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日本
字体∶
有关信仰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18 22:25:34 阅读人次:2499 回复数:14)

  有关信仰

  


  
(上图,大昭寺门口,日夜磕长头的人们 )

  
“一生的幸福是幸福,一时的幸福也是幸福。人生应尽享欢乐,哪怕欢乐只有一小时,也是神的恩赐,是自己的造化。”

  
------------------一个普通藏民朴实的话

  
一,

  
我知道,有关信仰,这个话题,太大,大得我不知从何说起。这个话题,太深,深得我触不到,它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经意间溅向我的一滴水花。

  
然而,我想说的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的一点顿悟。有些经历,有些感受,使现在的我,已经与已往不同。

  
我的爸爸妈妈笃信马列主义,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自小受他们的影响,我信仰科学,认为神鬼均为唯心论所致,无从考究。然而,当我日渐长大,内心时常躁动不安,向往一种宁静的力量。奔向前去,想靠近它,伸出手来,想抓住它,却缥缈无影,恍若一片虚无。

  
后来,多次走向高原,走进藏区。藏民那因为信仰,与天俱来的宽容与悲悯一次又一次打动着我。

  
铭刻在心的是大昭寺门前,日夜磕长头的信徒。十二岁释迦摩尼等身像,在普通人眼里,仅仅是雕像。而有信仰的藏民,他们看到的是佛。相信轮回,敬重生灵,他们为来世,修今生。磕长头,是修行的一种。无数个等身长头,使大昭寺门口的石板被磨得清亮照人。一次次被信仰的力量感动得泪流,直至有一日,我也不可抑制地加入磕长头的行列。

  
去直贡梯寺看天葬。在信仰者心里,肉体如皮囊,灵魂如风,世代轮回。因为相信轮回,所以不惧怕死亡。死不是终结,生不是开始,生生死死,只是无数次轮换。看罢天葬,心中多了一份从容。想如同藏民一样,珍惜今世,期待来生,从容地面对死亡。

  
渡船雅鲁藏布江,去桑耶寺,藏传佛教在西藏的第一座寺庙。去青朴山,莲花生大师曾经修行的圣地。如今众多信徒依然在那儿修行,过着与世隔绝的苦修者的生活。修行,是他们为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正如蜗居城市的人们选择追求名利,热爱行走的人选择在路上,每个人在过着适合自己的生活。而苦修者,他们过着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生活。长年不见天日的山洞,几乎不食不眠,昼夜打坐冥想。是什么格外强大的信念与力量,支持着他们的精神与肉体去选择这样修行的人生。

  
(图,青朴山上,莲花生大师修行后留下的模印)

  


  
我偶然看到他们的眼睛,与他们不同一维空间的感觉,恍若隔世。我知道,我与他们距离遥远,遥不可及。

  
(图,青朴山上,修行者)

  


  
沿着佛祖成佛之路,我来到印度,西北部,达哈姆萨拉。居然见到了最至高无上的法王。我虽然愚笨,却渴望得到点拨。我傻傻地问他,我觉得我与佛之间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的缘,却有着永远无法到达的距离,为什么?

  
法王笑了,说,佛缘,可遇不可求,你需要学习。

  
法王亲自给我灌顶,加持,希望赐于我智慧。

  
我知道,渐渐地,我在感受信仰,但,与佛之间的缘数却未到。我只有静下心来,等待。

  
二,

  
在泰国的曼谷,我遇到了DAS。惊奇的看见,在他住的旅馆的房间里,案头,摆着印度神教里湿婆神(shiva)的头像,还有一张寺庙的照片。他说,他设这样一个小寺庙,代表他的信仰。几年前,他呆在印度东部一个叫CHANDRABHAGA的海边小村庄里,一个当地人膜拜的寺庙里,他感受到了他的神所在,那是SHIVA。

  
印度教(hindusim),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综合题,既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信仰和生活方式。印度神教认为,人类灵魂永存,万物有灵,因果报应,人生轮回。与藏传佛教相似,生命不是以生为始,以死告终,而是无穷无尽一系列生命之中的一个环节,每一段生命都是由前世大所为限制和决定。一个人的善良行为能使他升天,邪恶则堕为畜类。因此,个人必须通过修行与积德才能认知梵,与梵合一。

