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2-26 22:55:48 阅读人次:2009 回复数:5)

  【男气极道·死便成佛①】

  
要求部下竭尽忠诚的上司,绝对是一个三流的上司。

  
一个好的上司,并不是千方百计地去琢磨“如何让部下行动”,而是殚精竭智地思考“自己如何为部下行动。”极而言之,就是具有“为了部下可以牺牲自己”的觉悟……有了这样的上司,部下会不拼命?!

  
幕末到明治,有个叫清水次郎长的家伙,从小打架、赌博、杀人,在江湖上闯出万来,当上了黑帮的“親分”(老大),带领着一帮子“子分”(喽啰),在出生地的静冈县静冈市清水港一带称王称霸,黑帮“清水一家”正式出道。如果只是一介“親分”,即便称霸一方,也不过是个大一点的地痞而已,终归成不了大气候。当然,如果能够成长为“山口组”那样的巨无霸,也不失为牛逼,只是太过不易——让清水次郎长名留青史成为“侠客”的,则是明治维新期间发生的“咸临丸事件”。

  
败给了官军的旧幕府海军的军舰“咸临丸”号躲在清水港进行修理时,被新政府军发现并进行了攻击,将舰上的七名官兵击毙。为了警示民众,“逆贼”的遗体被抛到海湾,漂浮在波浪间。因为害怕明治政府的报复,没有人敢出面收尸。

  
清水次郎长听说此事之后,在黑夜里划一条小船将遗体全都打捞上来,并给予厚葬。

  


  


  


  
面对新政府军的传唤,清水次郎长没有惧色,凛然说道:“人死不就是成佛了吗?一旦成佛,官军也好,贼军也好,便不再是敌我。如果你们觉得把佛埋葬是罪恶的话,我清水次郎长听凭你们处罚。”——清水次郎长的侠名不胫而走。

  
日本文化摒弃了中国鞭尸三百的传统做法,只有生仇,没有死恨,死者即佛,死后无敌。死者的尊严其实是体现在活者的脸上的,生者的视线和死者的视线交织,生死的界限就这样被穿破,死亡的恐惧就被淡化、淡忘、淡然,人生一下子就淡定了许多。

  


  
【男气极道·男子气概②】

  
活跃在江户无血开城之际的山冈铁舟听到清水次郎长的故事后,异常感慨,如此男儿如此男气,一定能够成大事。山冈铁舟找了一个机会,把清水次郎长介绍给了后来被誉为“日本海军之父”的胜海舟。

  


  


  
山冈铁舟

  


  
见到清水次郎长,胜海舟问道:“你手下能够为你卖命的喽啰有几个人?”听得出来,胜海舟对“极道”人物并不感冒,这一问不过是想掂量掂量这个“親分”的分量。

  
尽管感觉到了胜海舟的不屑,但清水次郎长还是很平静地回答道:“一个都没有。”

  
胜海舟一愣。

  
不等胜海舟张口,清水次郎长继续说道:“我的喽啰里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本事和气魄。但是,为了这些喽啰,我是随时会把命掏出去的。”这话说的够爷们。

  
胜海舟心里咯噔一下子……因为他听明白了这句话后面的意思,那就是,身为老大的清水次郎长,对于那些像孩子一样可爱的喽啰们,不会要求他们有为他卖命的“本事”和“气魄”,相反……卧槽,这还真特么是个人物,胜海舟掂出了清水次郎长的分量。

  


  


  


  
其实,并不限于黑社会,但凡是男人,都会愿意在这样的人手下干事情吧?!

  
男人就要有“男气”——中文里好像没有“男气”这个说法,倒是有“男儿气”这个词——我理解日语的这个“男气”,就是男子气概,像男人一样的气质,像男人一样活者,信念、觉悟、勇敢、慈悲、责任、介洁,一句话,男人的矜持,有尊严,有威仪,有面子。

