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3-11 00:15:37 阅读人次:4345 回复数:0)

  【日本点滴·自粛警察①】

  
一年前,随着疫情的愈发严重,日本政府开始“强烈要求”(日语用词是“要請”)全国老百姓“自肃”,意思就是让大家“自我约束”、“自我克制”,尽量少出门、不出门,而不是行政上的强制和法律上的规定。

  
历来喜欢步调一致的日本人,大部分都乖乖地听政府的话,躲在家里尽量不给国家添麻烦。但是,也有一小部分人,就当政府的说话是放屁,捏着鼻子侧身躲过去,继续出门,继续营业,继续在外面吃喝玩乐。这一来,惹怒了不少轻易不生气的日本人。

  
“疫情阶段你们居然还要出门去旅游?”

  
“跑到电影院看了个电影,怎么觉得自己跟干了件坏事儿似的……”

  
“冠状病毒当然令人可怕,和感染相比,别人总是盯着我的目光更加可怕。”

  
各种感概不一而足。

  
网络上,“这种时候出去玩会遭报应的”、“冠状病毒的家庭从这里滚出去”、“请自肃”,等等,等等,各种强制要求他人自肃、诽谤中伤、故意刁难、成心骚扰的言论更是肆意横行——对于这种出于自我认知的正义感的“监管”行为,日语里给了一个新词,叫做“自肃警察”。也就是说,从事着跟警察毫不相干的职业,却跟警察一样监管、监护、监督着世界:“你家店怎么还开着?”“把口罩戴上!”“你们是从别的县来的吧?”——疫苗开始接种,于是又有人开始打探,谁谁接种了,谁谁还没有接种……

  


  


  
图片说明:警察都没有权利这样做——公然宣告“外地的客人禁止入内”。

  


  
有资料显示,去年爱知县的警察,从4月到5月,接到有关新冠的110电话约400件,其中,“自肃警察”举报、投诉的电话,多达一半以上,比如,“有对情侣在压马路”、“有家长带着孩子在公园里玩”、“某某商店还在营业”等等。而东京都呢,则每天的“自肃警察”电话都在30个以上……

  
除了电话举报,线上线下也都非常热闹,互联网上的主动“监管”不胜枚举,没根没叶的传言多得像春天里的花粉……而实际生活中,则有人直接在店家门脸上张贴人身攻击的大字报……

  


  


  
图片说明:去年4月,千叶县八千代市的一家点心店被人贴了一张纸,上面用命令的口吻写到:“别招孩子来了,给我把店关上。”受到这种带有恐吓意味的刺激,74岁的店主村山保子无奈只好关店休业。

  


  


  
【日本点滴·自粛警察②】

  
自肃警察,“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是这样解释的:日本的俚语、互联网用语及社会风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日本疫情下,当局依靠《新型流行性感冒等对策特别措置发》发出紧急事态宣言,有个人或商店未理会行政机构的自我约束(自肃)请求,继续外出或营业;有普通民众则出于自我认知的正义感、嫉妒心及不安,自行监管或攻击这些个人或商店,形成社会风潮。词语亦作冠状自警团(コロナ自警団)、自肃自警团(自粛自警団)或自肃Police(自粛ポリス)。

  


  


  


  
这里,讲一个很有名的“自肃警察”的事件。

  


  


  
图片说明:NHK当红第一把交椅的漂亮的桑子真帆,地位相当于当年央视的……唉,名字还是不说了,我害怕……

  


  
今年34岁的桑子真帆,现在NHK的当家女主播,从原来“夜の顔”进化到现在“朝の顔”,每天早上新闻联播“你好,日本”看不腻的脸,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圆熟鲜嫩得仿佛是刚刚出锅的大闸蟹……看看她加入NHK才八年,就在2017、2018、2020年担纲红白歌会的总司会,你说她的前途有量无量得谁能够限量?

  
别说,还真有——看,自肃警察来啦!

  
根据《周刊女性》杂志报道,在戒严气氛最浓郁的4月中旬,桑子真帆在谈恋爱。本来,已经离婚快两年的33岁的女人,交男友谈恋爱哪怕是找炮友,都很是正常,无可厚非。但是,你去恋爱没有错,但你不戴口罩谈恋爱,就是大错特错。普通人不戴口罩未必错,你NHK主播不戴口罩,那就是错上加错——天天在电视的报道里强调口罩的重要性,呼吁大家“自肃”,出门要戴口罩,可你自己却不“自肃”,和男人压马路露出大脸和小嘴,紧急事态宣言下,你要干吗?