  
DAS给我讲深奥的印度神教。

  
据我所知,印度神教有无以计数的神,为何你选择SHIVA?我问他。

  
因为SHIVA是毁灭之神,是创造之神,住色界之顶,为三千界之主。他是苦修之神,终年在喜玛拉雅山上的吉婆裟山修炼苦行,通过最严格的苦行和最彻底大沉思获得最深奥的知识与神奇力量。他还是舞蹈之神,在欢乐和悲伤时喜欢舞蹈,创造刚柔两种舞蹈,被誉为舞王。他是妖魔鬼怪的统帅,与衣着华贵的其他诸神一起时,SHIVA的打扮总是格格不入,他的个性高傲孤僻。他的形象被描绘成五头三眼四手,手中分持三股叉,水罐,神螺,鼓;身着兽皮衣,头上一弯新月,头发盘成觭角形,以恒河为缀。坐骑是一头大白牛。

  
如今,在我们的房间里,挂满从印度淘回来的手制品。其中一个挂图便是SHIVA的彩色布艺头像图。我们的房间顿时变得生动且神秘起来,仿佛远离了都市,远离了喧嚣。我时常变换摆在窗边的鲜花,与SHIVA图像相互辉映,着实美丽。

  


  
而在书房,我们设着一个小寺庙,供摆着我们的神。有时,我们会盘坐在地板上,燃一柱印度香,放一段印度梵音,静静地听,静静地幂想,那是我们心灵最宁静的时刻。

  
三,

  
到日本后,我开始接触与了解日本人的信仰。

  


  
DAS告诉我,神道教与佛教是日本的主要宗教,其中神道教是在日本本土所发展出來的宗教。大多数日本人并不信奉某一特定宗教,但是許多宗教仪式或活动已经与日本人的生活融为一体,如出生洗礼,婚礼与葬礼。出生洗礼选择去神社,婚礼会选择去神社或教堂,葬礼却到佛教寺庙。也有许多人由于历史的原因以及科学的发展而反对宗教,有些人则对宗教持中立态度,一生中也信奉过多种宗教。他们于宗教,有绝对的信仰自由。

  
有时,在地铁上,会突然看到一晃而过的神社;在闹市的旁边,也会突然出现佛教寺庙。当然,也有众多教堂,伊斯兰教寺庙。

  
我们去看佛教大寺庙。浅草寺,高尾山寺。与中国汉传佛教寺庙大同小异,且保存极好。

  
(下图,东京浅草寺)

  


  
我极好奇与感兴趣的是,与中国人有着极大关系的神道教寺庙,靖国神社。

  
神道教简称神教,是日本传统民族宗教,最初以自然崇拜为主,属泛灵多神信仰,也叫精灵崇拜,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诋。神道教起初没有正式的名称,一直到公元五至八世纪,汉传佛教经韩国传入日本,渐渐被日本人接受,为了与佛法一词分庭抗礼,创造了神道一词来区分日本固有的神道与中国传入的佛法。

  
神道教有三种流派,神社神道,教派神道,民俗神道。明治维新后,政府扶持神社神道,宣布政教合一,将神社神道定为国教,即国家神道,由政府出资资助。1945年二战,日本投降后,在盟军要求下,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离,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废除国家神道,政府不得资助神社。但是,神社神道已经成为日本神道教信仰的主流。

  


  
靖国神社建于1869年8月6日,(明治2年6月29日),原称东京招魂社,1879年(明治12年),改名靖国神社。供奉自明治维新以来为日本国战死的军人或军属,包括甲午战争(1894-5年)、日俄战争(1904年-190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其中绝大多数是在中日战争及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日兵及殖民地募集兵,并包括14名甲级战犯,使得神社极具争议,被有些国家视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靖国神社在二战前由军方专门管理,是国家神道的象征;二战后,遵循政教分离原则,国家不可以介入任何宗教事务,因此靖国神社变成一个非政府的宗教机构。

  
二战后,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自从甲级战犯灵位进入神社后,据侍卫长的回忆,裕仁天皇因为不满神社供奉二战甲级战犯,自1978年后再也没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的民众对靖国神社也持不同态度,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DAS说,多数人对神社不带任何政治色彩,象平常的神社一样。