  
蛇足:1966年,清水次郎长“五代目”(第五代)将“清水一家”解散,金盆洗手不玩了,清水次郎长的“名跡”(名号)在江湖上正式断绝。然而,清水次郎长巨大的历史名声,其遗产作为无形资产,还是非常令人垂涎的。于是,2007年,指定暴力团山口组六代目山口组系的“美尾组”组长高木康男,将“美尾组”改称“清水一家”,自己成为清水次郎长“六代目”总长。静冈市当地居民以“城市形象恶化、观光客减少”为理由,向警方递交了申请阻止继承的“要望书”。但是,“六代目清水一家”依旧发足,正式袭名——静冈县警成立设置了“六代目山口组六代目清水一家坏灭对策本部”以对应。据说,当地观光协会和一些礼品店开始拒绝销售清水次郎长的纪念品,对旅游观光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男气极道·也曾黑帮③】

  
下面这个故事,可能会让我们更进一步理解什么是“男人”。

  
2015年12月16日,一个89岁的老男人在东京一家医院里安详地去世。

  
2016年2月28日,在东京青山葬仪所,为这个老人举办了一场“告别会”,发起人是佐藤纯弥、降旗康男、中岛贞夫、梅宫辰夫、村上宏明、吉田达、三田佳子、岩城滉一、堀田真三、梶间俊一,这些人可都是日本电影界的大腕。东京的电影界和粉丝共有700多人参加,“告别会”上献酒的梅宫辰夫,因为过于激动,身体不适,只好取消了后面的记者会,坐着轮椅离去,而北岛三郎则在记者会上畅谈逝者60年前开始对他的“关爱”。

  
这个老男人叫安藤升,现在知道他的人不多。这个出生在大正、去世在平成的老人,曾经的牛逼,现在听我简单地述说。

  


  


  
安藤升

  


  
安藤升少年时代是个小流氓,不是被送进感化院,就是被收监到少年院。1945年19岁被参军,严酷训练了两个多月,没等上战场,战争结束了。20岁,和几个哥们组织“愚连队”,也就是不良青少年团伙,逐渐壮大,几年后成立“安藤组”,在涉谷一带以保镖、赌博等为业。与过去的黑社会黑帮等“极道”暴力团伙不同的是,“安藤组”组员大都一身革履西装,严禁刺青和切小指,导致社会对“黑社会”的印象大为改观,从而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支持,不少大学生和高校生加入,鼎盛期在籍成员500多人。

  
1958年,32岁的时候,安藤升参与处理实业家、东洋邮船社长横井英树的债务纠纷,由于不满后者的态度,于是下令手下组员开了一枪,还特意说了一句“别要了他命”。子弹从右臂穿过左肺和肝脏钻进腹部右侧,造成横井英树重伤,也造就了历史上有了 “横井英树袭击事件”这一说,安藤升的名字随着全国通缉传遍了全国。东京的警视厅刑事部为此特别设立了暴力犯搜查专务科,也就是著名的搜查第四科(即“マル暴”,在○中加一个“暴”字”),现在的“组织犯罪对策部第四科”。

  
随后,安藤升和“安藤组”的主要成员都被警方逮捕,老大安藤升被判刑八年。1964年,因为东京奥运会,安藤升被提前释放。随后,在涉谷区代代木的区民会馆里,安藤升宣布,有12年历史的“安藤组”解散——这是有史以来日本黑社会暴力团自主解散第一号。

  


  
【男气极道·至死男人④】

  
从黑社会辞职后,闲下来的安藤升开始撰写自己已经过去的半生。不知道怎么这事儿传到了一个制片人的耳朵里,于是找过来希望合作拍成电影,并请安藤升主演。就这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出现在银幕上的安藤升,一炮走红,1965年上映的以安藤升自传为蓝本改编的电影《血和掟》,博得了巨大的人气。于是,转身成为电影演员的安藤升与松竹签署了专属契约,契约金高达2千万,且每部电影的出演费为500万,大大超过了当时最红的女演员岩下志麻。安藤升过去本身就是有名的暴力团的组长,现在又专门出演黑帮老大,很多作品属于自传性质,想不出名都难,不成为话题的话反而会成为话题。松竹、日活、东映,安藤升串台在各社之间,三十多年出演了五、六十部电影,各路男女明星都和他共演过,包括高仓健、丹波哲郎、渡哲也、梅宫辰夫、村上弘明、南野阳子等大腕。

  


  


  
《实录安藤组 袭击篇》,主演安藤升,1973

  


