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日本
字体∶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18 21:31:04 阅读人次:2342 回复数:8)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不是日本人,而是澳大利亚人。

  


  
1,

  
“我叫SASYA,来自中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看着台下,几十双眼睛正看着我用日语做自我介绍。不同肤色,不同人种。我觉得我的脸快红得象苹果了。

  
“你来自中国的哪一部份?”有人向我发问。“我来自中国南方,离桂林很近的一个城市。”一急之下,我冒出了英文,且这样句子的日语我还没有学会。“欢迎我们的新同学。”带我上前台的老师笑着说。一阵掌声。“我是。。。来自加拿大。。。”另外一个新同学开始做自我介绍。

  
这是我在中野区国际交流中心日语学习班的初次报到。

  
中野区,是我所居住区。那日,我去区政府领取外国人居住证。中野区国际交流中心日语学习班的广告,摆在架子上。每周二一次,随时可加入,学习免费。我与DAS一起虽然已一年多,日语却总不见长进。自己人是不能教自己人的,彼此都没有耐心。也曾以为在另一个语言环境生活,新的语言便会无师自通。其实不然。学习语言,永远需要先学基础,跟随老师学习,才可有长进。现在悟出这个道理不算迟。

  
当下决定,我要去参加日语学习班。

  
2,

  
周二上午,十点,我准时到达中野区国际交流中心。

  
未曾想到,有如此多的国际友人在此学习日语。不大的教师坐满了人,老师,学生一对一,或一对二的面对面坐着,大约五十多人吧,年龄各异。大家正在用不同语言小声交流着,亚洲人面孔占了一半。应该多数是韩国人和中国人。也有穿着莎丽的印度人,西方面孔也很多,来自哪个国家,我无法分辨。还有几个黑人,不知是不是来自非洲。

  
我是初来乍到,值班老师把我带到另一个老师的桌前。

  
刚坐定,突然看见旁边一个西方老太正盯着我看。“你好。”我对她笑笑。

  
“哎呀,太好了!我的学习有个伴了!欢迎你的加入。”她突然拍手一笑。“我叫JAN,来自澳大利亚,很高兴认识你。”她的直率伴着她的教养。我仔细看她。一头白发,却扎了个冲天马尾。淡红唇彩,浅浅眼影,略胖身型,是个时尚而又有活力的老太。

  


  
“你的围巾很有特色,很漂亮。在哪儿买的?”我来不及说话,她又指着我的围巾说。

  
“哦,这是我在加德满都买的,是手工编织。谢谢你。”我再笑。

  
“你们已经互相认识了。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们一起上课。好,现在翻到十五页。”一直微笑着看我们的老师开口了。老师是个文静,温和的典型日本中年妇女。原来我要和JAN编成一组学习。

  
初学者从最基本的ひらがな学起,相当于中文的汉语拼音。因为我对此有一定的基础,所以感觉轻松。跟读听学,只学了两页,咖啡时间到了。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

  
“你喝咖啡还是红茶?”JAN问我。“我要咖啡。谢谢。”

  
不一会儿,JAN拿着两杯咖啡向我走来。

  
“来日本前,我曾在中国的北京住过半年。我有一个中文名字叫戴珍,我只会发音不会写。我给你看印章。”JAN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枚中国印章。

  
原来,她的儿子是IT界的工程师。之前分别在美国,印度,中国等国家工作过一年,现在因为工作需要,又来到了日本。而JAN,就跟随儿子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的游走生活。

  
“我很喜欢中国文化与中国人。可是,我不喜欢北京的天气,太干燥太冷。美国,太浮华。印度,又太热。我目前比较喜欢日本,气候温和适中。我来日本两个月了,因为是旅行签证,只有三个月,所以下个月,我要回澳大利亚了。下次再来时,应该是八月份。我希望我能在日本找到工作,那么就可以拿到一年的签证。可是我已经六十四岁了,日本人会认为我太老。哈哈!”她爽朗而健谈。

  
我再仔细看她,这个开朗的老太怎么也不象六十岁,顶多也是五十来岁。“你看起来很年轻。”我对她说。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日本人不这么看。其实,他们不知道,英文老师是越老越有经验的。”原来她想做英文老师。

