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西藏
字体∶
天葬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9-22 00:51:13 阅读人次:1788 回复数:9)

  

  
2004年,九月下旬,从阿里回到拉萨,我的人变得慵懒。天天赖在旅馆的床上,趴在窗口,看,来来往往的住客。看着他们计划,去珠峰去那木错去山南去阿里去布达拉,我却哪也不想去, 因为都去过了。我的身体与心灵已经暂时停止了流浪,无须四处奔走,无须关心旁人关心生计,只需生活,纯粹的吃饭睡觉,过平静而简单的生活。

  
十多天的旅馆生活,让我发现,旅行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享受最简单的生活。我在享受一种自由自在的简单生活,没有虚伪的仁义道德,没有斯文礼仪,只有欢声笑语,歌舞升平,宁静祥和。

  
10月的某天,是我诞生的日子。我的生日,有三年都在拉萨过。那年的那天,旅馆舍友们送给我一张九眼石乐队的CD,我们在晚饭后大碗喝酒以示庆贺。大口大口地喝青稞酒,于我已是常事,我还觉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应该做点什么其它有特别意义的事。

  
夜渐深,与我一起走扎达的胖胖,给我电话:“今晚去看天葬,你去不去去不去?”

  
如梦初醒,这是神的旨意吗?在我降生的日子里,去看另一个灵魂的升天仪式,意义非凡。

  
“我去我去我去!”

  
热血一下子冲上脑子,我的手脚发麻,心急剧跳动。五秒钟之内,我决定夜里两点,出发去直贡梯寺看天葬,和我一起去的还有铁牛。

  
凌晨两点,天下着小雨,我们一行13人,蹑手蹑脚的下楼上车。黑暗中,没有人声响,仿佛去干一件什么神秘的事情。我们确实去关注一个生命的终结,去看一个灵魂出窍的仪式,去了解藏族人对生死轮回的宗教诠释,于我,是一件神秘而又充满恐惧的事情。死亡的神秘,几乎每个民族与国家都有自己的解释。然而,高原的死亡与我们内地的死亡的诠释是两码事。高原的藏人虔诚信佛,不惧怕死亡。他们坚信“舍身饲虎”是人生最后一桩善事,坚信灵魂离开躯体后便可升天,然后躯体便成为无用的壳子。因此,他们选择了天葬------把人体千刀万剐后,连头颅连骨头都不剩的,分给鹰吃。

  


  


  
天葬,对于喇嘛教而言,是对自己信仰的无比虔诚。另一方面,它把尸体彻底的毁灭,给活着的人看,是要让世人惊醒,要看淡现世的一切欲念繁华,忘掉今生的利禄争斗,一心向佛,一生为善,诚修来世。天葬给无神论者带来的是对死亡的无限恐怖,给虔诚的信徒带来的却是对来生的无限向往。于是,天葬与死亡,在高原,无限神圣、真诚和严谨,也坦然自若。

  
在神山冈仁波齐时,遇到的藏人说每年都有信徒死在转山的途中,可是,他们觉得那是莫大的幸福。我对死亡无比的恐惧,所以执意要去看天葬,也是想从藏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中得到某种启迪。

  


  
车驶出了拉萨城,往直贡梯寺方向走去。我们要在清晨七点到达天葬台,那时应该是天葬仪式开始的时候。中秋过后的西藏,深夜,已是寒冷,远处传来狗吠声,风吹得树叶簌簌作响,雨也越下越大,飘进车内,滴在手上,脸上,冰凉冰凉。夜漆黑一团,我在车内不敢入睡,坐在我旁边的女孩说她到直贡梯后不下车了,她决定不去看天葬了,因为异常恐怖的感觉来袭。

  
我劝她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去看吧。我们的说话声,像梦游一般,飘向黑夜的无穷深处。

  
清晨七时左右,直贡梯寺山下的小村庄。惊奇的发现,四周一片白雪茫茫,原来,夜里下了极大的一场雪,雪积得有几厘米厚,踩上去,是一个又一个深深浅浅的雪坑。带着我们来的藏族小伙催我们赶紧上山,否则将赶不上看天葬。为了抄近路,我们选择了一条较险的路,厚厚的积雪,我们艰难的攀爬。天空又开始飘雪了,纷纷扬扬,还夹着雨,寒冷刺骨,我几次险些摔倒。然而,此时此刻,寒冷与疼痛于我已是毫无察觉。随着天葬台的一步一步的逼近,我感到的是对死亡味道无比的恐惧。这是离我们多么近的死亡啊,它曾经让我觉得是那么的遥远,而今,却感觉它就象发生在我的心上,让我欲哭无泪。

