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印度
字体∶
那些疯狂过的事

夏夏 (发表日期:2014-01-22 19:29:32 阅读人次:2990 回复数:40)

   喜欢尝试,新鲜事不尝试不知其新鲜;喜欢体验,疯狂事不体验不明其疯狂。

  
做过一些事,当时感觉平常,如今忆起,方觉疯狂。

  
1,Magic Mashroom(魔幻磨菇)

  
尝试磨菇是在泰国南部的阁帕岛(KOH PHANGAN)。

  
那时我一个人在旅行,停留曼谷,在同一旅馆遇到了我的丈夫,一个说正在寻找Who am I的日本人。几经波折,我们一起到阁帕岛。海边的旅馆,仿佛海水一涨就漫到房间里来。在旅馆帮忙的泰国男孩向我们推荐神奇磨菇。一个月圆之夜,男孩把磨菇做成汤,端到了我们的餐桌。未加任何其他,磨菇汤有淡淡的清香。

  
约半小时,磨菇神奇见效。海浪声仿佛乐曲,悦耳动听。我们步行去另外一个沙滩,参加通宵舞会。半个小时的山路。路上蛙鸣虫叫,声声逼近,清晰回荡,象是在耳边。路很黑,无人,只有月亮,心却无任何惧怕。摇晃着,涌入舞会。海浪声不停,音乐不停,我们也一夜跳不停。直到天明,方知筋疲力尽。

  
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们,曾有个荷兰人,在月圆之夜吃了磨菇,看到天边的月亮,跃进海里,想奔向月亮,最后再也没有回来。听后我们才知道害怕。

  


  
2,Hemp(大麻,麻草)

  
旅行中,人们常热衷于麻草,因为得之容易,似乎司空见惯,还有人是为了寻它而去旅行。

  
我第一次吸大麻,是在柬埔寨和老挝的边境小镇Stung Treng。我一个人准备从金边到万象。简陋的边境,却有一个干净舒适的小旅馆。旅馆小餐厅,几个美国女孩在邻桌,正轮流吸着大麻,也递给了我。我猛吸一口,几乎要被呛着。香烟,啤酒,麻草,混着牛排,Hot Cake的味道,落寞的旅程,孤独的我,第一次吸大麻以寂寞而告终。

  
后来遇到了我丈夫,我们一起旅行。

  
老挝的餐厅,只要你开口询问,就能得到大麻。有的餐厅的Menu里,直接写着Special Pizza。混入麻草的披萨,和普通披萨味道相差无几。但是吃过之后,才知其不同寻常。披萨下肚,飘着脚步回旅馆,安静得不会开口说半句话。酒使人向外,酒后人爱吵闹。大麻却让人向内,省视自己的内心。

  
渐入佳境是到了印度。印度东部海边的小村庄,人们向神祈祷的方式是吸大麻,然后击鼓唱歌。我们住在自家建有庙宇的印度爸爸家里,因要向神祷告,他天天给给我们准备麻草。来自不同地方的各式Papa聚集,当他们拍打着手鼓唱歌时,眼神一致,象是看见了神。

  
我有一张照片,裸着双肩,用一个手工制作的烟斗吸烟,我心里明了,那烟斗里燃着的是麻草。照片里的我,眼神有点迷离,却又闪烁着光,象陷入一种虚幻的无边无际的堕乐。

  
后来在长期的旅行中,无数的机会尝试它。现在在日本,却再也没有机会接近它,心中依然无限怀念与迷恋。一直向往荷兰,因为那个国家可以在自己的庭院里种上大麻。

  


  


  


  
3,Fullmoon Party(月圆通宵舞会)

  
在泰国的小岛,印度西海岸的海滩,每个月圆之夜,都会举行通宵达旦的月圆舞会。

  
我们游荡到了Goa,果阿,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西海岸城市,是印度难得可以喝到啤酒的地方之一。等待近十日,才到月圆之夜。要翻过两个山坡才到舞会之地,我们租来当地的小摩托车。多数来自欧洲的嘻皮们早已聚集,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人们各自起舞。他们多数是独舞,和其他人几乎毫不相干。因为所有人都会刚吸过大麻,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与自己跳舞。

  
舞跳了停,停了又跳,直到天亮。我们累得战战兢兢,回程要翻山,连摩托车都不够劲,顺势把摩托车往山边一扔,直接倒在路边睡着了。

  
醒来时艳阳高照,有时会走来当地人或游人。他们看到我们,也不感觉希奇,大声打招呼,我们也回应,Hello。现在想来,和当时的狼狈不堪一起,羞愧万分。

  


  


  
.......

