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的回忆在旅行
字体∶
两个人的凤凰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6-07 23:09:29 阅读人次:1724 回复数:13)

  

  


  
雾锁凤凰,只是凤凰怎能用雾锁住,锁住的不过是人心。

  
1、

  
一段时间里,不少朋友问我,凤凰之行的感受,我一时无语,找不出准确的字眼,只喃喃着说,感谢凤凰,给了我不一样的生活。

  
无论沿沱江缓缓而行,还是穿梭于老街巷道,心都悠然平和。时钟仿佛被调慢了,一如凤凰的景致,一切如同置身于画中。在凤凰,人变得简单起来,连快乐亦一样。

  
我不能述尽她的点点滴滴,但无论如何,至少我曾走过,留下了我的足迹。正如“天空中没有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住在沱江边的家庭旅馆,整洁安静。旅馆里头是庭院,栽着各式盆花。三楼有个大大的阳台,舒服的沙发,茶几上摆满我掏回来的书,《湘行散记》、《比我老的老头》《从文自传》、、、、、、

  
有时看着沱江水发呆,有时静静的看书,有时埋头写旅行日记。

  
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仿佛回到自己家中那般自在。

  
“这儿太舒坦了!”我想与另一颗心灵分享这个一尘不染的意像。

  
华华,去年和我一起走青藏线的朋友,那个朝鲜族女孩,知道我在凤凰后,千山万水从北京飞奔而来。

  
此后的十多天里,小城的老街上,飘荡着两个穿着凉鞋的女子的身影。

  


  
2、

  
初夏的凤凰,一直在下雨,淅淅沥沥。凤凰不是个忧郁的小城,我们都不喜欢忧郁。

  
雨中的凤凰是一幅美不胜收的图画。悠然飘落的细雨,哗啦啦的磅礴大雨,青山绿水间,都是无法言语的美丽。眼前是潺潺流淌的河水,河面上艄公披着斗笠一竿撑船,对岸的吊脚楼在雨点的冲洗下,自然清新。

  
远处一株亭亭的玉兰,一阵微风吹过,细碎的花瓣缓缓飘落下来,好似骤然下了一场芬芳的花瓣雨。我们不由地呆住了。这些充满诗意的瞬间久久回荡,有一种细微的感动在心间弥漫。

  
想起雨后的彩虹,五颜六色。只是在凤凰很难看到,南方的雨水总是连绵不绝,剪不断,理还乱。华华说她的东北老家雨季通常在七月,雨后的彩虹特别长,特别美丽。

  
我想起在广西的妈妈,她一定也知道湖南在下雨。

  
爱一个人,就会关注他所在城市的天气。

  
没有一种爱,比母爱更深远。

  
我们趴在大阳台上看雨,久久失神,一看就是一天。

  
3、

  
雨过天晴,我们到江边洗衣。问老板借个青黑的小木桶,慢慢捶打柔软的扎染衣裙。看到对岸苗族女人将衣服捶得“劈啪”响,我们不忍心。

  
黄永玉《蜜泪》里说:北门河岸尽是洗衣的女人,用“芒槌”在使劲地捶着衣裳,大着嗓门说话。有时侯不知什么原因就在河边打了起来,滚在水里搏斗!、、、、、、可恨的是,交战双方的年青丈夫居然搭着肩膀坐在城垛子上观战,褒贬着战况的得失。

  
我们长时间的呆在江边,总想偶遇一次这样的战况,可恨的是,从未被我们遇见过。

  
午后,穿过虹桥,到新城,邮政局对面,那家我们固定的小饭馆。

  
直奔厨房,嚷:怎么又是这几个菜呀?

  
大姐笑盈盈的说:要不,你们自己去旁边的市场买喜欢的菜,回来自己做?

  
一会儿功夫,我们回来了,提着一只鸭子,糯米血粑。

  
我们要做血粑鸭!

  
接下来的每天,我们变化各种花样。酸汤鱼、辣子鸡、红烧猪蹄、糖醋排骨、、、、、自己操刀,还自带酸梅酒,那是一个香和美啊!

  
饭馆里的大姐每次只收我们的材料费:两元。

  


  
4、

  
酒足饭饱,微醺而归,谁说旅行生活不美好?

  
无数次来回的走在老街深巷。张桂英银铺、熊承早蜡染店,刘大炮印染、守望者酒吧、尼泊尔异域风情店、、、、、、、进进出出,连老板都奇怪的问:你们还没走?

  
这一次,站立久久的是东正街的“地道姜糖店”。

  
糖、姜汁、香料一起放在大锅里熬啊熬,直到熬成浓得化不掉。整个一股脑倒在大大的青石板案台上,上面抹着一层油。手里拿个铁铲,麻利的东搅和西捣鼓,让糖慢慢冷却。此时,在糖汁上洒着芝麻、花生、核桃颗粒之类。

  
冷却到一定程度,把糖汁往门口那个大铁钩上一挂,顺着糖拼命的拉啊拉啊,成了白色,交给一边的人用剪子一小块一小块的剪断。整个过程,一小时二十分,姜糖就制成了!

