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01-24 23:17:36 阅读人次:1848 回复数:0)

  【下田歌子·先觉者①】

  
翻阅有关下田歌子的传纪以及相关的书籍、史料,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下田歌子的评价,毁誉参半,截然不同。

  
一方面的评价是:虚荣心的权力化、女狐、妖妇、荡妇、高级卖淫妇、花魁、色魔狂、男妾、欺诈师……

  
另外一个方面的评价是:近代女子教育的先驱者、教育家、天才歌人、著作等身的学者……

  
如此不同的评价,世间还真不多见。

  
德富苏峰是位列福泽谕吉之后的日本近代第二大思想家、自由撰稿人、历史学家、评论家、记者,他这样评价歌子:“老天恩惠了她才华、词藻、容貌、健康。”——不愧是思想家,潜台词很多,言外大有深意。

  
早稻田大学的创立者、第八代内阁总理大臣大隈重信的评价是:“下田歌子君真女杰也,其胆量之大、脸皮之厚,堪称大陆的女杰。”——我们知道,老奸巨猾如大隈重信者,最明白胆量大和脸皮厚的价值。

  
第一次伊藤博内阁的外务大臣、元老井上馨是这样赞赏歌子的:“下田女士如果是男人,绝对是大臣的料,狡诈老练女丈夫,应该指的就是她这样的人。”——政坛上下长袖善舞的大佬对“八方美人”歌子蛮了解的。

  
第三代、第九代内阁总理大臣山县有朋很是诚恳:“下田歌子那样的器量、才学,了不得了不得,日本难得一见,清少纳言、紫式部之后,如此伟大的女性还不曾有过。”——军人的率直溢于言表。

  


  


  


  
图片说明:《东京华族学校学习院宴会图》,周延。

  


  
【下田歌子·先觉者②】

  
从创办“桃夭女塾”开始,下田歌子将一生都献给了女子教育事业。歌子不仅确立了崭新的明治宫廷皇族、贵族的子女教育,更在“日本要成为一流大国,大众女子教育不可或缺”的理念支撑下,为日本女子教养的授受、品行的磨砺、生活的自立、地位的向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女校制服、女生体育课、通信教育、女子工艺专门学校、夜间女子学校、小学英语教育……这些在今天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都是当初歌子力排众议、顶住非难指责的压力而首创的。

  


  


  


  
图片说明:歌子将宫中的绯袴改造后的裤裙作为女子校服,并配上西洋鞋子……直到今天,日本全国各地的女学生都还在穿……

  


  
1899年,歌子创办实践女学校,自任校长。1918年,64岁,应板垣退助妻子板垣娟子之邀请,就任初代顺心女学校校长。直到去世的10天前,还坐着轮椅到学校去授课,实现了自己常常挂在嘴边的“死在教坛上”的抱负(“私は教壇で斃れるのが本望”),落下了83年的人生之幕。

  
我觉得,身为近代女子教育界的第一人,下田歌子比津田梅子的分量其实要重了很多,歌子的功绩,超过了梅子。或许,有一天,日本人开了窍,让歌子也出现在日本的钞票上。

  


  


  
图片说明:1926年大日本通信高等女学校的通信教育广告——该校成立于1902年,学校的教科书就是在下田歌子的直接指导下编纂的。

  


  
蛇足一:下田歌子和孙中山多有见面,有孙中山给下田的信件传世。

  
蛇足二:1896年3月,在时任文部大臣西园寺公望的主持下,清朝派遣的第一批留学生一行13人来到日本,拉开了中国人留学日本的帷幕……1902年,歌子在实践女校设立“清国女子速成班”,开始接收中国留学生。身为校长的下田歌子自己带头学习中文,并划时代地让实践女校成为日本第一个大量接收中国女子留学生的学校。

  


  


  


  
蛇足三:1904年7月,29岁的秋瑾不顾丈夫反对,自费东渡日本,在东京中国留学生会馆日语讲习所补习日语。秋瑾的名句“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就是在东京写就的。

