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2-13 17:12:00 阅读人次:1585 回复数:0)

  【也曾放荡⑤】

  
在平定士族的一系列反叛和西南战争(日本最后的内战)之后,乃木的人生陷入了一个低潮期或错乱期,感觉是思春期时的反抗期迟来了十几年。军旗被夺是身为军人一生的耻辱,带来的心理上的创伤远远超过战场上肉体的创伤(西南战争中,乃木两次重伤被送进医院,两次出逃奔赴前线)。而弟弟正谊和恩师玉木文之进,站在与政府军对立的士族的一方,也就是乃木的敌方,最后弟弟战死,恩师自杀,让本来就受到怀疑的乃木更加悲伤。雪上加霜,拉肚子犯痔疮,父亲也在这一期间病逝。

  
一连串的打击,让不到30岁的乃木成为生活中悲剧的主角,悲情悲愤悲凉无处宣泄,怆伤沮伤哀伤无法排解。痛楚不堪无计可施、无路可逃之际,据我的推测,应该是读到了下面的八字真言,“何以解忧,喝酒泡妞”——这结了几千年大中华思想的晶,犹如开塞露,让乃木淋尽致漓地豁然开朗,一泄愤懑的逶迤浩荡,胸中的块垒和肠内的纠结,不在了。

  
喝呀,耍呀,造呀,红灯绿酒,醉纸迷金,声色犬马,夜不归宿。时任名古屋副连队长的乃木,天天流连在青楼(茶屋、料亭),当时如果让孔子看见,估计那句名言就会变成这样——子在青楼曰:造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其激烈程度,甚至惊动了高层,就连最会吃喝玩乐的伊藤博文都被吓到了,感叹后生可畏,伊藤博文其实也就大乃木八岁。而乃木的顶头上司山县有朋则直接训诫道:“你特么别太过分。”

  


  


  
图片说明:《鹿儿岛明暗录·山县有朋》,月冈芳年,1878

  


  
【心理阴影⑥】

  
看着乃木的堕落,母亲赶紧给乃木找了个对象,希望结婚能够像船锚,拉住、链住、稳住浪荡不羁的乃木,或者像乳罩,把总是折腾的不安分圈起来束缚住。当母亲问到希望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时,乃木回答说,“非鹿儿岛的女人不娶。”(“鹿児島の女子しか嫁に貰わぬ”)——不知道乃木的母亲当时是什么反应?估计会确认好几回是否没有听错。当然,长州男人娶萨摩女人当媳妇,比俄狄浦斯要容易不少。不过,这种心理的错位也有趣得紧,弗洛伊德一下,我们起码可以得出下面三个结论:一个是情绪化的报复,当年战场上来自萨摩的耻辱,今天要让萨摩女人在床上偿还;另一个是理性的心悦诚服,认同萨摩文化,将雄性的耻辱转化为雌性的崇拜,长州和萨摩的结合所孕育出来的,绝对是日本的精华;再一个就是精神上的自我警醒,妻子作为萨摩的代表,如同一面镜子,也可以是影子,反正身前身后时时刻刻提示、鞭策、刺激自己……难不成看上去很男性的乃木,私下里却喜欢女王的靴子?

  
以我的愚见,乃木同学心理上的阴影,大概率来自幼年期父母严厉的管教,那一盆冬天里的井水,不仅延迟了乃木的那刚刚开始的生理发育,更冻伤了他心理成长的幼芽,徘徊在正常与不正常的交界处,随着环境的风向风雨风沙,正常与不正常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老年后的乃木,常常意味深长地讲述下面这段话:“乘电车时,特想找一个座位,鹰一样的眼睛寻找猎物般四下巡梭。然而,这种人往往坐不到座位,反而是不经意间刚刚上车的家伙却正好坐到——这就是生活中的背气与走运。”只有神经很纤细、敏感的人,才能找到生活中的这个细节来比喻生活。咂摸咂摸其中的味道,电影的画面般,渐渐淡入在我面前:明治这辆电车上,乃木孤零零的背影,他眼前的座位总是被比别人抢到……

