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4-05 14:39:18 阅读人次:5519 回复数:1)

  【围棋和情欲】

  
距今一千多年前世界最古老的小说《源氏物语》里,围棋的场面出现了多次,其中最让我感“性”趣的段落,在“手习之卷”里,是这样的场景:一个叫“浮舟”的女性,暗恋上了男人A,这个事情被男人B发现,于是这个坏B就找了个机会,假装成A,把浮舟睡了——至于具体如何下手的,书里没写,我们自己可以脑补,只不过,不要忘记时代背景是在千年前——痛苦的浮舟发现,让自己更痛苦的是,自己居然忘不了B,尽管还是恋着A。纠结之下,只好去自杀。

  
浮舟自杀没有成功,被救起后,送到一家寺院,把她交给一位得道老尼。看到浮舟每天依旧魂不守舍的样子,经验丰富的老尼,知道浮舟心里的情和身子里的欲,就像两个飞速旋转的轮子,载着浮舟一路狂奔,哪怕前面是地狱。怎么办?

  
终于有一天,老尼问浮舟说:“会下围棋吗?”浮舟回答说:“现在哪有下棋的心情……”马上表示了拒绝,但潜台词也表明会下棋。浮舟转念又一想,与其闲着无聊胡思乱想,不如下盘棋,没准能够暂时忘却身心的烦恼,于是就同意和老尼对局。

  
老尼棋力不俗,又是年长,所以棋份是让先,就是浮舟持黑棋先行。没有想到,浮舟的棋力居然胜出老尼一筹,一局下来,老尼完败。这下可好,激发了老尼的干劲儿,本来是想救赎浮舟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结果现在自己也沦陷了进去,出家人的平常心还给了佛陀,世俗的胜负心支配了心魔。于是,调整棋份重新来过,这次是浮舟让先,老尼持黑……就这样,俩人在盘上昏天黑地的干将起来,精力之集中,上帝鬼神都不在了,遑论情欲和烦恼。入世相争的两个人,最终又在棋盘上得到升华,超越了自我,超越了时空。

  
紫式部真真是厉害,把男女情欲和黑白棋子和谐在一起,在棋盘上演绎出世、入世、再出世的精神递进,让千年之后的我,顶礼膜拜。

  


  


  
《源氏物语绘卷》中,帝和中纳言源薰对局的场面。

  


  
蛇足:碁に負けて忍ぶ恋路や春の雨——今日输棋的悔,昔日失恋的痛,春日里的一场雨——这是明治时期著名俳句诗人正冈子规咏叹围棋的名句,在棋盘上被对手打败输棋,不由得联想到过去被恋人抛弃,春雨滴滴都是我的泪……诗人就是诗人,围棋和失恋钩织出来的意境令人回味,可以和紫式部媲美。2017年,因为对围棋的普及和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日本棋院第14回围棋殿堂表彰委员会选考正冈子规进入围棋殿堂。

  


  


  
【围棋总理】

  
自从1885年日本初代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就任以来,到现在的2021年,136年间,总共诞生了100名总理大臣,好像有点多,日本政客对外可以认怂服膺,对内窝里横是谁也不服谁,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1945年战败后,到现在的76年间,诞生总理大臣33名,相对战前60年67名,频率着实降低了比少。即便如此,感觉日本总理大臣的宝座还是有点像医院里肛门科专治便秘的便座,排队等候的政客基本上是进去坐上去没一会儿稀里哗啦就完事,出来换下一个。

  
闲话少说——战前我没有统计过,在战后33名总理大臣中,会下围棋的居然有18名之多,占一半以上。我们比较熟悉的岸信介、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竹下登、海部俊树、细川护熙、羽田孜、村山富市、森喜朗、福田康夫、菅直人等,都是业余围棋爱好者。另外,众、参两院的历任议长以及诸多大佬议员,热爱围棋的更是不在少数。

  


  
这个数据说明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起码是在喜欢下棋这一点上,国家最高领导和小偷没有区别,只不过前者的普及率之高应该是后者望尘莫及的——想想挺有趣的,50%多的政客有偷东西的可能,而绝不会有一半的小偷会下围棋。

  


  


  
图片说明:1963年3月24日,NHK播放了岸信介首相(右)和濑越宪作名誉九段的电视对局。濑越宪作名誉九段是桥本宇太郎、吴清源、曹薰铉的师傅,而吴清源是林海峰和芮迺伟的师傅——我觉得我又触摸到历史了,因为我不仅见过林海峰老师多次,合影留念,还和迺伟是几十年的好朋友……

  


  


  