  
“你又是为了什么离开中国来日本?来多久了?我对每一个来日本生活的外国人的理由,都感兴趣。别介意。”她又问。

  
“我对中国的生活疲倦了。想换一个环境生活,所以就来日本了。我刚到一个月。”我淡然一笑。

  
3,

  
短短的咖啡时间过去了。第二节课即将开始。其实这儿的学习环境非常轻松愉快。与其说是学习,不如说是外国人交谈中心,各自交流自己到日本的生活与在自己国家生活的情况。这个是美国人,那个是意大利人,还有法国人等等。JAN一一指给我看。

  
(图,日语学习班,其实也是国际交流中心)

  


  
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尚未感觉,便在喝喝咖啡,说说话,打打招呼中过去了。

  
“真的很高兴认识你,SASYA。我了解中国人的个性,是热情而真诚的。我在中国有许多朋友,他们即使不会说英文,也会试着与我交流,并且愿意听我说英文。而在日本,或许是因为日本人害羞,或许是因为害怕接触外来文化,他们总是不愿意与我用英文交流,只一个劲叫我说日语。可是我的日文实在太差,所以我在日本没有任何朋友,你是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呢。”临走前,JAN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也是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我万分诚意的说。

  
确实如此。日本是个岛国,长期以来似乎与世隔绝。他们不易去接触与接受外国人。如今因为美国文化的大量进入,情况有所改变,但改变仍旧不大。事实上,日本人的英文口语要比中国人差,不是他们没有接受教育,而是羞于去尝试与交流。

  
别说日本人与外国人的交流,就连日本人与日本人之间,我觉得他们也是一个个体,一个个体的生活着,平日里,不喜欢相互过于打扰各自的生活。或许,这便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人情淡漠吧。

  
这在旅行中,也略有所知。

  
日本人总是守礼而独立,喜欢独自旅行。即使相聚,也是短暂,待再出发时,他们总是一个人。很多西方人也如此,他们表面看起来自由随意,实际上非常独立,不喜欢它人打扰。他们的心里,自有一把尺子,默守着自己的原则。

  
而多数韩国人喜欢结伴旅行,总是一组一组的。咱们中国人更是如此,还没有出发前,就已经约好同伴,即使是在网络中不认识的,也可以一起旅行。如果没有同伴,有时还会因此取消旅行计划。

  
另外一个特殊的人群是以色列人,他们也喜欢搭伴结伙。在旅馆,在汽车上,如果你看到一群白种人在无所顾忌的交谈,那十有八九是以色列人。

  
此外,在日本,各种大大小小的服务机构,从小餐厅,大商店,到银行,医院,甚至是政府机构,都能得到非常热情周到且高效率的服务。DAS说,日本是个“move by money”(靠钱移动)的国家,每个场所都是付费的,所以服务自然很好。至少表面如此,实际上如何便不得而知。

  
“那么政府机关呢?”我问他。

  
“我们纳税啊!你不见,在日本,几乎所有的商品,小到一把青菜,都标有税额。”DAS回答我。

  
无论如何,在日本办事购物,心里边非常舒畅且有被尊重感。我回想起,在中国去办事时,尤其是有些机构的办事员,总是一副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现在还真感慨,真不知道,是该说日本人冷漠还是咱中国人冷漠。

  
(图,日语学习班里,每周都有新同学报到)

  


  
4,

  
言归正转。

  
从学习班回来后的第三天,突然有个电话找我。我非常惊奇,连DAS的妈妈都投来诧异的眼光。因为他们知道,我在日本,是没有朋友的,即使是原先认识的中国朋友,我也没有。

  
“sasya,我是JAN,你好吗?”原来是澳大利亚老太。”我想邀请你明天中午来我家吃午餐,你有时间吗?”电话里,她非常有礼貌。

  
“我很高兴接受你的邀请,我有时间。不过我想带上DAS,行吗?”我看到DAS给我打OK的手势。

  
“当然可以。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到车站接你们,然后带你们到我家。明天见!”电话一会儿便挂断了。