  
那些疯狂过的事,身不由己,却因为年轻过,燃烧过,放浪过.是完美生活。

  
"让我笑,让我唱,让我忘,让我在还没白发苍苍时流浪......"

  
sasya20140116

  





Page: 2 | 1 |

 回复[31]:  lego (2014-01-24 10:59:33)  
 
  东博,

  
我是你的粉丝,握手。

  
はじめましてかな?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14-01-24 11:09:52)  
 
  那我是你的油豆腐?油豆腐粉丝汤,你谁啊,吓人倒怪的。

 回复[33]:  lego (2014-01-24 11:16:46)  
 
  科长 介紹介紹ホリエモン写的书ba,大部分是鋭い的大实话。

 回复[34]:  lego (2014-01-24 11:21:18)  
 
  

  
我还是当 表のパン屋(裏飯屋)好啦

 回复[35]:  夏雨 (2014-01-24 20:04:30)  
 
  呵呵,回河东河西小草夏夏,想了一下,我的游历比不上夏夏,

  
称不上疯狂,至多算胆大或者挑战自我吧.

  


  
从小喜欢看各种流浪记.

  
文革时,一群高中的红卫兵学老红军要走一遍长征路,我们几个小姑娘也报名,被拒.苦苦要求,磨着缠着,后来哭着甚至要写血书保证不会掉队,不拖累别人.

  
呵呵,小时候有多疯狂啊.

  
大哥哥们被烦不过,松口答应了.我们屁颠屁颠地回家准备行李,打算先斩后奏,瞒着父母,收集全国粮票,缝鞋垫.补袜子,出发那天,傻眼了.大哥哥们已在前一天走了.

  


  
后来工作了.国内初次有人骑自行车旅游全国.又开始憧憬向往起来.遂计划从上海出发到杭州,温州,福州一路向南,骑到广州.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分三步实行计划。

  
第一步,开始还不会骑自行车,依着栏杆上车,也不会捏闸刹车,车头摇摇晃晃从北京西路骑到了北站.成功!

  
第二步,骑自行车到苏州.出郊区,摔了一跤,沿途送菜的农民伯伯,他们的自行车上带着修车的工具,帮我修好了车.继续前进.在离苏州不远的坡道上,与手扶拖拉机相遇,车轮轧过我的脸,一刹那,一个念头掠过脑海,至今记得清清楚楚:难道我就这样完了吗?

  
很奇怪,拖拉机从我身上轧过,身体没有大碍,却留下

  
(待续)

  


  


  

 回复[36]: 看得胆战心惊 小草 (2014-01-24 18:56:28)  
 
  夏雨,没事儿吧?后来呢?

 回复[37]: 很奇怪,拖拉机从我身上轧过,身体没有大碍! 夏夏 (2014-01-25 12:21:34)  
 
  神啊!夏雨!赶紧继续!

 回复[38]:  东京博士 (2014-01-25 12:32:53)  
 
  是拖拉机的影子轧过,你们这些读者啊,悟性太差,缺乏文学细胞。

 回复[39]:  葉子 (2014-01-25 23:40:02)  
 
  「是拖拉机的影子轧过」

  
高実在是高

  
期待着後续

 回复[40]:  夏雨 (2014-01-26 22:30:40)  
 
  呵呵,小草夏夏东博葉子你们挑我上山吧。

  


  
也许年轻身骨子柔,也许拖拉机是空载的,轧过后当时没觉着什么,就是第二天起来胸有点闷,脸上开了裁缝铺,红的青的紫的一片。好在苏州人谁也不认识我,一点也不害羞地玩了二天。

  
在拙政园留园狮子林里到处寻找潇湘馆怡红院的痕迹。脑子里还苦苦想着一个问题,大观园是没有洗衣房的,那公子小姐丫鬟的衣服在哪儿洗,如果每天大家都在湖水里捶洗,那大观园湖水不是要被污染了嘛。这样看来古人是不能像现代人勤换勤洗的。那么黛玉宝钗她们的裙服下摆都长拖到地下,二天不换就成拖奮。宝玉也一样,宽大的袖管二天几成揩台布了。

  
如果能穿越过去看一下,大观园的人一定都是脏兮兮的。

  
呵呵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印度
    那些疯狂过的事 
    那些疯狂过的事之入浴恒河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美丽坏女人(三)----宁静之地,达哈姆萨拉DHARAMSHALA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美丽坏女人--印度(一)  
    一滴爱的泪珠  
    生动的活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