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和DAS在路上
字体∶
再度别离(四)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22 22:17:58 阅读人次:1708 回复数:11)

   再度别离—我和DAS在路上(四)

  


  
(上图,离开曼谷前,我们曾一起到寺庙,求佛)

  
DAS一个月的签证,又即将到期,我们离开海岛,回到曼谷。

  
那时,已是2005年12月23日。

  
我和DAS的感情,时好时坏。形影不离,却时有争吵,我们明白,又要面临别离。

  
我们曾彻夜长谈,只为了更深的了解彼此。

  
他自九月来到泰国,目的地是印度,然而,四个月过去了,他依然呆在曼谷。虽然曾错过了航班,但机票依然有效,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飞往印度。

  
我自八月离开广西,从川藏大北线到拉萨,经尼泊尔,印度,泰国,一路走来,已是五个月,山高水远,身心略感疲倦。我原先计划,到泰国后,北上老挝,然后南下柬普寨,再经越南,重回广西。

  
我们互相交换彼此的旅行计划,欲说还休,矛盾重重,谁也不愿意轻易去触碰敏感的分离。

  
“你对在旅途上遇到的感情如何看待?我知道许多故事,了解许多人的想法。他们在路上,搭伙旅行,只是为了填补寂寞,寻找刺激。我们见过的许多情侣,都是在路上遇到的。他们在一起一段时间后,便没事似的分离,回到他们各自原有的生活。我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我也无法了解真正的你。然而,我却是真诚的,我很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感觉很快乐。我此次出来旅行,希望能找到我生命中的特殊伴侣,所以我并不介意我去往哪儿。印度,虽然是我的目的地,但,我却不急于奔向它。我希望,可以和我的真心女朋友,一起分享印度,那个我生命中特殊的国家。”

  
夜深人静,我和DAS依然坐在旅馆门口聊天。我感觉到他的诚实。然而,他却是聪明的,他没有轻易给我承诺,却让我看到希望。

  
我极其矛盾。我能再度回到印度吗?回到印度又该是多长时间的旅行?我能不顾一切的随着他浪迹天涯?他真的能给我未来?我们相识仅仅一个多月,我真的了解他吗?我能确信他不再受其它诱惑吗?

  
更重要的是,我应该回中国了。春节快到了,我多次告诉妈妈,过年前,我一定结束我的旅途,回家过年。我会为了一个在路上结识的日本男孩,而失信于我的家人吗?

  
我矛盾重重。无法述说,只好选择沉默。

  
或许,我的迟疑与沉默激怒了他。

  
两天后,他告诉我。两年前,他曾遇到一个法国女人,他们曾一起在老挝南部旅行。在他的签证到期前,他要在曼谷,等待与她相见。然后,他也不知道,下一步,他该去往哪儿。

  
原来,他收到法国朋友的MAIL,说近几日会到泰国,不过日期尚未确定。

  
我迁怒于他不理解我,也生气了。我突然改变主意,舍弃越南的旅行,先去柬普寨,然后北上老挝,过境回云南,再回广西。

  
我一声不响地到旅馆旁边的旅行社,买下27日曼谷直达柬普寨暹粒的巴士车票,300BT。

  
他看到我的车票,大惊。

  
“你为什么能擅自做决定?”他仿佛也生气了。

  
“因为你说要等待与法国女人见面。”我发现自己似乎在吃醋。

  
KIN与其它日本朋友,听说我要独自离开,都很吃惊。在他们眼里,我和DAS俨然已是感情颇好的一对,不会轻易分开。

  
离开曼谷的前一夜,依然是我,DAS,KIN三人在喝酒。

  
“SASYA,告诉我,我能为你做什么?我想为你做一些事。否则,我会后悔的。”DAS无比伤感。

  
“答应我,当你的签证到期时,也来暹粒。我们一起看2006年吴哥的第一轮日出。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我也伤感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好的,我答应你。”他轻轻的回答。