  
DAS的爸爸带我们去靖国神社。那日,因为阴天,天空灰蒙蒙的。和所有的神社一样,门口是巨大的鸟居型门柱。DAS的爸爸属于反对一派,他拒绝进入神社,说等在门口。

  


  
我和DAS走进神社,一大群高中生正在拍照留影,一派青春活力,与神社毫不相干的样子。我想着国内的愤青,与他们有着巨大的不同。究竟是谁在改写着历史?是正义的愤恨还是政治的需要?我不知道。

  
此外,靖国神社还有许多纪念碑,多为描绘日俄战争与中日甲午战争的情景。还有抗日战争时期日军进攻上海,攻击当时的中国军队的画面。这些都是二战结束前,已经存在的纪念碑,并非战后新设。但因内容描绘了日军的英勇,遭到受侵略的中国强烈不满。

  
我们默默地转了一圈,于我,靖国神社不带任何政治色彩。它是日本神道教的一种信仰。因为我没有这种信仰,所以,没有感觉任何意义。

  
然而,我笃信二字:尊重。尊重他国的文化与信仰。

  
我们还去了明治神社。

  


  
明治神社在涉谷区,占据着从代代木到原宿车站之间的整片地带,是东京市区中心最大的一块绿地。它于1920年11月启用,是供奉明治天皇与昭宪皇后灵位的地方,是日本神道教最重要的神社之一。每年的新年,日本民众都会前往各地的神社进行新年参拜。新年的第一次参拜被称为初诣,明治神社则是东京地区初诣最盛行的地点。

  
天空很蓝,阳光明媚。我们象游客一样漫步在树丛中。

  
一队新人正在举行婚礼。我饶有兴趣地尾随婚礼的队伍,看他们拍照。以神为证,他们的婚礼更具意义吧。看着他们庄严而幸福的神情,我也暗暗祝福有情人幸福。

  
(下图,正在神社里举行仪式的一对新人)

  


  
四,

  
有关信仰,我想述说的还有更多更多。却似乎感到了力不从心。于我,毕竟有太多的缺乏,去述说之。

  
然而,拥有信仰,是件幸福的事儿。

  
它让人心灵宁静,是一种向内的人生。

  


  


  
(图,2005年我在拉萨的布达拉,有信仰的人生,是向内的人生.)

  


  


  
夏夏20070502




 回复[1]:  好 (2007-05-18 23:00:13)  
 
  葳,你贴出的文字都看了,大致知道了你和DAS.他是日本人,旅行途中你们在曼谷相遇,相爱,于是他带你来到了日本,对吗?你们用中文交流还是英文?

  
你的故事很好看,特别是文字自然。很想知道你怎么游历了那么多国家,来日前作什么呢?

 回复[2]:  夏夏 (2007-05-18 23:33:53)  
 
  我怎么看不到你的名字呢,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我明天再贴我和DAS在路上的故事.

  
是的,DAS是日本人,我们在泰国旅行中认识,然后我们一起旅行近一年,最后决定在一起,所以我就跟随他来到了东京.故事很短,却又长.

  
我们交流一直用英文,他一句中文都不会呢,而我的日语也老没有长进.

  
谢谢你说我的文字好看.来日之前三年,我一直在旅行.再之前,当然在工作.我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编辑.再之前,在中国一家国有银行工作过多年.会计出纳信贷管理都干过呢.呵,所以才有资金四处旅行.

 回复[3]:  唐辛子 (2007-05-18 23:42:12)  
 
  夏夏,你真是个可爱的女孩,我喜欢你! 你给这儿吹入一股清新的风。

  
夏夏你说:

  
有信仰的人生,是向内的人生

  
我也想对夏夏说:

  
有网络的人生,也是向内的人生

  
祝愿你的文字,永远都这么舒展和愉快。

 回复[4]:  不一定对 (2007-05-18 23:52:07)  
 
  透明度很高,像西藏没有污染过的天空。愿你是天空的那朵白云,带着信仰自由的飘游。

 回复[5]:  水双 (2007-05-19 21:12:16)  
 
  然而,我笃信二字:尊重。尊重它国的文化与信仰。

  
它,他。哪个更尊重一些呢?

