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和DAS在路上
字体∶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五)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22 22:46:59 阅读人次:1869 回复数:12)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我和DAS在路上(五)

  


  
一,

  
从曼谷到暹粒,路途并不遥远。

  
2005年12月27日。那天下着雨。我突然感觉有点儿冷。

  
巴士上,我的邻座很快打消我的孤独。他来自瑞典,三十来岁,长发扎成了马尾,匕首一样的尖鼻子,桀骜,不羁。他看到我背上的纹身—佛眼,继而亮出他的纹身,是一条中国龙!我噗哧一下笑出声来。他滔滔不绝与我聊天,用纯正而好听的英语。原来,他在梅岛租房子住,有厨房与越野摩托。每天开着摩托车泡酒吧,通宵跳舞。这次出泰国,只到边境,为了重新获得一个月签证。“在瑞典,我有一艘船,那是我的家,我热爱航海。”看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异国男子,我心中满是羡慕。

  
“祝你好运!可爱的中国姑娘。”在柬普寨边境,他用力握我的手告别。

  
恢复单身女子出游,我重新感受西方男人的热情。另外同车的两个法国兄弟,换车时热情邀请我与他们坐在一起。法国男人天性浪漫。我礼貌地回答问题,突然感觉累了。我眯着眼睛,半天不再说话。

  
柬国一边的路颠簸不平,且狭窄。早些年才停止的战火,使这个国家荒凉而忧伤。幸而有吴哥,让柬国闻名于世,渐复生机。

  
预计傍晚抵达,却颠簸直到夜半,方抵暹粒。也有游客说是旅游公司故意所为,因为巴士会把我们拉到指定旅馆,因为深夜,多数游客会选择住下。我没有听从安排,背起大包往外走。

  
“和我们一起去寻找旅馆吧。”法国兄弟依然热情相邀。

  
“不,谢谢。”因心有所牵,我婉言谢绝。我要去和DAS约定的旅馆。

  
TAKEO G。H,顶楼的大房间是多人间,十二床,整齐干净,还有一个大得可以打羽毛球的露台,一铺位两美元。我选择住多人间,省钱又热闹。

  


  
二,

  
清晨醒来,阳光明媚。

  
我默默整理昨夜来不及收拾的行李,盘算着如何打发一个人在暹粒的孤独日子。

  
邻床又是个日本男孩。白晰,清秀。他叫YOJI,是个医生。听闻在日本要取得医生资格非常严格与昂贵,待遇自然不斐。他说他只有一周假期,从东京飞越南,前日刚到柬国,再过三日,就要返回日本了。

  
他似乎对我颇感兴趣。

  
“我昨天买了三天的吴哥门票。今天想去较远的几个寺庙。已约好车夫,你能和我一起去吗?”他真诚相邀。

  
“我没有门票,没法去。吴哥我要到新年那天才去,去看日出。”我摇头。

  
“看日出的是主寺庙。我要去的不是同一地方,去吧,反正你也是闲着。三轮车夫搭人,一人两人是一样的。散落的寺庙多数无人看管,需要门票的你不进去便是。就当到郊外散散心吧。”他一点也不放弃。

  
闲着也是闲着。我答应了。

  
他其实不赖,绅士十足。同他走了两个地方,感觉颇舒心。

  
柬国头一日,未料到过得如此容易。天涯何处不相逢,我想着DAS,不知道他又有怎样的相遇?

  
29日,YOJI指着日本导游书上的一家柬式餐厅,说,我们一起到这家餐厅吃晚餐吧。我看看餐厅的菜单,很老实的说,太贵了我不想去。“我为你付帐单吧,算感谢你昨日相陪。”YOJI找出这样一个理由,我反而不好意思拒绝了。

  
餐厅是正宗的柬式,小火锅,酸酸辣辣,五味俱全。还有正宗的歌舞表演。悠扬的歌声,带着东南亚略为忧伤的情调。饭菜可口,表演朴实。我吃得非常满意。

  
饭罢,已九点。YOJI又建议去另一个酒吧。我坚决拒绝。初次相识,我不想欠他太多。再说,我惦记着DAS,无法单独同另一个男孩享乐。

  
返回旅馆。赫然看见DAS坐在旅馆门口吃拉面。我一楞。

  
他也看见了我,和另一个男孩从外面回来。也一楞。很快又恢复常态。

  
“SASYA,我来了!”他叫我。今天才29号,我们约好的是30号啊,怎么他就来了?我还在发楞。

  
“来,坐下。”他拉拉我,示意我坐下。我回过神来,对YOJI说,这是我在泰国认识的朋友。他们很绅士的问好后,YOJI知趣的走开了。

  
“他,他和我住同一个多人间。”我突然愧疚起来。

  
“没有关系。SASYA,我来了。我没有失约。我想和你一起看新年的日出。”他突然调皮的眨眨眼睛,一点也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

  
我轻松起来。“我真的很惊喜,很开心。”我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MEE TOO!”他紧紧的拉住我的手。

  
真的未料到,他会提前一天到暹粒。据他所说,刚好有另外一个日本朋友要来,他们就一同出发了。“见到法国女人了吗?”我问他。

  
“没有呢。估计这两天她来不了了。她对我一点也不重要,你比她重要多了。”他的眼睛闪着光,脸居然有点红。我们的手紧紧拽着。

  
次日,我们换了一家清静的旅馆,还约好车夫,准备在新年的一早,到吴哥,看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

  
(图,吴哥的日出)

  


  
三,

  
我翻出在印度买的潘佳比,粉红色。吴哥是印度神教的庙宇,穿上它,再美丽合适不过,也代表我对寺庙的尊重与诚意。

  
我们买一天的门票,从日出到日落,拥有完美的一日。

  
来看日出的人真多!