  
在日期间,秋瑾广交中国留学生,如鲁迅、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当年秋天,秋瑾进入青山实践女校附设的清国女子速成师范专修科。1905年暂短回国后,7月份秋瑾再次来到日本,进入位于东京涉谷的青山实践女校——该女校创立于1899年,校长就是下田歌子。

  


  


  


  
鉴湖女侠秋瑾

  


  
蛇足四:著名的川岛芳子也是实践女校的学生。

  


  


  
川岛芳子

  


  
【下田歌子·先觉者③】

  
下田歌子的复杂性,既是女子教育的开拓者,又是周旋于男人的妖妇,这使得很多作家就像那些政客一样,对她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只不过,政客重在肉体,而作家重在精神——作家里面,不仅有前面提到的林真理子,下面的几位也都没少下功夫。

  
“实际上,下田歌子具有摄人魂魄的本事,接近者大都会成为她的俘虏……就是说,下田歌子的特长是,每接触一个人,都动之以情,魅力对方。这根本不是妇人教育家的身姿,而是娼妇的典型。身为女人,巧妙地利用性色,呼风唤雨,翻云弄雨,巫山云雨,千变万化,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其出色的演技堪称艺术,应该是旧时代的妇人遗留给我们最大的遗产。” ——这段出自《美人户籍调查》(横山流星著,天下堂,1919)的评价,将教育家和娼妇结合在一起,也算角度独特。

  
在《花之岚——明治的女帝·下田歌子的爱和野望》(PHP研究所 1984)一书中,直木奖作家志茂田景树这样总结道:歌子与过去的女性迥然不同,她有自己独特的思想,她认为,“能够改变社会的是女性,为此,女性自身必须首先要改变。”很可能,正是在这一理念的支配下,歌子才如此积极地在投身于各种男人的怀抱的同时,也积极投身到各种社会活动中。

  


  


  


  
也是直木奖作家的南条范夫,则用尽心思,想出了一个新词来定性、形容、概括下田歌子:妖杰。

  
“妖杰”的“杰”,好理解,就是杰出,出类拔萃。称歌子为女杰,没有问题。

  
妖呢?妖艳,妖婉,妖丽,妖娇,妖媚、妖冶、妖娆、妖魅、妖惑、妖淫、妖韶、妖魑、妖蛊、妖野、妖靡、妖精……总之,简单说,就是带着魔性的漂亮和恶毒的邪淫的结合体。

  
在《妖杰下田歌子》(南条范夫著,讲谈社,1994)里,有这样一段描写:那是在伊藤博文第一次半强迫地睡了歌子之后,洗尽端庄、抛却高冷流露出羞涩娇绝、春情艳美的歌子,佯嗔道:“你这大坏蛋,为什么这样对我?亏你还是站在日本最高位置上的人……”心满意足的伊藤博文回答说:“男人追求地位、金钱,都是为了占有美女。为此,一辈子不惜粉身碎骨地去辛苦——你说可悲不?唉,男人这东西呀……”、

  
本来就百般聪慧的歌子,听了伊藤博文的一席话,茅塞顿开,恰似大赦后的重生:男人可以利用权力和地位去占有美女,反过来,充分利用美艳和才气,不是也可以获取有权力和地位的男人吗?!

  


  


  


  


  
妖杰就这样产生了——从此,在男尊女卑的明治到昭和时代,在男人利用权势征服、玩弄女人的社会,下田歌子常山赵子龙般单枪匹马一跃而出,征战在男人的世界里并征服男人。

  
牛呀,歌子第一个征服,特么就是日本第一号男人。

  


  


  
【下田歌子·先觉者④】

  
可以看出,歌子是不同寻常的人物,是走在时代前面的先觉者,开拓了时代,开发了自己的快乐,开启了自我的救赎。

  
一方面,歌子教育出大家闺秀,培养出现代日本女性的知书达理、忍耐温顺、坚强坚韧,不卑不亢之中不失礼数,不瘟不火之间不乏热情,不急不躁之余不缺真诚。另一方面,歌子超越礼教的束缚,先知先觉,敢于将自身的美艳当做武器,肆无忌惮地追求自身肉欲的快乐,那超出当时日本女性常轨的性解放、性自由的意识和意志,在征服男人的同时,甚至敢于选择小鲜肉愉悦(悦楽)自己——伟大的歌子把时代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下田歌子