  


  


  


  
要命的是,那个男方也是个人物,知名的惹事生非的主儿、多年来媒体的最爱——你可能不知道小泽征悦是哪路魔头,但你一定知道他的爸爸,那是世界级的大神——小泽征尔的名声伴随着他指挥棒下的音乐,传遍了这个地球。

  


  


  
你觉得他俩般配吗?

  
在疫情下的这个特殊时节里,几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桑子真帆的这把恋爱,谈惨了。

  
“不戴口罩的约会”(“マスクなしデート”)成为事件,NHK没完没了接到观众的投诉、诘诉、控诉,搞得NHK高层开始考虑是否要严厉处分桑子真帆,把她从“你好,日本”上撤下来。

  
蛇足:小泽征悦,1974年出生在美国的旧金山,小泽征尔的儿子。作为“艺二代”,这哥们泡妞的本事远远超过演艺的本领——也难怪,人家有本钱,1米八三的个头,一口流利的英语,再来一句“我爸爸是小泽征尔”,撂在谁身上心里生理不痒痒?

  


  


  


  
图片说明:小泽征悦,尽管已经不是小鲜肉,但钻石王老五的江湖地位绝不可小觑。

  


  
这次拿下桑子真帆的小泽征悦,至今依旧单身。他曾经泡过多少妞,我没有统计过,应该没有陈冠希多……这里只举一个人们津津乐道的例子:2009年吧,小泽征悦泡上了大牌男优渡边谦的女儿、小牌女优渡边杏,媒体上“大物二世俳优同士热爱”的报道铺天盖地。

  


  


  


  
大物男优渡边谦和女儿渡边杏

  


  
就在俩人说不清道不明、几度分手几度和好之际,著名人气女主播、日法混血儿泷川雅美插了进来。这下子可好,他们仨就像忘我献身的红色饲养员,几年时间,把日本媒体肥硕得像人民公社的公猪母猪。喜新厌旧是常态,抛下渡边杏,小泽征悦和泷川雅美双出双入,最后发展到谈婚论嫁……结果呢,渡边杏2015年嫁给了同为男优的东出昌大,生了三个孩子后,2020年离婚。而泷川雅美呢,也于2019年8月,怀着5个月的身孕嫁给了小她四岁的小泉进次郎,众所周知,后者是现任内阁环境大臣,爸爸是原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

  


  


  
这血混得不错……

  


  


  
小泉进次郎和泷川雅美

  


  


  
【日本点滴·自粛警察③】

  
其实,桑子真帆在情人家里住了一晚,早上出来忘记戴口罩,或者没有预备干净的新口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民间的这种过剩反应,“自肃警察”无所不在的“监视”,“举报魔人”的批量产生,引起了一些“有识者”的警觉。

  
志学馆大学教授茶谷诚一指出:“自己不去判断,而是简单地随大流,这种国民性,战前到如今,好像没有什么改变。”

  
被周围的空气所裹挟,不容忍别人有不同的观点和举措,这种氛围令人回想起“那个时代”,不能不令人感到恐惧。经历过战争的一些日本老人,对于“自肃警察”,更是格外敏感。他们的反思非常深刻:当初,为了战争,号召大家相互抱成一团,相互督促,谁不拼命都不行……现在,因为疫情,大家相互监视,每个人的眼睛都聚焦在一个地方……这太可怕了,这和战争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媒体也对“自肃警察”进行了反省,对于过度告发和胁迫的现象多有批判……有报道说,日本红十字会甚至特别拍摄了一个宣传片,希望人们不要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不确定性,造成心理的阴影,让这个阴影成为一只可怕的怪兽,吞噬人们原本善良互助的心。

  
其实,对于这种“举报魔人”,我们并不陌生,前有小脚侦缉队,现有朝阳群众,在自发的基础上自觉地代理政府监管、监视、监督百姓的生活,已经暴走到取代警察的康庄大道上……

  


  


  
被誉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的“朝阳群众”如影如随无处不在……

  
这不,《无依之地》(Nomadland,香港译为《浪跡天地》,台湾译成《游牧人生》,日语是“ノマドランド”)的导演赵婷就被当作“历史反革命”,被眼睛雪亮的人民群众揪了出来——

  
《无依之地》获得了2020年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和2021年美国金球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官方本来把她当做骄傲来称赞,中国网名们也跟自己得了奖一样兴高采烈,不料有“自肃警察”挖出赵婷几年前曾经辱华,其实不过是个人对中国采取了一种批判的态度而已,好家伙,这还了得,一瞬间,浪涛汹涌,剧情反转,国家的宣传机构都被左右、被颠覆,《无依之地》在中国被撤档、下架、禁演……

  
这样的闹剧,我们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出,更不知道还要上演多少出。

  


  


  
《无依之地》导演赵婷

  


  


  
《无依之地》剧照

  
(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