  
【大隈和伊藤】

  
尾崎行雄,1858年~1954年,享年96岁,明治、大正、昭和时期的政治家,曾任大隈内阁的文部大臣和司法大臣,被称为日本“宪政之神”和“议会政治之父”,是日本议会政治的黎明期到战后的众议院议员,当选回数25次,在任期间从1890年7月2日到1953年3月14日,历时63年多,都是空前绝后的日本第一。

  
尾崎行雄在评论大隈重信的记忆力时,这样说道:“只要他听过的事情,就绝不会忘记……在大藏省工作时期,居然能够把整部预算书背下来。”大隈重信的理性和大度远远凌驾于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但是,他不懂政治,在政坛上争斗基本上都是以失败告终。而这是可以从大隈重信的性格中找到原因的——尾崎行雄用大隈重信和伊藤博文下围棋的例子来说明。

  
论棋力,伊藤博文在大隈重信之下,“伊藤公下棋非常谨慎,布局阶段总是小心翼翼。相反,大隈侯想也不想,就拍下去。下着下着,大隈侯的局面就不那么乐观了,到了这个地步,大隈侯才开始认真计算、思考。本来就是极其聪明的人,也有着一定的棋力,妙手迭发,腾挪转换,血路杀出,终于将局面挽回到可以收拾的地步。但是,由于前面失血太多,小败还是不可避免。下面的情形总是重复发生,伊藤公一开始就按照定式慎重行棋,于是自然就少有破绽。而大隈侯则是不遇到艰难局面,就无法发挥出其出色的才智,即便有天才的闪光,也难扶大厦之将倾,败局就成为必然。可以看出,这两个家伙的性格相差得有多么悬殊。”

  


  


  


  


  
【乃木和东乡】

  
1911年,明治44年,62岁的乃木希典和63岁的东乡平八郎一起乘船,代表明治天皇前往英国,出席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仪式。当时,日本乘船到英国,需要40天左右。为了打发长途旅行的无聊,两位将军天天下起了围棋。

  
直木奖作家户川幸夫在《乃木和东乡》一书里,借东乡的口吻这样写道:“船上,是第一次和乃木下棋。老子是个臭棋篓子,乃木的篓子也不比我小。结果,赢来输去,臭到一起,彼此彼此好对手。”

  
户川幸夫这样描述俩人下棋的情形:“两个人一下就是一天,端坐在棋盘的两边,一言不发,你一手我一手,招招听着棋子的声响。感觉中,乃木好像更胜一筹。”

  
四十来天,天天如是,棋艺和胜负放在在一边,境界已经是出神入化了。

  
遥想一下,白发白须的两位大将,端坐在棋盘两侧,伴随着船身的摇摆和棋子的颤动,是不是有着一种特殊的节奏和美感?

  


  


  
《乃木和东乡》,户川幸夫,光文社,1982

  


  
【盘外美学①】

  
1941年,刚刚15岁的少女本田寿子(现在的杉内寿子八段),由于在日本棋院院生里成绩拔群,第一次获得了“大手合参加预选”的资格,也就是打进了职业入段赛——“大手合参加预选”现在已经是“死语”,该制度和其母体“大手合”,已于2003年被日本棋院废除,现在的职业入段赛由院生的预选和本战组成。

  
当时的入段赛,每人所持时间是5个半小时,没有读秒,也就是说,到了时间如果你还没有下完,不管盘面情况,直接超时判负。

  
第一盘,本田少女的对手是20岁的儿玉国夫。这盘棋,本田大苦战,不仅大龙被吃,时间也所剩不多,也就不到一分钟了,如果不认输投了,超时判负实属难免。

  
然而,奇迹发生了。胜势的情况下,儿玉国夫走了一个大勺子,瞬间局势逆转……看了一眼计时钟,儿玉国夫投了认输,并笑着说了一句:“原来棋也可以这样输呀。”

  
漂亮,真漂亮!这种美,超越了棋盘,超越了胜负。

  
面对所剩时间只有二、三十秒的本田,儿玉国夫如果不认输,继续走下去,本田超时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然而,儿玉青年干干净净、干干脆脆、毫不犹豫地认输,朗洁、简洁、纯洁,就像短暂绽放的樱花从枝头飘然而下。棋盘上,输了就是输了,除此之外,胜负不在,没有任何好说的。

  
要知道,入段赛,关系到一个人的命运,极端而言,如果能够每盘都赢,即便是把灵魂卖给魔鬼也在所不惜。成为棋士,人生梦想,一生荣耀,换做是我,大概率会闷头不看对方一直下到超时胜。

  
上帝是公平的,如果有上帝的话——本田寿子“大手合参加预选”合格,顺利入段成为职业棋手。同时,好青年儿玉国夫也成功入段——胜利之神不舍得抛弃他。

  


  


  
图片说明:两年前,杉内寿子以92岁的高龄打入女流棋战的本战,创下历史奇迹。

  