  


  


  
明治时期,很多男性,嘴上高调武士道德岸然道貌着,私生活却毫无节制地不堪糜烂着,也没有见谁特别非难,只要爱国忠君别站错队,个人行为不检点不是什么问题——对于傲然、傲骨、傲气的歌子来说,你们男人能干的,女人的我也能干。凭什么男人可以容忍自己出轨,却不能容忍妻子劈腿?!歌子生理和心理深处,不仅继承有武士的遗传,怕是更有男性的基因。不能不承认,歌子的决断力、判断力、行动力,不仅不输男人,甚至在大部分场合下凌驾在绝大多数男人之上。

  
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有着“一口吸尽西江水”之豪情,无视世俗的恶意,将“毁誉褒贬乃世之常态”挂在嘴边——认知超凡脱俗、甘当大众情人的歌子,被世俗所非难,也在世俗的情理之中。

  
蛇足:下田歌子对《源氏物语》情有独钟,临终前还在著述《源氏物语讲义》。而另外一个女魔头濑户内寂听,也是不遗余力地将《源氏物语》翻译成现代日语,再造出了一个“濑户内源氏”……两位女性,才情一世,放荡一生,成就一代,活出了自己,活出了时代。

  


  
【下田歌子·先觉者⑤】

  
大本山护国寺,位于东京都文京区大塚,也被称为“音羽护国寺”,是根据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的生母桂昌院的发愿而于1681年开山创建,属真言宗丰山派。其中的观音堂(本堂)建于1697年(元禄10年),历经324年,不曾遭遇火灾、震灾、战灾,集元禄时代建筑工艺之精华,其雄大在东京都内首屈一指。

  
护国寺里有墓地,不少名人长眠在这里,山县有朋、大隈重信、田中光显、田中显义、安田善次郎、大仓喜八郎、野间清治……下田歌子去世后,应该是按照本人的遗愿,葬在了她挚爱的东京,长眠在了这音羽护国寺。

  


  


  


  
冬季的这天,寒风中,我站在了歌子的墓前……画面卷卷,浮想翩翩……

  
歌颂一个人,容易;批判一个人,简单。然而,最不可取的,就是全盘的肯定和否定。

  
人生中,没有那么多大起大落,平淡无奇的日常是我们生活中的主旋。好比黑白两厢之间,充斥的是满满的灰色,各种层次的灰色……人生是无法用“黑”或“白”来盖棺定论的,有些人或许更趋于黑色的灰,而有些人则靠近灰色的白,更有些人,这个阶段灰黑,下个阶段灰白,穿织交错,相互渗透,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混沌轮廓,最好不要试图去一手把握……

  
热恋一个人,钟情一个人,粉丝一个人,你就会把她或他的万般不是的错误都包容,反之,她或他的任何正确你都会忽视……人的复杂就在于,人最难理解人。当赞美到无与伦比,就会令我生疑;当批判成挫骨扬灰,就会让我生厌——四十多年前读过一本书,记住了一句话:希特勒是一个天才,哪怕这种天才是一种邪恶……

  
美艳娇丽的容貌,健康成熟的肉体,顾盼生辉的举止,才华横溢的资质,傲岸纵横的风度,大胆强势的气魄,聪明伶俐的智慧,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歌子的精神世界,风光了自己,魅力了他人,时尚了社会,欲望了世界。

  


  
蛇足:据《凛然——近代日本女子教育的先驱者下田歌子》(仲俊二郎,荣光出版社,2014年)一书介绍,歌子的遗骸在东京羽音护国寺下葬后不到两个月,就被挖出一部分,分葬到老家岐阜县惠那市岩村町,和丈夫下田猛雄并排在一起,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有联想到宋庆龄,她是死也不肯葬在孙中山身边的……我怎么都觉得,这是对歌子的大不敬。

  


  


  


  
(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新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