  


  


  
图片说明:萨摩女子静子——不管乃木出自什么潜意识,与乃木相差10岁的鹿儿岛出身的静子成为了乃木的生涯伴侣,并为乃木生了四个孩子,只是后面两个出生不久就夭折了。

  


  
【浪子回头⑦】

  
话说回来,对于已经深陷酒色中的乃木而言,新婚根本没有任何诱惑力,就像撒欢在大自然里的狂蜂浪蝶,温室里面再漂亮的花朵,在它眼里都跟塑料一样假。《乃木希典——高洁的“军神”放荡在过去的日日夜夜》(《恶的历史·日本编 下》)一文里,作者花冈敬太郎告诉我们,甚至就在举办结婚仪式的当天,乃木先是在青楼喝了个痛快淋漓,迟到晚来了几个小时不说,婚礼上继续暴饮,直到酩酊不省人事……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潜意识里对生命的厌恶,意识里对婚姻的憎恶,转化成对新娘的大不敬,升华到对萨摩的精神报复,回音在自负衔接自卑的九龙壁,轮回在寻找自我的迷途中迷失自我的鬼打墙,些许的满足都在醉梦中了。

  


  


  
《悪の歴史·日本編 下》,大石学编著,清水書院,2017

  


  
搬家到东京后,柳桥和新桥成为乃木的温柔乡、断魂处。我在以前的点滴里介绍过,明治到昭和前期,东京喝酒泡妞的地方,最有名的是新桥的花街和台东的柳桥,称为“柳新二桥”,新桥的时髦,柳桥的古典。不知不觉,“乃木豪游”成为人们嘴边聊天的谈资,乐不思蜀的乃木盘桓穿梭在“柳新二桥”之间,快乐的就像《西游记》里变成鲶鱼精的八戒,来回在蜘蛛精们的腿档里乱钻,“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这段画面感极强的描写,不比《金瓶梅》差,更成为后来网络语言“盘他”、“盘她”的出典。

  
两个儿子的出生,也没有能改变乃木放荡的习性。真正让乃木浪子回头的“豹变”,成为质朴和严谨的代名词的,则是留学德国一年半39岁之后的事情了——1883年,根据明治政府的命令,两位年轻的少将被派往德国学习军事,一位就是乃木希典,另外一位是川上操六——乃木回到日本后,茶屋、料亭再也不去,有艺妓的宴会绝不出席,天天粗茶淡饭,日夜军服在身,家中不用保姆,身边不配随从,无论风雨,骑马出行……即便是两个儿子战死,以前耽于酒色的软弱也不曾再现——真不知道这哥们在德国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看来,从“泣人”到“军神”,中间的酒色,除了作为过渡的桥梁,“柳新二桥”似的不可或缺,海外留学也是必经之路。

  


  
蛇足一:《乃木希典》(福田和也,文艺春秋,2004)一书中,作者这样写道,在日日夜夜的渔色和痛饮期间,乃木迎娶萨摩女人,被认为是选择了“归萨”(“帰薩”,归顺萨摩),是一种背叛行为。背负着这样的指责、谴责,婚姻的初期,乃木对静子非常粗暴。更因为婆媳不和,静子带着两个孩子与乃木分居了一年有半。

  


  


  


  
蛇足二:而在渡边淳一的长篇传记小说《静寂之声——乃木希典夫妻的生涯》(文艺春秋,1983年第48届文艺春秋读者奖)里,作者描写了乃木希典对妻子的恶劣态度,并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对于乃木夫妻的自刃,作者甚至暗示静子的所谓殉死是被乃木所强迫。

  


  


  
图片说明:《静寂之声——乃木希典夫妻的生涯》——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渡边淳一是多么同情乃木静子。

  
(未完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新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