  
“祝贺SASYA有了新朋友!”DAS的妈妈非常开心地对我说。

  


  
5,

  
JAN的儿子的公司,为他租了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就在中野区国际交流中心附近。而JAN的儿子因为工作,经常在其它国家出差,所以房子基本上由JAN自己一个人居住。“其实我非常寂寞。”JAN边领我们进门边说。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条西藏的蓝色的牦牛骨头做成的项链,送给JAN做礼物。“这非常漂亮,我非常喜欢。”她满怀欢喜的收下,并戴上了项链。

  
她的客厅里,摆满了宣纸,上面画着大小不一的朵朵梅花。“我正在学习中国的国画。在北京的时候,我曾拜师学习。”她向我解释。

  
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开朗直爽的老太了。好奇,博学,对一切充满了兴趣与激情,所以才充满着活力。也正因如此,她才可以象年轻人一样,即使语言不通,也能快乐地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的国家。

  
记得以前看中央台,对一个中国六十老太采访的节目。内容大概是,一个中国老太,到美国朋友家旅行。签证到期后,她觉得自己还没有看够这个国家。可是,没有旅行费用了,怎么办?于是边找工作边旅行,足足呆够了一年后才回到中国。其间,她买了二手车,拿了驾照,还自驾车横跨美国旅行。回国后,当时还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或许,一个人,即使是一个老人,也不要失去与放弃对未知的探索与兴趣,方能活得更精彩吧。以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让我在白发还没苍苍时流浪>>。现在看来,即使白发苍苍,也可以去流浪。

  


  
6,

  
“我自己的家,在澳大利亚的南部,靠近海边的一个城市,ADERADE,是个美丽的小城。在那,我有大房子,还有花园。我离开家后,总是为没有人照管花园而烦恼。”JAN说。

  
“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我想对于私人问题,我必须事先征求她的同意。

  
“当然可以。请问吧。”

  
“我想知道关于你其它家人的情况,比如你的丈夫。”

  
“哦,我的丈夫去年去世了。他热衷于足球,可是心脏不太好。去年世界杯时,因为极度兴奋,瘁然离去。这对我的家庭是个不小的打击。”她停顿了一下。

  
“非常对不起。”我连忙说。心想,他还真是个超级球迷。

  
“没有关系,已经过去了。我还有一个儿子,在澳大利亚北部城市工作,并已结婚生子了。我现在是自由自在的人,在日本生活一段时间后,我想去哥伦比亚生活。我年轻时学过西班牙语,这次回国,我要好好再学习一下,为以后去哥伦比亚做准备。”

  
JAN原来还有要到下一个国家生活的计划。

  
“我和DAS都不太喜欢东京,人太多,国土太小,我们喜欢地广人稀,更接近自然的地方。将来,我们也许也会去其它国家生活。”我说。

  
“那么,来澳大利亚吧。我的国家地广人稀。”她笑了。

  
“或许,有可能吧。一切都是未知。我们需要工作,先存钱,才可以去其它国家。”我和DAS相视而笑。

  
这样走走玩玩的想法,我们连DAS的妈妈都不感告诉。如今,在一个认识才几天的老太面前如实盘出,实在是应了“朋友”的做法。而也只有,在这么一个对一切充满活力的老人这里,我们才不至于被视为疯狂。

  
那天,她为我们亲手做了PIZAA,非常可口。

  
她还问我,“我对中国人有不理解的地方。比如,我有一个朋友,她强迫她的女儿去学习经济,只为了以后她的女儿能够容易找到工作。事实上,她的女儿对经济毫无兴趣。”

  
“这种情况因为国情不同,不可一概而论。”我说。我觉得因为国情的不一样,我很难对她解释清楚。

  
“我还是无法理解。兴趣与自由才是最重要的。”她摇摇头,依然表示不理解。

  
无论如何,我非常高兴且乐意有了JAN这么一个朋友。尽管她不是日本人,尽管我们的年龄相差极大。然而,文化差异,年龄差距,才为我们的交流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我觉得,我应该向她学习的,一定还有更多更多。

  
恰巧的是,在下一个周二的学习中,我和JAN的二人组合又增加了一个新成员。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恰好来南美的自哥伦比亚。

  
我和JAN心照不宣,相对而笑。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发生得十分有趣。

  


  
夏夏 2007/03/12




 回复[1]:  liang (2007-05-19 00:28:45)  
 
  LZ比那些要打工赚生活费的留学生轻松多了。

  
LZ能谈谈是拿什么签证吗?