 回复[6]: 嗯, 杜海玲 (2007-05-19 21:28:58)  
 
  这个这个,辛子,信仰和网络不搭界。有信仰,向内。有网络,可能反而向外了。

  
希望结识夏夏,想听旅途趣事。duhl@chubun.co.jp

 回复[7]: 嗯, 唐辛子 (2007-05-19 21:54:13)  
 
  谢谢本家阿姨指导。

  
向内,向内,再向内,结果发现,我就转到外边去了。

  
我想写〈我这15年>,而且,看到九哥写了个15年,好象是叫〈15年过了5辈子〉,这样的标题让人很反感,所以我就准备写〈人生的15个瞬间>,但后来发现:5辈子长到可以一挥而就,而15个瞬间却短到记不住,写不出。真痛苦。

  
再:也希望结识夏夏,也想听旅途趣事。mii888@163.com

  

 回复[8]:  数字 (2007-05-19 22:50:42)  
 
  作者的确是别样的女子,看起来很有人气。

  
这里的朋友们这么热情,不过以我之见不要给她压力最好。

  
给她自由自然的空间。

  
呵呵

 回复[9]:  夏夏 (2007-05-20 11:49:54)  
 
  谢谢各位.我的文字只是简单叙述,没有过多的修饰,自然,象我的人,真诚.

  
很高兴得到各位的指教.我初来,对日本了解不深,也已好几年没有工作,一直在旅行中,所以有时会难免脱离社会,还请各位不要介意.

  
另外,水双朋友,这"它"字是我的误用.我会改正过来.谢谢你.

  
杜海玲,唐辛子朋友,谢谢你们愿意分享我的旅途故事.接下来,我会帖游记.我曾五次到西藏,很喜欢那儿,所以会有西藏的游记,希望你们喜欢.

 回复[10]:  蛇 (2007-05-20 12:14:28)  
 
  

 回复[11]:  lowkey (2007-05-30 22:57:16)  
 
  a smiley face, a buddha pose, a t-shirt etc, in front of the most sacret building in tibet. quite a free and innocent spirit! i wonder how you can be moved by a living buddha this way.

 回复[12]:  夏夏 (2007-05-31 21:00:14)  
 
  LOWKEY朋友,你好.

  
我不知道你去过布达拉吗?你热爱西藏吗?

  
我觉得,我的笑容,我的装扮一点也不会影响我对布达拉的景仰与虔诚.有些东西,在心里,在深处.

 回复[13]:  lowkey (2007-05-31 22:20:47)  
 
  xiaxia, no i haven't been to tibet. I just feel that i haven't seen such posture (common with chinese tourists) with any tibetan monks or even most tibetans. people may love tibet for various reason, but I really don't quite understand why. from what i can see, you are probably loving japan for the wrong reason. Japan is not really a place for free spirit like you, even with a very supporting husband. so probably what's best for you is to strike a good balance between serious work and vagabond travel.

 回复[14]:  是的 (2009-02-18 14:07:20)  
 
  到此一游,小憩。加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日本
    春宴 
    秋。游 
    露营归来 
    生如夏花 
    落英缤纷 
    怒放的生命 
    春光美 
    冬去春来 
    秋天的庭院 
    我和婆婆的一点事 
    彼岸花 
    玫瑰园 
    秋冬时装秀 
    我为你做了两年的饭团 
    第七个女儿节 
    白色情人节与自制巧克力 
    成人节及想念那些花儿 
    传统之美(二) 
    传统之美(一) 
     
    夏日海边 
    上天赐我两朵花 
    人生的第一次舞台 
    我每天摆弄的鲜花 
    第一次过新年 
    浅草妖姬及宁静海边 
     
     新年记 
     孩子是孩子,丈夫也是孩子 
    酷妈的底子 
     生活在别处 
     Every little thing----有关餐具 
     琳琅满目,女儿节  
    今夜 
    Look at my eyes看着我的眼睛!  
    夏宴  
    生命,轮回  
    我去参加钢琴演奏会 
    日本房屋的庭院文化 
    Beatles酒吧 
     主妇文化在日本 
    有关信仰 
    在日本找工作 
    此时樱花开 
    山缘--富士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 
    大年初一的横滨中华街 
    他们吃的是漂亮 
    东京初体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