  
“咦?你们俩是不是想拜师学艺啊?”侯老板笑着问。

  
“是啊是啊,你收不收我们做徒弟呢?”

  
“来吧,我们管饭不管住。”

  
“哈哈哈、、、”,我们笑着跑开了。

  
赖着不走的还有麻大姐的苗服店。

  
店里摆满了绣片,纯手工的老刺绣。围兜、布裙、土衣、头巾,土蓝布或葱绿色,每一样都绣上一朵花儿,每一朵都别出心载,处置得十分美观,总那么妥贴。

  
“如此爱美的苗家女人。”我们在赞美中轻轻叹息。

  
喜欢上一片蓝色的绣片,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美丽女子一针一线绣上去的的心事。

  
吵着要麻大姐给我制成衣服。蓝色的绣花在胸前,配上黑色的土布,衣摆镶上与绣花一样颜色的刺绣小花边,两根细细的吊带。一件黑色纯手工的娃娃装吊带衣从麻大姐手中变了出来。

  
仍然不够尽兴。

  
买来十几个银制花饰,一针一线缝到衣服上。环佩叮噹,现代与民族完美结合。

  
麻大姐说,若是穿上这件新衣去赶苗族的边边场,定会、、、、、、

  


  
5、

  
夜晚,我们买来小小的烟花,在江边的石阶上放。那璀璨而短暂的一瞬间,把快乐的眼睛照得清清楚楚。所有的美好恍若刹那,我们珍惜每个美好的瞬间。

  
某天下午,在“素”咖啡闲坐。一名高瘦男子推门而入,也是闲坐。

  
自然而然的聊天。

  
他说他是音乐制作人,因为痴迷民间音乐,常年奔波于少数民族地区。

  
在新疆的刀郎地区,他一住就是三个月。在塔克沙漠南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耳朵里灌着沙漠风情的音乐。

  
在内蒙古一个什么“旗”,在蒙古包外面的草地上,大家盘膝而坐,围成一圈,一边喝奶茶一边聊天。有个老汉的兴致好极了,他说他要唱歌。

  
老人仰着头,两眼闪烁着微笑与热爱,他歌唱美丽的草原,唱着,唱着,调子越来越高,象百灵鸟的歌声,带着你飘到天穹去。又越来越细,接近无声,歌还在续、、、、、、

  
那才是真正美丽的音乐啊!

  
我听得入了迷。

  
他继续说,在贵州,在芭沙,那里的男人都还带着猎枪;在藏区,他看到人们跳欢快的踢踏舞,那是最快乐的舞蹈、、、、、、

  
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闪着光,映着我痴迷的神情。

  
最后,他说他要回旅馆了,他晚上八点左右会到青年旅馆放“侗族大歌”的音乐,他叫我也去听。

  
他走了,我依然在痴痴怀想。

  
晚上,我的衣服却被雨水打湿了,我一时不想出门。

  
第二日,我去青年旅馆,我说找一个放音乐的男人。他们说是那个“北京人”吧,他昨晚来了,今天没来。

  
第三日,我再去。他们说他刚走、、、、、

  
你们的缘分不够深。最后,华华下了一个定义。

  
我们都有点黯然神伤。

  


  
6、

  
人的一生,总要有那样一次旅行吧,不用数着归期,不用计算路途遥远,没有现实牵绊,一心一意享受旅行。可是,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那样的纯粹?

  
我们在凤凰安静的大街上游荡。 安静是因为夜深,游荡是因为喝多了酒。

  
那天晚上,坐在江边,吹风,聊天,吃很辣的小龙虾和铁板烧,喝口感不怎么样的本地啤酒,直到头大如斗,脚步飘浮。

  
辣劲儿过了,还想吃。往回走,夜市散了。满街的食客不见踪影,只剩一两个档主在收拾锅灶,跑过去,厚着脸皮说我们要吃烧烤,老板笑着说没有了,明天再来。

  
可是明天,明天我们就要离开凤凰了。

  
我们挥着胳膊翻看他们的铁锅,真的卖完了!

  
只好往回走,边走边挥手,今天没有,明天就不来了。我们都有一点点醉,觉得胸口有点堵,我们有点舍不得,这里有沈从文的影子,有黄永玉的画,有发亮的石板老街,有我们游荡的足迹。

  
回到旅馆,大门关了。拼命拍门,阿姨披件衣服睡眼惺松出来,边开门边问,你们喝多了吧?不是责怪,是疼爱地斥问。明天不要喝了哦,她回过头来说。

  
明天,她不知道我们明天就要走了吗?

  
我们开始真的舍不得了。

  
我们没有哭,只是在唱:

  
那些千山万水,欢笑眼泪,到头总要喝这一杯。去时高飞,归时疲惫,好在有你天涯相随。

  
夏夏,写于2005、6、22修改于2007.05.25

  




 回复[1]:  夏夏 (2007-06-07 23:10:31)  
 
  一篇旧游记,我很喜欢.