  
我们约好12月30日在暹粒的TAKEO GUEST HOUSE见面,那是一家日本人聚集的旅馆,干净便宜。那一天,是DAS签证到期日。

  
我想我也许是疯了。我明明可以再等两天,待他的签证到期日,我们再一起到柬普寨。至少,那样,我可以守住他,不会丢失他。而今,我依然还不能确定,他是否会真的来暹粒,因为他曾说过,他并不太喜欢柬国的民风。而且,他是个随性的人,天知道,这两天,他又会遇到什么。

  
我想他也许也是疯了。他明明可以提早两天离开曼谷。所谓的法国女人,并没有确定到曼谷的日期,她的旅行计划随时会改变或延期。然而,他却以此为理由,没有与我一同出发。若我未按约定,住到那家旅馆,或许,我们今生,便将从此擦肩而过。

  
然而,有些感情,注定要经过波折。

  
正如,幸福的感觉,轻易获得,便不懂得珍惜。

  
12月27日,清晨,曼谷下起了雨,居然感觉有些儿冷。

  
我背着大包,一个人孤独上路。

  
未来,又是怎样,我们依然不知。

  


  
夏夏2007/03/28

  
(图,2005年的圣诞节,我们在曼谷的考山路上度过)

  


  
(那天的考山路,热闹非凡)

  


  


  




 回复[1]: SASYA 雪非雪 (2007-05-22 22:38:05)  
 
  坦诚。热烈。透明。

  
伴随激情的忧伤与浪漫——让我想起第一次捧着《撒哈拉的故事》边走边看的一个下午。那是刚刚离开校门不久,下班本来可以乘公共汽车,却看着书步行回了家。我在想,假如不曾读过三毛或者不曾有过三毛,此刻,读SASYA文字的时候我会如何描述我的感觉。但是,想不清。

 回复[2]: 撒哈拉沙漠的故事 小草 (2007-05-22 22:45:31)  
 
  非雪

  
《撒哈拉的故事》

  
你说的是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还是其他的?

 回复[3]:  水双 (2007-05-22 22:48:46)  
 
  佛的国度,也过圣诞呀?

 回复[4]:  书记 (2007-05-22 22:52:53)  
 
  前一阵子才纠正过写老公风,不料现在又来了一个写老公。

 回复[5]:  夏夏 (2007-05-22 22:55:38)  
 
  谢谢雪非雪。能做2。75毛,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小草,三毛的书写的就是撒哈拉的故事。

  
水双,泰国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国家呀。啥都有。众多的游客聚集在考山路,特别是西方游客,他们当然也过圣诞节。而且当街开PARTY。

 回复[6]:  夏夏 (2007-05-22 22:58:39)  
 
  书记,我是新来的,我不知道前阵子的事啊。

  
我想,我写的是游记,应该是不同的吧。

 回复[7]: 小草 雪非雪 (2007-05-22 23:04:58)  
 
  贴出去自己发现把书名写错了,更正的当,被你捉住了

 回复[8]:  水双 (2007-05-22 23:19:57)  
 
  众多的游客聚集在考山路,特别是西方游客,他们当然也过圣诞节。而且当街开PARTY。

  
无法无天。

 回复[9]:  夏夏 (2007-05-24 17:32:09)  
 
  水双,没有无法无天啊.是正常现象呢.

  
在泰国的考山路,很自由的.许多鬼佬拿着瓶酒就坐在路边,一边聊天一边喝,男男女女都有,个个都随性之极.

 回复[10]: 看来,还是 水双 (2007-05-24 16:39:20)  
 
  我佛宽容啊。

 回复[11]:  志村犬 (2008-07-06 01:56:27)  
 
  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你那个日本老公那时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不知道后来见没见着法国女人,如果见着了,有可能他不会去柬埔寨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和DAS在路上
    一个人的老挝(七) 
    泪洒金边(六)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五) 
    再度别离(四)  
    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三) 
     “我想与你一起去旅行”(二) 
    2005,秋,遇见(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