  
蛇足:当年的本田寿子,现在的杉内寿子,以94岁的高龄,依然现役,活跃并话题在日本棋坛和日本社会。吴清源曾经这样评价杉内寿子的棋才:“如果她是男人的话,一定成为大名人了。她十岁就与木谷先生下让五子棋,素质在林海峰之上。”

  
2020年,93岁的杉内寿子八段与17岁的大须贺初段对局,相差76岁,创造了女子对局年龄差距的最高记录。而男子对局年龄差距的最高纪录,则是由杉内寿子的丈夫杉内雅男九段创造的,2016年,95岁的杉内雅男九段与15岁的大西龙平初段对局,整整相差80岁。

  


  


  
图片说明:1954年,杉内寿子嫁给了同为棋手的杉内雅男,后者是历史上第一位被中国棋手(陈祖德)战胜的日本职业九段(1963年)。

  


  


  
相差80岁的胜负较量。

  


  
【盘外美学②】

  
2007年左右,当时的“天元”河野临的一则轶事。

  
某棋战,时任“天元”头衔26岁的河野临九段遇到了65岁的老棋手石榑郁郎九段。

  
在读秒声中,双方在填单官。

  
“先生,请在这里补一手。”河野临恭恭敬敬地说道。

  
石榑九段当下愣住了。

  
由于在读秒,盘面极其细微,没有时间细算,石榑九段感觉是自己稍稍差一点。对于职业棋手来说,单官阶段,是否需要补棋,稍微看一下就会明白。石榑九段作为木谷实的弟子,是死活题的名家,河野临指出的地方,对局中他匆忙瞄了一眼之后,觉得不用补,于是就下在了别处。而被河野临指出必须补棋之后,石榑九段再定睛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如果不补,就会出棋。一旦出棋,肯定输棋。

  
而实际上,当时的局面,如果石榑九段听从河野临的话,补一手棋,是河野临半目输棋。在明知道自己会输的情况下,河野临依旧请石榑九段补棋。

  
对于胜负,职业棋手没有不在意的,因为这是饭碗。而石榑九段在“投了”即认输这一点上,则是棋界数一数二的讲究——被指出之后再补棋,那绝不是石榑九段的风格。

  
面对河野临的洒脱和礼让,石榑九段不再下子,更不会去补棋,而是爽快地投了认输。

  
一段佳话,双方成就。

  
事后,石榑九段总是乐呵呵地跟朋友说起这盘输掉的棋。

  


  


  
年近80的石榑郁郎九段(左)至今依然风姿矍铄地战斗在棋盘上。

  
(未完待续)

  


  


  


  




 回复[1]: 千万不要妄谈如何安藏人心! weilin (2021-05-18 09:29:06)  
 
  

  
"老尼棋力不俗,又是年长,所以棋份是让先,就是浮舟持黑棋先行。没有想到,浮舟的棋力居然胜出老尼一筹,一局下来,老尼完败。这下可好,激发了老尼的干劲儿,本来是想救赎浮舟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结果现在自己也沦陷了进去,出家人的平常心还给了佛陀,世俗的胜负心支配了心魔。于是,调整棋份重新来过,这次是浮舟让先,老尼持黑……就这样,俩人在盘上昏天黑地的干将起来,精力之集中,上帝鬼神都不在了,遑论情欲和烦恼。入世相争的两个人,最终又在棋盘上得到升华,超越了自我,超越了时空。"

  
--经验与思想互为表里构成灵魂的合唱

  
人心不安!

  
崔瞿求问于老子曰:“如果不治理天下,怎令人心安乐于善?”

  
老聃曰:“老崔呀!老崔!你千万要谨慎,切不要扰乱人心!

  
心之天性,动辄失意而消沉,得意而浮腾。人心于患得患失中

  
意乱智昏,迷失本性。心之动荡,都是理性的囚牢,健康杀手;

  
人之心性,道其刚强,却不禁柔弱;言其锋利,却不胜雕琢;

  
人之情性,其热烈时,若焦火炎炎,其寒凉时,如凝冰淡淡。

  
其变异之疾速,此刻尚在眼前,俯仰之间,已经飞越四海之外;

  
人之心境兮,其隐居时,渊深而静寂,其跃动时,浮浅而横行。

  
人心兮,冲动时如野马之不可系者,唯有人心,才是如此难安!”

  


  
原文:

  
崔瞿问于老聃曰:“不治天下,安藏人心?”

  
老聃曰:“女慎无撄人心。

  
人心排下而进上,上下囚杀;

  
淖约柔乎刚彊,廉刿雕琢,

  
其热焦火,其寒凝冰。

  
其疾俯仰之间而再抚四海之外;

  
其居也渊而静,其动也县而天。

  
偾骄而不可系者,其唯人心乎!

  
----《庄子·在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