  
成为人气明星后的一天,安藤升以前熟悉的一个现役黑社会组长,因为赌场的资金一时周转不开,突然找到安藤升来借钱。如果安藤升还是黑帮老大,那是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因为即便借那组长几个胆儿,凉他也不敢来。现在,由于安藤升已经辞去了黑社会,是一介民间人了,这个组长认为,安藤升可能就应该向软柿子一样好捏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面对现役黑社会极道老大,毫不掩饰心中不快,紧盯着对方的眼睛,安藤升平平静静地一字一句说道:“黑社会是不做了,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老子连男人也不做了。”(ヤクザは辞めたが、男を辞めた覚えはないぜ)

  
对方一听,当场傻了眼,连忙说道;“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慌慌张张为自己的无礼道了歉。

  
男人,至死都是男人。

  
蛇足:横井英树也是个人物,1913年出身在爱知县,15岁上京,17岁创办“横井商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原来的纤维批发商转身为军队生产服装而发了大财。战后进入不动产界,第二桶金到手,逐渐在日本财界站稳了脚跟,成为大佬。

  


  


  
横井英树

  


  
这里不多讲他的事业(火爆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欧洲古城堡买下十五座),也不讲他的好色(牛逼到国内国外养小三,没事就赞助选美大赛,时不时就把选美小姐带回去鉴赏、鉴定、鉴裁,老了老了80多岁还泡了当时著名的“叶姐妹”),只说一则他有名的轶事。

  


  


  
名噪一时的叶姐妹,其实并不是姐妹。

  


  
在1958年被安藤升手下枪击之后,横井英树命不致死,但是子弹却没有取出来,一直留在了身体里。1979年担任新日本酒店的社长之际,面对酒店全体员工:“我的身体里是有手枪子弹的。你们这帮家伙那里只有两颗蛋蛋吧,老子特么和你们不一样,要比你们丫的多一颗,我有三颗蛋耶!”

  
这句“我有三颗蛋”的豪语,成为激励酒店工作人员的名言。1998年,横井英树逝去火化后,在遗骨里还真的发现了那颗没有摘除的子弹——妈蛋,多了一颗蛋,怎么好像打炮更厉害了。

  
蛇足二:北岛三郎和安藤升认识,大约是在1955年左右,当时安藤升率领“愚连队”正在涉谷打天下,北岛抱着乐器也混在涉谷的街头巷尾。经常,见到比自己小10岁的北岛三郎,安藤升都会笑呵呵地说道:“哎,小崽子,怎么样?打起精神来,好好干哈……”多年之后,转身为演员的安藤升和已经崭露头角的北岛三郎在东映的一个黑社会电影里合作共演,在京都摄影棚里再次相遇之际,见到已经在演艺界有了一定名声的北岛三郎,“新人”安藤升不再叫“小崽子”了:“三郎先生,好久没见了。真是令人难以忘怀呀。现在我们成了同行,还请多多关照。”北岛回忆说,当时感到非常高兴,“受宠若惊。”

  


  


  
北岛三郎

  


  
后来两人还多有合作,不仅共同出演《昭和残侠传·破伞》(1972),北岛在浅草国际剧场公演期间还请安藤升全程担任特别嘉宾。(完)

  


  


  


  


  




 回复[1]: 黑白子好,有一处没看懂: 龍昇 (2021-02-28 08:23:57)  
 
  “……从小打架、赌博、杀人,在江湖上闯出万来……”

  
那“闯出万来”的“万”是按键成的同音字,还是有什么讲究?

 回复[2]: 回龙爷 黑白子 (2021-03-01 17:45:22)  
 
  这里的“万”,是“万儿”的简称,武侠小说里常用,比如扬名立万,算是作家们编出来的一个江湖切口、黑话,意思是“名号”“绰号”“名声”“大名”等,金庸的小说里用得非常多。

 回复[3]:  科长 (2021-03-02 08:26:41)  
 
  有人看的仔细,给我私信

  
两处笔误?

  
活者---》活着

  
凉他也不敢---》谅

 回复[4]: 明白了,还真是有讲究的。 龍昇 (2021-03-02 11:16:44)  
 
  

 回复[5]: 我错了 黑白子 (2021-03-04 08:15:18)  
 
  “死者的尊严其实是体现在活者的脸上的”,这“活者”,用词拗口不说,也容易想到“活着”,应该和后面用词一致,改为“生者”。

  
凉,肯定是我写错了,学艺不精,道歉个先,还请见谅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新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