  
修改一下,与大家分享.

 回复[2]:  少年行 (2007-06-08 12:29:38)  
 
  "人的一生,总要有那样一次旅行吧,不用数着归期,不用计算路途遥远,没有现实牵绊,一心一意享受旅行。可是,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那样的纯粹?"

  
如是.

 回复[3]:  离别钩 (2007-06-08 20:40:08)  
 
  如去的话一定要到傅记银号,价格公道,老板实在,据说是凤凰最早的银号,早先只此一家银号,现在几十家银号都是旅游热开始以后才建立起来的。现在傅记一共2家店,有家店使用的是“付”,这中间有典故,呵呵,太长了就,比较懒就不说了,嘿嘿,你去了跟老板聊个个把小时就可以了解她家以及部分凤凰的历史了,搞不好还可以问出许多当地老店字号的道地位置,哪家的什么东西好之类的:)哈哈,她儿子给钩子女友做定作的银饰的时候,钩子跟老太太聊了很久

  
镇竿张氏姜糖才地道,谁去一定别忘了,50块钱一斤,绝不还价

  
呵呵

  
钩子整理一下

  
也和一下

  


  


  

 回复[4]:  离别钩 (2007-06-09 02:39:11)  
 
  


  
补丁的门板

  
刻着岁月的青苔

  
一齐镶嵌在参差的石板缝隙

  
阻了风窥探的眼

  
氲了雨连绵的温柔

  
化成晶莹的圆润

  
嘀嗒成深色的阶

  
铺满时间的路

  

 回复[5]:  离别钩 (2007-06-09 02:47:39)  
 
  

  


  
记忆被时间淘洗的斑驳

  
如同这青石的路

  
被啃食的残破却依然执著朝着远方

  
站在这端,看不到它蜿蜒的方向

  
两旁,分明刻着:

  
左边,回忆和往昔

  
右边,现在和生活

  
别的都传不上来了,能传的只有这两张,呵呵,谁要去的话,路程要选好,差价很大,嘿嘿

 回复[6]: 请问离别钩, 小草 (2007-06-09 10:22:01)  
 
  从日本怎么去?

 回复[7]:  夏夏 (2007-06-09 10:52:12)  
 
  钩子,好照片!好诗!看来,你也喜欢古镇.我有许多照片,但是因为是以前的旅行,照片都在中国存着.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两张放上来.

  
我那年在湖南省旅行了一个月,收获颇大,你说的银店我都去了呢.湖南省是中国出人才的省份,湖南人很有个性.所以,很多文人,军人,政治家都出自湖南省.

  

 回复[8]:  夏夏 (2007-06-09 10:53:06)  
 
  小草,我代离别钩回答一下.

  
凤凰是湖南省一个县城,因为沈从文先生的<<边城>>而出名(实际上边城是另外一个地方),而凤凰是沈先生的故乡,还是一个文化古镇,所以近年来是国内旅游的热点.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还不太熟悉.从日本出发的话,到了上海,转到长沙,从长沙到怀化市,再从怀化到凤凰就很近了.离凤凰很近的,还有著名的张家界.

 回复[9]: 谢谢。 小草 (2007-06-09 10:59:28)  
 
  去张家界时,可以考虑走这条线路。谢谢。

 回复[10]: 夏姑娘拿我们文盲开涮不是 离别钩 (2007-06-09 17:22:01)  
 
  可别好诗好照片的给钩子打麻药

  
照片女友照的

  
字钩子添的

  
嘿嘿

  
在这儿钩子除了转个烂帖之外

  
真不敢胡来

  
小草如果时间够的话

  
从吉首打车去也可以倒是,行李不多

  
安全如果又没问题的话

  
可以考虑

  
步行

  
嘿嘿,也是一个选择不错的

  
考虑体力

  
打一半

  
走一半

  
嘿嘿

  

 回复[11]:  小林 (2007-06-09 19:24:57)  
 
  给夏姑娘送几张照片

  


  


  

 回复[12]: 文不对照 水双 (2007-06-09 20:15:03)  
 
  文章里说是两个女孩在城里疯着晃悠,照片里却是两个男人在斜着渡河。

  

 回复[13]:  夏夏 (2007-06-10 11:19:55)  
 
  小林的照片是以前拍的吗?那时候的色调好象较陈旧.我去的时候,感觉许多房子都翻新了.你照片里的有一家好象是客栈,我住在里边了.现在他们也把房子翻新了.

  
水双真仔细.两个女孩晃悠的照片我也是有的,只是暂时找不到了.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回忆在旅行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下>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上> 
    信州高原的冬天 
    夏色の北海道 
    日光的秋天 
     那些琐碎的记忆--有关礼物  
     伊豆,带着狗去旅行  
    那几天,在塞班(Saipan)  
     沉静温和沈从文 
    江永女书,人死书焚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两个人的凤凰  
    佛眼,我的TATOO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