时,秀哉不能说不会,也不能说自己是秀哉,于是只好说会一点。当对方让摆上四子时,秀哉也没有拒绝,甚至做了输棋准备,承蒙避雨的恩惠,加上对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输给他也无所谓。只不过,在秀哉面前,对方即便是业余高手,也还是像站在横纲面前的小学生,横纲动都不用动,无论你怎么使劲儿,都是一种可爱。所以,下着下着,不用秀哉出招,恶手连发的可爱的席主就把自己走死了。

  


  


  


  
日本人的忍耐和幽默都挺另类,一想到坐在席主面前乖乖摆上四个子的秀哉,我就忍不住想笑。

  


  
蛇足:到了秀哉这个顶尖级别,高处不胜寒,都是别人学他的棋,从他的棋里汲取营养,而他却无法从别人的棋里得到参考,即便是高段棋手的棋,也都很难入他的法眼。怎么办?据说秀哉有高招,他会隐姓埋名到街道上的棋会所里去看棋,专门看那些臭棋篓子的错出错进。这些没有基本功的突破循规蹈矩的反常识的招法,在职业棋手的眼里,很可能是盲点,再睿智的目光也照射不到的死角,异想天外的奇妙奇天烈,反而会炸开思维的桎梏,让秀哉心有所得,悟出新招。

  


  
【超级快棋】

  
讲一个已经退役的两位九段的轶事。

  
金岛忠九段,木谷实九段门下,1968年入段,2005年60岁的时候退役,今年76岁。

  
时本壱九段,宫下秀洋九段门下,1968年入段,2014年65岁退役,今年73岁。

  
同年入段的两位棋手,虽然没有取得过傲人的成绩,却也有引以为自豪的故事。

  
现代日本围棋史上,快棋最有名的,是一个叫久井敬史的九段棋手(1920~2000),出身濑越宪作九段门下,进过名人循环圈和本因坊循环圈各两次。他下棋快到在什么地步——“大手合”每人好几个小时的比赛,他用2分钟解决战斗。

  
当代的快棋王呢,则非时本壱九段莫属。有人问他,你干吗下的那么快?他回答说:“我只能看到这一手。”这话意味深长,你说他是谦虚呢,还是吹牛逼?对于职业棋手来说,“这一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看见的。

  
时本壱的快棋有着非常独特的风格,那就是,几乎就是在对方落子的同时,他“啪”的一下子跟着就拍上去。这还不算,更气人的是,一看到对手在思考,他就立马站起身,开始巡场,到处去看其他人的对局,就是不看自己的棋盘——不知道柯洁同学的巡场是不是跟这位老棋手学的——有时候干脆跑出对局室,来到休息室探头探脑。溜达够了,回到自己的棋盘前,待对方落子后,又是“啪”地一下子拍下,然后“嗖”地一下子又消失了。就这样反反复复,几乎见不到他坐下来。

  
一次,金岛忠和时本壱对局。俩人同年入段,既是朋友又是对手。金岛忠比时本壱大三岁,他怎能忍受被“欺负”,在心里想到:“时本这小子,竟敢玩这套,岂有此理!”金岛忠决心出手教训教训时本壱,放话说:决不让时本从椅子上站起身,一回都不行。

  
说说容易,做起来好难。你这边稍微思考,他那边就会跟你玩消失,所以,只有你下的比他还快,他才没有站起身来的时间。

  
在满场的注目下,比赛开始了。你时本快,我金岛比你还快,好像两个人的胳膊肘和手腕上都按装了弹簧,电闪风啸,间不容发,你来我往,弹雨枪林,金岛忠硬是让时本壱没有站起身的时间。比赛上午10点开始,按照规定,11点45分午餐休憩,有人在旁边吃瓜看笑话,中午吃饭时总要站起身来吧,这怎么算?——然而,哪里还轮得到吃饭休憩,棋早已经下完,结果还是金岛忠“快“胜——能够让时本壱在对局中一次都没有站起身的,好像就这么一回。

  
棋手的性格,多彩地反映在棋盘上,为我们带来愉悦,而带不来心惊肉跳的千篇一律AI围棋,多少让我感到落寞……

  
【浮世绘围棋】

  
浮世绘是民间艺术,围棋则是从宫廷经过武士普及到民间的,所以,浮世绘里多有围棋的表现——上几幅浮世绘,我就不说什么了,让浮世绘自己说吧……

  


  


  
《棋盘人形》,葛饰北斋

  


  


  


  
《酒田公时、碓井贞光、源次纲和妖怪》,歌川国芳

  


  


  


  
《浅仓一代记》,歌川国芳

  


  


  
《源氏香之图_——空蝉》,歌川丰国

  


  


  
《有喜世之华》,宫川春汀

  
(完)

  


  


  


  


  




 回复[1]: “再睿智的目光也照射不到 死角” weilin (2021-05-18 09:57:03)  
 
  

  
“蛇足:到了秀哉这个顶尖级别,高处不胜寒,都是别人学他的棋,从他的棋里汲取营养,而他却无法从别人的棋里得到参考,即便是高段棋手的棋,也都很难入他的法眼。怎么办?据说秀哉有高招,他会隐姓埋名到街道上的棋会所里去看棋,专门看那些臭棋篓子的错出错进。这些没有基本功的突破循规蹈矩的反常识的招法,在职业棋手的眼里,很可能是盲点,再睿智的目光也照射不到的死角,异想天外的奇妙奇天烈,反而会炸开思维的桎梏,让秀哉心有所得,悟出新招。”

  
-- 境界决定命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新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