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印度
字体∶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夏夏 (发表日期:2008-01-15 22:54:44 阅读人次:1492 回复数:1)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2005、10、22)

  
“德里果真如同印度的缩影。是一个将混乱、矛盾清楚示人的城市。”

  
离开尼泊尔即将前往印度的前一晚,是在博卡拉。博卡拉是尼泊尔最美丽宁静的城市。洁白的雪山,静静的湖水,可以忘掉俗世的一切。我躺在可以看到雪山与湖水的旅馆里,痴痴的怀想属于我的流浪生活。

  
多年前,还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有着小小的梦想:浪迹天涯,四处流浪。多年前,曾经因为三毛的离去而哭泣,心中一直梦想着,象三毛一样万水千山走遍,做一个勇敢而聪慧的女子。经历了人间百态的冷暖,笑容一定温暖纯真。多年后,我在实现着自己的梦想,背着包走天涯,在遥远的国度,与不同肤色的人们打交道,体味不同的人生与生活。不知道如今,还有多少人,会坚持自己内心的梦想,执着的寻求内心世界的宁静快乐?

  
多少次,在梦中,回到故乡,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亦不觉身是客。异乡的月亮,异乡的阳光,有时恍然,有时释然。而旅程永远不会停止,前方是未知的旅程,因为未知,所以充满着诱惑。

  
一段崭新的开始就要开始了。

  
我将从博卡拉到达尼、印边境苏那里(SUNALI),抵达印度首都德里。

  
从博卡拉到苏那里边境,摇摇晃晃近八小时。盖上尼泊尔出境章,抬眼便见“WELCOME TO INDIA”字样。两国人民自由往来,熙熙攘攘,毫无中尼边境的戒备。未经任何准备,便踏在印度的国土之上,心情既紧张又兴奋。印度,我终于来了!

  


  
抵德里,乘火车,需到离苏那里两个小时车程的小镇GORAKHPUR。我和同伴闲闲(北京女孩)挤上一辆已经挤满人的公共汽车。说是六点开的车,折腾到了七点依然没有要起动的迹象。车上的人们用语速极快的印度语热烈的交谈着,毫不着急发车时间。因为在尼泊尔已经习惯了所有事情皆慢好几拍的速度,我们坐在车头,好奇的看着皮肤黝黑的人们。突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司机轰起油门,汽车扬长而去。

  
两小时的车程换了三个司机,车上最大限度的挤满人,车门永远敞开着,与尼泊儿的巴士有所不同的是,车顶上并不坐人。一路上热烈的印巴音乐也没有闲过,摇摇晃晃中,约晚上十点我们抵达小镇。冲进火车站,几头牛和许多人躺在大厅里,横七竖八,分不清哪儿是售票处哪儿是候车室。跨过许多人的身体,终于找到售票处。

  


  
“我要买今天晚上到德里的票。请问是几点的?”我问

  
“159卢比,时刻表要你自己去查。”工作人员答。

  
有点晕眩,售票员居然不知道时刻。只见火车票上只有价格,没有车次,时间,也没有座位。握着车票,我一片茫然。连忙拿着票去问人,得到的答案不尽相同,最后给我们确定时刻的是一个在站台上巡逻的工作人员。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分开的火车,车次不详,所购车票没有座位。

  
始料未及,初识印度,便是一片令人沮丧的混乱。

  
候车时,我们遇上三个在印度生活的年轻西藏人。他们热情的建议我们到他们的卧铺车厢就坐。我们和西藏人上了卧铺车厢。车厢的卧铺分上、中、下铺,中铺是折叠式,只有在睡觉时方打开,卧铺上没有任何床上用品。卧铺上坐着许多人,我们也一起坐着。

  
次日下午三点,火车缓缓驶入旧德里。

  
印度的建设与发展,以及陆地上的植被与中国有着惊人的相似。置身于印度的土地上,既熟悉又陌生,象是在异乡,又象是在故乡。若西藏是前世生活过的地方,印度则似乎是今生生活过的地方。

  
旧德里火车站依然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人,一片拥挤与混乱。西藏人告诉我们,再过十几日,便是印度的新年蒂瓦立节(Diwalic)。蒂瓦立节,又称万灯节,或屠妖节,是光明的庆典(The Festival of Lights)。如同中国的春节一样,那一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放烟火,全家人穿新衣带新帽,一起到寺庙上香祷告。长辈还要给晚辈发糖果与零花钱。

  
因为节日的即将来临,现在正是返乡人流的高峰期,德里街头人头涌动。

  
坐在人力三轮车上,我无比新奇的看着这个充满着混乱的国际大都市。车辆几乎不能行走,人力三轮车、摩托车、小汽车、公交车、行人几乎全挤在一起,老半天才动弹一会儿。为了维持交通秩序,高大威猛的印度警察挥动着手中的木棍,驱赶人力车夫,还有东窜西窜,看似不规矩的印度人。看着我诧异的眼神,朋友说,这是警察的正常工作,并不属于殴打事件。

  


  
街道多数是旧房子,贴满各式各样的现代广告。眼睛尚未来得及适应,突然晃过造型独特,年代久远的寺庙与城堡,与现代广告全然两个世界。手持鲜花的印度教徒排着队在庙宇门口,等候入内。有着圆顶与高塔的是伊斯兰教清真寺,门口点满小蜡烛,照例挤满了正在膜拜的教徒,因为时点的来临,他们正庄严肃穆、旁若无人的朝着麦加的方向朝拜。我远远的看着,在拥挤不堪与嘈杂中,心与他们一样安静。

  
摇摇晃晃中,迎面突然走来一头运载着货物的大象,慢吞吞,悠悠然。几头白色的圣牛躺在车道的中央,正眯着眼睛在打盹儿。一边是熙熙攘攘不断往来的车流人往,一边是悠然自得的牛与大象,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以为是天方夜谈里的神话。

  
我的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形形色色的人流也不断涌现。皮肤黝黑的男人,衣着鲜艳的女人,头上缠着黑色头巾的锡克人,身披喇嘛服的僧人,吹着笛子背着眼镜蛇的玩蛇人,还有赤着上身的苦行僧、、、、、、我无法相信这儿便是德里。

  


  


  
然而,一切正活生生的存在着,一个人与动物,人与神如此接近与和谐共存着的世界,正生动活泼的呈现着。

  
想起一年前认识的一个美国朋友,他热烈的爱着印度的生动。

  
“那是一个疯狂的国度”,他没有过多的描述,只留给我这样的一句话,等着我自己亲身去感受。而我,萌发到印度的念头,全然是一种莫名的指引。没有买LP,没有买中文导游书,一路跌跌撞撞,却又无比快乐的来到了这个国家。

  
一直认为,在滚滚红尘中,一定有着什么,存在于人们的心灵深处。正如纯粹的真诚与快乐,正如善良与热烈,正如无私的帮助,还有虔诚的信仰。

  
我在寻找,在这个混乱与和谐疯狂共存的国度里,我在寻找我的神所在。

  


  
( 待续)




 回复[1]:  雪非雪 (2008-01-15 23:36:08)  
 
  》经历了人间百态的冷暖,笑容一定温暖纯真。

  
如果心赴圣域,被放逐也是福分。流放得越远,离真我越近。难得夏夏有如此深切的悟彻与情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印度
    那些疯狂过的事 
    那些疯狂过的事之入浴恒河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美丽坏女人(三)----宁静之地,达哈姆萨拉DHARAMSHALA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美丽坏女人--印度(一)  
    一滴爱的泪珠  
    生动的活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