 回复[2]:  eve (2007-05-19 19:51:50)  
 
  夏夏的生活STYLE 是我曾经向往过的,只是后来妥协了。很希望能成为你在日本的第二个朋友,我在东京。我的email eveqijp@yahoo.co.jp

 回复[3]:  夏夏 (2007-05-20 11:42:02)  
 
  LIANG,我来日拿的是哪种签证,具体我不太清楚.是DAS在东京帮我申请的在留资格证,一年的.然后好象可以改三年的那种.到签证到期前,我再去问问.

  
谢谢EVE,很感动也开心.我会给你EMAIL的.我的澳大利亚老太朋友回澳大利亚了,所以,现在在东京,我基本没有朋友.呵呵.

 回复[4]:  书记 (2007-05-20 12:59:46)  
 
  我对中国的生活疲倦了。想换一个环境生活,所以就来日本了。我刚到一个月

  
可惜这句话对大多数中国女人来说还是个梦,再疲倦了也得忍耐,毕竟不是人人都那么好命找到个日本老公的。

 回复[5]:  夏夏 (2007-05-21 11:52:45)  
 
  我这话说起来好象很轻松.

  
不过,当时,我第一次见到澳大利亚老太,她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我们那时还不是能深谈的朋友,所以我给了她那样的回答.这也是当时真实的回答.如果在我们交谈深入后,她再问我如此问题,或许我会给她另外一种回答吧.

  
其实,在我离开中国之前,有过多少的挣扎与压力,我自己知道.没有人能那么轻松的就能选择远离自己的家人与国家的.

  
还有,缘分吧.人也是很重要,国籍并不太重要.

 回复[6]:  避风港湾 (2007-05-24 17:56:31)  
 
  很喜欢看你的文字,也许是你把你的真诚感受写了出来,同时也感染了读者!

 回复[7]:  小百合 (2007-10-19 22:12:00)  
 
  夏夏你好。

  
我很羡慕你从前的生活方式。像我这样一般的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真正做到还是需要勇气的。真是个真诚特别的女孩子。

  
我也住东京都旁的一个小地方。我来日本才半年多也在家做主妇。希望能成为朋友。

 回复[8]: 小百合好 夏夏 (2007-10-23 21:30:53)  
 
  谢谢你.

  
你可以给我MAIL.

  
2046tibet@163.com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日本
    春宴 
    秋。游 
    露营归来 
    生如夏花 
    落英缤纷 
    怒放的生命 
    春光美 
    冬去春来 
    秋天的庭院 
    我和婆婆的一点事 
    彼岸花 
    玫瑰园 
    秋冬时装秀 
    我为你做了两年的饭团 
    第七个女儿节 
    白色情人节与自制巧克力 
    成人节及想念那些花儿 
    传统之美(二) 
    传统之美(一) 
     
    夏日海边 
    上天赐我两朵花 
    人生的第一次舞台 
    我每天摆弄的鲜花 
    第一次过新年 
    浅草妖姬及宁静海边 
     
     新年记 
     孩子是孩子,丈夫也是孩子 
    酷妈的底子 
     生活在别处 
     Every little thing----有关餐具 
     琳琅满目,女儿节  
    今夜 
    Look at my eyes看着我的眼睛!  
    夏宴  
    生命,轮回  
    我去参加钢琴演奏会 
    日本房屋的庭院文化 
    Beatles酒吧 
     主妇文化在日本 
    有关信仰 
    在日本找工作 
    此时樱花开 
    山缘--富士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 
    大年初一的横滨中华街 
    他们吃的是漂亮 
    东京初体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