  
几乎所有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古老的庙宇在黎明前依然沉睡,全然不知挤在门外的凡尘,如何的拥挤与热闹。

  
我突然有点失神。我们这些凡人,为何要来惊扰它的梦?我们不远千里,只为赴它一面之约,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旅行?为了路上的风景,还是漂泊在路上的心?

  
一阵欢呼打断我的沉思。天边一片霞红,太阳露出一点小边,寺庙蓦然苏醒,泛着金光。2006年的第一轮红日啊。我们随着人群激动起来。印度神教里崇拜日出,认为每一天都是一轮新生命的开始,从日出到日落。我们没有顶礼膜拜,心却已五体投地。

  
(图,2006年的第一轮阳光照耀着池塘的荷花)

  


  
不一会,天大亮。吴哥庙宇沉浸在阳光中,生动明亮。我们慢慢的走,静静的看。这些古庙发不出一丝声息,我却仿佛听到它们深深的叹息。不知那是否是吴哥的魂?

  
穿过一扇扇古老的门,我有点恍惚。仿佛看到另一个我,站在庙宇的屋顶,看着靠在门框上的我,有点吃惊:她为什么会在这儿?她站在那么干什么?她为什么看起来带点忧伤?

  
这种恍惚的感觉不常有,或许,只有在吴哥,这么特殊的境地,我的人与魂有时会分离。我无法述说,却真切的感受到了。

  
(图,古老的吴哥)

  


  
残缺的美

  


  
汗流浃背的爬上层层阶梯,来到寺庙的高处,才发现,吴哥很大,绿树环绕。天空是如此的蓝,心会隐隐的疼。我远远望着高高的蓝天,突然看见了鸟,“嗖”地飞过,便消失不见。看着它展翅高飞的自由,我突然想流泪。但是,我知道,泪水,并不能把我变成一只鸟。

  
DAS感染了我的沉默与忧伤,默默的牵着我的手,不说话。知我如他,总是恰如其分的陪我欢乐陪我愁。

  
(图,吴哥的树精与蓝天)

  


  
日落时分到了。我们登上巴肯山,依然人潮拥挤。找了合适地方坐下,我手里拿着刚从孩童手中购得的手鼓,啪啪的敲着,引起一阵注目。我没有停止鼓声。因为,我觉得,鼓声象是在传达我慌乱的心思。

  
(图,巴肯山的日落)

  


  
从日出到日落,人的生命只有一天,每一天都是新的生命,真的是如此吗?日出让人振奋,日落却叫人叹息。我看着DAS,正如我们的命运,在路上偶然相识的两个人,相遇相知,然而,会有更深的缘分吗?

  
吴哥,是个让人叹息的地方。

  
(图,DAS和敲鼓的孩子们。我们买下了一个手鼓。只要三美元。)

  


  
四,

  
我们还去了地雷博物馆。

  
这个小小的简陋的博物馆,收藏着大大小小的地雷,柬国的苍夷,触目惊心。

  
如果说吴哥,让人叹息,那么,柬国,却是叫人忧伤。

  
在暹粒,我们呆了一周。转移到金边。

  
开始一段新的旅途。又意味着将开始新的一段分离。

  
夏夏2007/04/09

  
(图,我穿着印度美丽的潘家比在吴哥)

  


  


  




 回复[1]: sunset xtr (2007-05-23 15:28:48)  
 
  散步时扒的

  


  

 回复[2]:  taya (2007-05-23 15:42:54)  
 
  so beautiful sunset ,excellent.both of you do have a kind heart and good brain

 回复[3]: 送花 xtr (2007-05-23 16:18:12)  
 
  


  


  

 回复[4]:  夏夏 (2007-05-23 21:13:39)  
 
  xtr,thanks for your beautiful flower,I like them.

  
taya,thank you.you know me well.

 回复[5]:  taya (2007-05-23 23:59:45)  
 
  美死了美死了,爱死了.花呀花呀.今晚有好梦做了

 回复[6]:  taya (2007-05-24 01:03:42)  
 
  夏夏,你让我想起杨二车娜姆.自由行走在世间,无疑是最惬意的生活.不过,路上注意安全 别跟牛车抢道

 回复[7]:  夏夏 (2007-05-24 16:00:55)  
 
  TAYA,杨二车那姆是摩梭文化大使,那个让女儿国文化传遍世界的女人,我很佩服她.

  
哈,别跟牛车抢道?我没看明白呢.

  
人生,或许就是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下一站,又会去哪里,我们都不知道.

  
其实,在哪生活,如何生活,都不重要.只要有爱,在哪,都是幸福.

 回复[8]:  待于泥 (2007-05-30 20:05:32)  
 
  叫人佩服的杨二车那姆!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705/news-gb2312-409196.html

 回复[9]:  待于泥 (2007-05-31 22:43:28)  
 
   再看一个叫人佩服的杨二车那姆!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705/news-gb2312-409674.html

 回复[10]:  林祁 (2007-06-02 19:39:12)  
 
   酷!你的文字和照片给我们带来了灵气,特别是第一照片:神与爱对影成几人?

 回复[11]:  夏夏 (2007-06-04 13:45:51)  
 
  我喜欢随手拍下路上的所见所闻,用我的傻瓜机,用我的心.

  
呵,还有,我挺喜欢拍影子的.觉得光与影,构成的画面,挺神奇的.

 回复[12]:  志村犬 (2008-07-06 02:06:13)  
 
  嘿嘿,让我说中了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和DAS在路上
    一个人的老挝(七) 
    泪洒金边(六)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五) 
    再度别离(四)  
    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三) 
     “我想与你一起去旅行”(二) 
    2005,秋,遇见(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