  
天葬台四周一片白茫茫,门,锁着,没有其他人。藏族小伙说估计是下了大雪,天葬推迟了。直贡梯寺天葬台是世界三大天葬台之一,它位于高高的山上,就是一个灵魂的高地。天葬台对面是一个巨大的玛尼堆,五彩经幡在迎风飞扬,在白雪的世界中它更是无比的神圣。在西藏,无论你到哪一个湖边,哪一座山顶哑口,哪一座寺庙灵塔,随处可见的是经幡与刻满经文的玛尼堆,它张扬的是高原的人的灵魂,神灵的昭示。而在这高高的肃穆的天葬台,我们更明显的感受到了灵魂的无处不在,大自然神灵的神秘与圣洁。

  


  
渐渐的远处走来几个人,他们说是尸身背上来了。我屏住呼吸,心开始急剧的跳动。尸体用白布层层缠绕着,呈胎儿状。据说在天葬仪式前,这样能更好的让灵魂滞留,也是为转世轮回做基础,怎么来还是怎么的归去,这是一个生命的轮回。一共背上来五具尸体,摆在门口,象是盘腿坐着。屏息驻足,谁也不敢走近,谁也没有说话,一切是静静的,无声的,空中仿佛飘着异味,寂寞的灵魂啊,这儿就是你要上路的地方,你漂浮在天空中,你还会留恋人间吗?

  


  
我感觉我在发颤。为这陌生的亡魂,为这陌生的葬礼。想象着接下来要进行的切剖仪式,我克制不住的抖动,如果让我离开,我一定会不再看下去。我已经完全的感受到了这种氛围。又走来几个喇嘛,他们为死者超度。天葬师终于来了,他的脸,是黑的,拿着个铁钩。带队的藏族小伙赶紧上前去给说好话,我们远远的看着,看到天葬师不断的摇头。一会,小伙子过来告诉我们,天葬师不允准观看天葬。我一听,如释重负。

  
我们下山。回头看着天葬台方向仿佛香烟缭绕,唱经声缥缈若幻,秃鹰在空空盘旋。我的心堵闷得慌,大脑更是恍惚。虽然没有看到千刀万剐尸身的场面,我的心仍然有无可言状的哀伤。一路无语,万念俱无。也许一切皆是空空如也空空如也。那么,世间的利禄纷争还有意义吗?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快乐不平和?

  
拉萨城渐渐的近了。阳光灿烂,喧闹非凡,依然是歌舞升平。

  
我笑了。重新感受了生命的鲜活与力量。

  
我活着,我珍惜。

  
夏夏初写于2004年10月,改于2007年9月21日

  
声明,文中照片由阿仁拍摄提供

  




 回复[1]:  马甲 (2007-09-22 01:14:31)  
 
  

 回复[2]: 死亡在飞翔 黑白子 (2007-09-22 01:18:01)  
 
  N年前,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看过一次完整的天葬——从山下背死尸开始,直到无数神鹰将剁碎的骨肉吃光——那是一部漫长的录像。

  


  
当时的感受至今无法用语言去言说。

  
当时的体验至今遗留在我的身体中。

  


  
第三张照片最好——死亡在飞翔……

  


  
现在,到Google去找的话,也有很多关于天葬的资料,图文并茂,胆小者慎入。

 回复[3]:  陈喆 (2007-09-22 01:20:37)  
 
  

 回复[4]:  亦夫 (2007-09-22 01:28:50)  
 
  黑白子,阴阳界。大师。

 回复[5]:  夏夏 (2007-09-22 14:38:13)  
 
  有几年的这个时节,中秋节,我都是在拉萨过的.如今,想起拉萨冰凉的夜,如水的月光,心中有淡淡惆怅.

  
以这篇特殊的旧文,提前祝各位中秋快乐了!

 回复[6]: 黑白子 夏夏 (2007-09-22 14:42:15)  
 
  我想,有些感受,留在心里,即使不说,不提,却永远不会逝去.

  
如果感兴趣的朋友,去搜索"天葬"时,请带着恭敬的心.

 回复[7]: 夏夏 杜海玲 (2007-09-23 16:32:13)  
 
  刚给你电话,你家没人,没事,因为看到这篇,然后因为我正在看写西藏的书,一个叫唯色的人写的,以及其他的,但都是在台湾出版的。对了解西藏很有兴趣,羡慕你在拉萨度过的那些日子,想跟你聊聊的,我再找你就是。

  
我对西藏深怀敬意。

 回复[8]: 向往天葬 老唤 (2007-09-23 22:32:35)  
 
  

 回复[9]: 海玲 夏夏 (2007-09-26 10:12:15)  
 
  不知道你给我打过电话.

  
通常我都是在家的.不过,我在二楼,有时楼下电话响,我却不去接的.因为,通常不是找我的.呵呵

  
关于西藏,我以前写过许多游记的,有时间我也慢慢收拾起那些记忆,再改改写写.

  
另外,报纸我收到了.谢谢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西藏
    经幡 
    修心 
    带着四支烟去流浪----2004西藏篇(旧文存档) 
    二子请进,和你交流一下 
    拉萨泪  
    天葬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磕长头,朝圣  
    地球上的一滴眼泪 
     扎达,古格,无声的召唤 
    走过新藏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